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13

    "寒总,这是你要的文件,还有什么是要吩咐我的么?"

    "没有了,你下班吧!"

    "好的,谢谢!"

    又是这么早就下班!子真是太无聊了啊!

    自从那次生事件以后,寒谦居然真的没有再刻意为难过我。甚至还给我配备了一"正常人"可以使用的桌椅。我们就以着这种“你不来招惹我,我就不去咬你”的模式相处着。

    别说,这一时间突然没人跟我斗了,我居然还真有点有些不习惯!莫非我就是传说中的受虐体质?

    ————————————————————————————————————————

    其实华谦从以前就是这样,没有固定的下班时间。只要你做完你当天该做的事,无论何时你都可以拍拍股回家睡大觉了。所以说在华谦你下班的时间取决于你办事的效率啊!刚进公司听到这规矩时我还乐呵的,我想我一秘书顶死又能有多少事做呢?还不是轻轻松松上班来,快快乐乐下班去,多余的时间说不定我还能去外面去兼兼闲职打打零工呢!

    可我错了,我不该低估了寒欠的变态程度啊!我永远记得他那时是微笑着和我这枚小小新人进行了这样一段对话:

    我:"寒总,您交代的都已经办好了,请问还有什么吩咐么?"

    他:"恩,办事效率倒是还快的嘛!"

    我:"您说笑了。"废话,当然快啦!老娘还要出去做兼职,不然怎么撑得到发工资之前啊!!

    他:"基本上没什么事了,到公司人全部走光时麻烦你提醒我一下。"

    我:"好的,那么您需要提醒的内容是?"我拿出备忘录准备记录。唉,看来今天是别想出去找兼职做了。

    然后就是此时,他用短短的10个字教会了我人可以无极到这个地步,因为他说:"我要你提醒我……你还没走。"

    那段时间《算你狠》和《你好毒》这两首歌,我基本上是张口就来。唱的那是比原版还原版。

    不过其实凭心而论寒谦还是优秀的,他比那些个除了吃喝玩乐什么都不会的败家富二代要强的多。甚至公司现在也有很多大单子都是由他进公司后才签成的。所以撇开一切来说——小伙子还是很不错滴!

    ————————————————————————————————————————

    "寒总,你要出去么?"

    "恩,我要去秀水山庄签约。"

    "秀水山庄?哇,跟我学校顺路耶~!寒总,你顺便送送我唄!"这样一来我不但可以省下车钱,而且还不用去经历那痛苦的公车惊魂剧之《人夹馍》了,哦耶~!

    "不行!这次签约很重要,不能出差错!"他毫不迟疑的拒绝了我。

    "难道送送我签约就会出差错了?"

    "是!"用的是坚定肯定回答。

    "凭什么?!"

    "因为你是——事,故,体,质!"

    "靠,不送就不送!"我作势扭头离开,当他转去车库时,我立马悄悄跟在他的后。你拒绝我我就要接受你的拒绝了吗?我又不是脑袋被门夹过。

    在他打开车门的那一刹那,我一个健步冲上前去,打开车门稳稳坐好。

    我是事故体质?居然说我是事故体质?我今天还就和他杠上了,我倒是要看出不出得了事故。

    "下来!"

    摇头。

    "下来!!"

    继续摇头。

    "你信不信我扯你下来!"

    我仰头,,拉低衣领说,"喏,你有种就往这扯呀!"

    "你……我都说了不送你了!!!"

    "你不送,我就不能——硬,上,啊!"

    "你这个女人!!!"他这句话说的是咬牙切齿。

    "小伙子,别做无谓的挣扎了,开车吧,驾!"哇哈哈哈哈哈!这是人家第一次做法拉利,真是好兴奋啊,好兴奋!

    ————————————————————————————————————————

    "好了,好了,前面左拐在我校门口把我放下来就可以了!"

    "滚!"他没有拐弯而是直接把车停到路边。

    "小气,送我到校门口连一分钟都不要!再说这一路出事了么?出事了么?还说我是事故体质……"

    "我说,滚!"他打断了我的话。

    什么态度啊!我越想越气、越想越气下车后反就是一脚的踹到了法拉利上。

    只听"吱……"的一声,法拉利冒出了一缕黑烟。

    寒谦挑眉,看着再也发动不了的的法拉利,戾的说:"张姗,你是不是不想看到明天早上的太——阳——了!"

