属于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念悠 书名:别恋
    借着黑暗的庇护,陆悠悠再也忍不住,将心中的困惑一一道出……

    “悠悠,还记得咱们第一次见面么?”顾亦凡移开视线,望着头顶的天花板。

    “你说的是我高三的时候?”

    “嗯。如果我说我对一个小自己五岁的小姑娘过目难忘了,你又会怎么想?”

    “你是说……”突然有什么闪过脑海,陆悠悠的眼睛倏地睁大,心中盘绕的千丝万缕的疑惑就这么串了起来——宋严常常挂在嘴边的“六年”,付雅琛口中的“一见钟”,父母和宋军坚定的态度,顾亦凡对自己的关心和了解……如此一来,一切都说得通了。

    “是那个时候……你怎么连这个都瞒着我?!”

    其实,被一个人如此专一的喜欢着也不失为一种幸福,若你也恰巧喜欢着这个人,那这种幸福便成了无缺的完美,而此时的陆悠悠却没有心体味这份完美,震惊和疑惑主导了她的绪。

    顾亦凡眯起眼睛,慢慢答道:“因为那时真的只是过目难忘而已,而且你还太小。”

    他从小与宋严玩在一起,自然没少从那小子嘴里听说“悠悠”长、“悠悠”短的,只是那些年来未见其人,空闻其名,很难在脑海里描绘出这样一个时而安静敏感,时而俏皮精怪的形象。那两人在校园里碰到,起初宋严并不在一旁,但他竟可以无比确定那就是在宋严的每本书上都画满了斑斓图案的小姑娘。

    “那你从什么时候开始……不只是过目难忘的?”如果她没有记错,这六年间两人只有这一次交集。

    “三年前,你暑假回国。那时下面各个部队刚刚比完武,表彰的时候我去了一趟军区,又见过你一次,不过你正和陆司令一起散步,没有看到我。”

    “那你怎么一点行动也没有?”听到这些,悠悠还是难免害羞的,只是她不明白凭顾亦凡和宋严的关系,为什么不找点机会和自己接触一下。

    “第一次是因为宋叔叔。为了把我留在边,他一定会极力促成,我不想再欠他,也不想看到他像个父亲一样去干涉我的感生活;至于第二次,你边已经有了周特……”

    是她的错觉么,为什么顾亦凡的语气听起来有些哀伤?

    “以前我就一直想问的,你干嘛那么排斥宋伯伯的关心呢?”

    “这个么,都是上一辈的恩怨了……”顾亦凡捉住悠悠的手,放在自己的手心,目光却没有收回。悠悠怎会不明白他是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了,只是所谓“上一辈的恩怨”难道和祁霜有关?

    “你应该早点让我知道的……”悠悠往他边蹭了蹭,说到后面声音有点支支吾吾:“如果我早点认识你,就不用兜兜转转,折腾了六年……至于周特的事,我也没有……”

    周、特,每当这两个字出现在两人的谈话中,气氛总会变了味道,这一次自然不例外。

    “悠悠,周特要回来了。”顾亦凡出言打断,一双黑亮的眸子终于再次对上了悠悠的大眼睛。这个消息是前两天宋严告诉他的,听说以后他就一直在犹豫要不要告诉悠悠,如果真要告诉,又该以怎样的方式。

    陆悠悠浑一颤,只觉得握着她的那只手更紧了一些,她看向顾亦凡的眼底,目不转睛:“所以呢?你想给我留条后路,留点余地?连房间都是分开的?”

    一语中的。

    “顾亦凡,你是不自信还是不相信我?”陆悠悠接着说道:“我对周特就算是喜欢,也是以前的事了,有些事是注定的呀,就算我对这段婚姻没有什么好的初衷,你也不可以把过程否定掉。周特要回来的事儿,我知道,他回来大概为了什么,我也知道,但我觉得没有必要去提起,因为你们并不认识,我和他也不会再有交集。而且,即使周特回来,坏人的角色已经是我在当了,要是连你都这么犹豫,我怎么能心安理得呢?”

