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念悠 书名:别恋
    从B市飞N市,将近两个小时的航程中,失眠整夜的陆悠悠睡得无知无识。所以当她在飞机降落的颠簸感中缓缓醒来时,竟生出不知今夕是何夕的感觉。

    “唔……”陆悠悠闭着眼睛哼哼。她向来是有些起气的,加之以僵硬的坐姿睡了一个多小时,便更觉得周不舒服,小脑袋也不安分地蹭来蹭去。

    “醒了?”

    男人略带笑意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陆悠悠一惊,猛地睁开眼睛,堪堪对上了顾亦凡放大在眼前的英俊侧脸。原来她歪头睡着睡着,竟自觉自发地枕在了他的肩上,余光瞥见自己软趴趴的头发因为静电在顾亦凡的肩头乱作一团,陆悠悠立刻正起子,连上的毯子滑落脚背都没有在意。

    看着前一刻还在自己上猫一样撒乱蹭的小女人眼神放空,故作镇静的可摸样,顾亦凡笑意更深,宠溺地顺了顺陆悠悠凌乱的头发,俯捞起毯子:“脸色好多了。”

    “刚……刚才,对不起。”陆悠悠拍了拍“气色好多了”的脸,努力让自己发出声音,谁知出口竟有些结巴。

    “怎么了?”顾亦凡像是没有听懂她的话。

    “没……没什么。”飞机仍在缓慢滑行着,陆悠悠恨不得将自己从密闭的舷窗扔出去。

    明明已经订婚了,怎么还像初谈恋的小姑娘似的莫名的紧张呢?同样是亲昵的动作,顾亦凡做起来自然随意,但换作自己,怎么就止不住地脸红心跳了?

    陆悠悠,你可真没出息!

    …………

    陆怀恩朋友遍天下,和N市所在军区的装备部部长格外交好,所以顾亦凡和陆悠悠刚下飞机,这位部长派来的专车就等在了门口。

    顾亦凡的母亲住在开发区旁的一个小镇上,机场恰好临近开发区,从机场高速上国道,开个二十多分钟也就到了。顾亦凡本意是不要惊动其他人,自己带悠悠打的过去,但陆怀恩不放心,执意要安排司机送他们,顾亦凡也就没再多说什么。

    陆悠悠从小就有个习惯——沾车就迷糊。但有了飞机上的前车之鉴,这回任瞌睡虫如何上涌,她也不敢再睡了,一路强睁双眼,盯着路边变换的景色,直到车子在顾亦凡的指引下停在了一个小院儿旁。

    “下来吧。”顾亦凡把行李拎出来,又向司机道了谢,转脸招呼陆悠悠下车。

    “嗯,这是你家?”陆悠悠疑惑地看着眼前一排排独门独院的小楼,她原以为顾亦凡的母亲把他寄养在宋家是因为家境不好,无力抚养,现在看来并非如此。

    “也不算是。”顾亦凡否认:“政/府征地,以前住的房子被划入了开发区,这是两年前搬过来的,算作是拆迁补偿。”

    “这样啊……哎,这个包我来拎吧。”看着顾亦凡腾手去敲门,陆悠悠才发现自己两手空空,完全把对方当成了苦力。

    而门却在这时打开了。

    “亦凡哥哥,果然是你!我老远就听到车子的声音了。”来开门的少女声音清脆,一脸的明媚光。

    “你姨妈呢?”

    “在厨房呢。”少女笑嘻嘻地接过行李,又转向陆悠悠:“咦,这位就是表嫂吧,长得可真漂亮!”

    不知道这家里还有别人,完全没有心理准备的陆悠悠被那双水光粼粼的大眼睛看得手足无措,求助似的去看顾亦凡。

    “这是我的小表妹,姚祁。今年读高三,因为我们搬家以后离她的学校很近,所以就寄住在这儿了。”顾亦凡像是看透了她的心思,有条不紊地介绍着,边说还边顺势揉了揉小姑娘的短发。

    “姚、祁,你好啊。”陆悠悠慢慢念着对方的名字,点头笑笑。

    与悠悠的生疏客气相比,姚祁倒是一口一个“表嫂”喊得极顺,丝毫不认生:“表嫂,喊全名太客气了,不如你就喊我小囡吧。我呀,爸爸姓姚,妈妈姓祁,所以无论你喊我小姚还是小祁,终归会有个人不高兴的。”

    陆悠悠被这小姑娘逗乐了,“嚇”地笑出声来,而顾亦凡也在一旁摇头:“你这个丫头啊,真是活泼过了头。”

    姚祁对着表哥调皮地吐了吐舌头:“你们先在客厅坐吧,我去喊姨妈过来。”说完蹦蹦跳跳地走了。

    “喂,你怎么没告诉我,你还有一个表妹在家呀?”看着姚祁蹦跶着离开的背影,陆悠悠轻声问道。

    顾亦凡倒了两杯水,把一只杯子递给她,无奈地笑笑:“我以为她高三会住校的,谁知道居然在家。”

