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尊.皇子

    那双湖水般清澈平静的眼睛,那道蓦然消失的影,让我从此魂牵梦萦,难以舍弃。

    盛夏的七月,湛蓝的天空,烟雾般虚无的云朵。

    树荫下,月华夜侧着脸,一双单凤眼带着皇子的气斜视着地上的男人,如水柔顺光滑的青丝顺势遮住了他精致的半边脸。

    “马上给我滚!”语气十分暴躁震怒。

    “皇子,您就不要为难小人了,跟小人回去面圣在说吧。”男人不动如山的趴在地上,语气惶恐而卑微。

    月华夜从鼻孔重重的冷哼一声,怒极反笑,“回去在说?结果可会改变?要我招孟叶青为皇妻?!那我永远都不会回去!”

    男人苦着瓜脸继续趴在地上,嘴里小声的说道,“可是这是自古以来的祖训,您就是在怎么不愿意也不能违背祖宗留下的遗旨啊…”

    “大胆!”听了这话,月华夜像是被激怒的狮子,一脚朝他踹去,怒气冲冲的说道,“本皇子的事还轮不到你一个奴才来说教。”

    男人一个后仰摔在地上,他顾不得拍去沾在衣服上的灰尘,以极快的速度再度趴好,心里哭无泪。他们丈夫国怎么就只有这么一位皇子呢……

    在远古众神时代,殷帝太戊为求长生不老,派王孟到北方的一座海上岛屿—西王母山去采长生不老药。到了西王母山一段时间,王孟粮尽水绝不能再进入深山中,为了生存下去,为了继续寻找长生不老药,他便采摘树的野果充饥,剥树皮当衣服,在深山老林开始了一个人的生活。某天,他的肚脐奇疼,没过多久肚子突然就大了起来,一年后竟然从肚脐生出两个球来,用刀劈开一看,里面竟然是两个可的男婴。对于男人生子这诡异的一事,他不安、他惊慌,他哭无泪、他更觉得羞耻。怕回去会遭人无的耻笑和奚落,百转千回,他放弃了寻找长生不老药,打消了回去家乡的念头,带着两个孩子开始在深山老林生活。后来他的两个孩子长大成人后竟然也发生了和他一样的事,那时王孟才知道那深山里的树的果实有让成年男子生育男婴的能力。王孟死去后,他的两个孩子后来靠着深山的果实生活并创造了丈夫国。

    丈夫国的人个个生得英俊非凡,气宇轩昂,接人待物更是温和有礼,可惜的是他们都同样生为男子,而且为了留下自己的血脉不得不靠果实繁衍后代。尝遍分娩之苦的他们渐渐磨去了为男儿的气概,变得弱起来。后来有一天,大禹治水经过他们这个地方并且听了他们的苦恼,竟然告诉他们一个惊人的消息,原来在这世界还有一种叫女人的生物存在,而生育孩子抚养孩子本就是她们的义务。知道了这件事,丈夫国的人便央求大禹的帮忙,希望经过他的手能改变他们这可悲的命运。

    经不住他们的苦苦哀求,也不忍他们堂堂七尺男儿忍受产子的痛苦,大禹思索再三,告诉他们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

    原来在他们岛屿过去千里外的北方有一个小国,那里没有男人,只有女人,她们怀孕产子全是靠那里的一口神泉而产出女婴,所以取名叫女儿国。而他可以帮他们的就是带他们其中一个最优秀的男子去那里求亲。

