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怪兽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念悠 书名:别恋
    悠悠把年后生活安排得很紧凑。研究菜谱,外出写生,做效果图……开时,又加上了一样“学”车。

    外表纤弱温和的女孩子往往分为两种:一种内里如外表一般弱柳扶风,需要人时时护着,处处小心着;还有一种就是陆悠悠这样的,看似细细,其实内心住着一只“小怪兽”,平里被严格的家教和一丝不苟的生活环境打压,无从发泄,一旦找到缺口,便“呼啦啦”地全都涌了出来,像潮,挡无可挡。正是因为这只“小怪兽”的存在,她可以不和家里打个商量就偷偷申请了美国的学校,可以在宋严面前一瓶一瓶灌着啤酒试酒量,可以二话不说赌气似的把自己嫁掉……

    如今,天到了,她心里的小兽好像又开始蠢蠢动了,也许是多年学习艺术让她濡染了自由浪漫的怀,她对这种躁动不觉抵触,反生期待。

    “不安分……”心里默默念着。

    车外阳光耀眼,不疾不徐吹着的风带上了几丝天柔暖的气息,陆悠悠也不知自己是怎么了,把教练车当赛车开,隔着挡风玻璃看着眼前白花花的路面,只想把油门踩到底,仿佛自己还驰骋在美国西部那十几分钟也见不到一辆车的乡村公路上……

    “这样可以了吗?”悠悠贴着后的靠背,转脸看向副驾上的男人。算她倒霉,找上了这么个吹毛求疵的教练,从她摸车起就开始挑刺,用一副“女人开车不可靠”的表打量她。

    “你这……是老手了?那还来学什么车?”

    “老手不代表有驾照啊?”她本来只是怕理论过不了,或是上路的时候条件反地蹦出在美国的规则和习惯,才报了个驾校规范系统地学一学,谁知碰上这么个狗头教练。

    “……”男人不说话了。

    一开始见到这个学员的时候他还真觉得自己赚了,毕竟被美女求教可是美差一件,不是谁都有机会遇上的。但谁知这小姑娘不仅倒桩倒得好,上路也丝毫不含糊,整个人很放松,动作也很自然,一点都没有初学者的僵硬姿态,搞得他这个教练倒成了一旁的摆设。好不容易没话找话挑了几个问题,谁知这小姑娘竟给他表演了一段内场飙车。

    车里的空气凝滞。

    见所谓的教练不答话,陆悠悠无所谓地解开安全带,开门下车,临走还不忘加一句:“真不好意思,没让您拿到补课费。”

    不管这种驾校有什么“潜规则”,她的驾驶技术她自己还是信得过的,更何况,她还得回去做饭呢,何必把时间浪费在这种不愉快的人和事上。

    …………

    其实,陆悠悠是不喜欢爬山的,哪怕这座山就在家门口,只有几百米高,哪怕这座山铺了公路,一点也不难走。

    “今天学车学了一肚子气,可不可以不爬山啊?”

    解决了盘子里最后一个团子,陆悠悠开始磨蹭,她知道做人应该言而有信,但那种爬坡运动她实在坚持不下来。

    “这样就更应该出去散散心。而且,甜食吃多了容易……”顾亦凡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空空如也的盘子,然后把视线定格在悠悠小小白白的脸孔上。

    这招果然见效,陆悠悠立刻停止纠结,很自觉地跑到玄关换鞋……

    …………

    早,天气没有完全回暖,所以路上散步的人只是三三两两,大多是团里退休的老干部,很少有年轻人。

    晚饭吃得早,这时太阳没有完全落山,天边映着紫橘相衬的霞光,两人慢慢悠悠往团部的后山走。宽敞的路上拉着两道斜斜的影子,陆悠悠穿平跟鞋,只到顾亦凡的肩膀。

    “年轻人应该选择晨练吧,看我们俩这样,跟老夫老妻似的。”陆悠悠指指地上的影子。

    后传来汽车鸣笛的声音,顾亦凡把悠悠往路边带了带:“晨练,早上起得来?而且就算是慢跑,到半山腰你也该虚脱了,还是循序渐进吧。”

    陆悠悠吐舌。的确,她起不来,也跑不动。

    一阵风,一抬头,团里的班车从边驶过。车里坐的大多是在市里上班的家属,还有放学比较晚的高中生。

    “你们团里的班车一天几班啊?”悠悠伸着脑袋看那班车,与此同时,车里有几个比较八卦多事的家属往这里比比划划,猜测顾工旁边的年轻女人是谁。

    顾亦凡视若未见:“一天四班,另外还有一个小班车专门接学生,也是四班,偶尔也有家属坐。”

    目送着班车驶进团部大门,陆悠悠笑笑:“比我爸他们旅还要好……哦,我是说我小学和初中的时候。”

    “你那时候也坐班车?”