    我泪流满面的指着法拉利问:"寒总,您这该不会是山寨机吧!"

    人家不都是说"山寨机,就是牛"的么?!~~~~(┬┬_┬┬)~~~~

    看着面色又暗上了几分的寒谦,我弱弱声的问:"要不,打电话要司机过来?"

    "等司机来了,你觉得时间还来得及吗!快去给我揽辆计程车!"

    "可是……我们这荒地吧!它没计程车这么高级的玩意!"

    "公车总有了吧!"

    "有有有,一小时一班的,下一班"我举起手腕看了看时间,"啊!下一班再过四十就会来了!"

    "张姗我TMD真想掐死你。"寒谦狰狞的看着我。

    "寒总,你怎么骂脏话了!您要淡定啊!淡定啊!——啊!对了,我有车,要不我来送您?!您放心,我一定会及时把您送到案发现场——哦不,是签约现场的!"寒总相信我,看着我的黑眼圈!

    "如果半个小时之内我到不了秀水山庄"我就让你变成案发现场的女主角!"寒谦满脸寒冰的看着我。

    "咻——"的一声,我以光速消失。

    ————————————————————————————————————————

    当我开来我的车之时我居然难得的在寒谦的脸上看到那种名为"错愕"的表

    "这是……?"他指着我的车问道。

    "吗?!玛电动车!寒总,上车!"我拍了拍车后座并为他拿出一顶粉蓝色的安全帽。

    寒谦嘴角抽搐,"你要我带着这个东西,坐在你的这个玩意的后面?"

    "难道你想坐在前面?那样好危险的!你以为这是那种革命片里的二八自行车么?你以为你是那电影里的小女主么?还有啊!没想到死像啊,你还有这种嗜好。"我边说边解下头上粉红色的安全帽递给他。

    "我真是要被你气死了!我TMD快要气死了,你脑袋被水银浸过么?开车吧,开吧,开吧!"他粗鲁的带上了那顶粉蓝色的安全帽坐上了我的玛。

    "尊敬的乘客请系好你的安全带,玛747现在要起飞了。哦耶~!"

    \ (@^0^@)/

    ————————————————————————————————————————

    "停车……停车……我要你停车!!!"

    一个漂亮的神龙摆尾后我把车停到了路边。

    "抱够了没,松手!姐姐的嫩豆腐也是你能瞎吃的?"我拍向他搂住我腰的双爪。

    "嫩豆腐?!我看是臭豆腐吧!"

    "不惜得和你吵,这不还有个几百米么?干嘛不让我送你到大门口?"

    "不用了,我不想让别人看到我从这玩意上下来,我自己走过去!"

    "成,您请,算我问多余了,我还求着送你过去呢!"这玩意,这玩意,要不是这玩意你来的了么你,"既然您已经送到了,那没我什么事了吧,我就先走了啊!"

    "你走了我怎么回去!"他一把拉住了我玛的后视镜。

    "这玩意您不愿坐,别的玩意我又没有,所以,你怎么回去——关,我,什,么,事,啊!"

    "你说,法拉利修理费一般在多少左右呢?你要是要还的话,估计要贷款……"他捏起指头算了起来。

    我一把握住他在计算的手,谄媚的笑着"老板,您看您认真了不是,我就是跟你开个玩笑,这是美式幽默,美式幽默!你只管去谈,我就杠杠的站在那颗树下等着您,哪儿也不去。"

    "就站在那等吧!"他指了指秀水山庄前那大理石地面的广场。

    "厄……可那地没荫啊!"

    "就是因为没荫,我才要你站那等呀!"他对我粲然一笑。

    "寒欠,你不要太过分!!!"

    "以你现在的工资,不吃不喝得还贷款多少年呢?……"他又掰着手开始算起了。

    "呵呵,寒总,我说的是你不要不过分!"我讨好的看向他。

    他连看都不想看我一眼,直接走进了秀水山庄。

重要声明:小说《不是李四,是张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