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9

    "你说,你说他过不过分——再去,再去给我拿点吃的来烫……"我一边大口大口的往嘴里塞着刚烫好的食物一边向小婉抱怨着

    "厄……你要是少吃点我就承认他过分……"

    "我TM都饿了一……天……了……"我满嘴菜沫、沫的对着小婉边喷边道。

    小婉立马侧躲开,把我的头重重的一推说:“你丫嚼完了再跟我讲话。”

    "……"

    ————————————————————————————————————————

    "呃……"我舒舒服服的打了个饱嗝。

    "吃饱啦?"

    "小半饱吧!"我拍了拍肚子。

    "小半……饱???????"小婉看了看桌子上高高堆起的竹签,抚额,问:"你是无底洞吗???"

    "切!——太瞧不起我的食量了,无底洞哪配得上我啊!我的胃是——黑洞。"

    哇咔咔咔咔咔咔!!!!!

    "唉~小婉,你说我到底该怎么办啊!要我离开华谦,我是肯定舍不得的。再说我都跟我妈那放话说我要自立更生了,我要是把这工作辞了,我妈一定会劈了我的。可,总不能一直和寒欠那个瘪三斗下去吧!"

    "你呀你!你哪里有Office Lady的感觉嘛!你每天去跟他在那嬉皮笑脸的耍贫,他不整你整谁啊!听姐的,明天穿正装去上班,你把自己收拾的专业点,他保证也就不好意思为难你了。"

    "我穿的咋就不专业啦?咋就不是正装啦?"

    她上下打量了下我。

    "鸡窝头、大T恤、牛仔裤,这……就是你所谓的正装?????"

    "厄——那你说什么是正装?"

    "起码要穿个黑色职业裙,再配个黑色8厘米高跟鞋吧!当然如果能加上一副黑边框眼镜那就更完美了!"

    "你确定你说的那是Office Lady不是——黑寡妇???"

    "……"

    "你穿不穿!"

    "好、好、好——我穿、我穿——我穿这样他就会放过我啦?"

    "当然不是,Office Lady除了有外在还要有内在。他喜欢喝News的cafe noir是吧!你明天一去就给他端上一杯,保证他会重新对你有个好的印象的"

    "人家要喝40度以上的,难道我对着咖啡说‘你不要凉……你不要凉……’——啊~!你打我干什么!!!!"

    "难道你不知道这个世界有一个神奇的物体,它叫保——温——杯吗???"

    = =|||

    厄……果然是,很——神奇的物体啊!

    ————————————————————————————————————————

    "总经理你,早上好!——这是News的cafe noir,保证温度在40度以上。"我对寒欠露出标准的27.5度角微笑。

    他在一瞬间的微愕后立马回过神来,谢过一声从我手中接过咖啡轻抿了一口,也回给我一个标准微笑,

    哦耶!我在心中比了个V的手势。看来他对我还是颇为满意的嘛!真是信小婉者得永生啊!

    "那么,如果总经理没什么吩咐的话我就先下去了。"

    得到他的许可后,我退出了办公室。

    "Linda、Linda、Linda我的办公桌在哪?"我开心的跳到Linda的桌前。

    "你是……小姗?"她仔细的打量我,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

    "厄……换个称呼行不,小姗、小三的,听着怪别扭的,要不就叫我‘三儿’得了。"

    "好,三儿……因为一直以为你不会来,所以……其实并没有提前为你准备办公桌。"

    "啊?!不会要我踩着这8厘米的高跷站一天吧!"我看着Linda飙泪。

    "那……那我帮你去请示一下总经理好了。"

    "三儿,总经理说把你的位置安排在他的办公室,你、你先凑……凑合着坐,千……千万别和他闹的不愉快啊!"

    “啊?和他共用办公室啊?——厄……好吧!——安拉、安拉,作为一个专业的Office Lady,我是不会和上司吵架哒!~~~~”

    当我走进办公室看到寒欠给我安排的那个所谓的“位置”之时。

    我突然很想唱这么一首歌:

    小白菜呀……

    地里黄呀……

    二三岁上,没了娘呀……

    …………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刚刚Linda要对我说那么一番话了……

    没有桌子也就算了,那起码也得有个舒服的电脑椅吧!

    没有电脑椅也就算了,你就算给个有靠背的木椅也行啊!

