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相送”(捉虫)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念悠 书名:别恋
    19

    下了飞机,两人刚着家,顾亦凡就被陆怀恩叫到了指挥所。

    今天是周一,陈念悠照例要在学校待到六点,小悠寄放在宋严家还没被送回来,就连厉阳也休假回家了,整个房子空的,格外冷清。

    陆悠悠拉开箱子,一件一件地把行李拽出来,心也像被掏空了一样。

    是不是该找点事做呢?虽说办了休学手续,毕竟还有美国名校的学士学位在手,找个工作应该不难。她不求像母亲那样独当一面,也绝做不到苏苒那般气定神闲,尽管两边家里都没有让她出去工作的意思,但这样天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地让人养着,也不是个事儿。

    也许该和父亲谈谈了。

    …………

    陆怀恩整晚都在指挥所部署工作,没有回家吃饭,陆悠悠就在饭桌上听母亲聊起了工作组的事。说是整个工作组一行十一人,明早八点准时出发开往Z市。而碰巧的是,Z市的团部正好就是顾亦凡毕业见习时分配到的地方,他在那个团呆了将近一年,那里有他的老首长和曾经的战友。

    悠悠扒拉着米饭,若有所思:难怪今天上午顾亦凡接电话的时候表那么凝重,明天是不是该去送送他?

    临睡前,陆悠悠犹豫再三还是拨通了顾亦凡的号码,出乎她的意料,电话只响了两三声就被接起了。电话那头的声音明显有些疲惫,看来还没忙完,两人就简单说了几句。顾亦凡没提这次要去多久,只是让她好好的,不用担心,而她也自始至终没有说起去送行的事儿。

    挂了电话,陆悠悠在宽大的上滚来滚去,裹着被子满心纠结:到底要不要去送顾亦凡?去了,怕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儿影响不好;不去,心里又总是踏实不下来……刚培养出来的睡意就这么纠结没了,莫名其妙失眠一夜。

    第二天天蒙蒙亮的时候,陆悠悠伸手去摸手机,一看时间才五点半,反正横竖睡不着,就干脆起洗漱。

    浴室镜子里的人披头散发,顶着两只黑眼圈,真是好看不到哪儿去。陆悠悠一手扶着池沿,没精打采地刷着牙,不知为何,脑海中就闪过了“思妇”两个大字。洗完脸,脸色还是憔悴,她又破天荒地去翻洗手台下面的柜子,找了张面膜给自己贴上……待一切收拾妥当,已经是一个小时以后,她去厨房给自己了杯牛,坐在饭厅里对着手机发呆。

    不知道这个时候顾亦凡起了没有?如果现在去他宿舍看他,应该不会被太多人撞见。陆悠悠“咕嘟咕嘟”解决了剩下的大半杯牛,披上外蹑手蹑脚地往玄关走。路过主卧的时候,她脚步放得格外轻,生怕吵醒了陆怀恩和陈念悠。

    陆宅坐落在整个家属区最僻静的地方,周围是其他几个军区首长的独立小楼,这个时段基本不会有什么人员往来,但陆悠悠还是挑了条直通机关大院的小路,她也说不上来为什么要这么做,也许就是单纯地不想被别人看见,更不想被那群晨练的叔叔伯伯拦下来问东问西。她沿着小路慢慢走,因为地处面,所以路上的积雪没有化尽,踩上去硬硬实实的,很容易滑跤。她每一步都落得小心翼翼,就像此刻的心,有点期待,还有点紧张……

    等她走到机关大院门口的时候,天就突然大亮了,路上不时有三三两两的战士拿着大竹扫帚打扫营区卫生,因为回国不久又极少出门,认识她的人不多,所以就算她把脸埋得再低,还是引来不少疑惑的目光。

    顾亦凡是陆怀恩一纸调令突然从下面部队调上来的,来不及分配住房,就暂时住在了大院里的单宿舍。按理说陆悠悠是不应该出现在这种几乎没有雌生物的地方的,但刚才岗哨见到她时,一句话都没多说就直接放行了,搞得她一头雾水,事先编好的一大堆理由就这么烂在了肚子里。

    是不是应该建议父亲加强一下哨兵的警觉意识呢?陆悠悠一边想一边去叩顾亦凡的房门。

    “请问哪位?”屋里传来了顾亦凡低沉好听的声音,看来部队营房的隔音效果的确不佳,这样一来陆悠悠更不敢开口了,只好又敲了敲门。

    “哪位?”

    听着声音已经靠近门边儿,陆悠悠用极小的声音说了一句:“是我。”说完还不忘左右看看,那架势就跟谍战片儿似的。

    门“嚯”地一声被拉开,紧接着是顾亦凡惊讶的表

    “悠悠!你怎么到这儿来了?”

    “我猜你走之前想看看我,所以就自己跑过来啦。”陆悠悠仰着头俏皮地笑,她承认她还是喜欢看顾亦凡脸上多点表的样子。

    “先进来。”顾亦凡一把将站在门前傻笑的人拉进屋,又反把门带上。他可不想让悠悠这副笑的模样被左邻右舍住着的那群“狼”给看去。

    这还是陆悠悠第一次走进顾亦凡的宿舍,四周打量一番,果然很“顾亦凡”——干净整洁,一丝不苟,简直不像是有人住过。从生活习惯中不难看出,他是个很自制的人。

    “昨晚没睡好?”

    被看出来了,陆悠悠收回了落在上豆腐块儿似的被子上的视线,拍了拍脸颊:“这么明显么?”

    “嗯,脸色不太好,还是回去睡一觉吧。”顾亦凡皱着眉,抬手拨了拨她额前的碎发。

    “你脸色也好不到哪儿去,”陆悠悠转坐到他的上,一副我就是不走的赖皮模样:“忙了一个通宵么?”

