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尊.两个世界

    没有你的世界,忙碌的工作也赶不走你带来的思念和寂寞,没有你的世界,再多的感也是多余。

    闹的街道,霓灯闪烁的酒吧。

    他漠然着一张俊朗的脸,毫不犹豫的走了进去。

    进去酒吧,他四处看了一下,然后朝前面的吧台走去。

    一路上他无视那些女人投到他上的慕目光,直接走到吧台前的椅子坐下。

    “先生,请问来点什么?”吧台的调酒师染着酒红色的头发,笑得玩世不恭,调酒的动作倒是俐落而熟练,看得出他是一位专业人士。

    他低头想了很久,良久,抬头对调酒师面无表的说道,“给我来一杯最烈的烈酒。”

    “好的,您稍等!”调酒师对他痞痞一笑,动作俐落的调起来。很快,一杯漂亮的红酒马上就放到他的面前。

    “请用。”调酒师说完,继续去招呼别的客人。

    他也不说话,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喉咙传来苦涩的味道,一股刀割般的灼从小腹深处一直烧到前,久久不散,却仍是驱不散前积压的痛。那个女人虽然已经被法律依法判决,可还是平息不了他心中的痛苦和恨意。现在的他,每天拼命的工作,把自己累得像一头牛,然而即使是这样,也无法填补满腔的思念,那种永无止尽的思念让他夜间醒来痛恨自己的无能,如果他能保护到她,如果他早发现那个女人的异样,她就不会死去。

    “小冶…”他把空杯放在调酒师的面前,声音干涩而沙哑,每一分都透露着旁人无法感受的痛苦,唯有有心人才能从那双沉寂如水的眼睛里面窥知一二,“再来!”

    劲爆的音乐响彻酒吧的每一个角落,暧昧的气氛充斥在每个人的脸上,他们或低声谈笑,或暧昧调戏。

    “先生,你这样喝酒可是很伤体的哦。”边突然插入一道感的女声,在他还没反应过来时,她已经自作主张的拿走他手中的酒杯放在旁边,柔软的子紧靠着他边的空位坐下,左手不安分的在他前游走着,指指充满挑逗的味道。

    借着吧台昏暗的灯光,他看清了那个女人的样子。那是一位美艳的女人,脸上画着妖娆的烟熏装,媚眼如丝,感的朱唇微微翘着,怎么看都是一位难得一见的尤物。特别是她上那件V开领的黑色迷你裙,更是衬托出她白皙的肌肤和凹凸有致的材。

    他抓开她的手,不为所动的撇开目光,眼里波澜不兴。对于他来说,一旦心里存在了某个人,其她人在他眼里看来就变得微不足道,没有丝毫的存在感。不管那人使出怎样的浑解数,只会让他更为厌恶,就好比眼前这个极尽所能的想勾引他的女人。

    那女人见他冷淡的继续喝着自己的酒,也不生气,和调酒师要了一杯鸡尾酒,自顾自的在他的旁边喝起来。

    两人就那样默不作声的喝着酒,对于上前来搭讪的人们连眼角也不抬一下。

    那些人一见,顿觉面上无光,讪讪的离开了。

    终于,他不胜酒力的倒在吧台上,那女人一见,嘴角勾起得逞的一笑,替他和自己付了钱,费劲的架起他走了出去。

    凌乱的单,一对男女赤luo体,相拥而眠。

    良久,男子率先醒了过来,他睁开那双沉寂如水的眼睛,扶额坐了起来。过了一会,他才看见边躺着个luo体的女子,似乎有点面熟。他没有惊慌失措,而是垂眼静静的打量着她,又黑又密的睫毛在他的脸上投出一圈影,镇定的脸庞若有所思。

    骄阳似火,知了在树上知知的叫个不停,夏的风似浪一阵接一阵的席卷而来,风扬起小鬼绑在后的银丝,发尾漫天飞舞,漂亮的样子扣人心弦,只可惜面色过于苍白。

    “吃下去。”他看着高冶儿,再次说道,声音隐含不容反抗的霸道。

    高冶儿蹲在他的面前,她没有马上拿走他手中那朵红花,而是捧起他苍白的小脸,心疼的问,“你是不是做了什么?”

