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念悠 书名:别恋
    当宋严开始哀叹如意算盘打错的时候,一行三人已经坐在“左岸”装潢复古的雅座里了。

    室内灯光昏黄,咖啡飘香,不大的投影墙上正放映着黑白默片,很有调。但宋大公子显然消受不起这份调,他本想撺掇两人去pub通宵的,谁知却被某个“重色轻友”兼“护妻心切”的人严正拒绝。于是,他们就真如苏女士建议的那样——看看电影,喝喝咖啡了。

    “唉…”宋严叹了口气,他的心比面前的那杯Espresso还要苦啊还要苦:“你们两个还是现代人吗,一点朝气活力都没有!”

    “我可不认为去夜店厮混就是有活力的表现。”陆悠悠搅着绵密的泡,一脸厌恶地看着宋严,以及那一小杯比中药还难喝的咖啡。

    “诶,陆悠悠,你好歹也是从美利坚合众国回来的,怎么如今还是一张乖乖牌,一点儿也不懂夜的美呢?”

    “谁说我不懂啊,”陆悠悠有意想气他,语气也变得生动俏皮:“我们学校建在山上,晚上有星星的时候还是很美的,有机会和我去看看吧。”

    “咳咳!”宋严气得手抖,把原应三口喝完的Espresso一口就闷了,那滋味儿可不是一般二般的……

    “你平常就是这么拐带女生去夜店的么?”看着宋严的夸张表,顾亦凡也是一脸鄙夷:“原以为你毕业以后会成熟点,没想到还是老样子。”

    众叛亲离了,彻底的众叛亲离了!

    “顾亦凡,‘拐带’这个词可不能随便乱用啊!你可不要小看了你老婆,那是传说中的千杯不醉!”

    陆悠悠的酒量,宋严是知道的,而且还是第一个知道的——话说那年夏天,陆悠悠出国前夕,宋严以“怕傻傻愣愣的她被洋鬼子欺负”为由,提议要探探她的酒量,说是这样才能心里有底。没想到“傻傻愣愣”的陆悠悠还真就答应了,提着一箱啤酒两瓶干红就跑到了他们家。那天他俩边喝边聊,边聊边喝,从艳阳高照到太阳落山……然后,宋大公子就被放倒了,被一个小自己五岁、初出茅庐的小丫头片子放倒了!

    不堪的往事还历历在目,但此时顾亦凡的脸上却写满了不相信:“证据呢?”

    证据,前车之鉴就坐在面前呢,你还要证据?宋严刚要揭开自己血淋淋的创疤,就感应到了陆悠悠刀子似的小眼神儿,慌忙刹车:“那什么,我这是合理推论,你看,你岳父至少是一斤六的量吧。毕业聚会的时候你也见识到了,我们一个班轮番敬了陈院长,可后来人家走得比谁都稳!你老婆那种怪兽体质,谁知道会遗传进化成什么样儿啊?”

    “哟,聊什么呢,这么开心?”雅座的水晶挂帘被一双玉手掀开,随后一道绰约的影摇曳而来。

    陆悠悠循声望去,不眼前一亮,也许是从小学习美术的缘故,她对美的事物格外敏感。迎面走来的女人大概二十四五岁的样子,五官精致,材妖娆,一正红色的紧针织裙衬着她的皮肤格外的白,微卷的长发倾泻在肩头,看似随意,但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美得无懈可击,此刻陆悠悠的脑海中就只剩下“倾国倾城”四个大字。

    但这位倾国倾城显然没有注意到陆悠悠烈的注视,因为从她进来的那刻起,视线就未曾从顾亦凡上移开。

    “付雅琛?!”两个男人同时开口,语气却截然不同,宋严惊喜,而顾亦凡无奈。

    付雅琛却撩了撩风的长发,自动过滤掉惊喜的那一道:“怎么,还是这么不待见我?”

    “怎么会不待见呢,要不要过来坐坐?”宋严听懂了付雅琛的言下之意,但依旧厚脸皮地笑着:“真巧,你怎么在这儿?”

    付雅琛倒毫不客气,直接就坐在了宋严旁的空位上,周散发着女王的强大气场:“我家的地界儿,我怎么就不能在这儿了?”这附近的房子都是付家开发的,她看这地方顺眼,就向父亲要来开了家咖啡厅。

    “诶?”女王终于注意到了坐在她正对面的陆悠悠,对宋严努了努嘴:“这位小姐脸生啊,你新交的女朋友么?”

