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15

    我把姜汤端到他的嘴边,却被他转开脸躲开。

    “啊——快喝掉!”

    看到他第N次转开脸躲开,一碗好好的姜汤已经都快凉了,我只想说,姐的忍耐是TMD有限度的。

    “给我张口喝,你TMD还以为自己是个小孩,还要一口口的喂么,不许躲,给我喝!”

    我掰开他的下巴准备强灌,然后天雷的事发生了,寒谦居然一头把脸埋进我的怀里,一边猛咳一边如小猫呜咽般的说着不喝、不喝……

    原来人生病了,真的会比较脆弱,原来无论我们已经多大,我们依然希望自己是个孩子,有人宠的孩子!好吧,不来硬的就来软的吧!我摸摸寒谦的脑袋,用这辈子都没用过的温柔语气说:“不喝掉病就不会好了哦!”

    “不喜欢……生姜!”依旧是小猫呜咽。

    “可是你们家没有药,只有喝这个了啊!”其实也没有生姜。

    “不喝,不喝,不喝!”他像只小猫在我怀里乱拱。

    我一把压住他的大脑袋,板着脸说,“你要是不喝我就不管你了,我现在就走让你一个人在家自生自灭!”

    “不许你走!”他一把把我抓的紧紧的。

    “那你还不快喝!”凶过之后我又开始放低语气哄他,“闭上眼睛一口就喝掉了好不好?其实只加了一点生姜沫,糖水都已经把生姜的味道盖住了不会很难喝的,乖乖一口喝掉好不好?”

    看到他有些动摇我更加努力的劝说道:“你病好了才能有精神工作啊?病怏怏的怎么做事呢?这么大了怎么还可以任,快来,一口把它喝掉!”

    看着终于被他喝干净的空碗和他皱成一团的脸,我只想深深的,深深的对全世界的母亲鞠一个躬,因为,养个孩子,真TMD不……容……易……啊!

    ————————————————————————————————————————

    “早!”张氏阳光笑脸,送你一天好心

    “你,你怎么会在这?”寒谦疑惑的看着,正在往餐桌上摆碗筷的我。

    “昨天的事你都……忘记了么?”我把粥盛好,招手示意他过来吃早饭。

    “昨天……的事?”他疑惑的看着我。

    看到他一脸茫然,我突然想整整他,“好啊!你想不负责任对不对?”我重重的把碗一放,恶狠狠的瞪着他。

    “负……负责任?”他更加疑惑。

    “你昨天非要我送你回来,我送你回来后,你又借生病为由,利用我对你的同心不让我走,然后,然后,对我,对我……呜……”我掩面假哭,“你明明说过,说过,要补偿我的……呜……”

    “我,我对你?!”

    我从指缝,看到他上下打量我,一副吞了苍蝇的表,“你现在是不想认账是不是?”我激动的问。

    “那也要看是一笔怎么样的烂账啊!”他比我更激动。

    “你明明说,我昨晚彻夜照顾你有功,你为了补偿我,决定不扣我这个月的工资而且还要让我今天带薪休假一天的!你现在不认了,是不是?!”

    “你……说的就是这?”他猛的松了一口气。

    “不然,你以为我说的是什么?”

    “没,没什么……”

    “总经理,你脸红个什么劲啊?”

    “喝你的粥。”他把整个头埋到碗里,不再抬头看我。

    我偷偷的比了个V的手势,看来,寒谦的道行还是太浅啊!

    “喂,为什么我总觉得我嘴里满口姜味。”

    “我怎么知道,说不定是你半夜烧糊涂了跑到厨房去啃姜玩。”

    “怎么可能,我最讨厌的就是生姜了。再说,我的厨房根本就没有生姜。”

    “那我就更不知道了啊!哎呀,快喝粥,快喝粥。”我埋下头,不去看他那狐疑的打量。

    ————————————————————————————————————————

    “哎呀,寒先生去上班啊!”

    “嗯。”寒谦不冷不的对物业员点了点头。

    “寒先生,最近要注意点啊!最近小区好像有小偷,我们那个宿舍一楼阳台堆的生姜,一晚上全不见了哩!”

    “嗯。”寒谦依旧不冷不的点了点头,算是道别后,就一直死死的盯着刚推着玛走出他家大门的我。

    “喂,你看我干嘛?!你再看我我就去告诉人家物业大叔,说那些生姜全是你昨晚半夜梦游偷回家啃完的。”

    “哎……”他长叹一口气,“你拿个一两个还说得过去,全部偷光做什么?”他小声凶我。

    “那做事要有始有终嘛!”

    “果然是你偷的!”

    “……”你个老狐狸,亏得我刚刚还夸你道行浅!(这是夸咩?)

