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尊.女大力士.A

    作者有话要说:
咳咳,本章再次做了一番小小的修改。
  好好的休息几后,通过傅来的帮忙,高冶儿开始了在傅家的打工生涯。

    一开始傅来也反对过,他想让高冶儿以朋友的份住在傅家,只是高冶儿态度强硬的拒绝了,他也只能无可奈何的接受。在高冶儿的心中,她有自己的一番顾虑和打算,她知道自己不可能永远以傅来的朋友份长住傅家,而且她这人一来不喜欢寄人篱下的感觉,二来她想自力更生养活自己和狻猊,三来她想在这女尊国闯出一片天地,给自己更好的生活。所以综合以上三点,最后她得出了一个结果,那就是只能在傅家打工存钱,然后在想想该以什么营生。好在傅家财大气粗,对下人的薪水很是宽厚,若表现得好,月结薪水还能额外的领到一点赏钱,对于这一点高冶儿很是欣赏,因此在傅家打工她做的很是满意开心,更何况她并没有和傅家签下卖契,而是凭着傅来的关系在傅家当一个自由打工者。

    这天天刚亮,太阳刚从地平线升起,高冶儿已经扎好头发,穿着自己叫人裁缝的短衣短裤,手持斧头,精神奕奕的站在堆积如山的木头面前,准备劈柴。

    狻猊懒懒的趴在树枝上,低头看着树下的人。

    自从她复活后,人变得有点不一样了,比初时相见多了一份活力,而且有时看它的目光就像在看什么宝贝似的,让它心里感觉毛毛的,浑不自在。不要问它是怎么看出来,在它经历了千年的孤寂和看尽世间炎凉后,它就是在笨也无法忽略她眼中的异光,更何况她是它现在在意的人,她的一举一动在它的眼里就变得更加的敏感和清晰。

    “哇!哇!!哇!!!”一声比一声高的惊叹从树下传来。

    狻猊回过神,眯眼看着围着木头打转的高冶儿,嘴角无声扬起,燎牙寒光闪烁,((─.─|||)最明显的变化,就是…

    树下继续传来木头被“啪、啪”的劈开声,不绝于耳。

    片刻,“天啊!!”高冶儿仰头望着趴在树上的狻猊,惊叹连连,“我真的成女大力士了!!!我真的是太厉害了…”堆积如山的木头竟然不到半个小时就全部劈完!这要是让其他人看见肯定又少不了一番惊吓。

    她果然适合做打杂的工作,囧~

    “那是因为你吃了若木有了我灵力的关系。”狻猊语气平淡,不起波澜。

    “哦……若木?那若木就是你上次给我吃的花吗?”高冶儿站在树下想了一下,不大确定的问。

    “嗯。”声音依旧是淡淡的,不起波澜。可是他的心却在高冶儿问出那话时没来由的一跳,有点不好的征兆萦绕在它的心头,令它很是不舒服。它眼里寒光一闪,透着一股坚定和王者的气势,不管怎样,它都会让高冶儿完好无缺的活在这个世上。

    听了狻猊的话,高冶儿心里无限感叹,感叹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感叹造物者的神奇,没想到一朵小小的红花就可以让她起死回生,她还以为是因为狻猊将灵力给她的关系呢。

    她放下斧头,弯腰将四下散落的木头整齐的放好,然后走到树下,怀抱大开,扬声道,“走吧,小猊,我们去逛逛。”工作一段时间后,因为事不多,她做事又快,剩余的时间充足得让她觉得无聊,于是她就养成了做完事就出去散步、溜达的习惯。这就是为自由打工者的福利之一,可以随心所,还可以趁机做一番市场调查,为以后做准备。

    狻猊面上寒气飒飒,冰冷而锐利的刀子眼“咻咻—”的朝她去,小小的子准确无误的朝大开的怀抱跃去。

    “不要叫我小猊。”感觉就像在哄小孩子一样。

    “那叫你什么?”高冶儿好奇的反问。

    怀里一阵沉默,片刻,狻猊有点压抑的声音从她的怀里传来,“峪。”(yu)

    “玉?!!”果然是玉人儿一般的人。

    “峪,山谷裕!”曾给予它百年的温暖。

    “峪?!”她恍然大悟,这下她终于懂了!