    “嗯,不过一天只有两班,中午不能回家吃饭。而且最过分的是,我们班老师拖堂,放学晚,开班车的那个叔叔经常把我忘掉。”

    “那你是怎么回的家?”

    “其实呢,头几回都是我悄悄打的回去的,我爸不知道。但后来有一次我把钱包落家里了,上没钱,就一直等在学校门口,我知道爸爸一定会来接我。可谁知那天他正好有应酬,晚上不在家吃饭,我妈左等右等不见我回家,就打电话到汽车连,才知道班车早就回来了……后来的事我记不太清了,好象是我爸在电话里把司机臭骂了一顿,让他专门出一趟车把我接回来,不过后来他再也没敢把我忘了。”

    陆悠悠还是笑,只是眼中多了点回忆的影子,好像三番五次被别人忽略,自己一个人等到天黑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都说“县官不如现管”,独立在外的部队向来是主官最大,顾亦凡清楚那时的陆怀恩应该还不是旅长,敏感如陆悠悠,肯定能感觉到从小到大边人对自己态度的变化。

    “爸爸也好,宋严也好,他们都说我傻乎乎的,但我看得清,只是不想去搭理罢了,爸妈工作已经很忙了,我不想因为自己的小绪影响他们……”不是人人天生便是司令家的千金,就像她,看着父亲一步步打拼,一步步走向成功,自然没有所谓的优越感和眼高于顶。

    看她倔强懂事的模样,顾亦凡抬手捏捏她的脸:“所以我不愿意让你住在家属区……”鸡毛蒜皮的事不少,势利的人也有,要是让大家知道悠悠的份,估计他们家的门槛都要被踏破了。

    因为脸被轻轻捏着,所以声音有点含混:“我知道呀……诶,顾亦凡,你最近经常捏我脸吧,是不是我真胖了?”对于这个亲昵的举动,陆悠悠皱着鼻子表示不满,也顺便轻巧地把这个不算轻松的话题跳了过去。

    “天天抱着团子吃,体形会越来越接近团子,这点很正常,我做好心理准备了。”顾亦凡松了手,转而正色道。

    “你!我就知道宋严那种人交不到什么正经朋友,只是没想到顾先生藏得那么深!”听他用如此正经的语气说出这么调侃的话,陆悠悠气结,做出嗔怒的样子,伸出小拳头要去捶他,却被控住了手腕。

    “那陆小姐是否后悔了?”顾亦凡强忍笑意。

    “我……”她当然说不出后悔嫁给他,只是后悔当初没把他云淡风轻、温和疏离外表下的深层格挖掘一下,就匆匆把自己嫁了。

    这个男人,果然像宋严说的那样——闷

    “诶?那不是小顾么?”一到压低了的女音从半山的转角处传来。

    两个听力极好的人齐齐抬头,只见半山腰一男一女缓缓往下走。

    “团长!嫂子!”顾亦凡几乎是瞬间拉着悠悠的手放到后,虽然没穿军装,但还是条件反地立正靠脚。

    一旁的陆悠悠有点反应不过来,等听见他喊的那两声,才回神儿,跟着喊人:“团长,嫂子。”

    迎面走来的中年男人点了点头,待距离拉近了一点,顾亦凡才又开口:“团长,嫂子,这是我人,陆悠悠。”

    陆悠悠微笑着欠了欠,顺便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宋团”。以前就听父亲说起过这是个将才,但她住在团外,两个多月来一直没机会见。刚才从顾亦凡那儿听说团里每天八班班车的时候,还以为团长会是个温角色,没想到那种不怒自威的气场不比自家老爸差。

    “去了军区几个月,倒是把个问题解决了?”嫂子显然比团长激动,她本还打算把侄女介绍给小顾呢,没想到这小子团里、军区来回折腾了几个月,居然“折腾”了个乖巧漂亮的小媳妇儿回来。

    “劳您费心了。”顾亦凡抱歉地笑。

    “看你说的,这些事都是随缘的……对了,小陆是做什么工作的?”

    提到工作,陆悠悠一时不知如何回答,却听见沉默了一会儿的宋团开了口:“小姑娘现在还画画吗?”

    “啊?”他怎么知道?

重要声明:小说《别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