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蓝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念悠 书名:别恋
    “叔叔、阿姨好!”

    宋大公子隔着老远就对坐在院子里喝茶的夫妻俩打招呼,秋的阳光温暖干燥,照在精致的院落中,看得人心神舒畅。

    “是宋严啊,进来坐坐。”陆怀恩放下手中的报纸,笑着对来人招手。

    “是啊,你先坐,我进屋去取个杯子。”陈念悠刚要起,就被宋严拦住。

    “阿姨,您别忙活了,我不渴。”说着把捧在手上的小盒子往前举了举:“我是来找悠悠的。”

    “又是你家老头子支使你来的?你回去告诉他,她儿媳妇儿跑不了。”这宋军,一天听不着他家悠悠的消息就睡不踏实。

    “瞧您这说的,我的确是受人所托,但不是我爸。”

    陈念悠托着杯子,手指在细腻的杯壁上轻轻划着:“他,怎么不自己来?”不去想也知道,能托宋大少爷跑腿的除了顾亦凡,还能有谁。

    “诶?阿姨,您还不知道?”

    “不知道什么?”

    陈念悠不解,却看见宋严的眼神儿总往自家丈夫上撇。

    “嗯?”陈念悠放下杯子,对着边的人蹙了蹙眉头。

    “那什么,我忘记告诉你了,前两天训练基地的那个飞行演习,我让亦凡也跟去了。”陆怀恩尴尬地抿了一口茶。

    “你忘记告诉我的事儿还真不少呢,两个孩子才刚刚熟络点,你就把他往外派,什么工作这么急?”

    看着陆怀恩眼神中抛来的小飞刀,宋严自知又说了不该说的,连忙开腔:“阿姨,您别生气,那小子就是一工作狂,天天在机关待着非得憋疯不可。再说了,感的事儿急不来,‘小别胜新婚’,暂时分开绝对比整天黏在一起促进感!您看您和陆叔叔,一个星期见不上几回面儿,不照样比金坚!”

    “你这孩子,就是一张嘴。”陈念悠乐了:“不说了,悠悠这两天终于愿意出门儿转转了,现在大概在后院,去找她吧。”

    宋严如蒙大赦:“谢谢阿姨,要再不去,我这盒子里的小家伙都快不乐意了!”

    ………..

    宋严绕到后院的时候,陆悠悠正坐在秋千上发呆,并没有看到他。

    他把怀里的盒子轻轻放在草地上,不声不响地绕到她的后。又站了好一会儿,秋千上的人还是没有发觉,似是沉浸在什么心事中,一动不动,连空气里也飘着淡淡感伤。

    宋大少爷哪忍受得了这种忽视,突然就坏心地推了一把秋千。

    “啊!”秋千轻扬,坐在上面的人裙摆轻曳,一头长发在半空中划出柔美的弧度。

    “小严子!你暗算我。”陆悠悠如梦初醒,气冲冲地转脸瞪向笑得没心没肺的宋严。

    “小悠子,总发呆会变傻的。”宋严打趣道。这丫头总算又愿意和他掐架了,不像刚从美国回来那会儿,天天把自己关在屋里,一句话也不愿多说。

    “你什么时候来的,吓死我了?”秋千来回摆着,轻轻缓缓。

    看着秋千上的人,宋严依旧是笑:“谁让你没事儿在这儿扮望夫石,怎么着,这顾亦凡才几天没来啊,至于这么想么?”

    “你!”陆悠悠气结,狠狠地瞪着他。

    这一个多月,顾亦凡偶尔会到家里来,不算频繁。她从陈念悠那里知道,他很忙,但是,就算是来了,他也只是看看她的画,陪她看两部电影。他们之间的对话不多,仿佛她的一切,他都知道,无需多问,就只是默默陪着她。后来,她知道了他和宋家的关系,心里隐隐觉得顾亦凡倒不像是那种会为了利益和自己结婚的人,这个男人,她是越看越不懂了。

    “好了好了,不逗你了。小悠子,看我你带什么来了!”宋严插着口袋,大大咧咧地坐到盒子边,勾勾手指示意陆悠悠过来。

    “看你那流氓样!”陆悠悠跳下秋千,整了整裙摆问道:“什么好东西?”

    “过来看看就知道了。”宋岩说着便去开那盒子。

    “喵~~”一颗银蓝色的小脑袋从盒子里探了出来,瞪着滴溜溜的眼睛看向陆悠悠。

    “呵,俄罗斯蓝猫!”陆悠悠笑着凑了过去:“你怎么把它装盒子里啊!”

    “这不是想给你个惊喜吗?”

    “胡闹!”陆悠悠笑着拿胳膊肘拐了宋严一下,伸手托起小家伙放在膝盖上逗弄:“真可!还是纯种的。诶,至少花了六位数吧?”

    “喜欢?”宋严眉峰一挑:“能博悠悠一笑,顾亦凡这钱花得值!不过这笑只让我一个人看见了,啧啧,浪费啊!”

    陆悠悠抬头去看宋严,一脸惊讶:“这猫是他买的?”

    “难道是我买的啊?我追女人还用得着这么矫的招?”宋严没正形儿地哼哼着:“没事儿谁送女朋友宠物啊,这不是找个东西来和自己争宠吗?”

    陆悠悠没有接话,轻轻搔着蓝猫的下巴,若有所思。

    他怎么知道自己喜欢俄罗斯蓝猫?记忆中没有对他提起过,准确说,自己喜欢这种猫的事,她对谁都没提过。因为爸爸妈妈都不喜欢宠物,而且这个品种纯种很少,价格又贵得离谱,在机关大院里养起来太招摇,所以她从未要求过要养。

    莫非,是那本画册?