    听到了这个消息,丈夫国的人个个是欢天喜地,欣喜若狂,急忙从里面选出一个最优秀的男子随同大禹到女儿国求亲,以求早解脱这苦海。

    事最终是成功了,那男子靠着优秀的能力带回了一个美娘,同时也带回了一批美丽的姑娘。作为交换条件,丈夫国同时也派另一个优秀男子送一批男子去女儿国,以求公平。慢慢的,两国因为这层关系开始了频繁的来往,最后更是以那优秀的男子为首领,形成了最初的皇室。一切也因为这个新开始慢慢的步入正常的轨道,两国的人开始像正常人一样结婚生子,可是不知是何原因,丈夫国仍然也只能是男人生子,可是它又多了一项自由,那就是可以选择孩子的别。而女儿国也和丈夫国一样。原本想借着泉水的力量让男人怀孕生子,免去她们的生子之痛的女人们没想到最后的如意算盘还是落空。不过,孩子的别虽然可以自由选择,但是仍是无法为两个国家造成男女平衡。所以后来丈夫国就以女子为尊,女子可以一女多夫。女儿国以男子为尊,男子可以三妻四妾。而两个国家的皇室世世代代都要以联姻的方式来维持两国之间的深厚谊,保持两国的亲密联系。

    岁月辗转了百年,如今的丈夫国到了女皇月光光这一代就只有月华夜一个皇子,所以他没办法嫁去只能招入。而且听说即将招入的对象还是女儿国那个软弱的二皇女孟叶青,一气之下的他从皇宫跑了出来,一人来到这寺庙。

    对于他的任出走,女皇月光光也没有表现出多大的震怒,一是她的格使然。二是对于月华夜她是无比骄纵,毕竟皇室只有他这么一枚香火。因此就算遇上月华夜拒婚离宫这等大事,她也只是派个人来好好劝说。

    “给我滚!!!你给我滚!!!”月华夜横眉竖眼。

    “皇子…”趴在地上的男人语气隐隐流露出哽咽。

    月华夜不为所动,转过就要离开。

    就在那一瞬间,他似乎听见从心底深处传来一声清脆动听的响声,那一瞬间,他不自觉的屏住呼吸,就连地上那男人催人泪下的哀求也无法入耳三分。

    他的眼中只有回廊下的那道白色影,虽然看不清她的样子,可是在刚才的惊鸿一瞥,她那双眼睛却让他产生从未有过的悸动?!

    “一见钟皆因惊鸿一瞥,久生皆因朝夕相处…”面对那双湖水般清澈平静的眼睛,月华夜的一张脸不由涨红,单凤眼多了一分羞涩。

    “皇子,您就跟小人回去吧!不要再为难小人了。”耳边的哀求时远时近,月华夜感觉衣服的下摆一沉,他窘迫的回过神,男人的声音清晰无比,“皇子,您要是不跟小人回去小人是很难向女皇交代,您就行行好,留给小人一条命苟活吧。皇子…”

    “起来!”他低头拉开被拽的衣服下摆,再度望着回廊的方向,就怕那双眼睛的主人突然离开。

    “那您就答应和小人回宫吧,女皇也很是挂念您。皇子,皇子……”男人再度抓着他的衣服下摆,不怕死的说道。

    高冶儿听着那模糊不清的话语,奇怪的看着他们,刚才她因为那声怒喝而好奇的跑来观看,如今一看他们的景才知道只是一个主人在教训下人。她叹息,转就要离开……突然额头中心一片灼,她不解的伸手摸去,指尖刚触到额头那烙记,一道温暖的白光从烙记发出,眼前一阵白雾腾腾升起,她惊讶的发现自己被包其中,体逐渐变得透明。

    耳边蓦然传来一声紧张的大喊,“你放手…你别走,不要走…”

    她吃惊的望去,原本站在树下的华贵男子一脸紧张的朝她奔来?!

    而地上的男人则是一脸见鬼的表,脸上扭曲得有点厉害,就连松开手也毫无所觉。

    她微微的眯起那双眼角细长的桃花眼…他……那男人……还来不及问出那个疑惑,眼前一阵微微的晕眩,回过神后,她已经站在和小鬼原先约定好的地方。

    此时,那小鬼苍白着一张正太的小脸,小小的掌心放着一朵小小的红花,气息不稳的对她命令道,“吃下去。”

重要声明:小说《凉生一梦(丈夫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