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局者迷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念悠 书名:别恋
    陆悠悠换好拖鞋来到客厅,就看到宋大公子翘着二郎腿窝在她家的真皮沙发上。

    “我妈上班去了?”

    “嗯。”

    “小悠送回来了?”

    “嗯。”

    “那你还赖在这儿干嘛?”

    “阿姨去学校吃早餐了,让我管你饭。”宋严无奈地摊手,一副我也是没办法的表

    “看你这副不愿的样子……”陆悠悠示意他给自己腾空,顺势往沙发上一摊:“算了算了,放你一马,我困了,想睡觉,你回去吧。”

    这时候,小悠好像也知道自己的主人回来了,从里面的房间优雅地踱了出来,“喵喵”地蹭着悠悠的小腿,陆悠悠赶紧把小家伙放在膝盖上调戏起来……

    “唉,心酸呐!”看着那只俄罗斯蓝忘恩负义的嘴脸,宋严不满地嚷嚷,一语双关:“你对它(她)再好,它(她)还是不领啊!”

    陆悠悠自然明白他意有所指,用胳膊拐了他一下:“省你一顿饭钱怎么能叫不领呢?我真的是一夜没睡。”

    “唉,不就是分开几个星期么,至于搞得这么沉痛?”

    “哪有?”陆悠悠忙着否认,又不由自主地想起了早晨蹦在脑海中的“思妇”二字,脸泛红晕。

    这下,宋大公子彻底炸毛了,把闭眼享受抚的小悠都吓得一惊:“你们俩人道点儿成吗?一个一大早打电话来交代我照顾好你,一个又在我面前晒幸福,晾甜蜜,还让不让人活了?!”

    陆悠悠对此颇感无语,又顾及到他孤家寡人的心,只好妥协:“我吃,行了吧?别在这儿鬼哭狼嚎了,走,去你会所,我边吃边听您说。”

    …………

    陆悠悠一早就料到这顿早餐是说为主,以吃为辅,但万万没想到是以说她和顾亦凡为主重点,说宋严和付雅琛为次重点。

    “不是应该是我听你大倒苦水么,怎么变成我屈打成招了?”陆悠悠恨恨地咬了一口餐包。

    听了陆悠悠和顾亦凡互表心意的过程,宋严更受刺激:“你们俩都修成正果了,付雅琛却还对我若即若离的……我什么时候在这方面输过顾亦凡啊?没理由啊!”

    陆悠悠一口餐包噎在嗓子里,撇撇嘴:“咱能比点别的么?”想想又觉得不够狠,于是抱歉地拍了拍宋大公子的肩膀:“不过也对,别的你也比不上顾亦凡……”

    女人!倒戈倒得比什么都快!这才几天啊,居然护起短了!

    宋严愤愤地伸出魔爪,揉乱了陆悠悠一头细细软软的头发。然而他不知道,这个他做了十几年、自然无比的动作,落在门口的一双眼睛里却是万分的刺目。

    “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付雅琛在对上宋严不经意间转投过来的目光时,苦笑着转要离开。

    “雅琛!你怎么来了?”宋严跟打了鸡血似的,眼睛发亮,“嚯”地站了起来,追到门边儿。

    “我就不该来!”付雅琛的声音高了八度,有些不稳。

    陆悠悠转顺着宋严追出的方向看去,却发现付雅琛一双美目正怨中带怒地看向自己:“怎么偏偏都喜欢这样的?看起来清纯无害,其实手段比谁都多。你明明都已经订婚了,怎么也不知道收敛点儿,你是不是觉得所有男人都理所当然地该围着你转啊?!”

    “我……”陆悠悠被这突如其来的无名指责说得手足无措,刚要开口辩驳,就听到了宋严的怒吼。

    “付雅琛,你说什么呢?!别在这儿无理取闹,我都跟你说过了悠悠是妹妹,妹妹!”

    “对!是妹妹,所以你为了她吼我!你现在是不是后悔了,后悔把她当成妹妹了?男人果然都是这样,得不到的永远最好!我也不需要你负责,你就继续守着你心尖儿的朱砂痣好了,我不稀罕当那滩蚊子血!”

    宋严急急拦住她的去路:“这又是哪儿跟哪儿啊?不说清楚不许走!”

    付雅琛是真的气急了,红着眼眶挥包就往他上砸:“亏我还想试着接受你……你让我走!”

    宋严被她机车包上大大的金属扣和铆钉砸得口闷疼,但还是死死扼着她的手腕。刚才她那句“试着接受”听得他心头一动,哪能就这样放她走?

    “你放不放?”

    “你说清楚我就放手!”

    女王哪能忍受处处受制于人,于是抬腿给了宋大少爷一脚,尖细的鞋跟就这么指指戳向了男人的胫骨。

    “呃……”付雅琛这一脚是用了全力的,稳、准、狠,宋严吃痛,条件反地松手去护小腿,而“凶手”就趁着这个空档脚踩“凶器”扬长而去了。

    “靠,这女人也太彪悍了!”宋严倚着门框,哭无泪。

    全程观战的陆悠悠终于不厚道地破功,“嚇”地笑出声儿来:“你也有今天?”

    “笑!还不是因为你?我上辈子是怎么欠着你们两口子了?”

