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招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念悠 书名:别恋
    睡衣是什么时候被扯开扔在一边的,悠悠已经记不清了,她只记得当两人肌肤相贴的时候,他、她凉,他坚实、她柔软,完全相异的触感贴合在一起,引起一阵阵的颤栗。

    “悠悠,悠悠……”顾亦凡一声声唤着她的名字,灼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耳际,而那手掌却比呼吸更,从她的腰际一路游移而上,勾勒出最动人的曲线……

    下的人柔软得不可思议,仿佛手指稍加用力就可以陷入那一层泛着粉色的薄薄皮肤中。怕弄疼了她,顾亦凡强自绷着,力道也尽量放得轻柔,可这样轻、这样缓的.抚非但不是解脱,反倒像更重的惩罚,扰得悠悠全酥酥麻麻,连脚趾也不自觉地蜷起。

    “顾亦凡……”出口的声音支离破碎。

    陆悠悠的神思越来越飘忽,体也跟着轻飘飘的,她伸手环住自己上方唯一的依靠,敏感的指尖感受着他紧绷的肌下蓄势待发的力量。这种时候,顾亦凡肯定比她还要难受,她想告诉他,她不是什么“易碎品”,不用这么绷着,但此刻她连呼吸都觉得异常困难,也只能更紧密地攀附着他,更烈地回应。

    最终,悠悠的磨掉了顾亦凡最后一丝理智……

    完美的贴合。

    疼痛如期而至,但没有传闻中的不可忍受,陆悠悠蹙起眉,倒吸了一口凉气。

    “很疼?”顾亦凡的嗓音喑哑,往后退了退,而回应他的却是悠悠主动凑过来的吻。

    再也没有比这更动人的邀请,如果现在他还绷得住力道,那他就是神!顾亦凡终不再顾忌,扣着悠悠纤细的腰缓缓地动起来……

    体随着他的节奏浮浮沉沉,膝盖曲着,双腿软软地撑着,陆悠悠突然就有点后悔没在一开始的时候表现得弱胆怯一点。是谁说国防生的常训练都是水的?又是谁说空军的体素质普遍比不上陆军的?她在顾亦凡上怎么一点都看不出来呢?

    经历了几番颤栗与失神,最终,软成一滩水悠悠被安放在顾亦凡怀中最舒服的位置,轻轻地喘。而顾亦凡则从后拥着她,下巴抵着她柔嫩的颈窝,与她心跳相和,呼吸相缠。

    这下,就再也分不开了吧……陆悠悠把手搭在顾亦凡的手背上,安静地想,很快便沉沉地睡了过去。

    …………

    一向缺乏运动的人剧烈运动了一晚上,第二天会起不来也是正常的事,就算真正出力的那个人不是她。

    当迷迷糊糊地被电话铃声和低低的对话声音吵醒的时候,陆悠悠仍窝在顾亦凡的怀里。

    “谁啊?”她半阖着眼随口问,猫儿似的慵懒。

    “宋严,问我们几点出发。”

    “诶?不是约好的九点么?”

    听着怀中人想也不想就顺着往下接的话,顾亦凡也没说什么,只嗯了一声,声音感低沉,还带着些许笑意。

    是她记错了?不然,笑什么?

    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儿,悠悠动了动脑袋,缓缓睁眼,却又被窗外照进来的强烈阳光刺得闭了回去。外面正是艳阳高照啊!完了,这下肯定是睡过了!

    “几点了?过点了,对不对?为什么不喊我……”陆悠悠这下才算是有点清醒过来了,丢下一大串问题,也不等顾亦凡回答,就撑着胳膊要坐起,谁知才刚动了一下,后腰和大腿根就传来了一阵酸痛,她一时招架不住,只得又重重地倒回了上。

    “都这个样子了,还想去登观景台?”顾亦凡依旧勾着唇角看她,一双眼睛黑亮黑亮的,逆着晨光,格外好看,也格外……人。

    “那、那怎么办?”陆悠悠被他看得发窘,想起昨晚的一幕幕,脸一阵阵地发烫,只想把头埋进枕头里。

    她红着脸等他的解决方案,谁知顾亦凡也像她似的往上一倒,拉过被子盖住两人:“我跟他说过你去不了了,让他们自己转转。既然起不来,就接着睡吧。”

    “哈?”她问的可是宋严和付雅琛怎么办呀,宋严那鬼精的样子,她要是不去,可就别想在他面前抬起头了。

    而顾亦凡就像知道她心中所想一般,圈过她整个人:“放心,我跟他说你是消化不良。”

    “……”她辛苦保持了近二十三年的守时纪录啊,就这么没了。

    ………….

