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萨尔的猛攻

    在黑萨尔放出信号的那一刻,那些在天空中的魔法师们全部都打开了防御罩,准备进攻。他们早就对这次团长竟然让他们出动攻打这座小城池不满了,这不是在大材小用吗?于是这股不满转化成愤怒,这些魔法师轻蔑的用最低级的火焰魔法大火球招呼着这座城池,城池瞬间变成了人间炼狱,守城的卫兵被这突然来的魔法火球炸的死的死,伤的伤,可是他们没有一个人退却,仍站在原地不停的向天空放箭,魔法师在攻击时防御力就会下降,这就使得一些低级的魔法师中了火箭,从空中掉下来。萨农王子立即率领他手下所有的魔法师在最短的时间形成了一座巨大的屏障将城池包裹起来,对方的火球攻击就渐渐地没了效果。

    守在城池四周的黑萨尔军团以为这次他们可以轻松的把逃出来的敌人抓回去就能交差了,当他们看到那层突如其来的防护屏障时,脸上都因为低估了对手而懊悔不已,没想到,在这么个小城池还有会使用防护屏障这种高级魔法的魔法师,这使得他们再也按耐不住了,终于从四周围攻了过来,看来这座城池很快就会被占领了。但令他们没想到的是,这座屏障原来不仅可以防御魔法,竟然还可以防御他们,他们一步也无法迈到城门里面,前进不得。一时半刻,这些经历过很多场大仗的兵士们也素手无策了。

    黑萨尔在冷冷的看着这一切,果然不出他的所料,对方原来有高级魔法师,所以才会这么难对付。与此同时,那些在天空的魔法师们也发现自己大意了,原本以为这屏障不过是敌人的故弄玄虚,没想到还真的可以防御他们。领头的魔法师之一**师加库停止了攻击,他对这屏障毫不畏惧,因为他知道,凭他的能力,几秒内就可以将之破解掉。于是他仍示意手下那些魔法师继续用大火球进攻,然后他开始念动咒语。其他的**师似乎也发现了这一点,但他们知道加库这位前锋会第一时间破掉它,所以就干脆令人停止了进攻。于是只有加库的人在进攻着。城池里的人看见敌人的攻击降了下来,以为胜利的希望离他们不远了,就疯狂的发起了反攻。萨农没有那个希望,反而他觉得是不是该考虑投降的问题了。同为魔法师的他知道,显然天空的那些魔法师正在破掉他的屏障,所以就放弃了进攻。屏障一破,他是可以再建一个,但每建一个,他的魔法力就会下降,以他的修为,至多可以再建三个,加上其他魔法师的帮助,勉强可以建立四个。正在他想着这些事时,那屏障就那么轻易地被破掉了,瞬间就被瓦解掉了。这使他大为惊讶,仅仅是那么几秒钟的时间,他费力建好的成果就---萨农的战意彻底丧失了。在屏障被破掉之后,黑萨尔发动了总攻击的命令。一时间,城里阵脚大乱。萨农的贴侍卫高三米的壮汉琼斯见此景,毫不犹豫的扛起萨农,示意周围的那些魔法师和兵士们跟他杀出去,保护萨农是他的责任。这临时组起来的小队,抱着生的信念,奋勇的杀出了个包围圈,逃之夭夭去了,留下的人看见主帅已逃,再也无心恋战,都纷纷投降了,在短短的不到五分钟的时间里,城池就被黑萨尔不费一兵一卒的攻下来,唯一的损失是,有些人受了轻伤,仅此而已。

    琼斯扛着萨农一路狂奔,他的后跟着几个追上来的低级魔法师,其他的杀出包围圈的人皆已战死。萨农就像失去了灵魂似地,麻木的毫无反应。琼斯的目的地是汰尔他们所在的小城市,那是一个非常隐蔽的地方,只要逃到那里就可以安心了。有飞毛腿之称的琼斯才不在乎这几个追上来的魔法师哩。但那几个魔法师不肯善罢甘休,因为他们知道这是敌人的主帅,只要活捉,就会有大大的赏赐,这很符合他们学习魔法的初衷,所以时至今,他们还是低级魔法师。

    而此时,汰尔他们正在跟着老婆婆派来的老师伊芙学习魔法理论,其实就是要死记硬背好多的咒语,汰尔他们很吃力的背着这些咒语,毕竟上了年纪,记忆力不行了。富贵是机器人,记忆力那是得到老师相当的好评。但唯一令人吃惊的是,帕浦竟然也很轻松的就全背了下来,所以当汰尔他们不得不忍受那个话唠伊芙老师时,帕浦正在和这里的小孩子们打成一片。而富贵却一心一意的侍奉在老婆婆边拍着马,希望老婆婆快教它点石成金的魔法。

    时间就这么的过去了一个星期。伊芙老师发现汰尔他们只有俩个人全部背下来那些咒语时非常失望的摇了摇头,她无奈地说道:“既然如此,看来只好给你们进行特训了,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帕浦和富贵忙问:“那我们也要参加吗?”

    伊芙老师笑呵呵的说:“不用,你们接下来就要学习魔法的应用了,你们也算捡回了一条命。恭喜。”

    汰尔:“捡回一条命?老师,这是什么意思?”

