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19

    我捂住头拼命的敲了敲脑袋,厕所果然是适合思考的地方啊!差点就被他的美色给惑了,真是吓得我屎意都没有了!

    我按下冲水键,在盥洗台用冷水拍了拍脸,深吸一口气,打开了厕所的门。

    “这么快就那个完了”寒谦惊讶的看着我。

    “我没拉出来。”我再一次用力的的拍拍脸,不能受惑,不能受惑,资本主义都是用糖衣包裹的炮弹!!!

    “你没拉出来你耍我呢!刚刚你明明说很急的!!!”寒谦脸色泛青。

    “我突然菊紧了,不行!气死你,怄死你,放个臭死你。”对待资本主义,讲道理是没有用的。

    “张姗!你TMD敢不敢再猥琐一点!再不要脸一点!”很好,寒谦的脸色已经由青转黑了。

    “呃~~(╯0╰)~~”看着寒谦乌紫的脸,那个,我是真的不是故意在这个时候对着他的脸打嗝滴!我也是真的不是想特意向他证明我还可以再猥琐点滴!我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就那么突然的,打了,一个嗝……

    “对……对不起啊!”我弱弱的对寒谦说。

    “你!”他一把拉住我的衣领,深吸一口气后又缓缓的放开,把我推到了一边,走进厕所后重重的甩手关上了厕所的门。

    “嘁,门是你家的,摔坏了我又不心疼!”我站在厕所外小声的抱怨。

    ————————————————————————————————————————

    “寒主子,你洗好了啊!我一直站在这里哪里都没有去捏!”不理我……

    “就这么杠杠的站在这陪你,像个忠职的护卫队捏!”还是不理我……

    “寒主子你去睡觉啦你头发都米有吹干不能睡觉的捏!”继续不理我……

    “要不让我帮你吹吧”虽然不理我但是回头看了我一眼,好兆头!

    “就给我这个荣幸吧!让我赎个罪咩!”我双手合十拜托道。

    “恩。”虽然只有淡淡的一声,但我确定,我一定没有听错,欧也!

    呼呼,工作吧,大吹风

    “寒主子,这档的风可以么”

    “寒主子,你想吹个什么头捏小贝头、霆锋头、飞机头还是刘欢头捏?”

    “寒主子,你……呃!”看到他明显甩过来的白眼,我选择了聪明的噤声。

    小样,靠在沙发上,半眯着眼享受我张大师的吹发手法,看来子过的很舒服啊!听说不喜欢别人碰自己,却喜欢别人轻轻的抚摸和梳理自己头发还有按摩自己头皮的那些人,都是极度缺乏安全感希望得到别人的的人啊!……

    就像……那个人……

    ————————————————————————————————————————

    “张姗……为什么你总是那么开心呢”寒谦低声轻咛。

    “呵,我不是总是那么开心,只是没有哭给别人看的习惯啊”我的手在他的发中轻巧的穿梭。

    “是么张姗,你不好奇我的事么”依旧是慢而轻的语调。

    “什么事啊”

    “比如,为什么我一个人住,我家里有些什么人,为什么公司没人知道我生之类的事。”

    “好奇啊!可是电视里都演了,知道的多的人,死的早。”

    “呵呵,你很怕死么”寒谦浅笑。

    “恩,超级怕,所以不要说秘密给我听哦!”我坚定的点头,也不管他是否看得到。

    “那我偏要说给你听。”他仰头对上我的眼,脸上还挂着小孩恶作剧前的狡笑。

    我一把推上他的后脑勺他低下头,妈的,没事眼睛那么亮干什么,这不是人犯罪么

    “张姗,我……”他刚开口我就把吹风开到最大档,NND,资本主义的东西就是好啊,大档的风力真是强啊!除了吹风的“呼呼——”声,其余的,一概听不清楚!

    我看着他不停变换的嘴型,做着鬼脸,翻着白眼,大声嘶吼:“听不到,听不到,反正我就是听不到。”

    “张姗,我出生时母亲因难产去世了!”他加大了声音。

    “听不到!!!!!!!!”我也加大了声音。

    “从小我的父亲就很恨我,从来没有关心过我,甚至很怕看到我,喝醉的时候他还会动手打我!!”他继续加大声音。

    “听不到,听不到!!!!!!!!”我也继续加大了声音。

    “我小时候很讨厌他,不相信他是我亲生爸爸,我真希望他早点死!!!!!!!”

    “听不到,听不到,听不到!!!!!!!!”

