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一战线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念悠 书名:别恋
    谁说恋不能当饭吃?当两个没吃午饭的人拖着手走到家门口的时候,已经过了下午三点。

    “你们怎么才回来?打手机也不接!”姚祁带着怨气开门。

    俩人默契地用空出来的那只手翻口袋。

    “忘记调成户外模式了。”顾亦凡用拇指挑开翻盖,皱着眉查看那一大长串的未接来电。

    “我的好像落在房间里了。”陆悠悠拍拍口袋,不好意思地笑道。

    面对此此景,姚祁无奈地垮下肩膀:“唉,我真服了你们两个了,我和姨妈一直等你们到一点,不说了,快点进来吧!”

    祁霜大概是听见了玄关的动静儿,也从里间走过来,瞧见俩人一直牵在一起的手,眼中竟带着些似有似无的笑意:“回来了,还没吃过饭吧。”

    “嗯,妈,真不好意思,没想到会画那么长时间。”陆悠悠有点不自在,悄悄把手从顾亦凡的掌心抽回,一脸的歉意。

    “那画好了么?”

    “画好了,待会儿拿给您看。”

    “那就一会儿再说吧,我先去给你们做点吃的。”

    “妈,几个菜就可以了,还是我来好了。”顾亦凡刚把画板和大小画具提进屋,急急喊住要进厨房的母亲。

    “花不了多长时间,你们先洗洗换衣服。”

    乍听祁霜提起换衣服,陆悠悠条件反地一愣,低头左右检查才发现自己一银灰色羽绒服的袖口和下摆点缀着大大小小六七处色块,而边站着的被殃及的“池鱼”显然也没好到哪儿去。不过,画个画还像他们这样表白连带亲亲抱抱,想不留下什么“线索”都难吧……

    …………

    把手上的颜料洗掉,用毛巾腾了腾脸,再换上件干净外,陆悠悠神清气爽地走出浴室,在路过客房的时候,忽然想起她的手机还没有找到,就推门进了房间。但等她把枕头下,头柜抽屉还有随带的手提包都翻了个遍,也不见那个白白方方的小影。

    “难道是掉在路上了吗?”

    陆悠悠一筹莫展地捶了捶脑袋,仔细回忆着最后一次用手机的场景。所以当房间里熟悉的铃声大作的时候还当真吓了她一跳。不过,听这铃声应该是宋大公子召唤了,就循声去找,才发现自己的手机竟卡在被褥和板的夹缝儿里。

    “喂?小严子啊?”陆悠悠接起。

    “我说你这谱儿是越摆越大了,知道我给你打了多少个电话么?”宋严在电话那边抓狂。

    “我手机没放在边。再说了,你找不到我,不会打给顾亦凡呐?”

    “你以为我没打呀,我看你们俩根本就是串通好的吧,跟哥们儿玩失踪,我差点就报警了!”

    “行啦行啦,说正题,找我有什么事儿?”

    “还能有什么事儿,厉阳休假回家,就把你俩的‘定信物’寄放在我家了,我快被这小玩意儿疯了!”

    原来,悠悠离开B市的时候把小悠托给了警卫员厉阳照顾,但正巧赶上厉阳的假期,厉阳就把这件棘手的差事转手交给了宋严,临走的时候还不忘敬业地交代那只贵的俄罗斯蓝的贵生活习惯,什么喜安静啊,什么依赖主人啊……总之就是养它比养个女人还难。有宋大公子在的地方哪里会安静,再加上小悠本来就对他“负好感”,天天非暴力不合作的。有时宋严真是气急想把这只破猫给扔了,但想着陆悠悠和顾亦凡,也只得忍气吞声地继续伺候……

    “瞧你说的,小悠多可啊,你和它住一起绝对修!”陆悠悠自行脑补着宋大公子被一只猫搅得焦头烂额的狼狈相,心里早就乐疯了,嘴上还不能明说。

    “还修,我直接出家当和尚得了!我媳妇儿要是跑了,第一件事儿就是拆散你们两口子!”要知道他为了照顾小悠,连出去“纠缠”付雅琛的机会都少了,眼看着事好不容易有了转机,就这么停滞不前了。

    “怎么?革命仍未成功?”

    “嗯,道路是曲折的,但前途是光明的。”

    “好了,为了报答你尽心尽力地照顾小悠,我回去以后帮你出谋划策,怎么样?”

    “小悠子,你今儿是怎么了,吃错药了?居然和哥站在统一战线上!”

