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念悠 书名:别恋
    “小子,别装了!心里早乐开花了吧!来,哥们敬你,苦等六年终于修成正果。”宋严吊儿郎当地倚在包厢的沙发上,轻晃手中的酒杯。

    “你怎么知道我答应了?”

    “你小子够能忍的,这种事还用天人交战?我要是你,早就一口答应了。”

    “但她,连我是谁都不知道。”顾亦凡灌了一口酒,液体**辣地滑下食道,心中微苦。

    看到一向严守酒令的顾亦凡破了戒,宋严不由地心大好,变本加厉起来。

    “我说什么来着,自作孽不可活啊!谁让你那么低调,打死都不愿意暴露和咱爸的关系,要知道我光在饭局上遇到悠悠就不下于百八十次的。前天咱爸还和你未来岳父……”

    哐!顾亦凡把酒杯重重地掷在台几上,玻璃与玻璃间的亲密接触发出了刺耳的声响。

    “宋严!”。

    “这怎么还急眼了?咱爸待你比待我这个亲儿子还亲,我还没说什么呢。”自知说了不该说的,宋严避重就轻。

    “是不是你说的?”昏暗的灯光下,顾亦凡的脸上表难辨。

    “我……我说什么呀?”

    “是你告诉陈院长我对悠悠……”

    好嘛,这小子的洞察力不比他未来岳父差!

    宋严极不自然地把脸撇向一边,抿了一口酒:“我可没说啊!”

    “那你解释一下,陆司令干嘛突然急着把悠悠嫁给我,生怕我反悔似的?他又不是神,怎么能预见我会她,对她好?”

    “他在你心中可不就是神吗?”

    “不要把工作上的事扯进来!”宋严那不紧不慢的语气,听着他心里就冒火。

    “好好好,是我说的,成了吧!兄弟也是为你好,你到现在一个女朋友也不交,还真等着阿姨给你介绍呢?要搁以前也就罢了,如今悠悠受了伤,你可谓是占尽天时地利人和啊!”

    顾亦凡缄默不语,任宋严一个人自顾自的发挥着。

    听对方半晌没动静,宋严不由顿了顿,转脸去看顾亦凡。这不看不要紧,一看他小心肝儿那个颤啊,哥们儿这表分明是要爆发啊!

    “你这算是认了?”顾亦凡挑眉。

    “爷就说了怎么着?爷就是把你大学四年的心路历程都说了,怎么着?”

    “我也没说怎么着啊。”顾亦凡嘴角浮起一抹似有似无的笑。

    看形不对,宋大公子刚要往后闪,口便结结实实地挨了一拳。这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一拳来自擒拿格斗与自由搏击的双料冠军。

    “嗷!”一声惨叫,宋大公子手捂口,眼神幽怨地看向一脸坦然,完全没有施暴者应有愧疚的顾亦凡,“你玩的!我好心没好报啊!”

    “这算轻的。”顾亦凡活动着手腕,若无其事道:“本来作为回报,我是要向宋叔叔汇报你大学四年的心路历程的。什么隔壁班的辅导员啊,外院的校花啊,还有那个俄罗斯的交换生,叫什么来着……”

    于是前一刻还在装可怜的某花花公子,立刻像小学生一样正襟危坐。

    “算你狠!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还记着呢?你就这么嫉妒爷的美貌?”

    “哼。”顾亦凡作势拿出手机,却被宋严一把夺过来。

    “别介!你要真告诉老爷子,我少不了一顿抽。是我嫉妒您的美貌成了吧?”宋严改变战略。

    顾亦凡拿了只新杯子,缓缓给自己满上:“就没见过出卖兄弟还像你这么坦然的。”

    “天地良心,我可是几度权衡利弊才说的,我用我的美貌保证,你们俩格绝对对盘。而且,你这要是结婚了,付雅琛那妞儿就不会揪着你不放了。”

    看着他一脸做贼心虚的表,顾亦凡把举到嘴边的酒杯轻轻放下,略带深意地看了宋严一眼。

    “小子,你这消灭假想敌的方法不错啊,就为了追个付雅琛,兜这么大个圈子。亏你还口口声声地为了我好,为了悠悠好。”

    “互利共赢吗,互利共赢!呵呵。”宋严揪了揪头发,眼看顾亦凡的拳头又要落过来,忽然之间就想起了什么,慌忙开口:“那什么,哥!别激动!我忘告诉你了,咱爸让你九点之前回家,说是有话跟你说。”

    顾亦凡低头看了看手机,八点二十三分。

    “你他妈不早说!”

    最终,企图转移话题的某人还是没躲过吃拳头的命运。

    收起手机,顾亦凡拿起外就向外奔,临走还不忘扔下一句险些让窝在沙发里闷哼的宋严吐血的话:“还是这么不成熟,我一诈你就招。”

    “嗷呜!还真下得去手!不过……”望着对方匆匆离开的背影,宋大公子不顾形象地揉着口:“小子,让你在这儿装淡定,挂不住了吧?”

    对于这种在感上犹疑不决的人,宋严的方法是,踹他一脚。而结果,也总是屡试不爽!

    …………

    陆宅。

    看着上依旧昏睡的女儿,陆怀恩轻手轻脚地出了房间,转走向楼下的主卧。

    头的阅读灯照旧亮着,陈念悠正抱着一本厚厚的航空技术专业书认真地翻看,听见开门声,她停下了手中动作,望向眉头微蹙的丈夫。

    “还没醒?”