    伊芙老师严肃的说:“你们接下来要面对的特训可能会要了你们的命,希望你们小心。因为你们要面对的某个新老师可不像我这么好说话了。”

    博士:“新老师?我和我儿子帕浦都是一个老师吗?”

    伊芙老师:“不是,帕浦和富贵的新老师叫山德,为人很好。”

    帕浦:“那爸爸你就把JQ001还给我吧!”

    博士:“也好,反正死记硬背的咒语算是学完了,我马上就还给你。”JQ001被博士收回了,博士是很反对机器人学习魔法的,所以他将JQ001按下停止按钮,变小,收回,而汰尔却对富贵学习魔法的事毫不介意。

    伊芙:“汰尔你们的新老师有俩个,你们得抽签选择,你们之中的一人有可能再也回不来了,但是如果有命回来的话,那会成为比婆婆还厉害的魔法师。”

    汰尔:“有人回来过吗?”

    伊芙:“有,不过那是100年前的事了。”

    汰尔:“100、100年前?那么那个回来的人已经死了。”

    伊芙:“不,他还没有死,那个人就是我们的敌人,灵翼王。”

    汰尔突然来了兴趣:“听你这么一说,我倒很想见见这个人。”

    伊芙:“说不定你很快就可以见到他。你们都随我来抽签吧!”

    伊芙把他们领导一个房间里,老婆婆早已等在那里。汰尔环顾四周,这房间没什么特别的,只是有个抽签的盒子放在一个桌子的中间没桌子的后面有俩个房间,分别编上α和β的编号。

    老婆婆:“下面就是你们的实践课程,希望你们已将咒语记下,否则接下来的课程你们会非常吃力。”

    听到这里,博士下意识的摸摸助手给整理的咒语笔记,放下心来。他与助手对视了一下,会心的笑了笑。

    老婆婆:“只要你们通过了实践课程,就可以跟我学习魔法了。那俩个房间是无时间房间,顾名思义,就是在那俩个房间里,时间是静止的。”

    博士双眼放光:“你们是怎么做到的?这真是伟大的发明。”

    老婆婆:“在我很小的时候就有这个房间了,我也不知道是谁做的。先不说这些了,那俩个房间里各有一个魔法师,一男一女,男的叫山德,女的叫菲利特,他们是这俩个房间的守护者,那俩个房间可以说算的上是另一个世界,或许和我们的世界是一样的,他们就是那个世界的守护神。”

    博士:“这也有另一个平行世界?”这很符合他的研究课题,助手拉拉博士的衣角,博士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不吭声了。

    老婆婆:“平行世界?你很有创意。我接下来要说明的是,我给你们一个星期的时间,你们要学会你们记下的所有魔法,直到你们可以做到熟练的任意运用为止,就从那个房间里出来,到那时,我会把我的毕生所学全部都交给你们,希望你们可以尽快做到,因为我的时间不多了。如果你们学不会的话,或许你们永远也无法通过考验,会永远呆在那里。”

    帕浦:“老婆婆,你的意思是我们永远都回不来了?那我不要学了。”

    老婆婆嘿嘿一笑:“放心,山德的为人很好的,不会难为你的,到时应该会放你们出来。但是菲利特就不好说了,近年来,她的脾气突然变得很古怪。而且你们只有一人会去菲利特的房间。”

    伊芙:“老婆婆,我们该抽签了。”

    老婆婆示意的点下头。

    伊芙:“帕浦和富贵的功课表现得很好,他们可以直接去山德老师的房间。其他人中有一人必须去菲利特的房间,现在开始抽签,请叫到名字的学员上前来,抽到红色签的请告诉我。”

    听了刚才的介绍,汰尔他们都在心里祈祷,自己千万不要抽到那个红色签。于是当所有人都拿到自己的签时,都不敢看。汰尔想想,没什么,抽到了就死活不进去,大不了不学了,打定了主意,他摊开手掌,眼泪就下来了,他抽到的,正是那红色的签。富贵紧张的盯着汰尔的手,它也希望汰尔不要抽到那个红色的签,看到汰尔的眼泪,富贵凑上前去,没心没肺的大声说:“主人老大,你竟然抽到了,走,咱回去买彩票吧!”听到这句话,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汰尔上,汰尔心里想,为什么倒霉的总是我?正在所有人都想着各自的心事时,β房间的门突然打开了,汰尔被一股力量卷了进去,然后门又关上了。

    富贵:“主人!”

    α房间的门打开了。

    老婆婆:“你们都去α房间吧!对于汰尔的事我深感遗憾,但这就是实践课程必须付出的代价。现在我们只能祈祷他能活着回来了。”

    博士叹口气:“可惜,我最好的实验品呢!就这么没了。”他和助手走进了房间。

    帕浦:“哎,可怜呢!记忆力不好真可怜。”他和JQ001走进了房间。

    富贵用力打着β房间的门:“还我主人,还我主人。”β房间的门突然变成个大力士,他举起富贵,扔进了α房间,然后又恢复原形。可怜的富贵就这么的被扔进了α房间。

重要声明:小说《神秘王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