    “也睡了一会儿,相关数据有点儿多。”

    陆悠悠听他这么说,不由叹了口气。从小长在部队,她知道所谓工作组下部队向来是以工作的名义顺带吃喝玩乐的,虽说部队的大环境相较于地方单纯,但也不是光拼工作能力的地方,要是对上面来视察的班子打点不周、有所得罪,就算你基本工作做得再好,也难得到相应的考评结果。简言之,就是要把工作组当大爷供着。顾亦凡不可能不知道这个道理,主动权在他们手里,就算他的工作态度再严谨,也没必要看一夜的数据,除非他是真想查出什么。

    “顾亦凡,我都听说了。”陆悠悠缓缓站起,直视着顾亦凡的眼睛。

    “什么?”

    “出事儿的雷达站是你当年见习的地方……”

    顾亦凡眸光一敛,没有说话。

    “那里是你工作开始的地方,我知道你对那儿的感。”陆悠悠找不出更好的方法来表达自己的信任和支持,就上前一步轻轻抱住了他:“我也知道有很多双眼睛在看着你,知道你顶着什么样的压力。但是我相信你一定能处理好的……”

    低头看着她柔软的发顶,顾亦凡心中一片安宁,久久舍不得动。

    “你需要的是可以辅助你的女人,而并非牵绊你的。”这是五个月前陆怀恩要求他娶陆悠悠时说的,现在想来,陆司令真是足够了解自己的女儿,也足够了解他。长久以来,他只习惯把所有的压力压在心里,所以别人眼中永远只有他冷静果决的一面,就连宋严也曾玩笑似的问他的心是不是铁打的……他以为自己已经被命运历炼得滴水不漏、刀枪不入了,但陆悠悠却是个例外,她可以一次又一次地窥探到他内心的担忧和矛盾,同时又轻易化解掉这些担忧和矛盾,让他心安。这样的女人,他居然不止一次地错过,还险些抱憾终生。

    “悠悠,等我回来。”顾亦凡声音温柔,亲历分别,才知道有一种感觉叫做“还未离开,已生想念”。

    “放心,我不会跑的。你想啊,我两天前才把自己的感搞清楚,还没来得及进入状态你又要出差了,我盼着你回来还来不及呢!”陆悠悠把脑袋在他口蹭蹭,掩饰自己的害羞。

    屋外的天空有些沉,但顾亦凡却嗅到了阳光的味道。

    …………

    虽然有一万个不愿意,但最终陆悠悠还是害得顾亦凡影响不好了。

    原因很简单,七点五十分的时候她让顾亦凡先去和工作组的其他人员汇合、出发,自己则等到机关上班,宿舍楼基本没人的时候以后再溜回去。顾亦凡自然不会让她一个人呆在单宿舍这种“虎狼之地”,二话不说就把她带出了门儿。

    汇合的地点就在机关主楼前,因为八点吹上班号,所以这个时间段正是各路人马涌向主楼的高峰期。陆悠悠跟在顾亦凡后,时刻保持着小半步的距离,硬着头皮面对周遭那些或疑惑或了然的眼神。离机关楼还有一百多米的时候,陆悠悠就看到了停在那里的一辆全顺,车边上站着几个人正在聊些什么,想来是有人先到了。但走近几步,她就觉得不太对劲儿了,站在中间的那两个人怎么那么像陆怀恩和宋军呢?

    “悠悠,来送亦凡啊?”

    宋军隔着十几步路就喊开了,陆悠悠尴尬地想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勉强扯出个微笑:“爸!宋伯伯!”

    “这丫头,怎么还喊‘宋伯伯’?”宋军明显不满,惟恐天下不乱。

    陆悠悠只觉得快被其余几双向自己的目光炮烙死了,不不愿地小声喊了一声:“爸!”

    这下连几个消息不太灵通的路人也顿时了然了:这次下部队虽说事关重大,但也犯不着司令、参谋长都来送行,本来还在揣测工作组里有什么重要人物在呢,没想到是顾工程师啊,还真是深藏不露!

    陆悠悠担忧地去看顾亦凡,心想他一定生气了吧,以他低调的格是绝不希望别人用看“皇亲国戚”的眼神来评判他的工作的,所以这些年他才会一直回避和宋军之间的关系,一路从基层做起。这些平静的打破,都是因为她,以后他只有付出百分之二百的努力才能换回别人公正的评价了吧……

    而顾亦凡却没表现出什么不悦,只回给了陆悠悠一个安心的眼神。

    ………….

    八点整,车子伴着号声准时出发了,悠悠站在陆怀恩和宋军旁,目送大家离开。

    “以后不要自己随便往宿舍楼跑,送送亦凡又不是什么丢脸的事儿,提前跟爸爸说不就好了么?”陆怀恩慈地拍了拍女儿的肩膀。

    陆悠悠有点不好意思:“我怕吵着您睡觉。”

    “呵,我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吧!”宋军忍不住开腔:“悠悠,你爸可是一夜都在指挥所,刚才才交好班下来的。”

    “你看见我了?”陆悠悠惊诧地转脸,她刚才的确是路过指挥所了。

    陆怀恩笑笑,心很好的样子:“不然你觉得岗哨会这么轻易放你过去?”

    “……”为什么无论是她的亲爸还是公公都要这么犀利呢?

    “对了!悠悠,我家那小子听说你回来,一早就把猫送到你家去了,估计现在还在你家等着呢。”

    “哦,我这就回去。”陆悠悠耷着脑袋,消失了一夜的睡意好像也被此刻的无力感召唤回来了。

重要声明:小说《别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