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迹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念悠 书名:别恋
    傍晚时候,陆悠悠在回家的路上买齐了所需画具,草草吃过晚饭,她又以感冒咳嗽没有痊愈为由,很自觉地把自己“隔离”在祁霜准备好的客房里。肩披温暖的羽绒被,手握画笔对着画布酝酿、构想了一整晚,她惊喜地发现那份久违的作画的**似乎回来了。

    第二天的天气比前一天还要晴好,一大早,陆悠悠背着画板出门,顾亦凡帮她拎画具。到达老宅后,经过一番目测取舍,她终于挑选到了满意的角度,支起画架,开始调色。

    “你这么看着,我可画不出来呀!”陆悠悠托着调色板打趣坐在不远处的人。

    “专业画家作画的时候应该是心无旁骛的吧,难道你承认自己业余?”

    “呵,这都被你发现了!”

    看着陆悠悠远远举着画笔左右调试地定比例,顾亦凡笑笑,没再接话。他能看出来,这小丫头心不错,看着画板的时候眼睛都是亮亮的。估计连她自己都没发现她今天的神语态有多不同吧:这样主动和他打趣,还真是头一回。

    调笑归调笑,陆悠悠工作起来还是极认真的,随着阳光与地面划出的角度越来越小,画板上的线条色彩也越来越丰满。顾亦凡安静地坐在一旁,细细观察她落下的每一笔,渐渐地,他也发觉有什么变得不同了……

    是心境!

    与几个月前的杂乱浮躁相比,如今悠悠描绘的画面明显沉稳了许多,却又不失灵。她是真的把心沉到了景物中、沉到了笔尖下,没有杂念,也没有顾虑,满心满眼只有这一方画布。

    …………

    “顾亦凡,看我送你的家!”陆悠悠笑意盈盈地对他招手,显然对自己的作品相当满意。

    顾亦凡听见她的招呼,起走到画板前,距离的拉近让画面上的老宅细节毕露,青色的石砖淬着阳光的色彩,朴实中掩着华美,每一处都承载着他难忘的回忆。看看画,再抬眼看看老宅,两相对照,他几乎以为自己生出了一种错觉——陆悠悠看透了他对老宅倾注的所有感,不然怎会把那些常常被外人忽略的细枝末节刻画得那样生动,深入他心。

    “喜欢么?不喜欢就打包送给宋严,我重新画一幅给你。”陆悠悠把色板丢在一边,转过子面对他。

    “喜欢!这是我收到的最珍贵的礼物。”他的语气竟带着少许激动,一种悠悠极少从他上感受到的绪。

    “我知道一幅画根本弥补不了什么。”悠悠在顾亦凡沉沉的眸光中低下头,摆弄自己沾满油画颜料的指尖,声音也沉下来一些:“因为有人对我说过,每一个建筑都有自己的灵魂、自己的骨格,他们凝聚了设计师所有的心智与感,生活在其中的每个人都是传承者,不应该轻易背弃……所以我想,再真的画也弥补不了你失去‘家’的心吧……”

    看着她睫毛长长的剪影盖住写满回忆的眼神,顾亦凡嘴角牵起一个无奈的笑:“周特说的?”

    陆悠悠在惊愕中猛然抬头,完全没有预想他居然会猜到?平两人在一起时,周特这个名字总是被刻意地忽略,谁也不去提起。她总是自欺地以为他并不在意,也正是这样自欺欺人的想法让她一度认定顾亦凡和她在一起是出于某种目的,而非真心。毕竟,没有哪个男人会对自己未婚妻的过往不闻不问,毫不介怀。但现在看来,绝非如此!

    “没错,是他对我说的。”陆悠悠扬起头,目光澄澈:“顾亦凡,你知道么,在美国的那几年周特真的很照顾我。虽然他主修的是建筑,但我跟着他学到了很多,是他教会我用心对待每一张设计图,尊重那些看起来枯燥乏味,却能构造奇迹的线条。我甚至以为他是最我、最了解我的人……”

    “你一定要和我说这些?”

    顾亦凡打断她,眼睛却只盯着那幅画,菲薄的嘴唇抿成一条线。此刻,他不能移开视线,也不能刻意回避,就这么死死将目光钉在画板上,生怕一个眼神就泄露了绪。偷瞥他隐忍的表,陆悠悠更加坚定了在心中盘绕了几天的想法——不管从何时开始,不管以何种方式,这个男人是真的她的,他没有说谎!

    的确,她曾喜欢周特的才华横溢、温柔体贴,但他将她护得太周全了,默许她的任,放任她的依赖,却在她最离不开他的时候残忍地放手。这种强烈依附于对方却被无抛弃的感觉让陆悠悠恐惧,她讨厌这样的依赖,更讨厌这样依赖着着周特的自己。

    在她最迷茫无助的那几个月,是顾亦凡将她从自厌自弃的泥潭里拉了出来。原以为他也如周特一样,可以对她好,但无法给她安全感,可渐渐相处下来又发现不是这么回事儿。他的关心是润物细无声的,很深沉却又是那么恰到好处,屡屡在她心房的那滩死水中搅起波澜……就像前天晚上他在路边对她的承诺,让她莫名其妙地坚信不移;她乐意为他画画,因为他看得懂她每幅画表达的绪;她可以在他面前坦然地说起周特,甚至还为他藏得极深的不悦小小欢喜了一把……

    如此,是真的心动了吧?