    “防止潜在敌人破坏家庭和/谐。”陆悠悠回答得一本正经。

    “哟……”宋严故意把尾音拖得很长,一副了然的样子:“进展快的呀,来,快跟哥说说!”

    “说来话长,回去单约吧,顺便把准备的礼物送你。”

    “还有礼物?小丫头长良心啦。”

    “也就一幅画,但保管你喜欢!”

    …………

    挂了电话,陆悠悠往厨房走去,刚才和顾亦凡一起的时候没觉着什么,现在摸摸肚子,胃里空空的,的确是有点饿了。

    厨房里,顾亦凡正挂着围裙熟练地煎着蛋饺。

    “还是你做饭啊。”陆悠悠倚着推拉门,心中暗暗感叹以前怎么就没发现呢,这个男人无论穿着什么、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都是这么无懈可击呀!

    “我让妈歇着去了,待会儿又要吃晚饭,就先垫垫胃吧。”顾亦凡关了火,把色泽金黄的蛋饺装在盘子里,招呼陆悠悠去客厅。蛋饺的味道好得没话说,两人一个接一个地吃着。

    “妈的态度好像缓和了不少。”陆悠悠问得小心翼翼。

    “嗯,应该是喜欢你的。”

    “喜欢我?”早上起不了早,很少帮忙做家务,连姚祁都比她能干!

    “真的,妈亲口跟我说的。”

    其实那天悠悠在厨房洗碗,祁霜和顾亦凡谈的就是这件事。她原以为司令员的女儿多是生惯养的,没想到陆悠悠那么谦和有礼,处处为别人想着,和表妹认识第一天就被她拉着去补习英语,竟也不恼。要说她对儿子的婚姻毫不关心是绝不可能的,她不求儿子找一个贤惠能干的,只希望他能遇见一个通达理,处处理解他的。那天她字字句句说得委婉,但顾亦凡都明白。

    …………

    晚上,陆悠悠又被古灵精怪的姚祁拉到房间勾划重点、答疑解惑。

    今天是周,姚祁第二天是要上课的,所以十一点不到就被陆悠悠催上睡觉去了。其实画画也是极伤神的事,她累了一天也有点倦意,但她知道姚祁下下周要考“一质检”,打算在走之前帮她把所有难点过一遍,就拧开台灯继续奋战,圈圈划划着就不由想到了五年前自己备战高考的形。

    那时的她已经高分通过了专业考试,天天挑灯夜战恶补文化课,而这几门课程里最不用她担心的就是英语,相反数理化却很让人头疼,次次在及格线徘徊。前两天她无意间看到了姚祁将近满分的数学卷子,也只得感叹术业有专攻了……就这么想着想着,竟不知是何时伏在桌子上睡着的,连有人敲门都没有被吵醒。

    顾亦凡连叩了好几次门也不见有人应,但屋里的台灯的确是亮着的,就转动把手,推门而入。上的姚祁用被子把自己卷成毛毛虫状,在的里侧睡得正香;而对面书桌上,陆悠悠一手握着荧光笔,一手扶着桌面,侧脸枕在英语课本上,也是睡得正香。顾亦凡颇感无奈,走到书桌前想把她唤醒,但一看到台灯橘色光影中那张宁静的睡颜,心中一动,有些不舍,就将她打横抱起,向边走去。

    除去衣服的重量不说,怀里的人的确比几个月前重些了,如此看来当初的决定没让他后悔,他可以把她护得很好,让她过得开心些。可是出乎意料的是,这份他没打算求得回报的感居然会得到悠悠的接纳、甚至回应……

    靠着沿,顾亦凡刚要把陆悠悠轻轻放下,姚祁就好巧不巧地哼哼着翻了个,刚才还团成一团的体瞬间就呈“大”字趴在上,原本就不算宽敞的这下彻底没有了悠悠的容之处。顾亦凡失笑,这丫头是成心的吧!但看看怀里呼吸匀长的小女人,也不好多动、多说,只得去腾手关了台灯,抱着悠悠出屋。

    当顾亦凡看到一直插在客房门上的钥匙不翼而飞的时候就有不好的预感,一转门把,果然,门是锁着的。估计现在祁霜也该睡了,没法去拿备用钥匙,难道要让悠悠睡在他的房间?

    紧了紧怀里的人,顾亦凡想,今晚他大概是别想睡了。

重要声明:小说《别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