女尊.各有所思

    秋风习习,卷起地上金黄色的叶片,在半空中飘飘,无所归依,路上的行人三三两两,偶尔有一两片叶子落在他们的上,他们也只是面无表的扫去。

    明亮的办公室,一个男人趴在书桌上奋笔疾书,淡黄色的阳光穿透玻璃直直的照在他的上,周边的气氛安详而平静。

    片刻,他放下手中的笔,动作缓慢的从抽屉里拿出一张照片怔怔的看了一会,然后放下,起走了出去。

    来到地下室的车场,他脚步不停的朝自己的车子走去,走到那的时候,发现那里赫然站着一位艳冶的女人,她穿着时下最流行的秋装,显示出凹凸有致的材,化着妩媚妆容的脸上挂着玫瑰花般艳的微笑。

    他的眉头一皱,温和的脸立即沉了下来:“怎么又是你?!”语气有点不耐烦。

    她似乎听不出来似的微微一笑,走到他的边,自然的挽住他的胳膊,嗔,带着责怪的意味:“为什么不能是我?!”

    他不说话,沉着脸甩开她的手,打开车门坐了进去,见此,她连忙也跟着坐进去。

    “下去!”他毫不客气的下逐客令,丝毫不管自己的语气会不会让人家感到难堪。

    她不为所动的坐着,笑容依旧挂在脸上,只是有点僵硬。

    “我说,你到底想干什么?”见她置若罔闻,他握着方向盘的手一紧,转头直视她,声音微微扬高:“你以着合作对象的份出现在我的面前到底有什么目的?难道是想找我负责?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告诉你,我并不认为我得对一夜的你负责,更何况是主动送上门的你。”他的话毫不留、字字句句带着伤人的刀刃,划得她体无完肤。

    玫瑰花般艳的微笑一下子从她的面上消失,她咬了咬下唇,脸上泫然泣:“祁祥,你说话一定要这么伤人吗?”那样子好不可怜。

    祁祥的心一软,再度开口语气比先前缓和了许多:“那你到底想做什么?”这次他是十分无奈的问。原以为那晚的事发生后,他们应该像两条平行的直线,毫无交集的继续走着各自的轨道。没想到隔天她竟然出现在他的面前,还是以客户的份,从那以后两人开始有了频繁的交集。他也知道了她的份,她叫尤佩心,就是商业界上人人口中争相追捧的“牡丹”,也是“光华电子公司”的总经理。

    尤佩心的眼睛闪过得意,感的红唇微微翘起,刻意用着委屈的软软的声音说道:“现在是中午时间,我怕你忙得忘了吃饭,所以想约你一起出去吃个午饭。”

    他转过头看着前面,一口拒绝:“不用了,你这样做别人会误会的。”而且,他现在也没有空和她在这里纠缠,他想去看看她。

    “可是…”她低下头,觑了他一眼,表有点无辜:“人家的位置都已经订好了。”

    “你——”面对那张摆出无辜神的艳冶面孔,他一时说不出话来,心里在此时突然生出一股异样的感觉。

    看出他脸上的松动,她露出一个暗地里练习了几万次的撒笑容,这样的笑容对于任何一个男人来说都是一种致命的惑,因为它的天真无邪,还有本质里不可抵抗的蛊惑:“走吧,人家好饿~”

    车内片刻的沉默,良久,他不发一语的发动车子,扬长而去。尤佩心……

    两人双双来到碧海蓝天吃饭,其装修风格慵懒,色调主要以浅蓝色为主,是一家建立在海边的高级海鲜餐厅。

    一走进餐厅,尤佩心就带着祁祥来到靠窗的位置坐下,这个位置不但安静而且可以将外面的风景尽收眼底。

    “怎么了?是不是不喜欢这里?”她担心的问着从一进来碧海蓝天就面色难看的祁祥。

    良久,他道:“没有,你喜欢这里?”

    听他这么说,她放下心来,左手撑着下巴看着他:“是很喜欢这里,这里的东西不但好吃而且还可以看到大海。”

    他的眸子一深,不动声色的接着问:“你喜欢海?”

