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与非主流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念悠 书名:别恋
    在得知了所谓的“一见钟说”以后,陆悠悠的心明显更好了,天天乐呵呵地抱着画板到处写生,看她又恢复了以前活泼生动的样子,大家自然是跟着一起开心。但乐归乐,还是有这么一件事让陆悠悠百思不得其解——眼看着她对顾亦凡态度的改变,长辈们就没什么要说,要问的?

    某一天,饭桌上。

    “爸,当初我说‘你随便找个人把我嫁掉好了’,应该是气话。”

    “嗯。”

    学校放了寒假,陈念悠难得下一次厨,所以就算饭菜的味道不算顶尖,吃干部灶吃出味觉疲劳的陆怀恩还是一样一样尝得津津有味,无暇故意其他,对女儿的质疑也只是敷衍了事。

    “那你真就这么把我嫁掉了?”陆悠悠屈指扣了扣桌子,示意老爸专心点。虽说她也觉得自己嫁得不错,但偶尔想来还是会后怕:当时的她,果真是受了刺激才拿自己后半生的幸福开玩笑的吧!如果遇到的不是顾亦凡,后果那叫一个不堪设想啊……

    面对这个问题,陆怀恩显然要坦然许多,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不嫁怎么办,难道等着你偷了护照跑到美国去抢婚?”

    “……”抢婚?!

    陆悠悠低头嚼着排骨,无话可说,因为按当时的况来看,她完全有可能这么疯狂。

    “不过也难为亦凡愿意。”陈念悠端着气腾腾的西湖牛羹从厨房走出来,顺手盛了一碗放到悠悠面前。

    看着自家亲妈也不向着自己,陆悠悠把调羹一放:“那你们就没有怀疑过他动机不纯么?”

    “要是不纯的动机就是处处想着你,护着你,那我们乐得如此!”陆怀恩说得很自然,似乎完全没有怀疑过顾亦凡的初衷。

    听父亲说得如此肯定,陆悠悠更加糊涂了,难道长辈们不去过问,是因为他们确信她也会喜欢上顾亦凡?这思维也太霸道了,整个就是一霸权主义,强权政治!

    “那你也不想想,要是我就一直不喜欢他,怎么办?”

    “不会的,我给他下了死命令的。”陆怀恩喝着汤,眼皮都没抬一下。

    “命令?”

    “嗯,当时我的意思是不仅要娶,还要让你真心喜欢上他。我就你这么一个闺女,怎么能让你受委屈呢?”

    “哈?”这也太强人所难了吧,有谁结个婚还要立军令状的,而且她作为当事人居然毫不知,也太说不过去了。

    连陈念悠闻言也嗔怪地看了陆怀恩一眼:“原来你说的‘命令’就是这个,人的感可不能这么左右,要是他做不到呢?”

    “做不到也得做!反正我只看结果,关键在于他不是完成任务了吗?是吧,悠悠。”

    “……”

    陆悠悠沉默,现在问这个还有意义么?亏她还在纳闷老爸老妈怎么不问她对顾亦凡的态度,原来二老看得一清二楚,就她一个人傻乎乎地绕来绕去,直到不久前才看透自己的心思……

    “爸,跟您商量个事儿呗。”陆悠悠笑盈盈地开口,把话题转了过去。既然疑惑已经解开了,她就干脆问点正事儿。

    陆怀恩一挑眉梢,转向陈念悠:“每次你女儿这副表,就一准儿没好事儿。”

    “怎么会呢?绝对是好事儿!”陆悠悠一面保证,一面调整坐姿和表,一脸严肃地说道:“爸爸,我想出去工作。”

    “工作?”陆怀恩又看了看妻子,对女儿的决定表示不解:“在家呆着不好么?”

    “也不是不好,只是不想天天无所事事的。你们看,且不说顾亦凡工作这么忙,连宋严那种懒散成习惯的也还管着一个公司呢,我天天在家当米虫能安得下心么?”

    “你不是有在画画吗?”陈念悠也是支持丈夫的想法,自己女强人当惯了,知道其中的难处,所以希望女儿可以过得自在随一点,能在家做点自己喜欢的事好过出去受气。而且悠悠的格她是知道的,聪明是聪明,但过于单纯,什么事儿都只往好的方面想,太理想主义了,不适合社会这个大染缸。

    “那毕竟只是好,我好歹也是大学毕了业的,而且室内设计要讲究实际应用,我整天窝在家里纸上谈兵,灵感都快磨没了。”看着爸妈的表和态度,她估计自己是没戏了,但还是要不死心地争一争。

    陆怀恩沉思良久,才摆摆手给了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你刚订婚,还是消停一段时间吧,等把婚结了,问问顾亦凡的意见再说。”

    没有直接拒绝,看来还有希望。

    …………

    晚上十点,陆悠悠照例接到顾亦凡打来的电话,拿着听筒翻看了一下划在历上的红杠杠,正好第十条。

    “怎么样了?”陆悠悠但手指缠着电话线,她从前几次的通话中了解到况似乎不太明朗。

    “今天刚到的K市,已经排除了外部电波干扰,但至于雷达为什么监测不到,还要进一步调查分析。”

    “那大概什么时候能回来?”

