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

    朱连是个说一不二的人,熟悉413宿舍其他几个女孩儿都知道。所以,对于她亲口承诺过的话,林暖是深信不疑的。朱连不可能喜欢萧科,不可能为了一个男孩跟自己闹别扭。

    可是,往后的子里,林暖心里的疙疙瘩瘩一点都没有少过。几乎每天都能看到萧科来教室找朱连,为她送来滚烫的豆浆和小笼包当早饭,接她放学,还在寝室楼下为她吹笛子……几乎所有浪漫的花样,萧科都玩了个遍。刚开始的时候,林暖嫉妒得都快发疯了,因为这些都是她曾经幻想着萧科会为自己做的事,如今却一一实现在了朱连的上。

    朱连如同自己那晚承诺过的一般,对萧科的种种浪漫置之不理,甚至还时常冷嘲讽地打击对方,劝他知难而退,但萧科依然痴心不改,继续每天来找朱连,每天每天,执着的让林暖都心疼了。看着自己喜欢的少年失落的样子,心里止不住难过,她希望能得到他的,可她更希望他能够得到幸福。可是如今,萧科并不幸福,反而被自己的好朋友折磨着。他那么骄傲、那么优雅、那么温柔,却偏偏总是在朱连冷着脸拒绝后,露出那样黯然的悲伤神色,那样子,印牢牢的印在她的眼里,她的心里,变成一幅怎么也抹不去的油画,那悲伤的宝蓝色,总是那么让她心疼不已。

    林暖不开心,非常不开心,不管朱连接受他也好,拒绝他也好,对萧科好也好,对萧科坏也好,她都不开心,总觉得心里酸酸的闷闷的,还有一种连自己都不敢正视的嫉妒,那些复杂的感,纠结的交杂着,让她痛苦却又寻找不到出口。

    也许也是因为这样,林暖对花间也越来越刻薄,她在这个喜欢自己的男孩面前任意发着脾气,有的时候林暖自己都觉得自己过分,可她控制不了,有的时候她真的想躲起来,不见花间,不伤害他,但花间这个家伙却总是时时刻刻的出现在她面前,林暖忍不住想,他总是说自己是呆子,可他又何尝不是一个呆子呢?

    看着四人纠结成这样,寝室里的秦紫和糖糖直摇头,秦紫说:“你们真够折腾的。”

    “是啊,哎,萧科和花间被你们俩折腾的真可怜。”

    “就是,你看花间,平时那么阳光的一孩子,最近像是换了忧郁症一样。”

    “点头,我也觉得花间好可怜,上次在走廊上碰见他,他对我笑了一下,你都不知道那笑容多苦多无奈,我都觉得心疼了,哎,林暖,你心肠怎么就这么硬呢?”秦紫推了一下闷不吭声的林暖,继续说道:“其实你们认识这么久了,花间一直对你这么好,你干嘛不喜欢他呀。”

    “就是,这么好的男生那里找去啊。”糖糖接话,也推了一下朱连:“还有萧科也是,要是有男生每天给我送早饭,给我吹笛子,我保证马上贴过去,你真是的,连个正眼也不瞧一瞧。”

    “就是,这两人,真是在福中不知福啊!”

    “干脆你们一个接受萧科,一个接受花间得了,免得他们两个人这么伤心。”

    林暖默默的翻着手里的书没答话,朱连有些烦躁的说:“得了,你们俩别乱出注意了,够乱的了。”

    “得,我们不说了,你们慢慢折腾吧。”秦紫和糖糖也懒得再管她们这些破事,拿起书来趟到上看去了。

    一直沉默的林暖轻轻抬起头,看了眼朱连,朱连在这个时候也正看着她,两人目光相遇,又慌张的躲了开去。

    林暖掐着书页,轻轻咬了咬嘴唇,真奇怪,为什么,她不能直视朱连的目光了?

    子一天一天的过去了,转眼,已经到了快高考的子,学校为了给高三生放松一下,决定开个晚会,413寝室自然也不会放过这闹,当天晚上买了一包零食带进去,准备一边看一边吃,进了会场有些黑,四个人摸黑找位置,因为来的人太多了,找不到四个连在一起的位置,她们只有分开坐,秦紫和朱连坐在前面,林暖和糖糖坐在一起,没一会儿晚会开始了,舞台上是学生们排演了很久的歌舞,林暖和糖糖一边磕着瓜子一边看着。

    忽然,右边位置上的男生站起来走了,又一个人坐了下来,林暖没注意,直到那个男生用手在她袋子里掏瓜子吃的时候,她才诧异的转头看他,男生笑眯眯的看她:“眼睁这么大干嘛?”

    林暖拢了拢瓜子,不给他吃:“哼。”

    “小呆子,你怎么越来越坏了。”花间吃不到瓜子有些生气的皱眉:“我下星期就要高考啦,你对我这么坏,我要伤心的,我伤心了就考不好,考不好一辈子就毁了,你要负责么!你是不是会负责?”

    林暖一听无奈道:“不就是没给你吃瓜子么,至于这样嘛,好啦,给你吃还不行。”

    “这还差不多。”花间见她软了下来,立刻得寸进尺的靠近她,笑盈盈的望着她。

    “你别这么看着我,渗的慌。”

    “气死我了,多少小姑娘巴不得我看她呢!”

    “是么?”

    “哈,你不信,糖糖,你说,你是不是巴不得我看你?”

