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18

    “寒主子,我洗好碗了,我们来看电视吧!”我笑着朝他招手。

    “你能不能不要那么笑,笑的我后背发凉。”寒谦一脸防备的看着我,不但挂着一副不想靠近我的表,居然还真的很实质的往后面退了几步。

    “你看我笑的是那么的‘和蔼可亲’,你有什么好发凉的,来来来,Come baby,我们开始吧!”我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MP5,对他挑了下眉,笑的是一脸诡异。

    “不是看电视么”寒谦惊讶的看着我手上的MP5。

    “呵呵,是看电视啊!我又没骗你。”我把手中的MP5连到了电视上,对他眨着闪亮的双眼释放着真诚的光波。

    “靠,我不看了,明天我洗碗,不,这一个月的碗都我包了,我先回房了。”寒主子,撒腿就准备往房里跑。

    “别介啊!你答应我了的,不是‘君子一言,驷马难追’的么”我一把扑过去把他按倒在沙发上。

    一阵诡异的音乐后,电视机上显示出一个血红的标题《贞子之怎么那么伤》,特别是贞子那两个字更是做成了血淋淋的效果,咩哈哈哈哈哈,你们知道我为了下这个新片的枪版花了多少力气么我容易么我(好小孩不要学哦!坏小孩更是不要学哦!抵制盗版人人有责!)所以说不要小看我在某些方面所拥有的那些变态般的执念啊!

    “我不看,我不看,放开我,放开我!!!”寒谦被我用夺命剪刀脚锁的死死的,却还不安分的一边挣扎一边怒吼。

    “找你一起看个片而已,又不是毛片,你跑什么跑难不成你还怕鬼”在看到寒谦的脸从红变青又从青变红后,我咽了咽口水,问,“不是吧你真的怕鬼啊有木有这么萝莉啊!”

    “要你管!!!”寒谦的脸像走马灯一样变着。

    好吧,如果说本来我还只有百分之80的相信寒主子会怕鬼的这么扯的事的话,那么现在是——百分之百。

    “那,那我们换个片子吧!”看吧,我还是很迁就他的。

    下一部片子,GV;下一部片子,还是GV;下下一部,重口味GV,下下下一部,高清□无敌重口味GV。好吧!谁来给我解释解释,为什么我他妈的,为什么我他妈的U盘里只有他妈的,只有他妈的GV!(众:滚,那该问你自己吧!还有,少在那装张麻子!!!!)

    “介个……,你介不介意和我一起看GV”

    “你说我介不介意”寒谦的脸比我家小古的还黑。

    我去,这熊孩子怎么总喜欢用这个不答反问的调调呢很带感么

    “那要不我们看电视吧!”

    频道1:

    “王姐,意外怀孕怎么办,BALABALA……”

    频道2:

    “男科疾病不用愁,BALABALA……”

    频道3:

    “x洁,洗洗更健康,BALABALA……”

    频道4:

    “大x天天见,大x明天见,BALABALA……”

    频道5:

    “今天不是一千元,不是两千元,只要998,998让你带回家,BALABALA……”

    频道6—频道N:

    国家领导很忙碌,BALABALA……;全国人民很幸福,BALABALA……;国外人民正处于水深火,BALABALA……

    “够了,就不能找个能看看的么,怎么不是广告就是新闻联播”寒主子终于爆发了。

    “你拉倒吧,现在我上网看个视频都要放个几秒钟的广告,更何况是看电视现在都是在广告时间插播电视,你懂不懂”我不停的按着遥控器变换频道,“不过,话说回来新闻联播就是牛X啊,我不停的在换台都能看完一条完整的新闻。”

    “哎”寒谦长叹一口气,压下我捏住遥控的手,“你别换了,我陪你看那个什么贞子还不行么”

    真是祖国的好娃娃,社会的好栋梁,你看做事多自觉,都不需要用的。

    “那我可真播了啊!”我不确定的问着他。

    “恩,播吧!总比看CCAV、广告和GV好!”他带着一脸就义的表

    哟呵,跟我在一起久了真是越来越潮了呀,居然连CCAV都知道,真是相当的给力啊!