    “谁让你玩弄了那么多无知少女的感,遭现世报了吧?”陆悠悠缓缓蹲到宋严的面前,目光饱含深意:“不过,我怎么看不出来付雅琛对你若即若离呢?看刚才那形,分明是吃醋吃到牙根痒痒才对呀。”

    “谁知道她今天发得什么疯?”宋严边说边呲牙咧嘴地卷起裤腿,检查伤亡况。

    “哎,话说回来,什么叫‘得不到的永远最好,不需要你负责’啊?说实话,你怎么着人家了?”

    见陆悠悠笑得暧昧,宋严心虚地别过目光:“小孩儿,别瞎打听……..”

    陆悠悠心里立刻就明白了七八分,接着揶揄他:“看来顾亦凡在谈恋方面还是比不上你,您这效率真是让人高山仰止啊!”

    “还高山仰止呢?照现在这个样子,我就是‘愚公移山’,她也不相信我是真心的了!”有谁看见他的心在滴血啊滴血。

    “你把她的电话号码给我吧,这事儿因我而起,我去和她谈谈。”

    “大小姐,你不是害我吧?”

    “那好,我自己去‘左岸’等她,然后把你的精彩史一件不落全都告诉她。”

    宋严闻言默默掏出手机。

    …………

    第二天下午,“左岸”的包间里。

    “说吧,找我什么事儿?”付雅琛慢慢转着搅棒,目光毫不避讳地打量着对面端坐的小姑娘。

    那眼神让陆悠悠想起了第一次见面的场景,脊背一阵发凉:“就是关于昨天的事……”

    “我不会道歉的!”

    “我不是来这儿要道歉的,昨天的事儿,我想你是误会了。”

    “误会?如果你是想解释,那我们没什么好谈的。”付雅琛拨了拨长发,仍是一脸敌意。

    陆悠悠沉下声音:“你要是不想听我的解释,就不会那么爽快地答应见面的事,不是么?”

    付雅琛抬起眼睛,心想这小姑娘看起来弱弱,没想到说起话来蛮会摆道理的,以前真是小瞧她了。

    见付雅琛没有回话,悠悠接着说了下去:“我和宋严从小一起长大的,又都是独生子女,所以他对我来说,就像大哥哥一样。如你所说,我订婚了,应该注意一些言行,但十几二十年的习惯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改变的。你何必就因一次误会,把他完全否定了呢?”

    “所以,你到这儿来就是为了炫耀自己有多了解他,有多善解人意?放心,我不会威胁到你和顾亦凡的关系的,所以你也别这么急着把宋严推给我,你们怎么暧昧就怎么暧昧,我管不着。”付雅琛说罢抿了一口咖啡,这杯她放了两包糖,但还是很苦。

    “你为什么总是以这样的恶意揣度别人呢?”陆悠悠不解地皱起眉。

    “恶意?你难道就不会心虚吗?据我所知你一开始并不喜欢顾亦凡吧,是我先喜欢他的,但他心里眼里只有你,我认了。但你当初答应嫁给他的时候动机单纯么?这么快就移别恋了,你能心安理得么?”

    “怎么又扯到这件事上了?我看,你只是想找个理由说服自己,对吧?”陆悠悠轻笑,症结在哪里,她总算发现了。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付雅琛垂眸,长长的睫毛掩住了眼中的波澜。

    “其实,你是喜欢宋严的,只是不愿意相信自己对顾亦凡的坚持会被另一段感取代,所以躲躲闪闪,避重就轻。感的事总是当局者迷,这些我也经历过,所以一眼就能看出来,说实话我不会感到心虚,谁在感上没走过点弯路呢?兜兜转转,最终我们每个人都逃不掉命中注定,而顾亦凡就是我的命中注定,我可以心安理得地接受。

    其实认清自己的心并不难,难只难在承认自己心中所想,移别恋不一定就等于见异思迁呀!干嘛不给自己和对方一个机会呢?”

    “你能看出来?”付雅琛听了陆悠悠这番话,心思全乱了,完全是下意识地去问。

    “当然能啊!你说顾亦凡心里眼里只有我,所以你认了,但宋严不过就是揉了揉我的头发,你就对他又踢又打又闹别扭,你觉得你的潜意识里更在乎谁呢?”

    “……”付雅琛不知道这气场怎么就被扭转了,面对抢了她的皇冠转变女王的小绵羊,她人生第一次哑口无言,而且还是醍醐灌顶后的哑口无言。

    “这事儿还得看自己能不能想通,只是宋严的小腿好像伤得不轻,昨天回去的时候走路都不利索了,你看这……”陆悠悠没有接着说下去,其实她比任何人都了解付雅琛此时的心,但付雅琛是个聪明的女人,点到为止远比把话说透受用。

    短暂的沉默。

    “我当时还在纳闷儿,这么一个小丫头能让顾亦凡那种冰山一见钟呢?”付雅琛笑着摇摇头,像是在喃喃自语:“原来通透起来谁都比不上?”

    “你说顾亦凡对我一见钟?!”陆悠悠显然没认为她这句话的重点是对自己的欣赏。

    “是啊,他没告诉过你?”关于那六年的喜欢,付雅琛还是从宋严那里听说的,也正是因为这六年,让她对顾亦凡彻底死了心。

    “没……当时我那个样子,他审美不会有问题吧……”

    付雅琛总算扳回一局,低头不语,看来这小丫头完全没往六年前想。果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盲点和绕不出来的弯儿。

重要声明:小说《别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