    糖糖瞪他:“管我什么事,我躺着也中枪啊!”

    糖糖郁闷的样子逗笑了林暖和花间,两个人哈哈笑起来,气氛忽然变的融洽了,有些像回到了从前一般。

    林暖没看见,坐在前面的朱连,默默的转过头去,失落的垂下眼,一滴晶莹的泪珠悄悄滑落白皙的脸颊。

    舞台上,萧科正在演奏长笛,他的手指在金色的长笛上轻灵的跳跃着,将一曲‘夏最后的玫瑰’吹的婉转空灵,他深深紧锁的眉头,像是有无尽的哀愁,他紧闭的双眼像忍耐着无尽的痛苦,他的笛声像是一个得不到所的少年在轻声低泣着。

    林暖听着听着,忍不住按住有些疼痛的心脏,无声的落泪了,一曲结束,她慌张的擦干眼泪,转头望望四周,却发现很多女生哭了。

    “太好听了。”糖糖轻声赞叹:“总觉得心都被他吹碎了。”

    “恩。”林暖轻声附和,心都吹碎了……

    萧科,其实真的很喜欢朱连吧?也许……

    也许她该……

    就在林暖这个决定还没做出来的时候,台下的观众忽然尖叫起来,林暖抬头一看,只见一个长发及肩的少女走上舞台,将一只随手借来的玫瑰轻轻递给他,歪着头,乌黑长发微微晃动,她轻声说:“我接受你。”

    萧科接过那朵玫瑰花,激动的一把抱住她,台下的学生们奋力的鼓起掌来,一片羡慕的尖叫声。

    林暖猛的站了起来,难过地跑出去了,外面正在下雨,深秋的天气很凉,她一直沿着马路跑着,她知道,她不应该这样,她应该祝福朱连,既然他们互相喜欢,她应该祝福她们,可是,她做不到,她真的做不到,她真的喜欢萧科,喜欢好久好久了,她不想把他让给朱连,不想。明明是她先喜欢上他的,她明明说过不会喜欢他的,可是,可是,她最终还是喜欢上了么?朱连,你这个骗子,背叛者!我讨厌你!

    林暖一边哭一边跑着,后一只大手紧紧拉住她,难过的低吼:“你别这样!难看死了!”

    “难看不难看要你管!”林暖奋力的甩开他,大声吼:“花间!我拜托你消停一会!你真的烦死了!”

    “对!我是烦,我是犯!我就是喜欢跟着你!”花间忧伤的看着她:“我消停不了!你也说过喜欢又不是花花草草,怎么能说拔掉就拔掉,你总是不相信我有多喜欢你,总是不相信你在我心里多重要,你永远也不懂,我到底有多你!我没办法把你让给别人,没办法放开你。”

    花间说的很用力,说的很认真,深的话语在空的夜空中传的很远,林暖在雨水中抬头,双眼一片寒冷:“你说的对,我不懂你有多喜欢我,就像你不懂我有多喜欢萧科一样,我和你一样,不想把他让给任何人,也没办法放弃他!花间,我真的不喜欢你。我这样说,你清楚了没?这样说,你是不是可以放开我?”

    花间轻轻松开双手,颓废的垂了下来:“你一定要这样对我么?一点希望也不给我,一点我的好也不念,我怎么会喜欢你这个狠心的丫头。”

    这个总是带着懒散微笑的少年,眼睛微微发红,像是被伤透了心的孩子,紧紧的抿着嘴唇,倔强的转头离开。

    雨,还是一直下着,冷的林暖一直打颤,眼泪也不停的留下来,她蹲下声,使劲哭着。

    “你哭什么?”

    林暖抬起头,就见到朱连打着伞,一脸泪水的望着她,她的眼里再也没带着亲切和友谊,有的只是无尽的愤怒:“你到底在哭什么?你这么狠心的伤害他!你到底在哭什么!”

    朱连哭着说:“你知不知道,你把他弄哭了!你把花间弄哭了,你为什么不可以珍惜他呢?为什么要伤害他!”

    “朱连?”

    “对,我喜欢花间!你这个白痴,你从来都不知道花间对你有多好,我们明明一起认识他的,可是他对你比对我好太多太多,我知道他喜欢你。他的喜欢好深好深,我比不上他,所以我也只能偷偷的喜欢他。”

    “……可是你刚才明明接受了萧科。”

    朱连难过的闭上双眼:“我根本就不喜欢萧科,我答应他,只是想让你对萧科死心!我想成全花间的感,我想他幸福,想他能像从前一样笑,我真的不想他难过,可是你!你却让他这么难过!你混蛋!”朱连上去一步使劲的打了她一下肩膀:“你混蛋!你混蛋!我那么用力守护他!你却让他这么难过!混蛋!”

    朱连流着眼泪说:“我再也不要当你的朋友!我们绝交!”

    朱连说完,转走了,雨伞落在雨中,被雨点打的哗啦啦作响,这把雨伞,是她和林暖一起上街买的,一人一把,一人橘色,一人蓝色,那时,她们说,要当一辈子的好朋友,那时,她们说,以后不管什么风雨,我们一起撑伞走过……

    可现在,她说:我们绝交……

    林暖再也忍受不了,她在雨地里大声哭着,撕心裂肺的哭着,转走掉的朱连也一边哭一边走,就这样吧,就这样吧,再见面,便不再是朋友。

重要声明:小说《那些年的青春,与爱无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