    ———————————————我是片子完美结束分割线———————————————

    “怎么样,好不好看太感人了,真是太感人了,最后贞子和宁采臣化蝶而飞的那个场景,都快让我哭死了。还有就是当时宁采臣附生到唐僧那个神婆上和贞子一起做陶艺的那个场景,真是太唯美了,太文艺了。真好看,哦~!”我拭去眼角还未落下的泪珠,拼命的摇曳着寒谦,“喂,从贞子从电视机里爬出来那一瞬间,你就把脸埋在我背上,到现在电影都结束了,你到底是真的害怕还是在吃我的臭豆腐啊”我用力的拍了拍一直埋在我背上不肯起来的寒谦。真是没有萝莉的脸,却有了萝莉的命!

    “完了”寒谦终于肯把头抬起来。

    “是啊,完了!结束了!OVER了!您可以起来松手了吧我的手臂都已经被你捏的都血液倒流了。”

    “张姗,你想不想上厕所”寒谦突然问我。

    “不想啊,怎么了”看着他那有些酱紫色的脸,我不敢自信的揉了揉眼睛,“不是吧你!”

    “怎么了”他一脸疑惑。

    “你不会是一直憋着不敢去吧”我嘴角抽搐的在他那酱紫色的脸上找到了一丝潮红,“有没有那么怕啊,不就是看了个还不能被称之为鬼片的鬼片,居然连厕所都不敢一个人去上了”

    “你才不敢一个人上厕所呢!”他大声反驳,却不知这更是“此地无银三百两,隔壁张三没有偷”啊!

    “行,就你敢,你最爷们!爷们,我可以回房睡觉了吧?”

    “你要睡就去睡,谁管你!”

    “唉……”我长叹一口气,“我倒是想去睡,您也得先松手啊!快走吧,速战速决啊!”

    “……”

    ————————————————————————————————————————

    “完事了?”我大大的打了个哈欠,“那我回去睡觉了。”

    “喂,你不洗澡就睡觉啊”寒谦一把拉住我。

    “恩,明天早上再洗好了,我现在……现在……好困。”我拍下他的手,连应付他的精神都没有。

    “你还是不是个女人啊!女人睡前不是要弄个一两个小时么”

    “恩,看来你陪很多女人渡过过睡前时刻啊!”

    “你脑子里一天到晚装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啊那么脏!”

    “是是是,您脑子里干净,全世界就您脑子里最干净,里面白的都不能在白了还不行么”

    “你!”

    “行行行,我是真的很累了,我不想跟你吵,我在门口站着等你洗完了再去睡觉还不行么”

    “我才不是……”

    “停”我一口打断他的话,“你要么就现在给我立刻、马上、快速的去洗澡我在外面候着,要么就是我回房睡觉,其余的一句都不用多说。”

    看着他乖乖的清好衣服进了浴室我只想说:“要我等你就直说嘛!你看,最后还不是乖乖的进去洗澡了,这样道貌岸然一场,弄得自己多没有面子啊!”

    ————————————————————————————————————————

    “寒谦,开门,开门我要上厕所!”

    “你疯了,我洗一半怎么开门啊!”

    “我不管,我便秘那么久了,难得有想要大大的感觉呢!你快给我开门!”

    “你做梦!张姗你耍我是吧!房子里那么多间厕所,你为什么非要上这间!”

    “其余的都是坐着的,我不蹲着大不出来!你快开门啊!我快憋不住了”

    “你做梦,我不会开门的!”

    “好,寒谦,你一个人在这洗吧,你就知道有鬼从电视里出来,浴室里那么潮湿气那么重,最容易招鬼了,拜拜!”我转就走。

    咔嚓,后传来门打开的声音。我转头,寒谦正站在浴室门口,裹着浴巾一脸铁青的看着我。

    水珠顺着他的头发,滑下脖子,穿过锁骨到小腹然后消失,上还没有冲掉的泡泡刚好遮住了某地的两个重点,白嫩的肌肤上透着淡淡的粉红色光泽,嘴唇红的仿佛要滴出血一般。闻着他上淡淡的沐浴露的香味,我有一种晕呼呼的错觉。我大力的咽了一口口水,这不是人犯罪么,简直就是绝世小受啊!

    “你看什么看啊,你不是要用厕所”一丝红潮爬上了寒谦的脸上。

    “啊!……对哦!我我我是要用厕所的。”说完后我又直愣愣的盯着他呈真空状态。

    “你倒是,快点进去用啊!”寒谦暴怒。

    “哦……”我双眼放空的走进了厕所。

重要声明:小说《不是李四,是张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