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

    一个人的福分,冥冥之中,自有注定,不要贪求那不属于自己的幸福,即使曾经被你抓住,那也不代表那是你的,更不代表,你会幸福,因为那不属于你的,总有一天会从你指缝中溜走,不是你的福,莫强求,莫消受。

    【十】

    从那天被花间气哭之后朱连就变了,她总是心事重重的,虽然她想心事的时候总是装出在睡觉的样子,可离她最近的林暖还是看出来了。

    “朱连,你是不是还在生花间的气?”林暖在字条上秀丽的字体,然后捣捣朱连的背,朱连很有默契的将手伸到背后,接过字条,打开看了看,在上面写了什么又传回来。

    林暖打开一看:“没。”

    “哦,你最近好像不开心,有什么心事么?”

    字条又传了回来:“没。林暖,你为什么不喜欢花间呢?”

    林暖想了想,在字条上写:“大概是因为太熟了吧,我们从六岁就认识,他对我来说就像亲人一样,我对他没感觉。”

    “可是他对你很好,也很喜欢你,你真的不考虑他一下么?”

    “不啦,我只喜欢萧科。”林暖很认真的在纸条上写下这句话,然后传过去后,朱连看了看没有再回,趴在桌子上头枕着手臂,从后面能看见她白皙的侧脸和长长的睫毛。

    林暖低头理了理头发,心里忽然生出一种莫名的无助,她总觉得,朱连似乎在疏远她,她上学的时候不在扑在她上,睡觉的时候也不会使坏在她耳边讲鬼故事,就连走路,也变的喜欢走在秦紫的左边,而不是她的左边了。

    林暖不懂朱连为什么变了,唯一的理由就是花间把她惹生气了,所以朱连迁怒了她,于是她便强迫花间给朱连道歉,可花间却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不去就是不去,林暖很生气,却也无可奈何。

    高中的子总是过的很快,一眨眼,已经到了寒假,寒假是孩子们最喜欢的节了,因为可以拿到很多压岁钱的节就发生在寒假。对于家里有很多亲戚的林暖来说,过寒假更是快乐的事,从大年初一到大年初十一直在拜年中,压岁红包把口袋装的满满的,林暖最喜欢干的事就是数红包,数完红包再数里面的钱,然后再把钱小心翼翼的塞到原来的红包里。

    来林暖家拜年的花间看到她那贪财的举动好笑上半天:“你为什么不直接数钱,还要数一遍红包?”

    “你懂什么,光数钱怎么知道有几个人给我红包了呢要数着红包才知道这里面的钱是谁给的嘛,看!最我的就是爸爸~给的最多了。”林暖捧着鼓鼓的红包满脸笑容,双眼都闪着“$”光!

    花间挑挑眉:“给你红包最多的就是最的你啊?”

    “当然。”林暖使劲点点头。

    “我看你爸给了多少。”花间趁她不注意,伸手一抢,掏出红包来看看,里面放着四张粉色的人民币:“才400块。”

    林暖不服气的抢回红包:“什么叫才!很多了。”

    花间笑着点林暖鼻子:“真是个容易满足的呆子。”

    “哼,你才呆呢。”林暖刚反驳了一句,就听见妈妈在房间外面叫她的声音,她放下红包跑出去:“干嘛?”

    “把吃的端进去给花间吃啊。”妈妈将桌上装食物的八宝盘端给林暖,林暖哦了一声,接过盘子往房间走,还没进门就见花间走出来:“阿姨,不用麻烦了,我回去了。”

    “哎呀再坐坐嘛。”林暖妈妈的挽留着。

    “不了,我还有事呢。”说完礼貌的和她告别,对着林暖挥挥手,就走了。

    林暖也没留他,端着吃的回到房间,看着上那叠红红的红包又兴奋了起来,再次拿过来数了数,嘿嘿。

    咦,怎么多了一个?林暖不相信的又数了一遍,还是多了一个,她眨眨眼,把红包整齐的排列在上,仔细的瞅了瞅,发现了一个没见过的红包,她摸了摸红包的厚度,猜想一定是花间不小心把自己的落下了。她连忙拿出手机打通花间的号码,电话里传来刺耳的鞭炮的声音,过了好一会,才听见花间的声音:“怎么了?”

    “你把红包落在我家了。”

    “没有啊。”

    “有,我这多了一个。”

    “是么?你打开看看里面多少钱。”

    林暖听话的打开,数了数说:“有401块。”

    “恩,这是我给你的压岁钱。”花间笑:“我想证明,我比你父亲还要你。”

    林暖一怔无语,连忙说:“就多1块钱而已!”