    “嗯。”

    陈念悠把书放在手边的头柜上,又向右边挪了挪,示意丈夫躺下。

    “念悠啊。”陆怀恩阖着眼,任妻子轻揉着自己的太阳,语气透露出一丝疲惫。

    “嗯?”

    “搞实战演习我都没这么累过。你说要是悠悠还在上小学,该多好啊。那时候又乖巧,又听话,多招人喜欢啊!” 这个男人的脆弱、不甘、甚至孩子气永远只对一个人展露。

    陈念悠轻笑了一下,不减手中温柔的力道。

    “你啊,哪来的这些想法,女儿总是要长大的。难道现在长大了,你就不喜欢她了?还是因为她的生活中有了别的男人,你这个不再被依赖的父亲吃醋了?”

    陆怀恩摇了摇头,拉过妻子的手,握在手心里不轻不重地捏着。

    “不全是,我就是看不得她为了一个男人死去活来。有时候我真想一枪蹦了周特,我陆怀恩捧在手心上,疼都来不及的女儿,居然被他骗得团团转!”

    “虽然我也不看好她和周特,但这件事咱们也不完全清楚,毕竟是那种大家族的继承人嘛,是非总是少不了的。”

    “对了,今天下午,顾亦凡答应我了。”

    “哦?心甘愿?”

    “也不全是。我想试试他,就没提订婚,直接问他愿不愿意娶悠悠。虽然没有一口答应,但一提到悠悠的事儿,我竟看不出半点儿他平时的冷静果断,果然是关心则乱啊。”

    “那他还是没说自己喜欢悠悠?”

    “没有。他是个聪明孩子,自然知道他若承认,便再没有商量的余地了。”

    “嗯,也难为他了。”

    “男人嘛,能忍到这份儿上,的确不容易。但他越是处处从悠悠的意愿考虑,就越是证明了他的真心。”

    “那最后是怎么敲定的?”陈念悠轻轻抽出手来,关了头的阅读灯,往被子里缩了缩。

    陆怀恩顺势搂过妻子的肩:“我对他说‘你和悠悠的结合对彼此都有最大的好处。’。”

    “就这样?”

    “对,就这样。”

    “我听着怎么这么像在卖女儿呢?”

    “念悠,你是没看见你女儿今天上午歇斯底里的样子。我把亦凡带过去只是想探探底,没想到悠悠她……我要是亦凡,我都不敢保证自己还愿意娶她。”

    “所以你就下命令似的硬塞给他?”

    “命令倒是下了一个,但能不能做到,就不是我们左右得了的了。”

    “什么命令?”

    铃铃铃~~

    清脆的铃声淹没了陈念悠嘴边的问句。

    “喂?”陆怀恩反手抄起听筒放在耳边。

    “老陆!几天不见你效率见长啊!”电话那头传来宋军爽朗的声音。

    “……”

    “不是说好先订婚,看况再提结婚的事儿吗?你就这么一次敲定了?”

    “没,只是试试那小子的真心。”

    “什么?你这老丈人就这么当的!我可当真了啊!”

    听着宋军语气中明显的失落与不满,陆怀恩不失笑。

    “就这么想要我家悠悠当你家的媳妇?”

    “当然想,都想了好几年了!”宋军向来是偏女儿的,可无论亲的干的都是儿子,鉴于份,又不能要二胎,所以对老战友家的宝贝女儿格外疼喜欢。

    “那以前说把悠悠给你家宋严,你还老大的不乐意。”

    “宋严?这小子靠不住!我都不指望他了。”

    细细算来,宋严和陆悠悠也说得上是青梅竹马了。父亲是战友,如今又一起搭班子,一个是军区司令,一个是参谋长,门当户对,而两人又是一个大院长大的,按说感应该不错。但让长辈们哭笑不得的是,这俩孩子打小就看对方不顺眼,一见面就掐,每次“对话”总是以陆悠悠委屈的眼泪告终,就为这,宋严不知挨了自家老爸多少顿胖揍。

    “你对这干儿子可是比亲儿子还上心啊。”

    “别在这儿装好人,你绝对看得出来谁最适合悠悠,就像我向来明白谁最适合亦凡。”几十年的军旅生涯,两人的目光自然历练得犀利毒辣。

    “若是这点把握都没有,我敢用女儿的幸福去赌吗?”

    “明天下午,我让亦凡去你们家一趟吧,让两人正式认识认识。”

    “现在亦凡是我未来女婿,来我家的事自然是我定,我已经和他说好了明天上午就来。”说罢,陆怀恩便自顾自撂了电话。

    “……”

    握着传来盲音的听筒,宋军的心瞬间就凉了半截。好家伙!原以为如此可以多个女儿,没想到反是把自己儿子赔进陆家了!

    …………

    “我知道你们是为了孩子们好,但感的事儿……”

    陈念悠蹭了蹭丈夫的肩膀,刚才听着他们电话的内容,她反倒是不知道这么做是对是错了,毕竟这两个男人都太过骄傲,太过自信,难免会有不理的时候。

    “美国那边,多亏了老宋处理,我们本就欠他一个人。虽说是下策,但只要悠悠能从失去周特的痛苦里走出来,我愿意赌一次。”

    “嗯。”

    “别想了,睡吧。”

    “……诶?我差点忘了,你说的那个命令?”

    “到时候自然就知道了。”

重要声明:小说《别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