    “嗯,只有你能叫的名字。”狻猊淡淡的语气让高冶儿差点忍不住出手狠狠的蹂躏它的脑袋,什么…说得像给她多大的施舍、恩赐一样。这个讨人厌的小鬼、小正太,就只会装酷。

    走出院子,和傅来的贴小厮画意打了声招呼后,高冶儿抱着狻猊就出了傅府大门,朝集市的方向走去。

    初次知道他们名字的时候,高冶儿差点将口里的水尽数喷出。因为傅贞然喜欢舞文弄墨,更喜欢好事成双,因此傅府的下人都有及其诗意、互搭的名字。而傅来边的那两个下人就叫诗画意。画意是傅来的贴小厮,做事细心体贴,专门伺候他的生活起居。诗聪明乖巧,做着书童的工作。因为高冶儿平易近人,不因为傅来的关系而抬高自己的份,两人都喜欢和她亲近、说话。所以每当高冶儿出来时总会事先和他们打声招呼,就怕他们找不到她的人,干着急。

    一路左弯右拐,来到集市后太阳已高高的升起,金色的阳光像羽箭一样光芒四,街上车水马龙,人潮汹涌,很是闹。

    高冶儿抱着狻猊,专门挑人少的地方走。

    “小猊……”她再次脱口而出,在狻猊的眼神“伺候”下连忙又改口,没办法,她到现在还是不习惯这么一个严肃化的名字贴在一只可的动物上,想到一路上因为频频叫错它的名字而被它飞刀伺候好多回,她真的无语了,这年头连动物都可以威胁她,囧~“咳,峪,你没事吧?”她担心的看着精神不振的狻猊问。从狻猊的口中,高冶儿知道它之所以喜食香火是因为香火之气能缓解它天生那敏感的嗅觉,它敏感的体质受不了呛人的异味,特别是人多的地方。而现在它因为高冶儿的关系现了真体虚弱的同时对异味就变得更加的敏感,难以抵抗,所幸高冶儿的上有淡淡的清香,比起那香火的功效更是胜出百倍,所以闲来无事时,狻猊总喜欢窝在她的怀里,这也是他会呆在高冶儿边的原因之一,否则以他现在的况它早就回自己的府邸去了。

    狻猊缩在她怀里的小子动了动,闷声道,“好多了…”

    高冶儿眉眼一弯,巧笑倩兮。

    周边时不时的飘来探究、好奇、羞涩的目光,高冶儿毫不理会,抱着狻猊边走边四处张望,似乎在找什么。

    “奇怪,怎么逛了这么久都没看到。”她看着眼前一字排开的店铺,眉头苦恼的蹙成一团。

    “辘辘—”一辆堆满麻袋的车子突然出现在大街中央,原本就不宽敞的街道变得更是拥挤,水泄不通。

    “前面的闪开,快闪开…我看不见,看不见…”车轮快速的转动着,在地上发出重重的辘辘声,车后一道声音拼命的喊着。

    为了避免受伤,凡是挡住路的行人都忙不迭的纷纷让开,三两个人甚至面色难看的在一旁低声咒骂,只有高冶儿依旧全神贯注的在找着什么,连危险近都不知道。

    “啊—姑娘,小心!”人群里有人忍不住大声惊呼。

    高冶儿茫然的回过头,在看见后那辆以火箭般速度冲来的小车后,顿时目瞪口呆,手下意识的抱紧怀中的狻猊。

    缩在她怀中的狻猊感觉到她的危险,心里一惊,子一动,正要动用法力为她解除危险,却意外的被高冶儿抱得紧紧的,倏地,小小的脑袋毫无预警的抵在一个软软的东西上,它回过神,轰然脸红。

    小车越来越近,车后的声音依旧声嘶力竭的喊着,高冶儿抱着狻猊无路可退,眼看那辆小车即将撞上她和狻猊,求生的力量在这一瞬间猛然迸发出来,她只觉得口一血上涌,有种气势如虹的感觉充斥着腔,想也不想的抬脚朝小车用力的踹去……

    当时,她以为她可以阻挡它一点点前行的力量,真的是以为……没想到…

    事在那一瞬间发生了意想不到的变化,在所有人都认为高冶儿这是螳螂挡车不自量力的行为,她的脚会就此残废等等时,却见那辆车以一个鱼跃龙门的姿势翻朝后面飞去,随同麻袋摔落在二十米外的地方,七零八落,支离破碎。

    人群鸦雀无声,推车的女人更是呆若木鸡。

    明明是盛夏的七月,闷的天气,空气却像被冰封一般慢慢的凝固起来。

    良久,一声惨叫惊天动地的响起,“哎哟~我的米啊!我的米啊!”

重要声明:小说《凉生一梦(丈夫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