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魇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念悠 书名:别恋
    陆悠悠说到做到,真就牵着顾亦凡走了大半段路。

    “你这么拽着不累么?”陆悠悠执意走在前面,牵着他手的那只胳膊在后一晃一晃的,像小孩子一样。看着她因裹着厚厚的羽绒服而略显笨拙的样子,顾亦凡忍不住笑着问。

    “累倒不累,就是冷!所以你就配合一点走快些吧,我都快冻成冰棍儿了!”陆悠悠说着又加快了脚步。刚才急急忙忙找出来的时候没感觉这条路有多长,现在又冷又困的,偏偏觉得怎么走都到不了尽头。

    “以后出来要记得戴手还有帽子。”顾亦凡把她冰凉的小手包在手心里:“不过,你是怎么找到这儿的?”

    “猜的。以前我要是遇到什么烦心事儿也喜欢压马路,一个人在美国的时候怕校园外面不安全,就去压场。一圈一圈走下来心就会好很多,有些事自然也就想开了。”陆悠悠自顾自地往前走,没有回头,背后突然就掀起一阵凉风,随之而来的是肩头一沉。

    “看来我们的确有共同点。”顾亦凡用宽大的外将陆悠悠罩了个严实,又顺手将她揽在怀里:“现在好点了吗?”

    “……嗯”陆悠悠在突如其来的温暖中本能地点点头,脸颊却不经意蹭到了顾亦凡单薄的毛衫,脚步一顿,挣扎着要把大衣脱下来还他:“哎,我也没那么冷,你快把衣服披回去,可别感冒了!”

    “没事儿,前面快到了。”顾亦凡低头看看在自己怀里扭来扭去的小女人,嘴角不自觉地上扬。

    …………

    待两人相拥着走进家门,饭桌上的碗筷已经收拾好了,祁霜却依旧坐在桌旁。

    “妈?!”两人一前一后地喊,语气中都带着惊讶。

    而祁霜看见他们,只是叹了口气,什么都没说就起上了楼。

    呆呆望着祁霜的背影消失在楼梯拐角,陆悠悠侧去拉顾亦凡的手臂:“你看,妈要是真的对你漠不关心,就不会坐在这儿等着你回来了。所以她表面上的淡漠疏离肯定是有缘由的,慢慢来,会好起来的。”

    “悠悠,你所说的‘缘由’我想我是知道的。”顾亦凡抬手扶额,说得很慢:“我之所以忍了这么多年不说破,就是想让她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但她却一直自以为瞒得很好,什么苦都不肯说出口。”

    “那她……”

    “亦凡哥哥,嫂子,你们回来啦!”姚祁从房门里探出脑袋,喊声清脆,打断了陆悠悠将要出口的问句。

    “刚才,我们回来之前,你姨妈说什么了么?”顾亦凡整理好绪,走到表妹跟前。

    姚祁皱着眉摇摇头:“一句话也没有,就这么一直坐着。我收桌子的时候也是这样,劝她起来也不听,我就只好回屋了。”

    陆悠悠闻言紧了紧手指的力道,侧过头去看顾亦凡,正好顾亦凡也垂下头来看她。目光交汇,无需开口,所有的安抚、宽慰与解释便已了然。

    “不说这个了,小囡。我看天也不早了,你带我去看看洗漱的地方,咱们早点睡吧。”陆悠悠费力地把大衣脱了下来,交到顾亦凡手上,走过去拉姚祁。

    姚祁低头看了一眼表,才九点四十多,有些不解。但一想两人旅途劳顿或许是真的累了,也就没多问什么。

    “那,你也早点休息呀。”

    陆悠悠转给顾亦凡投下一个粲然的微笑,她心里明白安慰的话语可以暂时缓解绪,却始终治标难治本,所以现在多说、多问什么都是无益的。她今晚的一番话顾亦凡应该是听进去了,但能不能想通,是否可以接受还要看他自己,他需要一个人静下来想一想。

    …………

    也许是路上补眠补得太好,也许是夜太过安静,陆悠悠侧躺着怎么都无法入睡。她不算认,但因为边睡着姚祁,也不好翻来覆去地调整睡姿,总之就是浑不舒服,整个人昏昏沉沉。

    “表嫂,你睡了吗?”枕边传来姚祁极轻的声音。

    “啊?没有,你也睡不着么?”陆悠悠翻了个,面对着姚祁。

    “有点……嫂子,你的呼吸好轻呀,听你半天没有动静,吓死我了!”