    再次醒来的时候是下午一点多,这回是悠悠先睁开眼睛。先不问边那人怎么也陪着睡到现在,这还真是陆悠悠第一次碰到顾亦凡睡着,她醒着的况。

    从来就知道他是个心思沉的人,好事坏事都喜欢放在心里,任何问题能自己解决,就绝不去惊动别人。滴水不漏,宠辱不惊,面上总是淡淡的,遇到突发况比谁都要沉稳。原以为他真是那种为了事业前途可以把感生活牺牲掉的人,后来才渐渐发现他远比她想象的随:选择当雷达兵真的是因为他喜欢,兴趣在其中,部队里技术转指挥的例子也不是没有,但他有着这样的能力和背景却连考虑一下都不曾;与此同时,他又对现实有着清醒的认识,不是单纯的一腔、理想主义,从大学起就知道要给今后留条后路,把部队这点只可意会的规则摸得很透……

    在这一点上,他俩还真是有共同之处,陆悠悠想。就像她一早就知道虽然自己喜欢画画,而且画得很好,但要成为大家、靠它吃饭也不是什么易事,所以干脆选了一个和美术关系紧密的专业,既能发展好,又有一技之长,两全其美。

    “合适”,不知怎的脑海中又蹦出了这个词,当初听到这两个字的理由,她只觉得好笑,现在想起来她依旧想笑,只不过之前笑得讽刺,如今笑得真心……

    “我的脸看起来很好笑?”顾亦凡终于忍不住出声。他睡眠浅,怀里的人刚有点窸窸窣窣小动静儿的时候,他就醒了,知道她在看自己,他就配合着不动。

    悠悠瘪瘪嘴,原来早就醒了,故意逗她呢。哪怕他闭着眼睛,也漏不掉她的一举一动,想着想着忽然就有些不甘心,琢磨着要逗回去。

    “嗯,是好笑的。”悠悠把手从被窝里抽出来,调皮地用指尖摩挲着他下巴上细细碎碎的胡茬:“我听小严子说,某人从大学开始就是雷打不动的早上六点起,又是长跑,又是和他对练自由搏击的……现在看来,唉,看来体力不支的不止我一个?”

    有些人休息好了,就开始玩火**。

    霎那间天翻地覆,短短的时间显然不够陆悠悠反应,她前一刻覆在顾亦凡脸上的手就被捉住扣在了枕边:“关于体力的问题,不如,再试试?”笼在她上方的男人这样说。

    昨晚,他的确是顾惜她的。只是,朝思暮想了六年的人就这样软在自己下,睡在自己怀里,眼中是她平静的睡颜,耳畔是她轻浅的呼吸,鼻间是她发梢淡淡的香气,他哪里还睡得着,又哪里还舍得睡,于是,睁眼到天明。没想到一夜过去,这小女人恢复了元气,竟然打趣起他来。

    “不、不用了……”望着顾亦凡漆黑的眸子和唇边那抹危险的笑,陆悠悠突然就有些恍惚:这样的神色居然也会出现在顾亦凡的脸上……也不知哪来的自信,这一刻,她竟坚定地认为,自从相识以来,顾亦凡极少展现人前的真实笑容全都给了她。温和的,宠溺的,抑或是像现在这样挑逗的,通通都是她的,别人一点儿也碰不着。

    “顾亦凡,谢谢你……”陆悠悠把眼皮垂下去,嘴角却是弯弯的。

    “谢?”这回反倒是顾亦凡愣了一下,真不知道这小女人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此此景居然冒出这么一句没头没脑的话。

    听着自头顶上方传来的疑问,悠悠还是不抬眼:“嗯,就是谢谢你。”

    谢谢你在人群中注意到我,谢谢你帮我找回画画的,谢谢你在我面前流露出最真实的一面……虽然人们都说真正亲密的人之间是不言谢的,但你自当知道我的“谢”中没有客,没有疏离,只有绕过弯路、终归终点后的欣慰与珍视。茫茫人海,等我学会转回望时,谢谢你还在那里……

    …………

    忙里偷闲的子总是过得飞快,公司有一大摊子事儿等着宋严回去处理,所以,纵是他有一万个不乐意,周一还是得乖乖回去上班。

    晚饭依旧是在顾亦凡家吃的,并非大家吃悠悠煮的菜吃上了瘾,只是相聚时间短暂,还是呆在家里最能交流感

    “小悠子,你这是吃了多少啊,撑得连都下不来了?”宋严一挨着沙发就嚷嚷开了,眼中有几分促狭。

    陆悠悠闻言嘴角一抽,再看宋大公子那一脸欠揍的表,顿时死的心都有了。怎么平常听起来正常的一句话,现在听着就这么的…….邪?

    “我吃多少跟你有什么关系?安心吃你的水果!”跟宋严那种无赖比,她道行明显太浅,脸上红一阵,白一阵。

    坐在宋严旁边的付雅琛看出了悠悠的尴尬,也知道宋严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在茶几下的脚轻轻踢了他一记,笑着对悠悠岔开话题:“你们这房子装得不错,尤其是那个背景墙,我想在我屋里也装一个来着。对了,顾亦凡,你是找的哪里的设计师?”

    “是宋严帮张罗的,当时他拿了一堆图纸和样板过来,我就挑了一张。”

    结果,几十分之一的概率,一挑即中……

    “我说呢,原来又是你的坏招!借花献佛的事儿也不知么干的吧。”陆悠悠紧跟着乜了宋严一眼。对于房间的装潢,虽说她也震撼的,但思前想后总觉得这不是顾亦凡能做出来的矫事儿,如今一听,果然是宋大公子的“红娘”本泛滥的结果。

重要声明:小说《别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