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修)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念悠 书名:别恋
    出乎陆悠悠的意料,来接站的不是团里的人,而是顾亦凡的学长兼“打杂”对象——付晨。

    对于顾亦凡的归来,付晨自然是激动,打电话问过车厢号以后就直接买了张站台票,早早等在了车门口。

    “我就知道你小子在B市呆不住!怎么样,才不到半年就回来了。”付晨一见两人下车就迎了上去,说笑着朝顾亦凡的口捶了一记。

    顾亦凡也笑笑:“我这个时候回来不是正合你意么?”

    “招标书看完了?能拿下么?需不需要我请团里的几位首长吃个饭?”付晨自觉地抛下一堆问题的同时还不忘接过顾亦凡手中的行李,空出一只手的顾亦凡很自然地将悠悠手里的手提包拿了过来。

    “工作的事儿以后再说。”顾亦凡转脸看了面色有点尴尬的悠悠一眼,对付晨说:“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陆悠悠,我的……”

    老婆?感觉不太像是从顾亦凡口中说出的话……那妻子?这个应该比较靠谱儿……

    不管是老婆还是妻子,听他这么介绍自己,悠悠心跳陡然加速,屏息期待下面两个字,谁知付晨却在这时招人厌弃地抢过话来:“这个我当然知道,是弟妹啊,久仰大名了!”

    “……你好。”陆悠悠礼貌地点点头。

    没能如愿以偿地听到那两个字从顾亦凡的口中说出,她的心中有股隐隐的失落在蔓延,与此同时,付晨口中的“久仰大名”也让她多少有些困惑。复杂的绪交错划过,她抬头去看顾亦凡,却发现他那一双沉黑的瞳孔正聚焦在自己表有些别扭的脸上,笑意似有似无。

    陆悠悠叹了口气,与顾亦凡相比,她好像付出得太少也了解得太少了,以至于她时常会有一种错觉:虽然仅仅相处了半年时间,顾亦凡对她的在意已经是经年累月……

    …………

    因为已经到了晚饭时间,所以付晨先驱车带两人去饭店吃饭。

    他挑了一家口味地道的淮扬菜馆子,趁着下完单上菜的空档,一点一点跟陆悠悠说起自己和顾亦凡的那些渊源。

    这渊源不叙不要紧,一叙可着实把悠悠吓了一跳。原来这付晨虽说是顾亦凡的学长,但并不是同一个专业,两人的结识还多亏了宋大公子的桥梁作用。

    不厚道地说,这位看起来精明睿智、事业有成的学长原本也是公子哥儿一个,读研的时候机缘巧合和宋严那厮成了“酒朋友”,有事儿没事儿就一起聚聚。有一次宋严过生,连哄带骗地把从不过问这档子事儿的顾亦凡给叫了过去,谁知结果竟是付晨和顾亦凡两人一见如故、一拍即合,把宴会的主角、当晚的寿星公——宋大公子给晾在了一边。那时的付晨面临毕业,在接管家族企业和自主创业间摇摆不定,但经过和顾亦凡一晚的畅谈,豁然开朗,当时就决定自己闯一片天……

    “等等!”陆悠悠放下筷子,惊讶地打断付晨的回忆:“你刚才说,你们家的公司叫……恒朝?”

    付晨点头默认。

    “B市?”

    付晨再次点头。

    “那你和雅琛姐?”

    “哦,忘说了,我堂妹。”

    “咳咳……”怪不得刚才在火车站就觉得这人面善,原来是付雅琛的亲堂哥啊!他们这群人的关系还真不是一般二般的复杂。

    付晨抱歉地看着被呛得不轻的陆悠悠,显然会错了意,赶忙递过茶杯:“当初我也是看亦凡从不找女朋友,替他着急,才把小琛往聚会上带的,真不知道……”

    “好了,你不是急着问招标书的事儿么,就现在说吧。”顾亦凡转开话题,眼神真真能冻死人啊冻死人。

    付晨只觉得脊背一阵发寒,立刻会意:“对!我怎么把这么重要的事儿给忘了,你觉得有几成把握?”

    “……”就这样,站在事实真相边缘的陆悠悠再一次被顾亦凡不动声色地给绕了回去。

    算了,陆悠悠无力地想,他不让说一定是有他的理由,干脆竖着耳朵默默吃饭,只听,不发表任何意见。

    其实什么招标啊,设计方案啊,陆悠悠是一概听不太懂的,她只知道这回付晨做的是部队的生意——从顾亦凡他们团院里到后山顶上雷达所在的那条路需要重新规划设计,最近才跟上面要下来资金,准备找一个可靠点的施工方,而付晨显然不会放过这次机会。

    “虽然知道咱们这层关系的人不多,但毕竟现在我回团里了,也不好明着帮你争取。你传过来的文件我看过了,我又根据团里的具体况提了些修改意见,这么看来应该有七成把握。”顾亦凡打开随包,把里面的文件递给付晨。

    可付晨看也没看一眼就放在了一边:“七成?这就够了。”

    “还是小心点好。”顾亦凡一边帮悠悠夹菜一边提醒道。

    …………

    回去的路上,顾亦凡陪陆悠悠坐在后面的位子上。

    陆悠悠看着他轮廓分明的侧脸,在几次的言又止后小声开口:“你这位学长是真信任你呀,我怎么看你也不像打杂的。”

    “我就是在他公司刚起步的时候帮他拿了几个主意,来部队以后就没分太多注意力在上面。你今天看我们这样,是因为这次的案子是和团里面的,我的意见比较有参考价值。”顾亦凡沉着声音,说得很低调。

    “那平常的案子呢?”