    “哦,那你很久没回来过了吧。”陆悠悠双手捧着瓷杯,小心翼翼地吹着。过了一会儿,也不见对方回答,便抬眼去瞧,却看见顾亦凡表复杂地看向门口的方向。

    “妈!”顾亦凡忽然就站起来。

    陆悠悠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只见门口立着一个衣着朴素的女人,短发别在耳后,看上去十分年轻。如此看来,顾亦凡的清俊相貌多数是遗传自他好看的母亲。

    “回来啦。”祁霜朝着他们所在的方向温和地笑,没有惊喜,没有激动,只是淡淡的。

    陆悠悠也急忙站了起来,跟到顾亦凡边,想要开口叫人,脑海中却莫名其妙地闪过了苏苒的脸,一个恍惚,竟不知道应该叫什么了,几次要开口,都堵在了嗓子眼儿。

    而顾亦凡则在这时牵过她的手,向母亲介绍道:“妈,这就是我的未婚妻,我在电话里跟您说过的——陆悠悠。”

    手被紧紧地握着,陆悠悠定了定神儿,恭恭敬敬地欠:“妈。”

    但祁霜闻言却明显的一怔,似乎对这个称呼感到讶异,过了几秒才又缓缓开口:“你们先坐吧,晚饭马上就好。”说完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客厅。

    “我,我是不是搞砸了?”陆悠悠觉得自己的手都快被捏碎了,转眼去看顾亦凡,却只看到了他眼中转瞬即逝的怅然。

    “亦凡?”陆悠悠试着挣了挣手:“顾亦凡,我的手……”

    顾亦凡如梦初醒般倏地松开手:“对不起,捏疼你了?”

    “没有。”陆悠悠活动着手腕,声音中透出担忧:“你妈妈,是不是……不喜欢我啊?”

    “这不是你的问题。”顾亦凡苦笑,抬手去揉眉心,声音听起来有些疲惫:“因为她,也不喜欢我。”

    …………

    晚饭时,陆悠悠几乎要庆幸家里有姚祁这个活宝了。其实婆婆的厨艺极好,但饭桌上尴尬的气氛却让她未同嚼蜡。

    “表嫂,你阿吃得惯南方菜呀?”姚祁似乎对悠悠很感兴趣,不停地抛出问题。她的普通话带着点吴侬软音,听起来柔柔的,悄然缓和着一桌紧绷的绪。

    “吃得惯,味道很好。”陆悠悠夹了一筷子清炒茼蒿放到碗里:“其实我外婆家和这里就隔了一条江,我小时候经常往她那边跑,两边饮食习惯蛮像的。”

    那时的暑假陆悠悠和宋严总是同乘一班火车回老家,她先宋严一站下车。十几年前,还没有动车,火车也未提速,所以她常常缠着宋严在车厢里打打闹闹一整天也不见火车到站,还时不时把送他们的警卫员搞得焦头烂额。当年的宋严居然愿意陪着一个小自己五岁的小毛丫头折腾,现在回想起来,还真是有趣。

    “那你们那边就是正宗的淮扬菜喽。”陆悠悠的思绪被女孩兴奋的声音打断。

    “也许吧,我也不太清楚。”

    “不过我们历史书上说你们那里自古产美女,现在看来,的确不假!”

    姚祁说得诚恳,陆悠悠反倒有些不好意思,没有再接话。

    “小囡,别人高三都过得紧张压抑的,你怎么总是这么乐乐呵呵的呢?”看表妹光顾着攀着悠悠聊天,饭菜也没吃多少,顾亦凡忍不住开口。

    “现在是总复习,该学的都学完了!”小姑娘狡辩。

    “哦?那就是有成竹了。”

    “也不完全是……诶,不如让表嫂帮我复习吧,我们俩睡一个房间!”

    一听这话,陆悠悠愣了,这小姑娘还真是想一出是一出。

    “那个,小囡啊,我高中是艺术生,而且你们省的高考卷我是见识过的……你还是请教你表哥吧。”陆悠悠低声推拖。

    “别的不用,就一门英语。表嫂,你不是从美国回来的嘛,应该很在行的!”小姑娘兴冲冲的,也不管其他人,不由分说就拉起悠悠往自己房间去。

    陆悠悠不好直接拒绝,只得任她拽着,回头去看顾亦凡,却发现他一直看着自己却没有丝毫出手相助的意思。直到卧室门“呯”地一声合上,隔绝了客厅的灯光,陆悠悠才认命地转过头来。

    “嘘,表嫂,你别生气。”姚祁将食指抵在唇边,一双湿漉漉的眼睛在黑暗的房间里显得格外明亮:“你也看到了,表哥和姨妈从吃饭起就没说过一句话,所以我只好拉着你先闪了。”

    看着她真诚的表,陆悠悠了然,心想这小姑娘倒是有点儿意思:“那你是真的要补习英语吗?”

    “其实,也是的……”

    “那我们就别打扰他们了,开始吧。”

重要声明:小说《别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