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念悠 书名:别恋
    该怎么去形容订婚后的生活呢?

    聚少离多。

    这是陆悠悠给她和顾亦凡之间下的定义。没有别人眼中的亲近与甜蜜,也没有自己想象的尴尬与负担,子过得像细砂滑过指尖,不着痕迹。她依旧住在陆家大宅里,逗逗小悠,偶尔画点什么;而顾亦凡也还是指挥所、机关楼来回地奔波,军区不比部队基层自在随意,有许多事需要他去适应。

    而冬天便在这默默的流逝中如约而至了。

    陆悠悠坐在窗前,看着今年入冬的第一片雪花落在窗台上。一开始只是细细如盐粒,渐渐地,竟铺天盖地起来,雪片落地无声,空气中弥漫着白白的雾气,视线有点不真切。

    第一次遇见周特也是这样的天气吧。

    那是她第一次参加同乡会,看着满屋的黑眼黑发,听着一室的亲切乡音,生人面前腼腆内向的她竟不自觉地笑了声出来,三年来的寂寞孤立便在那一刻烟消云散。

    留学生们的聚会自然是少不了聚餐的,宽敞的房间一角堆放着各种食材,大家忙里忙外、跃跃试,纷纷要露一手。陆悠悠是同乡会里为数不多不会做饭的,于是便窝在角落里乐呵呵地看别人准备。但正当看得饶有兴致,面前就突然落下一片影,她惊讶地抬起头,对上了一张温柔俊朗的笑脸。

    “偷懒可不好。走,和我一起买饮料去!”这是周特对陆悠悠说的第一句话。

    反正也是闲着,陆悠悠自然一口答应了,裹着厚厚的围巾就跟着他出门。

    纷纷扬扬的雪翩翩落下,天地间染着一层白。陆悠悠蹦蹦跳跳地走在前面,整个人仍沉浸在刚才的喜悦中,也没怎么看路,突然就脚下一滑,险险要摔倒……等她再度回过神,才发现自己已经被后的周特一把拽住,揽在了怀里。

    “怎么小孩子似的不看路?”他依旧是温柔的笑着。

    陆悠悠便在这微笑中红了脸,心如鹿撞。这是第一次,孤来美国求学后的第一次,感到可以完全安心地依靠一个人,不用害怕摔倒,不用害怕前面的路。她的心在异国冰冷的寒风中,毫无意外地,悸动。

    …………

    放在桌上的手机铃声大作,生生将陆悠悠从绵长的回忆里拽了出来。

    抬手接起:“喂,爸爸。”

    “悠悠啊,干嘛呢?”

    “看看雪,你们那儿下了吗?”陆悠悠推开窗子,清冽的空气灌了进来。

    “也下了,不过不大。对了,今天中午亦凡要过去吃饭,这边团部还有些事要处理,爸爸可能赶不回去了,你叫招待所加几个菜送过来吧。”

    “好的,您别急着往回赶了,雪天路滑也不安全。”

    “行!先这么说,你们好好吃啊。”

    “知道了,您先挂吧。”

    “……”

    拿开传出盲音的手机,陆悠悠叹了口气,觉得有些气闷,去摸摸心口,好象又没有什么异样。她将半个子探出窗口,深深呼吸,清冷的空气一股脑地冲进肺里,稀释了温暖,又化作白雾从口鼻轻轻呼出,消弭在空气里,不留痕迹。有那么一瞬间,陆悠悠觉得有什么沉重的心事从体里缓缓消失了,伴着那一次次的深呼吸,消失在了茫茫的雪天,她的心突然变得很轻、很宁静。

    始于一场大雪,终于一场大雪,即使相隔一万六千公里,横跨十三个时区。而她却无比确定自己是真的放下了,不知从何时开始,可以笑着回忆那样的三年,无波无澜。

    …………

    顾亦凡是将近一点才到的,那时雪已经停了。

    “不是发了短信告诉你先吃么?”看着饭厅里守着一桌菜,安静等待的小女人,顾亦凡不知自己是生气还是感动。

    “一个人吃饭多无聊啊,再说了我天天不运动也就不太容易饿。”陆悠悠趿拉着拖鞋去接他脱下的外,触手冰凉,染了风雪寒气的军装大衣掂在手里格外的沉。

    陆家的餐桌是长长的方桌,两人便一人一边地坐下。

    “年终事比较多,耽误了。”

    陆悠悠笑着递过筷子:“我知道的,菜我都过了,快点吃吧。”

    她当然理解,从小便看着爸爸没命似的工作,训练、演习、视察部队、大小会议,还有推都推不掉的应酬……她知道军人的职责所在,也就全然了解他的压力所在。

    “陈院长不回来吃午饭?”虽然订了婚,顾亦凡还是不习惯改口,依旧喊着“陆司令”、“陈院长”。

    “嗯,下雪了,路上不方便。”

    顾亦凡对着满满一桌子的菜,蹙了蹙眉。

    “是不是太多了?”陆悠悠略显无奈地咬着筷子:“我不会做饭的,所以就给招待所打了个电话,谁知道厉阳端了那么多回来。”