    没有有靠背的木椅就没有吧,那最起码也得是个长椅啊!

    算了,不是长椅我也就认了,可那也不能是个小板凳啊!这也太夸张了吧!

    行,小板凳我也忍了,可你好歹也给我整个木的啊,居然给我弄个塑料的!

    就算退一万步来讲这些我都忍了,你也好歹得给我个好板凳啊!你给个破板凳,这又算是什么意思列!

    (╯‵□′)╯︵┴─┴掀桌

    "张小姐,坐啊……"

    "不用了,我……我站着……站着就好!"我是坐个什么啊,这凳子能坐人吗!!╰(‵□′)╯ 暴怒……

    "那么,张小姐对这个座位满意吗?"

    "怎么会不满意呢?总经理为了给我安排个座位,如此的……花心思,真是——难——为——您——了啊!"我咬牙微笑。

    "不——客气!"他对我回了一个"亲切"的微笑。

    ————————————————————————————————————————

    一步、两步、三步,我偷偷的一点点向小板凳移近。那啥,自尊诚可贵,坐会价更高,姐姐我的那个脚啊,实在是疼得受不了了。

    靠着墙慢慢往下滑,我一脸幸福的等待着我那香和可的小凳凳来个亲密接触。

    Linda的突然闯入,让我立马刹住了往下滑的香,站直子故作无谓的把玩自己的短发。

    "总经理,卫小姐来了,要接见吗?"

    "请她进来"

    "好的"

    Linda临走前悄悄的对我比了个加油的手势。我淡定的向她摆摆手,回了个OK的手势。

    "寒大忙人,我没打搅到你工作吧?!"

    "你觉得呢?"

    "切,这么直白,真让人心寒——小妹妹你好啊!还记得我吗?"

    记得,当然记得,她不就是News的那个美人老板吗!如果说她跟寒欠认识的话,那么那杯咖啡……X﹏X

    我挫败的一股坐到小板凳上,反正对寒欠来说我一直是个耍猴戏的,那么再丢脸一点也无所谓了吧!

    "哎哟喂~妹妹的凳子好潮哦!"

    "哦,是吗?!送你。"我嘴角抽了一抽。

    "唔~呼呼呼呼,君子不夺人所好啦!——话说妹妹怎么不去我店子里买咖啡了,亏我还特意依照你——最————的口味推出了一款新咖啡‘abysm’呢!"

    我——最————的口味 = =|||

    "厄……abysm,什么意思?"

    "深渊……"

    好名字!!!…… {{{(>_<)}}} 发抖

    "你来这耍宝的?"寒谦终于忍不住插话。

    "人家好心好意来找你,你还这样说人家,人家回去了,哼!"

    她的几个连发"人家"听的我鸡皮疙瘩直往下落。

    "小妹妹,送送我呗!"

    我能拒绝吗???答案——不能

    -----------------------------------------------------------

    "那杯咖啡最后到底谁喝了啊?"刚走出办公室News老板就一脸八卦的靠过来问我。

    "你都告密了还能是谁喝,当然是我啦,难不成是寒欠!"

    "寒欠?哈哈……这名字好,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 =|||

    "喂,小妹妹,你冤枉我了,我可没告过密哦!"

    "真的?"

    "当然啦!!!我只不过是发了条短信给他,叫他好好品尝一杯咖啡里所包含的人生各种滋味……"

    还是,告密了……= =|||

    "嘻嘻……生气啦?别这样嘛!——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啊?"

    "张姗"

    "哎哟,名字喜庆的啊!以后我就叫你小姗吧!我叫卫千绸。"

    果然,欠的朋友,怎么着也得是欠抽这个级别的吧! = =|||

    "哪里、哪里,没你名喜庆。那啥,就叫我三儿吧!小姗听着别扭。"

    "好,三儿,其实我很羡慕你啊,谦很少对人这么好的。"

    "他对我好?!你哪只眼睛看出来的啊?!"P眼吗……(#‵′)凸

    "你看她对你多啊,还和你闹着玩,可他对我就总是冷冰冰的。"

    "玩?是啊,他TMD都快玩死我了!"

    "别这样嘛!来给姐说说和谦是怎么认识的?"

    "无意的结了点梁子。"

    "梁子??说说呗……"卫千绸眼中闪烁出兴奋的八卦小光芒。

重要声明:小说《不是李四,是张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