    “你这小丫头,心还细的嘛,我看都能去学个缉侦什么的了。”陆悠悠把长发拨到枕侧,笑着说:“既然都睡不着,不如一起聊聊天吧。”

    姚祁接受提议,裹着被子往陆悠悠前挨了挨,两人开始你一句我一句地闲聊,内容大多是留学见闻和学校趣事,一来一回谈得有滋有味。陆悠悠是打心眼儿里喜欢这个可泼辣的表妹,不知不觉中语气态度也从原先的客气转变为亲近自然……

    “看来明天天气不错。”陆悠悠抬头看向窗外的夜空。积云消散,月上中天,一缕月光透过素色的窗帘洒入室内,照得眼前一片明亮。

    “对了嫂子,既然明天天气好,你就和亦凡哥哥回老宅看看吧。听说下个月就要动迁了,再不看恐怕就再也见不着了。”

    “嗯,明天早上我就去跟他说说。”

    “表嫂啊,”说道顾亦凡,小姑娘的声音突然变得有些不好意思,说起话也吞吞吐吐的:“我今天在饭桌上……就是随口说说的,你还真过来陪我睡啊。”

    “没事儿,这样多方便呀,省得再捣腾屋子,好的。”

    “其实,你们的房间姨妈早早的就准备好了。她知道你在有暖气的房间里呆惯了,可能会怕冷,还特意新充了一羽绒被……唉,看来是被我搞砸了。”

    听着姚祁惋惜的语气,陆悠悠往上扯了扯被子,小叹了一声:“其实比谁都要上心,怎么偏偏就……”

    “所以,嫂子你明晚就别跟着我挤了,和亦凡哥哥去楼上的房间睡吧,别让姨妈白费心了。”

    “……”

    “嫂子?”

    “唔……小囡,明天还要起来看书呢,咱们,睡吧……”陆悠悠被她纯净的眼神看得心慌,不由垂下眼睫掩饰一脸的不自然。

    是啊,傻乎乎跟来的时候怎么就没想到呢?外人眼中的她和顾亦凡已经是订过婚的,所以就算同住一个房间也无可厚非。但几个月下来,他们之间最亲昵的举动也不过就是订婚时那个唇碰唇的亲吻,这要真睡在一起……光想起来脸上就火烧似的。

    …………

    陆悠悠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只在朦胧中感到越睡越冷,整个人蜷在一起,陷入了昏沉的梦境。

    梦中的她还很小,好像在攀爬一座很高、很陡峭的山峰。

    起初有好多看不清面孔的人拉着她、托着她,帮她一路平安地登上顶峰。可是那山顶的景色实在太美,她不知不觉地松开了原本紧握着的手,就这样一个人边走边看,不知过了多久,突然就脚下一空,体开始不受控制地直直下坠。

    “救命!救命!”

    她惊恐万状地超山顶大声呼救,却发现那些曾牵着她的人都冷着面孔、残忍地看着她下落。她的手开始本能地在空中乱抓,渴望攥住一丝支撑,阻止自己粉碎骨的结局……

    终于,手臂勾住了一棵小小的树枝,她长吁一口气,手腕被粗砺的树皮刮得生疼却又不敢放手。她小心翼翼地环顾四周,发现整个山谷浓雾弥漫,根本无法目测出自己与地面的距离,这要如何回去呢?

    “你弄疼我了。”

    谁在说话?

    “你弄疼我了!”树重复道。

    “啊,对不起我真的不能松手,我不想死。”她低声哀求。

    “你太贪婪、太自私了!这样下去我们只有同归于尽。”

    “可是……”

    咔嚓~

    她刚要开口,树枝应声而断。

    失重的恐惧再度袭来,这回她是彻底绝望了,绝望得喉咙发不出一点声音,她认命地闭上眼睛,却隐约听到一个熟悉而陌生的声音在耳畔响起:“悠悠!醒醒,悠悠!”

    这个声音好真实啊!还是在梦中么?

    陆悠悠努力地睁开眼睛,头疼裂。她偏头去避闪窗缝儿里投来的阳光,却发现皮肤所触湿凉一片。

    难道自己哭了?

    “悠悠!”顾亦凡俯和她四目相对,轻柔地抚着她眼角的泪痕:“又做噩梦了?”

    噩梦?

    陆悠悠吃力地坐起,感到全汗涔涔的,心跳也快得可怕。,怔怔看了顾亦凡足足五秒,她一把搂过他的脖子,所有的恐惧悉数化为委屈:“我不要掉下去!不要!他们都不救我……眼睁睁地……既然救了我就不应该再放手啊!”

    “都是梦,不是真的,别再想了。”顾亦凡抬手摸了摸她的头发,语气像是在轻哄。

    “顾亦凡,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你都不许放开手!”短暂的清明还无法让陆悠悠彻底区分梦境和现实,想什么便说什么,也不管对方是否能听懂。

    顾亦凡顺着她的背,笑得温柔:“忘了么?我答应过你的,不会放开。好了,别伤心了。”

    这是顾亦凡第二次碰见陆悠悠在噩梦中哭泣、惊醒。两次皆是这样满面泪痕、语无伦次地拽着他不让他离开,两次皆是这样轻易地就让他把心揪在了一起。但总归还是有些东西不一样了:她醒来时没再慌忙松开他的手;她害怕时喊出口的是他的名字,把他当作唯一的依靠……

    软软伏在自己怀里的人已渐渐止了哭声,顾亦凡想,也许结果未必如他所预想的那般糟糕,而等她上自己,也未必就是不可能事件,当初是为何轻易就给自己判了死刑呢?

    今天天气的确很好,难得的晴空,一室的暖阳,看来天已经不远了……

重要声明:小说《别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