    他微微一愣,撇开眼,淡淡的道,“没有。”心里却有着说不出的开心?

    “没有?”高冶儿直视他的眼睛,不让他逃避,一脸严肃的说道,“你刚才出去的时候可不是这个样子。”现在的他虚弱得似乎即将化成一阵烟归去。

    面对他回答不出的问题,他恼羞成怒,苍白的脸浮上一抹动怒的红晕,“你不想复活吗?吃了它你就可以复活了。”

    听了他的话,高冶儿震惊的放开手,目光不由自主的移到他手中那朵红花,刚才那个问题也被“复活”这两个字踢到九霄云外去。

    “真的?”她的声音不自觉的颤抖,话里压抑不住的狂喜。

    “我从不骗人!”他的眼一沉,“不过,你要记得答应我的事,永远只能呆在这里,呆在我的边。”

    “我不会忘记,除非你赶我走!”高冶儿笑着道,伸手拿走他手中红花放入口中,倏地像想起什么又拿出来,“那你呢?你怎么办?”直到现在她还以为这小鬼和她一样,也是孤魂野鬼一个。

    他的口淌过一道暖流,千年的孤寂在她的面前突然变得不在那么重要,“我没事,只要休息一下就好。”

    “不是,我说的不是这个。如果我复活了你怎么办…”他到底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我是上古龙神的龙子,不会有事。”直到这时他才告诉高冶儿自己的真实份,因为她的真流露。

    “上古龙神的龙子?”高冶儿不敢置信的低呼,霍然想起初时见他他的一个异样举动,脑中渐渐的浮现一丝线索,不大确定的问,“你是狻猊?”

    他眉头微微一皱,微不可见的点头,看样子似乎不是很喜欢自己的份。

    此刻,高冶儿的心复杂得难以形容,她暗暗庆幸自己喜欢看关于这种神话传说的书,所以才会根据他的举动一下子就猜到他的份。据书上记载,狻猊是上古龙神的九子之一,好烟火,长年伏于香炉鼎上。只是她怎么也想不到眼前这个漂亮的小鬼会是上古龙神的龙子。而且,她也茫然了,她到底来到一个什么世界,对于这个诡异复杂的世界,她能生存下去吗?她能适应吗?

    越想心越烦,半晌,她轻叹一声,在心里告诉自己,算了,既来之则安之。而且,她说不定可以求这个小鬼帮她回去。这样她就可以见到祁祥了。

    这次她不在犹豫,眉开眼笑的将红花放入口中。

    红花入口即化,在她还来不及品尝它的味道,它已经一溜烟的顺着喉咙流入体内。

    不过片刻,一股灼由小腹蔓延全,高冶儿只觉得四肢百骇越来越,越来越痛,骨头似乎正被人一根根的活活拆散,然后在重新组合,这种滋味简直是痛苦难当。不过一会儿,她的额头已经冷汗淋淋,全像被水浸透一般,浑湿嗒嗒的。

    “痛,痛…”她昏迷在地,子蜷缩成一团,边说手边无意识的将原本梳好的头发抓散,刹时,一头浓密且卷如波浪的头发像瀑布一样倾斜而下。

    阳光直扫而下,将她包裹其中,这一刻,她妩媚而动人,弱而惹人怜

    “我永远都不会赶你走。”狻猊不自的蹲下子,看着她痛得满头大汗,眼里闪过不舍,他犹豫了一下,食指和中指并拢一起搭在她额间的烙记,喃喃自语。

    淡淡的雾气似袅袅白烟,从她的额间散开。不多时,她脸上慢慢的放松下来,子也不像先前那样弓成一只虾子,反倒是狻猊,面色越发的苍白,连最后一丝血色也从他的唇瓣褪去。

    风柔和了下来,带来瞬间的清爽,透过被冷汗浸湿的睫毛,高冶儿只看见面前银光一闪,似有什么重物落入她的怀中。

    她低头一瞧,紧紧的抱住它,意识再次模糊…

重要声明:小说《凉生一梦(丈夫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