    “一般也就知会我一声,最后基本都是他拍板。你不用担心,哪部分能参与,哪部分不能涉足,我还是有分寸的,何况付总可是放出过话的:赚了有我的,赔了算他的。”后半句顾亦凡故意把声音扬了一些。

    沦为司机的付晨显然是听见了,从后视镜看了一眼坐在后面耳语的两人:“而且他只用帮忙出主意,不用担责任的。”

    “只用出主意?你不觉得吃亏么?”虽然说得形式一点是“知识改变命运”,可这样的买卖怎么听着那么像是不平等条约呢?

    “那得看你怎么看了,我这是对人不对事儿。要是没有亦凡一语点醒梦中人,我现在估计还在我那老爷子手下鞍前马后呢,哪有自己打拼来的有成就感?”陆悠悠还不知道付晨上面还有一个商业手腕颇为强硬的哥哥,所以就算付晨再出色,不出意外这家也轮不到他当。

    这下陆悠悠恍然,虽说碍于份,顾亦凡在公司里什么名儿都不挂,但他对付晨的影响是任谁也比不上的,他和付晨的关系从某种程度上就像他和宋严,互相了解,互相信任,同时还有着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养成的默契。

    该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从小到大,她好像还没有交到过这样的朋友。

    …………

    雷达团地处东南市郊,这两年赶上新城区的规划,倒也不似其他雷达部队那样位置偏僻、交通不便。顾亦凡的公寓离团部步行只需要二十多分钟,因为城区刚刚开发,多数人买这里的房子是为了投资保值,所以入住率并不高,整个小区环境幽雅、颇是清静,陆悠悠自然是喜欢得不得了。

    付晨一直把两人送到单元楼下,陆悠悠请他上去坐坐,但被他以明早有会为由婉拒了。

    顾亦凡家在七楼,一个算不上高,但也不低的楼层,因为入住率的问题,公寓楼里的电梯暂时没有开放,两人只得一前一后地走楼梯。陆悠悠不是那种麻烦的女孩子,行李不多,就两只箱子还都被顾亦凡提着了,她只拎了一个小小的手提包跟在后面,可哪怕是这样,她还是爬得有点吃力,不知是因为长期缺乏锻炼,还是因为就要见到她和顾亦凡共同的家,心澎湃,总之就是心跳和呼吸一起乱了。

    “能行么?”就像能感知她的想法一样,顾亦凡转头询问。

    “可、可以的。”陆悠悠的脸都涨红了。

    “这样的体质可不行,明天好好在家歇着,后天开始和我一起爬山吧,就是团后面那一座,不算高。”

    “嗯,好的。”看见墙上的6F,陆悠悠应了一声,然后咬咬牙,还有一层……

    空旷的楼道里回响着两人叠错的脚步声,一个平稳,一个杂乱,悠悠听得有些失神,定定望着顾亦凡拔的背影,头脑中突然就冒出一个傻气的问题:为什么男女的体力悬殊会这么大呢?

    其实同样傻气的问题她在高中的时候就问过自己。

    她上学早,永远是班里最小的那一个,家教严同时又相对晚熟,所以对男生的好奇是从高二的秋季运动会才开始的。她的体育成绩向来不好,尤其是需要爆发力的项目,陆怀恩就常常感叹她没有遗传到好的体质,所以上学的时候,每逢运动会长跑什么的,她都是班里负责拍照的那一个。高二的那次运动会,班主任让她抓拍班里每个运动员奔跑的姿态,她拍了有一百多张,晚上对着电脑删减的时候,心里就浮起了一丝异样的绪——男生和女生,真是有太多的不一样啊……

    二十三年来,她还从未在大晚上和一个异独处过吧?哪怕是宋严,哪怕是周特,只要一过晚上十点,她就跟上了发条似的自觉自发地往门口挪,从来没有留过宿。那今天晚上,她该怎么面对顾亦凡呢?

    就这么胡思乱想纠结着,连到了七楼都没发现,直到眼前一黑撞到了前面那人坚实的后背。

    “诶呀!”陆悠悠伸手去捂被撞得酸痛的鼻子。

    “怎么了,我看看!”几乎是同一时间,顾亦凡停止了掏钥匙的动作,转脸微俯下去检查悠悠有没有伤着哪儿。

    两个人瞬时贴得很近,彼此的呼吸都能听得一清二楚,陆悠悠刚想摇着小脑袋后退,楼道里的感应灯就这么恰巧不巧地熄灭了。

    没有月亮的夜晚,黑暗从四面八方涌来,视觉的模糊让其他感觉变得敏锐起来,定在原地的两人俱是感到耳边的呼吸声穿过耳膜,清晰得不像话。陆悠悠因为吃痛而泪光盈盈的眼睛一点一点张大,映在顾亦凡瞳孔里比万丈星空还要明亮,两人维持着刚才的姿势,谁也没有动,谁也舍不得动。

    这个人,就是自己的丈夫啊!陆悠悠痴痴地想,而后就是他们以后共同生活的家,心中那满得要溢出来的是幸福?是激动?突如其来,她还真是一点真实感也没有……

重要声明:小说《别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