    “多一块也是多,你就认了吧,这个世界上最你的人是我。”

    “我才不要你的红包!还你。”

    “你就使劲拒绝吧,总有一天让你再也拒绝不了我。”

    “你你你……”花间认真炙的语气让林暖说不出话来,只能气哼哼的说:“哼,不和你说了!”

    花间抢在林暖挂电话之前大声说:“哎,别挂啊,下午一起出去买东西吧,马上开学了。”

    林暖想了想,反正下午也没啥事,自己确实也需要准备一些漂亮的新文具,便点头答应了。

    下午,林暖和花间走在街上,街上很多商店才刚刚开门,门栏上贴着大红色的新对联,街上的人并不多,只是不时的从不知到的角落里忽然传出几声炮竹响,引的林暖总是到处找是谁在放炮竹。

    “别东张西望的,小心跌跤。”花间扯了一下左顾右盼的林暖。

    “知道了啦。”林暖答应完了,才注意到,自己好像早就习惯了花间在她边的唠叨。悄悄的看了一眼边的少年,小时候比她还矮还黑的小鬼,自己没注意的时候,像是蜕了皮一样,变的干净白皙,俊美非凡,就连个子也比她整整高出一个头。

    “花间,你什么时候长的这么高?”林暖不服气的用手比了比两个人的高:“我记得我们以前差不多高的啊。”

    花间笑,眼里闪着星辰光芒:“我还会长的更高~你啊,就这么高好了。”

    说完,心很好的在林暖头上拍了拍,像是拍小宠物一般,林暖打开他的手:“哼,不就比我高么,有什么了不起,有本事比姚明高呀。”

    “啧,我跟他比干什么,我又不打篮球。”

    两人一边说着一边进了一家文具店,朱连看到琳琅满目的文具就兴奋起来了,她最喜欢买本子了,她有满满一抽屉的笔记本,有好多都因为太漂亮了而舍不得用,哇,看上去又来了新款呢!

    林暖三步就跳到货架前,开心的挑本子,心里盘算着一共要买多少本,没本颜色图案都不一样,那个科目主要就得配厚点的本子~嘎嘎,买本子也是很有学问的呢!哦~对了,寝室那几个禽兽肯定会抢她的本子,所以还得多买几本。

    花间拿着清一色的软面抄站在一边等她挑本子,心里默默的想,不就是本子么,需要挑这么仔细么?

    半小时后,林暖终于挑好了,开开心心的付了钱,和花间一起往外走,她拿着本子笑的说:“嘿嘿,这本紫色的给秦紫紫,她对喜欢紫色了,这本是给糖糖的,这本流氓兔是给朱连的,怎么样,可吧!”

    “啊啊。我的呢?”花间一脸委屈的问。

    林暖愣了愣,瞅着他手上的笔记本说:“你自己不是买了么。”

    花间将自己的本子放到包里,伸手抢林暖手上的:“我不管,给我一本。”

    “哎呀,你干嘛抢我的呀,我算好的,给你就少一本了!”林暖抱着宝贝本子转就想跑,可忽然间,转角一对人影吸引住了她。

    一对和她一般大小的少年少女又说又笑的走过来,那少年正把一把羊串递到少女的手里,眉眼之间净是温柔和善,少女大大咧咧的结果,满脸笑容的张大嘴吃掉,少年低眉轻笑,那开心的表,似乎还有几分甜蜜。

    林暖的动作停了下来,手中的本子被花间全部抢走:“哈,被我抢到了……呃,你怎么了?”

    花间顺着她的目光看去,一脸惊讶:“咦,他们怎么会走在一起?”

    林暖扭头,一把抓住花间:“走啦。”

    林暖拉着花间使劲走着,一直到看不见朱连的地方才停下来,她低着头,慢慢的握紧双手,心里沉沉的想,他们怎么会在一起?萧科的表,为什么这么的……

    这么的……像是在恋一般?

    晚上,林暖在上翻转了半天,还是忍不住给朱连打了电话。

    “喂,谁呀。”电话里传来朱连困困的声音。

    “我,你这么早就睡了啊?”还没到十点呢。

    “今天出去玩了一天,困死了。”

    “呃……和谁出去的?”林暖问出这句话,心里砰砰跳的等着她的回答。

    “萧科啊。”还好,朱连没有任何隐瞒,林暖放下心来,轻声问:“怎么和他出去了?”

    “前几天陪我爸去他老战友家拜年,结果居然是他家,最近我们两家大人一直在一起打麻将,我们俩就一起玩了。”

    “哦。”

    “不说了,我睡了,你也早点睡,开学见。”

    “恩,开学见。”林暖挂了电话,放下心来,朱连对她没有一点隐瞒,说明她和萧科什么都没有,今天看见的那些一定是她会意错了!一定是!

重要声明:小说《那些年的青春,与爱无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