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尊.正太(下)

    遇见你,我开始不喜欢一个人,所以,我要你陪我。

    她站在寺庙堂的一个角落,眼前金碧辉煌,人人穿着古装,一脸虔诚的走到佛像面前的蒲团跪下,开始求神拜佛。

    她的秀眉越蹙越紧,一大群的男人烧香拜佛?!这还是她生平第一次所见,看着眼前的景她可以肯定她像书上那样穿越了,只是不知她来到了一个什么世界,竟然看到这等怪事。而且,她觉得很疑惑,她是死了的人,照理说应该是去阎罗见阎王,灵魂怎么会莫名其妙的来到这里。

    “小鬼…”她低头刚要找那个小男孩问清楚这个世界的事,却错愕的发现那个小男孩已经不在边,堂人来人往,担心他出事的她开始像无头苍蝇一样在里面乱转起来,最后才在堂的外面发现那个小男孩一脸享受的站在香炉旁边。

    她长长的吐了一口气,穿过人群,走带他的边自然的拉起他的小手往堂方向走,边走嘴里边责备道,“你以后要去哪里的话记得和我说声,不然我会担心的。”

    他不由怔住,愣愣的看着被牵的手,感觉一股暖暖的流从她的掌心直达他的心底深处,他冰山的小脸由起先的抗拒到迷茫,最后是若有所思。

    “你叫什么名字?”他看着她美丽的侧脸,命令的问道。

    她拉着他来到人烟稀少的拐角处,转看着他老气横秋的俊颜,一声轻笑,“我叫高冶儿,你以后就叫我冶儿姐姐吧。那你呢?”

    姐姐?听到这个称呼,他的眼变成一汪深潭,深不可见底。

    “小冶。”他淡淡的道。

    呃?高冶儿莫名其妙的看着他,正当她以为他的名字叫小野时,却听他接着说道,“以后我就叫你小冶。”语气霸道而**。

    听到这个熟悉的称呼,高冶儿瞬间红了眼眶,心就像被刀子挖了一个洞一样,钝钝的痛,整个人空洞洞的。小冶这个称呼是那个人的专属,从今以后她再也不能从那个人的口中听到了,她再也看不到他那温暖明亮的笑容了,再也见不到他那双饱含宠溺的眼睛。再也不能…她哇的一声哭了出声,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不曾间断的往下掉。

    “你,你怎么哭了……”他冰山一样的脸满是慌张之色,“你若是不喜欢我就不叫了,但是我也不会叫你姐姐的,明明比我还小……”说到最后变成了嘟嚷,冰山脸有着他从未有过的软化。

    蔚蓝如洗的天空万里无云,堂的拐角处,青丝胜雪的小男孩手足无措的看着哭得稀里哗啦,一婚纱装扮的女人,不远处的大树摇曳多姿,发出动听的沙沙声,那样的画面唯美而动人,却也带着不可言喻的忧伤,让人的心隐隐泛酸。

    高冶儿并没有听到他后面说的话,她轻轻的擦去眼泪,展颜一笑,声音沙哑,“不是,是我刚才突然想到了一个人,所以…”

    他点点头,看她犹挂着泪珠的笑颜,他竟然觉得心里闷闷的!!他一定是生病了才会有这样的感觉,看来他得赶紧再去多吸一点香火之气才行。

    他低头抿着嘴往刚才的香炉走去。

    “小心—”后传来高冶儿担心的惊呼,下一秒,他的脚下一个踩空,体惯的朝前面扑去。

    他一惊,正想纵一跃,子突然跌入一个柔软的怀抱,淡淡的清香迎面扑来。他的心突然在此刻对这个清香的怀抱产生无限的眷恋,它就像那些香火,给了他温暖、力量的感觉。

    两人狼狈的摔在地上,滚了好几圈才停下,似没有感觉到痛似的,高冶儿一个鲤鱼打从地上爬了起来,拉着他上下打量,关切的问,“有没有摔到哪里?上哪里会疼吗?”

    他不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她,冷冷的目光触及到她担心的眼睛后瞬间柔了下来,就像有一朵艳的花儿在他的眼底盛开,美得惊心动魄。

    “我没事。”这小小的疼痛在他上就如被蚊子叮一样。

    高冶儿放心一笑,拉着他的手站了起来。

    他顺从的随她走到台阶坐下,透过她薄雾一样的体看见了不远处一棵开得茂盛的大树。

    顷刻,淡淡的问,“你是怎么死的?”

    高冶儿的眼里划过一丝恨意,声音瞬间冷了许多,“被一个为疯狂的女人杀死的。”如果不是她,她现在已经很幸福的和他生活在一起了。

    他的面上微微松动,看着她突然又变得哀伤的脸,手不自的摸上她的脸庞,淡淡的语气透着睥睨众生的傲气,仿佛那是一件在自然不过的事。“我可以让你复活,不过你只能永远呆在这里,呆在我的边。”

    那一瞬间,高冶儿突然觉得整个世界变得很是安静,安静得连她急促的呼吸,狂跳的心都听得一清二楚。

    她忘记了从他的掌心离开,只是震惊的看着他,她没听错吧?这个小鬼竟然说可以帮她重生?可是…她的眸子一片暗淡无光,即使她活了她也不能回到他的边去,那么她的复活还有什么意义呢?还不如就这样,反正她现在的行动也很自由。是的,是自由,她竟然可以在太阳底下行动自如,除了没有心跳,除了别人看不到她,一切和正常人没什么两样。

    似是看出了她的想法,他再度淡淡的道,“你是因为得到我的灵气才能如此这般自如的行动,只要灵气一完,你就会因为天地精气的吞噬而魂飞魄散。人的魂魄是不能在阳间停留太久的。”而她又没有鬼差的引领。

    高冶儿听得一头雾水,云里雾里的,半响,她的心一个机灵,差点跳了起来,这个小鬼的意思不会是说如果她做人不成那么也做不成鬼吧?那怎么成,她还想着能不能回去。

    前思后想,看他的样子也不像是在说笑,而他提出的那个要求对她来说也很是简单,而且说不定哪一天他不耐烦了就会将她赶走。这样想想也是她赚到了。想到这,她像占到了什么便宜似的一笑,“好!”

    他的眼一闪,嘴角不自的扬起,吩咐道,“那你在这里等我,我马上就回来。”说着站了起来,手臂一扬,像是想起什么又放了下来,站在她的面前,伸出食指在她的额头一点,一抹淡淡的烟雾状的银色印记在她的额头浮现。他满意的收回手,轻声道,“这样就没人能伤害到你,也没人能带走你。”我也能轻易的找到你,不管你去哪。

    高冶儿不以为意,等他离开后开始在寺庙四周闲逛起来,对于这个时空她到现在仍是一无所知,估计从那个小鬼的嘴里也问不出什么,所以便想在寺庙四周转转,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

    穿过古老的院落,经过一排排长龙似的禅房,前面突然传来一声男子暴躁的厉喝,“你回去告诉我母皇,我是不会招邻国的皇女做我的皇妻,让她死了那条心吧!”

    高冶儿一愣,好奇心促使她走上前去,转过拐角,在一棵大树下,一位穿着暗红色长衫的男子背对她而立,在他的脚边,一位男人卑微的趴在地上。

重要声明:小说《凉生一梦(丈夫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