    “算了,我不跟你追究了,你回去吧!”他摆摆手,赶我走。

    “你真的放我一天带薪假啊?”我欣喜的问。

    “趁我没改变主意前,快滚!”

    “切,要不要我骑车送你去公司?”我用力拍拍车后座。

    “不用,我车库里有备车。”他看着我的小玛,抖了一抖。

    “哦,那我走了啊。”我带上我的小粉红,发动玛。

    “喂!”他突然叫住我。

    “嗯?”我熄火,回头向看他。

    “就是”

    “嗯?”

    “就是……”

    “嗯?”

    “粥……”

    “大哥,不带像这么大喘气的!>﹏<”

    “就是,粥还……还……还蛮好……吃的。”

    “哦,下次有机会再做给你吃。”我对他挥手再见,再次发动玛。

    “喂!”

    “又有什么事啊?大哥>﹏<”

    “昨天xxx了”

    “啊?你说什么我没听清?”

    “我说,昨天xxx了”

    “你到底要说什么?〒▽〒”

    “你耍我啊?”

    “我是真没听清。〒▽〒”

    “我说,昨天谢、谢、你、了!”

    “耳朵,都要被你吼聋了!”

    真是,突然这么礼貌干嘛,害我嘴角一直想往上翘。不耐烦的鄙视他一眼,再次发车,挥手,告别。

    “喂!”

    你这样下去,我车会坏的,真真真的会坏的!≧﹏≦“你到底要说什么,像个爷们样的,一次说完,行不行?!”

    “要不要我送你。”

    “谢谢关心,自己有车。”

    “那你住哪啊?”

    “谢谢关心,学校宿舍。”

    “你们学校放假了吧!”

    “谢谢关心,已经放假。”

    “学校放假了还让人住啊?”

    “谢谢关心,还让人住。”

    “这什么学校,放假还让人住!”

    “谢谢关心,三流学校。”

    “那你几个人住啊?”

    “谢谢关心,暂时一个。”

    “你一个人住不怕啊?”

    “你有完没完,人口普查也没你这么详细吧!你到底要问什么?”

    “我其实就是想问你,要不要搬过来和我一起住!!!”

    “谢,谢,关,心……等等,你说什么???!!!⊙□⊙……”

    “……,我是说……如果……你一个人住……很怕的话……要不要……”

    “我不怕。”

    “我怕!”

    “哈?”= =|||……

    “算了,算了,没事,你走吧!”他对我像赶苍蝇一样的摆摆手,转就走。

    “喂!”这回轮到我叫住他。

    “什么?”

    “明天去帮我搬东西。”

    “哈?”

    “不是要住过来么,明天去帮我搬东西。”

    “哦……”

    ————————————————————————————————————————

    “因为昨晚如此……如此……于是最后今天就这般……这般了罗!”我一口气讲完昨天到今天的一系列混乱事件。

    “你个女人疯了是不是?”火妞拿着筷子猛的敲起我的头。

    “你丫不要打我的头啦!本来就不聪明。”

    “还蛮有自知之明的嘛!那我需不需要夸奖一下你!”

    “我也是看他可怜啊!”

    “你跟你妈说你要工作,然后家在本城放假也都不回去。如果让她逮到你不回家却在外面跟人同居她不剐了你的皮。”火妞做了个扒皮的动作。

    我打了个寒碜,“你不跟她说,我不跟她说,她不就自然不会知道啦!”我对她放出祈求的小电波。

    “你别看我,看我也没用,我最多只能答应你在她不主动问我的况下,我能保证不主动告诉她。”火妞伸手遮住双眼,阻挡我小电波的传播。

    “那她要是主动问你呢?”

    “那我只会告诉她一句话。”

    “是宁死不屈还是打死我也不说?”

    “是……”她勾勾手指示意我靠近点,“皇军,我的,都招!”

    “我去!!!你能再出息点不?”我重重的叹了口气,“你也知道我是知道要是这个我不想让我妈知道的事被我妈知道我就死定了,可是你却在明知道我是知道要是这个我不想让我妈知道的事被我妈知道我就死定了的况下还不站在我这边,你说,你人道么?”

    “缓会,有点晕……什么知道不知道的。”火妞撑住太阳甩了甩头。

    “以你的智商不能理解是正常的!多的是你不知道的事~~啊!”

    “滚,别用你的鸭子嗓音玷污我家宏宏。”

    “……,火妞,你记得跟团还有假说,一定不能让我妈在你们这探到口风啊,不然我就死定了。”

    “我代表雷公馆郑重告诉你……”

    “什么?”

    “安心……”

    “恩。”果然是好姐妹。

    “的去吧!”

    “哈?”

    “清明、祭啥的姐几个不会忘记你的。”

    “滚你妈的大喘气!”

重要声明:小说《不是李四,是张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