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

    林暖失眠了,真的失眠了,十七岁的人生里第一次失眠了,她从回到寝室那一刻开始就摆出石化的造型,好像风一吹就将沙化一般。

    花间亲她了,花间说喜欢她,天呐,那个从小就以欺负她为乐,每天不骂她十遍呆子的花间居然说喜欢她!这一定是幻觉!一定是!等明天睡醒过后,这些幻觉都会随风飘散的!林暖不停的这样自我催眠着,可事实就是事实!自此那天之后,花间在林暖生活中出现的频率就更高了,他平时就已经经常出现了,现在更是早中晚加夜宵,还不时奉送零食和心便当,没事还像流氓一般将她拉进黑暗的小树林聊天,有的时候像色狼一般拉拉她的小手,简直就是混蛋至极!

    “你别再这样了啦!”闹的食堂里,有的学生端着餐盘眼睛放光盯着打菜处的美食,有的坐在位置上狼吞虎咽,可一声巨吼让他们都停下动作,好奇的望过去。

    只见一个剪着娃娃头的可女生,一手叉腰一手指着一个俊秀的男生,一脸抓狂的吼: “你这样好奇怪呀!”

    “嘘嘘,淡定!整个食堂的人都看你呢。”花间用眼神示意了一下周围,林暖立刻发现自己声音太大了,动作又粗鲁,连忙回到座位上坐好,低头装出在吃饭的样子。

    花间好笑的看着她缩头乌龟的样子,伸出手指捣了捣她的包子脸,眯着眼笑道:“真可。”

    林暖怒气冲冲地将他手拍下来:“讨厌!”

    “呦,生气了。”花间像哄小孩一样的哄着她:“乖,别生气了,花间哥哥给你糖吃。”

    “我才不要呢,还有你应该叫我姐姐才对,才不是什么哥哥呢!。”

    “嗤,你小时候一直叫我花间哥哥的啊。”

    “你还好意思说,明明比我小三个月,却骗了我这么久!你最坏了!老是耍着我玩。”林暖一想到这事就生气,忍不住又伸手去捶他两下。

    花间一向让着她,怕她捶的手疼,掉过把最宽阔的背给她捶。

    “呦呦,打是亲骂是,小两口又上了。”秦紫端着饭盘走过来,后跟着朱连和糖糖,糖糖望着林暖说:“你太重色轻友了,一和花间在一起就不理我们了。”

    “我没有啊!”林暖大声叫冤:“是花间非拉着我先来食堂的!”

    “好好,都是我的错。”花间对林暖一向那么的包容,可也因为这样,胆小怯弱的林暖在花间面前总是变的有些淘气,有些野蛮,还有些傲,也许,她潜意思里的知道,花间是喜欢她的。

    “朱连,你怎么不说话?”平里话最多的朱连却一直低着头,安静的让林暖觉得难过。

    朱连抬起脸,鼓起塞的满满的嘴巴说:“没嘴说。”

    “慢点吃,又没人和你抢。”花间取笑道。

    朱连望着他笑笑,又低下头去使劲吃,林暖望着朱连,轻轻垂下眼,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她有些奇怪,刚想开口问她是不是是有什么心事,却被糖糖的惊叫声打断:“咦,那不是萧科么?”

    林暖连忙抬眼望去,真的是萧科,他剪了头发,原本有些稍长的刘海变的干净利落,露出他英俊的面容,萧科也发现了林暖这桌人,本想装着没看见,却因为花间在哪,不得不走过去:“花间,学生会下午要开会。”

    “恩,知道了。”

    萧科转走了几步,忽然想起什么,又回过头来,望着林暖:“我一直想问你,你为什么要偷我笛子?”

    “呃?”林暖没想到他会这么问,一时僵住,这个……该怎么回答?

    老实回答么?

    还是随便搪塞过去?

    老实回答的话食堂里这么多人,她实在不想在这种地方告白啊,可是搪塞过去的话,那不是承认自己有病么,没事偷人家笛子,真的是想犯罪么?

    “我……我……”林暖抓抓脸,不知道怎么回答。

    “因为有人喜欢你呀。”一直安静的花间忽然出声,望着萧科道:“偷你笛子是为了还给你,这样就能引起你注意啦。”

    “嗤。”萧科嗤笑一声,一脸不屑,望着413的几个女生问:“谁这么无聊,这么叟的主意也能想出来?”

    花间笑着对朱连抬抬下巴:“就是她咯。”

    朱连慢慢的抬起头,对上花间的眼睛,眼里充满怒气:“你什么意思?”

    “难道这个主意不是你想的?不是因为有人喜欢他才想出了这个主意?”

    “是啊,那又怎么样?”

    “我没说会怎么样。”花间笑,转头望着萧科道:“其实人家这么喜欢你,你真的可以考虑看看。”

    萧科看着朱连,语带嘲讽的说:“我对这种送上门的女人不感兴趣!”

    “谁喜欢你呀!”朱连猛的站起来,端起菜盘就砸向萧科,萧科躲闪不急被砸的一都是饭粒,气呼呼的望着朱连:“这种女生怎么这样,我真是倒了霉了被你喜欢上!”

    “谁喜欢你了!我才不喜欢你!”

    “呵呵,那是最好了!”萧科完全不相信的冷笑着转,一边走一边抖着上的饭粒。

    萧科一走,朱连瞪着花间,张嘴想说什么,却看了看林暖,咬着唇又咽了下去,转跑开了,只是她那委屈快要哭出来的脸,让秦紫和糖糖无法忽视,连忙追了上去。

    “你干什么欺负朱连!”林暖生气的骂了花间一顿,急急忙忙的也追了出去。

    花间看着她跑出去的背影,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哎,他也没想到这样就把朱连弄哭了,他只是不想听见林暖在他面前,对别的男生说喜欢,所以就他想也不想的把黑锅丢给了和他认识最久,关系也最好的朱连。

重要声明:小说《那些年的青春,与爱无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