    “就近几天吧,如果再找不出原因,估计要派人去趟法国了,毕竟那台雷达是从法国进口的。”

    “哦,那你也别太累着了。”

    “你也是,自己一个人在家的时候也要好好吃饭,别得过且过。”

    “嗯。”

    其实陆悠悠很想说自己想他了,但又怕太矫,关于所谓的“一见钟”还有工作的事,她有好多好多话想对他说,好多好多问题想要问明白。书上说“一不见如隔三秋”,那她等了“三十年”,估计快从思妇变成怨妇了……

    挂了电话,陆悠悠自顾自地对着历发呆。

    关于顾亦凡的行程和工作,她完全可以去问陆怀恩的,但她却宁愿绕个弯子听他亲口说给自己听;每天的电话不长,也就十几二十分钟,但她却每天都早早地洗漱完毕,九点多就等在了电话旁边;电话那头顾亦凡的声音总是不变的好听,低沉带着一点温柔,但她却不可抑制地从一些小细节来猜测他一天的心……

    好像又开始依赖了,比从前对周特的感觉更甚,这样是好,还是坏?

    …………

    第二天上午,付雅琛约陆悠悠到她老爸新开辟的地盘“盛世恒朝”购物。

    陆悠悠站在衣橱前扳着手指细细算,自己居然有小半年没有从事逛街这项运动了,自然要精心打扮一番。她在大大的穿衣镜前连比带划了将近半个小时,各色衣服拉得满都是,最终敲定了一十足帅气的行头——双排扣的欧版修青灰色大衣配直筒黑色马靴。

    她对着镜子前后打量,想了想还是把软软搭在肩头的长发高高束成一个马尾,满意地甩甩头,拎着包就出门了。

    …………

    “悠悠!这里!”

    陆悠悠一下车,就看见付雅琛地迎了上来。要不怎么说女王就是女王,拿得起放得下。自从上次的一番推心置腹,促膝长谈以后,两人冰释前嫌,越聊越投机,见面次数还达不到两位数,就相处得跟准妯娌似的。

    陆悠悠礼貌地和司机道了别,朝付雅琛走去。

    “呵,打扮得这么漂亮,不知道的还以为顾亦凡也跟来了呢!”付女王显然很欣赏这种干练帅气的打扮,说笑着眼睛却不离陆悠悠手上那只大大的补色拎包。

    陆悠悠光顾着盯着眼前这座豪华时尚,设计感十足的购物中心,倒也没太在意付雅琛的目光:“还说我呢,今天是周末,宋严怎么没来纠缠你呀?”

    “被我逃出来了,你别告诉他啊。”女王小女生似地挽住悠悠的胳膊。

    陆悠悠笑笑,心想小严子你也有今天,追着女人满世界跑的滋味不好受吧……

    话说那天付雅琛一出“左岸”就直接驱车去了宋严外面的公寓,也不知道说了什么,反正第二天宋严说什么都要亲自到陆宅登门道谢。陆悠悠开玩笑说谢就免了,不如喊声嫂子听听吧,结果宋大公子,只比顾亦凡小了两个多月的宋大公子,当真就喊了悠悠一声“嫂子”。那时陆悠悠就知道,宋严这将近三十年飞扬跋扈,放浪形骸的子算是到头了。

    …………

    两个小时下来,两人只勉强把第一层转了个遍,付雅琛提议去东面偏厅的冰激凌店坐坐,陆悠悠欣然同意。

    “不喜欢逛街?”付雅琛把自己的大包小裹放在一旁的空座上,疑惑地看着逛了这么久却只买了一件小开衫的陆悠悠。

    “当然不是,哪有女人不喜欢逛街的?”

    “那你只买这么点?”

    陆悠悠无奈地耸耸肩,半玩笑半自嘲:“我这种无业游民自然不能像你这种成功女一样,想买什么就买什么喽。”

    付雅琛闻言吃惊地笑道:“哪像你说的,我要是不用家里一分钱就能买下这些东西,估计人人都抢着去开咖啡馆了。再说了,顾亦凡又不是养不起你。”

    “就算部队涨了工资,也没那么多钱吧?”其实每次看到小悠时她都想问,一个靠工资吃饭的哪来这么多能耐,连纯种的俄罗斯蓝猫都弄了过来。

    “这个你别问我,总之别小看了你家男人。”

    “啊?”

    “先不说这个,我看你这包好久了也没看出个名堂,什么牌子的呀?”付雅琛指了指悠悠银灰色的拎包,她第一眼就觉得这个款式和Hermes有一款很像,但颜色和细节却不一样。而且刚才在Hermes店里的时候,导购小姐看这只包的表不是一般地怪。

    “我说是地摊货,你信吗?”陆悠悠狡黠地一笑。

    “啊?”

    这回换女王目瞪口呆,名牌大衣,限量版马靴,配上地摊货的假Hermes,莫非这就是传说中艺术家的搭配,也太非主流了!

重要声明:小说《别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