    想到这里,陆悠悠心底释然:“当然要的,顾亦凡,我愿意说出来是因为我真的放下了呀,不把过去的事说清楚,怎么开始新的感呢?”

    “悠悠!”顾亦凡觉得自己的心就像在坐过山车,忽上忽下的,绝望后的狂喜把他的心脏一丝丝地勒紧,屏吸期待她下面的话。

    陆悠悠眯起眼睛,对着天空慢慢张开五指,那枚自订婚那天起就牢牢锁在她纤细的无名指上小巧的婚戒,如今在阳光下折出最璀璨的光芒:“怎么办?顾亦凡,我好像……移别恋了。我承认,起初我对这段婚姻的确抱了自暴自弃的态度,但以后不会了,我们,正式开始吧。”

    听了这委婉的一句,思维一向敏捷的顾亦凡居然有那么一瞬间的愣神。这句话他等了六年多,如今真真切切地听在耳中却又万分没有实感。

    “所以,你的意思是……”他的目光紧紧攫住她蕴着笑意的眼睛,一句话出口,竟不知怎么接下去。

    第一次在这个时时处处云淡风轻、深沉内敛的男人脸上捕捉到这样急切、却又不确定的神,陆悠悠只觉得好气又好笑,但心里是满满的。她抬起胳膊想去碰碰他的手,却不经意发现自己的指尖仍沾着五颜六色,只好尴尬地把伸出的手臂往回缩,可还不等她动作手腕就被一股强劲的力道控住,轻轻一拽,她毫无悬念地跌入了顾亦凡怀中那令人心安的磁场。

    “手……脏的!”陆悠悠尽量把自己的双手控在一边,但少了手臂的缓冲支撑,她的体几乎是直直贴向了顾亦凡的膛,不留一丝空隙。

    这一下撞得陆悠悠有些发懵,刚要抬起头,环着她的那双手臂倏然一紧,下一刻,两片因惊讶而微微张着的嘴唇就被对方轻柔地吻住,封缄了还未出口的惊呼。他的吻在她唇畔辗转,那柔软的触感一丝一丝唤起了订婚酒会上脸红心跳的回忆,陆悠悠的脑海中瞬时一片空白,只觉得那种酥酥麻麻的感觉再次涌上了心头。

    他,又吻她了!如果上次是为了解她没有准备戒指的围,那么这次……

    耳畔缠着两道不算平稳的呼吸,陆悠悠的心思彻底乱了,她觉得自己的子正一点点地往后倾,便用手肘夹着顾亦凡的腰寻求平衡,而两只手依旧是不知所措地控着。渐渐地,扶在她右侧肩胛的手游移而上,轻轻托住她的后脑,原本浅尝辄止的吻也随着这动作逐渐加深,霸道起来。这下陆悠悠连呼吸都不稳,被动地承受让她几近窒息,口剧烈地起伏,无奈两人贴得太紧,无论怎样呼吸肺里的空气好像是只进不出。神思渐渐迷蒙,她开始在全的颤意中一点点回应,与他唇瓣相碰,舌尖相缠……

    结束这绵长的一吻,陆悠悠整个人脸色绯红,软软地窝在顾亦凡怀里怎么都不肯抬起头来。明明是自己先表白心迹的,不是么?怎么到头来却被他按在怀里吻得七荤八素、找不回呼吸?她果然和江南的水土不和啊不和……

    “悠悠……”看着埋在自己前的“小鸵鸟”,顾亦凡心大好,声音也温柔得滴水。

    “唔……”

    “小鸵鸟”哼哼唧唧,也顾不得手上的颜料,死死攥着他的衣摆,就是不肯抬头。

    “其实是我不介意一路把你抱回家的。”

    这个男人,居然也会宋严得寸进尺的那一,以前在怎么没发现?陆悠悠一把松开顾亦凡,把目光别向一边。但过了好一会儿,也不见对方有动静,她心虚地把游离的目光飘回来,却发现他沉沉的目光一直不离自己的脸,说的更细致一点,应该是不离自己火辣辣的嘴唇。

    “不许看!”陆悠悠用手背去遮微微红肿的嘴唇,脸色自不用说,红得要滴血。

    顾亦凡笑意更深了,伸手去捉她的小手包在手心里:“悠悠,也许你不知道这句话对我有多重要,但我只有你了……谢谢你我。”

    不知是否是今的阳光太刺眼,陆悠悠感到眼睛有点胀胀地酸涩,痴痴看着顾亦凡极少完全展露的,比阳光还温暖明亮的笑容,她觉得这世间再没有比他的笑更好看的事物了。而他会有这样的笑容竟是因为自己,她心中有说不出的满足。

    “顾亦凡,你还是笑起来好看。”陆悠悠说着也不由自主地笑了起来,眼睛弯成可的月牙状,嘴角翘着露出两个小小的虎牙。

    顾亦凡刮了刮她的鼻尖,心里默默想:傻妞,你又何尝不是呢?

重要声明:小说《别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