    陆悠悠的声音带上了哭腔,是她表达得不够明确么?不然怎么搞得顾亦凡这样果决的一个人都在她面前顾虑重重了。而且这也不能全怪她啊,是顾亦凡自己把机会放掉的,眼睁睁看着她和周特在一起,又眼睁睁看着她被抛弃,最后才良心发现地把她“捡”回家,等她满心满意上他了,他又以为她会旧难忘……怎么想,委屈的都是她吧!

    “悠悠,我不是这个意思。”顾亦凡把越说越激动的悠悠圈进怀里,下巴抵着她柔柔的发顶,抱歉道:“这是我自己的问题,不是在怪你,就像你说的,是我不自信了。”

    陆悠悠把整张脸闷在顾亦凡的前,她万万没有想到“不自信”三个字竟会从这个男人的口中说出,果然是越强大的人坦露脆弱便越让人心伤么?陆悠悠摸了摸酸酸胀胀的心口,却又听见顾亦凡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我一直是一个人,没有了父亲,又被母亲亲手送走,曾经我觉得世界上没有一样东西是真正属于我的,习惯了失去,就连得到的过程也一并恐惧了。所以我习惯尽量捉住眼前的东西,小时候是学习,是体育,是学校的各种活动,希望母亲看到我的优秀时会后悔,会把我接回去。等到长大以后便是工作,是每一次比武,每一次评优……但到头来,我还是一个人。哪怕是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到了手上还有失去的可能,何况是人心呢?悠悠,我没你想象的那么自信,尤其是你嫁给我以后,我也会觉得不真实,变得患得患失。”

    “顾亦凡……”埋在他前的人肩膀微微抽动,揽住他的腰:“你不会失去我的,这是真的,我不许你不自信,也不许你患得患失,你有我了……”

    “我知道。”顾亦凡笑着收了收手臂。

    就算之前有所怀疑,经过这一晚,他也知道了——这世间真有什么是完全属于他的。

    …………

    转眼又是周末,宋大公子携女友“莅临”Z市,美其名曰视察顾亦凡和陆悠悠的Z市生活,实为撂了工作的挑子,陪付美人游山玩水而来。

    周六中午,付雅琛的堂哥付晨Boss自掏腰包,请大家吃了一顿据说要提前一个月预定的最最地道的Z市菜。面对一桌高价难求的特色佳肴,一向严格控制饮食的付美人和自上次消化不良后肠胃一直没有调理过来的陆悠悠都破了戒,敞开肚皮大快朵颐了一番。所以,快到晚饭饭点的时候,在Z市转了一整天的四个人基本没什么食,干脆选择打道回府,随便做点什么吃,顺带着消食。

    练了将近一个星期的手,陆悠悠终于不用再受宋大公子的肆意嘲笑了,轻轻松松就做了几个清淡小菜。

    饭桌上。

    “亏我当年花那么多冤枉钱去学烹饪,还不如像你似的买本食谱在家研究研究得了!”自认为厨艺不差的付雅琛在吃了悠悠煮的菜以后如是说。

    陆悠悠刚想笑着自谦几句,宋严就不怀好意地把话抢了去:“一个家庭主妇能不学两样拿手菜么?悠悠这手艺也是结婚以后培养出来的,要不咱俩明天就把婚结了,你在家慢慢琢磨?”

    “你?有待考察。”付雅琛随意嗔了一句。

    “是啊,道路还是比较曲折的。”陆悠悠若有所思地看着一脸不满表的宋岩:“我觉得今天付大哥看你的眼神儿完全是寒光四啊。”

    “我看也是,谁让你当年的风流史都落到他眼睛里了?”顾亦凡不温不火地补了一句。

    就这一句差点让宋大公子吐血,慌忙看向脸色晴转多云的付雅琛。

    看着昔嚣张的宋少如今被治得死死的样子,陆悠悠刚想开口奚落几句,胃中便一阵翻滚,也顾不上许多,就捂着嘴直接往卫生间跑,空留桌上三人茫然地面面相觑……

    几秒以后,两道自以为了然的目光齐刷刷地落在顾亦凡上。

    “这么效率?”宋严挑眉。

    “我去看看悠悠怎么样。”付雅琛一点点地往卫生间方向转移。

    看着付雅琛的背影消失在走廊尽头,宋严用胳膊肘拐了拐顾亦凡,一脸坏笑:“什么时候的事儿,也没听你说起,爸妈知道了吗?”