    话说上一次,顾亦凡来看她时,她正在整理旧画本,都是些她平里随手画画的小东西,其中有一本画满了各种姿态的俄罗斯蓝猫的素描本被她不小心溅上了水,放在窗台上晾着,就恰好被他看见了,他当时好像还问过她是不是很喜欢猫……

    他这样,有是何必呢?

    “小悠子!陆悠悠!”宋严一把把蓝猫从陆悠悠手里夺了过来:“你发什么呆啊?猫都快让你调戏死了!”

    “宋严。”陆悠悠侧着腿坐在草地上,白色的长裙在微微泛黄的草地上铺作一个圆,像牵牛花似的好看。

    “嗯?”宋严满腹心思都在怀里那只不合作的小猫上,小家伙似乎知道悠悠才是自己的主人,拼了命地挣脱宋大公子的魔爪。

    “顾亦凡是什么样的人呀?”

    “你自己的未婚夫,还来问我?”小家伙终于摆脱钳制,迈着轻快优雅的步子、头也不回地向陆悠悠蹭去。

    陆悠悠轻轻顺着蓝猫光亮的短毛:“别跟我贫,我知道你都认识他二十多年了,打小就在一块儿,应该很了解吧。”

    “他这个人……怎么说呢,你只要知道,他是最适合你的就行了!周特什么的都过去了,昨种种譬如昨死,知道吗?”其实他本来想说的是顾亦凡这个人就是一闷,还特不!后来一想有给兄弟拆台的嫌疑,就生生咽了回去。

    “你们都说这句话,爸妈是这样,宋伯伯是这样,连你也是这样。”谎话听多了也会信以为真的,不是吗?为什么唯独这句话,她却越听越心虚呢?

    “悠悠,你真的忘不了周特么?”

    “什么意思?”

    “你知道的,我对感一向不算认真,我会谈恋一大半原因是因为空虚,我想有人陪着,我没有顾亦凡那样的定力,我也没他耐得住寂寞,所以女朋友一直换。”宋严盘腿坐在草地上,表难得的严肃:“你想想看,我一个大男人,在国内,边还有一帮狐朋狗友,我尚且有寂寞空虚的时候,那你呢?一个小姑娘,孤伶伶地在美国上学,你不孤单、不想家吗?所以当有一个不错的男人出现在你面前,照顾你的时候,你会对他产生多大的依赖!你还那么小,真的就知道什么是吗?”

    “你又怎么就知道那不是?”陆悠悠吸了吸鼻子,低下头,不去看宋严。

    “感的事向来当局者迷,我不知道那是不是,即使是,也只存在于过去,我只希望你冷静下来,好好地想想。周特再好也已经是别人的了,亦凡真的很适合你,我们不会坑你的。”

    陆悠悠的眼泪就这么大颗大颗地砸了下来,怀里的蓝猫似是感受到了主人悲伤的绪,“喵喵”地蹭着她的手背,声音怯怯的。

    “得!我说什么来着,每次咱俩在一起,你总得掉两滴眼泪下来以示纪念。”宋严慌忙递过纸巾。

    陆悠悠接过来,一边擦着眼泪,一边带着哭腔埋怨:“哪怪我了?每次你一严肃准没好事儿!”

    “行行行!我的错,我的错!姑,您别哭了!”

    “……原谅你……其实,哭出来好多了,你也别劝我,我想静静……”

    看着“好多了”的陆悠悠,宋严无力地垮下肩膀——她发泄出来是好多了,但一会儿要让陆叔叔看见她这对儿兔子眼,自己就别想有好子过了!

    “额,那什么,这只蓝猫还没名字呢,咱给取一个吧!”宋严捂着脆弱的小心肝转移着话题。

    “啊?”

    “我看就叫小悠吧。”

    “凭什么,怎么不叫小严?”

    “诶,这只猫是你们夫妻共同财产,跟本少爷的名字有什么关系啊?”

    “真烦人!什么夫妻不夫妻的?”陆悠悠的声音小小的,脸红红的,不知是因为刚才哭过,还是因为害羞。

    “悠悠,你答应亦凡的求婚已经一个多月了,但态度还是这么不冷不的,我看得出来,他不想你,但这么下去也不是个事儿……”

    “他是不想我还是真的就不急呢?”陆悠悠打断了他的话:“宋严,你说过,既然嫁不了两相悦的那一个,至少也要找个自己、对自己好的,但是他不我呀!又何谈适合呢?”

    “会上的。”宋严仰倒在松松软软的草地上,眯着眼睛看向蓝得不像话的天空,他不能向这个傻妞儿说顾亦凡已经暗恋她六年了,他没有这个权利,只能尽量让她安心:“放心嫁吧,悠悠,会上的。”

    听他那漫不经心的语气,陆悠悠苦笑:“宋大仙,你可算好了?”

    “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吧!”他可至今还记得六年前悠悠那直接跳过自己,傻傻看向顾亦凡的清澈眼神,用那样的眼神去看一个人,怎么会没戏呢?

    虽然常常打嘴架,陆悠悠还是相信宋严的话的,看他那么肯定,自己心里也就畅快多了。

    这时,宋严又拍了拍边的空地示意悠悠躺下,可她却慢慢站起来,小心抖掉裙子上的碎草,抬腿踢了踢躺在草地上一脸享受的人:“小严子,最近怎么这么感啊,我都让你说动了……喂,你装什么死啊?快起来,别压坏我家院子。”

    感么?也许吧,因为他也遇到了自己的求之不得——在看到付雅琛第一眼的时候,宋严就知道自己这回是真栽了,忽然就生出和顾亦凡同病相怜的感觉。

    “悠悠。”

    “嗯?”

    “那只猫,还是叫小悠吧。”

    “嗯,好吧。”陆悠悠笑得甜甜的。

重要声明:小说《别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