    看着她窘迫的表,顾亦凡没有回话,低头继续吃饭。

    两个人都是属于吃相很赏心悦目的那一种,全程不会发出一点声音,所以显得空旷的房子格外的静,陆悠悠有些恍惚,连呼吸都不敢太大声,吃得心不在焉。

    怎么才刚刚订婚,就过得像老夫老妻似的?他忙他的事业,她等他回家吃饭,说一些可有可无的话,然后各吃各的,互不影响。但细细想来又并非如此,她并没有麻木的感觉,反倒是有些怕,自从订婚后就怕见到他,因为每次对话,每次目光交汇,她都会不由自主地慌了神儿,无法控制地去回忆他手指的温度和他的吻……

    四个月前,订婚对于她而言是自欺欺人的赌气;一个月前,是无从选择的解脱;而现在呢?好像没有预想中的心如止水,反而轻易地翻滚着一些原本不应出现的绪。陆悠悠摸着手指上不曾退下的戒指,思绪有些乱。

    “想什么呢?”顾亦凡放下手中的筷子。

    “没……没有啊。”陆悠悠下意识地回答,说出口后又觉得太过敷衍,就补了一句:“……天天呆在家里太闷了,想出去走走。”

    顾亦凡顺手给她添了碗汤,笑容淡淡的:“悠悠,等我忙完这几天,年前跟我回趟老家好吗?”

    老家,那就是顾亦凡的母亲家喽。以前在饭桌上是听他提起过要回去的,但长辈们似乎不太开心。

    “爸爸妈妈们同意吗?”陆悠悠捧起汤碗,的蒸汽扑在脸上,腾得面颊红彤彤的,很是好看。

    “嗯,我都安排好了。”

    “那好呀!”她只是随口一说,没想到真的能出去走走,听到他的话开心便全写在了脸上。

    看着她弯弯的眉眼,顾亦凡的嘴角也不自觉地牵出漂亮的弧度。

    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最起码她在自己边是真心笑着的,不是么?

    …………

    一周后。

    “悠悠,你这些衣服就别带了。”陈念悠将行李箱里大衣取出来,又塞了两件过膝的羽绒服进去。

    陆悠悠有些不乐意,嘟着嘴:“诶?不是南方吗,干嘛裹得跟粽子似的?”入冬以后她明显比以前有食了许多,一个多月下来竟也圆润了不少,自然是不愿意裹着臃肿的羽绒服去见未来婆婆的。

    陈念悠把大衣展好重新挂进衣橱里,检查一番后才把箱盖合上:“你呀,南方虽然都是零上几度,但是湿冷,潮气重又没有暖气,你在北方待惯了哪吃得消啊?”

    “哦。”陆悠悠悻悻的,看来她是注定要终与羽绒服、毛裤以及靴子为伍了。

    一切准备妥当,陈念悠拉着女儿坐到边:“悠悠啊,我知道你和亦凡从相处到订婚都很仓促,你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态我和你爸爸也清楚,但你是否应该试着去了解一下他,毕竟他是要陪着你一生的人。”

    “我试着去了解过的!”陆悠悠绞着手指辩驳,可是一句话出口便接不下去了,其实她自己心里也不知道,为什么对于顾亦凡她越是了解就越是不解。

    “你啊,”陈念悠伸手捏了捏女儿的脸,笑道:“就是被你爸惯坏了,总是一副无所谓的态度,明天见了婆婆可不能这样。”

    虽然不清楚自己是抱着几分诚心和顾亦凡在一起,但提到拜访“正牌”婆婆,陆悠悠多少还是紧张的:“妈妈,宋伯伯有没有说起过顾亦凡的妈妈是什么样的人呀?为什么要把他托给宋家?”

    陈念悠摇了摇头:“你一定也看出来了。的确,亦凡、亦凡的母亲还有宋家之间的关系有些复杂。我只听说亦凡的母亲是个很不错的人,至于她为什么不愿意把儿子留在自己边抚养,我们也不好去问什么、说什么,所以你这次去……”

    “放心吧,妈,我有分寸的。”

    陈念悠拍拍女儿的手:“这个我自然知道,但是无论怎样,只要亦凡你、对你好就够了,不是吗?所以有些事就不要看得太重,不要细究了。”

    “怎么突然这么说?你们,瞒了我什么?”陆悠悠一把抓住母亲的胳膊,眼睛睁得大大的,她仔细琢磨过陪宋严取车那次两人的对话,总觉得有什么地方接不上,好像有很重要的内容被刻意漏掉一样。如今再看母亲的神色,她已经确定了七八分——他们的确瞒着她什么。

    “我们又能瞒你什么呢?悠悠,有些事要自己去看,无论别人说什么都不够客观。本来你宋伯伯是怎么都不肯给亦凡批假的,但你爸爸觉得这样也可以增进增进你们之间的了解,所以就应了下来,所以你要好好的,知道么?”

    看着陈念悠言又止的表,陆悠悠垂下了头,小声地答了一句“知道了。”

    知道了,这也许是她听过、说过的最可笑的三个字,她永远在说“知道了”,又永远什么都不知道。那种被人牵着、推着的无力感再次涌上心头,此刻她只想蒙头大睡,什么都不去管。

    “好了好了,明天就要出发了,早点睡吧。”看着陆悠悠钻进被窝里,陈念悠抬手关了房间里的灯,下楼去了。

    母亲的脚步声在楼梯间渐远渐轻,陆悠悠忽然就掀起被子蒙过头顶,直到憋得不行才出来换气,听着黑暗中自己一声一声微重的呼吸,她顿时睡意全无,越来越多的不解浮上心头。

    顾亦凡,我什么时候才能完完全全地了解你呢?

重要声明:小说《别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