    “你就这方面积极,没有的事儿。大概是消化不良了,我去看看。”

    顾亦凡刚要起就被宋严拉下:“雅琛在就行了。再说了,你怎么知道不是啊?”

    “是不是我当然比你知道。”顾亦凡冷冷道。

    “你不会还没……”顾亦凡什么格,他宋严还不知道?但凡陆悠悠有一丁点儿不愿意,顾亦凡就不会去碰她。

    顾亦凡对宋严似是而非的问句不置一词。

    这下宋严是肯定了,心里和表面上皆是抓狂:“你这婚结的有什么意思呀!还想把人原封原样的送回周特手里不成?”

    “……”

    …………

    同一时间,卫生间里。

    这一次陆悠悠还是没有吐出来,抚着口干呕,余光瞥到一只纤纤玉手递了一块毛巾过来。

    “谢谢。”陆悠悠接过毛巾擦了擦嘴巴。

    “悠悠,你是不是……有了?”付雅琛试探着问。

    陆悠悠的脸瞬间红得滴血,头摇得像波浪鼓似的。

    “你别不好意思,没什么的。也许是有了还不知道。”

    陆悠悠无语,她怀没怀孕可不是概率的问题,是技术的问题啊!而且就算孕吐也该是怀孕两三个月以后的事吧,她再傻也不至于到那时候还不知道啊!

    原来就算是女王也是有一些八卦精神的,付雅琛显然没有放弃:“那你上次生理期是什么时候?”

    “昨天、刚完……”陆悠悠垂下脑袋。

    “呃……”好吧,是她乌龙了。

    …………

    晚上八点,宋严和付雅琛就很默契、很识趣地起告辞。

    “才吃完饭,不多坐会儿?”陆悠悠端了一盘水果出来。

    “太打扰了。”宋严懒懒地摆手。

    “不打扰的,真的。”

    “我说的是‘你们’太打扰‘我们’了!”

    此言一出,陆悠悠了然地笑了,而已经走到门口的付雅琛却只想回把桌边那盘水果盖在宋严脸上……

    送走了宋严和付雅琛,从吃完水果到洗过澡,顾亦凡没有对悠悠提起宋严的话,而悠悠也没有跟顾亦凡说起付雅琛的猜测。只是当两人背靠背一左一右躺在卧室柔软的大上时,呼吸和心跳怎么都找不回应有的频率了。

    “悠悠。”

    “顾亦凡。”

    两人几乎同时转,又同时出声。

    陆悠悠下意识地吞了一下口水,鼻尖嗅到他上薄荷的味道,她第一次发现这种清清凉凉的气味也可以很暧昧,很醉人。

    而顾亦凡却没有动,只是直直地凝视着她的眼睛,和她的表

    他用这种眼神看着自己是什么意思?陆悠悠心里直打鼓,虽说订婚是她提议的,领证也是她提议的,但这种时候,总不好也是她主动扑过去吧……

    四目相对的过程实在是尴尬,陆悠悠试着说点什么,谁知一开口却是:“顾、顾亦凡,你喜欢小孩么?”

    来不及后悔,嘴唇便被顾亦凡倾衔了去。

    承受着对方火的唇舌,陆悠悠迷蒙了几秒,才一点点地找回意识,一点点地试着回吻。体的感官告诉她,顾亦凡今天很不一样,就像一个散体,隔着睡衣灼着她的心跳和她微凉的皮肤,这样的气势让她有些畏惧,又有些期待,从嘴唇到脚尖,全上下各种,各种无力。

    睡衣被拉低,顾亦凡的吻似是不知足地蔓延到她的脖子、肩头、锁骨,那种陌生难耐的感觉让悠悠不知所措,甚至下意识地想要去碰耳垂,谁知手刚要抬起就被睡衣困住,与此同时,她那小小白白的耳垂也被轻轻咬住。

    “唔……”一声嘤咛,陆悠悠彻底软在了顾亦凡的怀中……

    睡衣是什么时候被扯开扔在一边的,悠悠已经记不清了,她只记得当两人肌肤相贴的时候,他、她凉,他坚实、她柔软,完全相异的触感贴合在一起,引起一阵阵的颤栗。

重要声明:小说《别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