    “不,不是!”这关系可得摘清楚:“本少爷可是至今单啊单!这位是我嫂子,亦凡的未婚妻。”宋严刻意把最后三个字咬得极重。

    “未婚妻?”付雅琛双目圆睁,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顾亦凡,显然消化不了这个事实,谁知那顾亦凡竟也当着她的面点头默认了这一关系。

    “那怎么称呼?”女王不露声色地收敛表,转而看向敌——那种近乎是豹子打量猎物的眼神看得悠悠心里直发毛。

    “你好,我叫陆悠悠。”陆悠悠笑着冲倾国倾城点了点头。

    “陆、悠、悠?”女王也大大方方地回以对方一个明艳笑容:“没听亦凡提起过啊。”

    听她这么说,陆悠悠却还是一脸的坦诚无辜:“其实,我和顾亦凡认识不久,才三个多月。”

    “……”

    付雅琛本想给陆悠悠难堪的,没想到自己却先被对方轻飘飘的一句话憋出了内伤。好嘛,她付雅琛倒追都没追上的男人,怎么才三个月就被眼前的小丫头收服了?她承认这小丫头长得清清秀秀,气质恬淡,蛮招人喜欢的,但怎么看都不像是和她一个技术级别的,到底就好在哪儿了呢?

    “雅琛,你上次不是说有事儿要和我说么,”宋严见气氛有些僵,便出来打圆场:“那咱就别打扰人家小两口柔蜜意了,换个地方谈?”

    付雅琛光顾着用眼神从里到外扒拉陆悠悠,乍一听这话,有点反应不过来:“有吗?什么话……”

    “你看你这记,走走走!出去再说!”宋严也不等付雅琛回答,就勾着女王的肩膀,把她往外带。

    “哎!你干嘛?把你爪子拿开!”女王反抗。

    宋严难得看到付雅琛微嗔恼怒的可,心里痒痒的,哪肯放手,连拉带扯把她往外拽。

    “宋严!我还没问完呢……唔……”

    “嘶……付大小姐,你属什么的呀?”

    “就是属狗的怎么着?你放开!”

    “不放就是不放,你接着咬啊……”

    …………

    看着一双影纠缠着消失在楼梯转角,顾亦凡一脸无奈地摇了摇头,心想这的确不叫“拐带”,分明是“强抢”吧。却全然不知他的无奈在某人眼中却全然变成了另一种绪——割

    轻轻把咖啡杯推到桌子对面,陆悠悠起做到了宋严刚才的位子上:“我还是习惯面对面坐着,这样方便说话。”她尴尬地笑笑,决定摊牌。

    “小严子,喜欢她。”上层的泡已被搅得惨不忍睹了,但陆悠悠还是没有要喝的意思

    “嗯。”

    “可是,她,喜欢你。”

    “嗯?”顾亦凡不置可否。

    “所以,”陆悠悠猛然抬头,生怕错过他脸上任何细微的表:“所以你才一口答应我爸,说要娶我!”

    “咳咳,”顾亦凡生平第一次被女人可怕的联想能力惊到了:“你怎么能确定我也喜欢她?”

    陆悠悠瘪了瘪嘴,不说话,心想那样我见犹怜的倾国之色和自己在一起是高下立分啊,而且连万花丛中过的宋大公子都动真格了,他会动心也是正常的吧。

    “我不喜欢。”顾亦凡抿了口杯中的蓝山,有些许的酸涩自唇齿间蔓延开来:“所以也没有你想象的为了兄弟之谊,忍痛割。”

    “那又是为什么呢?” 陆悠悠摸摸心口,心脏扑通扑通地跳,那节奏就像刚刚测完了八百米,急促却带着点解脱的释然。

    “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要娶我?与我们家相比,宋家绝对是更好的靠山,只要你开口,宋伯伯不会拒绝的,为什么还要和我在一起呢?”

    陆悠悠的语气中没有质问,只有不解。她那双水蒙蒙、写满疑惑的瞳仁,只需一眼就能望到底,一眼就能窥到心,清清澈澈的,顾亦凡忽然就不知如何将这个谎该圆下去了,他将目光投向窗外,内心不是不挣扎。

    “如果我说,是因为喜欢呢?”窗外夜色如水,一片温柔,一如顾亦凡此时的语气。

    “喜欢?”陆悠悠一愣,但他语意含糊,她也没打算自作多:“是喜欢我,还是喜欢和我结婚?”

    “都喜欢。”

    喜欢你,努力了六年却放不下你,只得如此将你长留。

    悠悠深呼吸,试图找回被这三个字打散的三魂七魄,过了好一会儿,才轻笑出声:“顾亦凡…你又骗我。”

    有时,我们内心百般确定已然降临,但理智却告诉我们:不要相信……

重要声明:小说《别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