    “没想到他真的就死了!在我九岁生那天,为了给我去买礼物,结果出了车祸死的!!!!!!!”

    “听不到,听不到,听不到,听不到!!!!!!!!”

    “为什么我这些悲剧都是发生在我的诞生为什么我的降临那么不受祝福为什么啊————————————————!”他拼尽全力大叫!

    很好,除了这个“啊——”我果然是什么都听不清。

    在他的示意下我关掉了吹风。

    他突然大笑,笑的眼泪都掉了出来;我也大笑,笑的都喘不上气来。

    “谢谢,我今天……恩,很开心!有一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他对我真诚的笑了笑。

    这是他关房门前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

    “其实,那些话,在你发烧的那个夜晚已经全部对我说过了,不然,我怎么可能答应过来和你同住。还有就是,其实,我会唇语的,很小的时候就会了……”

    这是我站在他关闭的房门前轻喃的最后一句话。不,因该说是倒数第三句,因为后来我还嘶吼了两句:“啊!!!!12点半了寒谦你TMD居然折腾了我一夜!(众:这话怎么这么有歧义啊!),你个杀千刀的知不知道过了12点还没有睡觉的女人都是不要脸的啊!”

    “那一晚上不睡的呢”房间里传来他爽朗的笑声。

    “那TMD是不要命的!!!!!!!明早罚你出去买早餐回来然后再去叫我起,我可是不会一大早爬起来给你做早餐的啊!!!”

    “嘁,美死你!”寒谦在房里唏嘘。

    我笑着摇摇头,回房,睡觉觉咯!

    很多事,总归是要发泄出来的,只有能发泄出来了,我们才能学会淡忘,因为当不能说出口的伤能说出来时,我们就离放开它,就不远了……

    ————————————————————————————————————————

    “我勒个去!!!!!!!为什么已经十一点了寒谦居然没叫我起!”看到手机上的时间我真是暴勒个怒啊!

    本来在我出房门前我是带着那么一点小期盼,我以为寒谦会大发善心,看在昨天折腾了我一夜的份上(众:都跟你说了这样讲很有歧义了啊!)故意没叫我,让我可以谁个安心觉。桌上会摆着美味的早餐,还会有个可的便笺,上面写着如“昨天辛苦你了,好好休息一天吧!”等温暖的字句,便笺上还会画上一个调皮的笑脸。

    结果事实是:

    美味的早餐——木有!

    可的便笺——木有!

    温暖的字句——木有!

    调皮的笑脸——木有!

    有的只有一张不知道从哪个破旮旯里抽出来的一张皱巴巴的破纸,放在桌上,上面写着:

    张姗,你迟到了!迟到了可是要扣工资的哦!这个不叫无理的理由了吧!气死你,怄死你,放个臭死你。

    上面居然还画了一个十分欠扁的鬼脸!

    “我勒个去!!!!!!!带不带这样坑人的啊!!!!!!!寒谦,你去死吧!!!!!!!!!!!!不,是,寒谦,你不得好死!!!!!!!!!!!!!”

    我连牙都来不及刷,脸都米有洗,穿着睡衣撒着拖鞋就往公司赶,迟到归迟到,过了12点不到公司那可就是算旷工了!华谦的规矩。无论任何原因旷1天工扣5天工资,相信大家都还记得的撒!

    在十一点五十九分时我成功上垒,把工作证插在了打卡器上。

    看着周围同事诧异的模样,我淡定的理了理发型,扯了扯睡衣,趾高气昂的走进电梯。

    妈妈说过越是丢脸的时候越是要淡然,这样才没人敢笑你!

    在电梯里我单手握拳,大吼:“寒谦!女子报仇,迟一天都嫌晚!今天就让姐姐来教教你什么叫惟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

    “寒谦!”我全散发着愤怒的火焰的打开办公室的门,刚准备进化为超级赛亚人,声讨寒谦的恶劣行径,就发现办公室里除了他还有一个人背对着我坐着。

    “没大没小的,没看到我这有客人。”寒谦抢我之前恶人先发飙。

    我仰天翻了个大白眼,你又没提前说一声你今天有客人,怨我干甚!

    虽然很生气不过我还是决定在外人面前给足他面子,“寒总,对不起,我今天出门忘了吃药,以后会注意的。”很好,很好,营造寒总不歧视弱势群众的大慈善家形象。

    “恩,改就是好的,过来伺候着吧!”

重要声明:小说《不是李四,是张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