    “很喜欢!”她不好意思一笑,接着道:“其实很奇怪,看着大海总会让我想起一种生物。”

    “是什么?”他的心有点鼓噪,隐隐约约的有个什么在脑海一闪而过。

    “美人鱼……”她笑得很是开心,耀眼的笑容就像全世界的花儿都在她脸上绽放一样,闪闪发亮:“我最喜欢的生物,因为她有一条漂亮而又游得很快的尾巴。”

    听到这个回答,他的面色一僵。

    ---------------------

    雾蒙蒙的天气,巍峨的皇宫在飘渺的雾气中若隐若现。

    清晨的御花园里,百花幽幽的醒来,纤细的姿一阵摇曳,一滴晶莹剔透的露珠瞬间没入土壤不见踪影。

    上完早朝,女皇月光光马上心急火燎的赶往御花园,后跟着一干惶恐的宫人。

    一看见坐在石桌边的人,月光光脸上立即挂上一个讨好的笑,走到他边的空位坐下。“皇儿。”轻柔的声音就像一阵风拂过湖面,不起一点涟漪。

    那人置若罔闻,执笔在纸上写写画画,一会凝眉沉思,一会托腮微笑,一会羞涩难安,直看得边的月光光目瞪口呆,眉头打结。

    “皇儿!”这次她刻意加大了音量,声音接近于叱喝。

    月华夜被她这么一喝,立即回过神,他连忙放下手中的笔站了起来,朝月光光行了母子之间的礼节,说话的语气是平所没有的温和:“母皇,您来了。”

    见他这样,月光光的心一宽,拉着月华夜在原先的位置坐下,眉头微微舒展:“皇儿把母皇叫来是有什么事吗?”

    一抹红晕自他的脸上闪过,他从石桌上拿起那张画好的画像,小心翼翼的在手中展开:“儿臣想求母皇帮忙找这个女子。”

    见到那女子的画像,月光光原本舒展的眉又皱成一团,语气惊疑不定:“她?”

    “是。”月华夜肯定的点头。

    月光光拿走他手中的画像,见他一脸紧张的看着自己手中的画像,似乎担心自己弄坏似的,心中隐约担忧,遂指着脸上蒙着面纱,露出一双平静清澈如湖水的眼睛的女子画像,再次不确定的问道:“你是要找这个人?”

    月华夜再次肯定的点点头。

    “皇儿,在过不久你就要成亲,现在要找这个女人无疑是节外生枝,再说了,这个女人连样子也没有,你让母皇怎么帮你找?”这无疑是大海捞针,白费功夫。

    听了月光光的话,月华夜的脸沉了下来,语气坚决:“母皇,儿臣再次告诉您,我是不会招孟叶青为皇妻的,儿臣要的皇妻一定是要位文韬武略,样样精通的巾帼英雄!而不是那个一无是处的孟叶青!如果真要,那儿臣也要画像那个人。”起码他还是有点欢喜她的。

    月光光头痛的看着他,对于这个皇儿的子她虽不能说百分百的了解,但是知道一旦他说出来的话他一定会做到,就算是天塌下来也一样。“那皇儿可知道她是谁?”如果她真的不错的话,可以……可以怎样?她的头更痛了,难不成违背祖宗留下的懿旨,让皇儿招这个女人为皇妻?!不行不行!她死后会无颜面见各位列祖列宗的。对了,如果世上没有这么一个人的话,那皇儿不就……想到这,她的眉头舒展开来。

    “儿臣不知。”他的眉头微微皱起。如果知道的话就不必让月光光大费周张的去找人了。

    闻言,月光光傻眼:“那你怎么认识她?”

    “寺庙遇见的。”月华夜说着,将在寺庙的事和月光光说了,只是刻意的将高冶儿消失的那段事隐去。

    月光光的眼睛一闪,有点无奈:“那母皇派人去找找看,如果找不到的话,皇儿你要答应母皇,招孟叶青为皇妻。”

    月华夜犹豫片刻,咬牙道:“好!”

    月光光大喜过望,却被月华夜的下一句话噎得口一堵,差点缓不过气来:“不过得等孟叶青成为我心中的理想妻主。”

重要声明:小说《凉生一梦(丈夫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