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天雷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准噶尔刀王 书名:五代兴唐
    “存地失人,人地两失。存人失地,人地两得……这党项人很会打仗啊,还知道集中优势兵力的道理。”

    李岌进了绥州城,在州衙坐定,听着从各处报来的军(情qíng),不由赞叹了一句。

    “他们退过了横山,机动能力就大为增加,不知道会选在哪里和我们进行决战。”元行钦看着面前的地图,皱着眉头说道。

    “也许会在夏州城下,这样我们的后勤补给线会显得十分脆弱。”李岌笑了笑,“可惜的是朕并没有平定他们的打算,我们这次控制了明堂川就收手。”

    元行钦伸手在地图上比划了一下:“如此甚好,大军的补给线压力并不算大。对方损失了三分之一的地盘,倒也不至于狗急跳墙,在银州打上一场大仗,他们吃过亏差不多也会选择屈服。”

    “打不过就投降,有机会再自立,这时叛时降,总需要想个好法子彻底绝了这祸患。大唐这军将为守臣私有,遗祸上百年了啊……”李岌不由叹息了一声。这到了宋朝是解决了这个问题,但又矫枉过正,对于武人压制过死,又造成弱军的问题。

    这其间的取舍平衡是件很难把握的尺度。

    晋阳军在绥州休整两天,其后沿着无定河直趋银州。

    这银州城在横山北麓,位于无定河、明堂川(榆溪河)两条河谷交汇处,倚山面水,居高临下,扼守着横山山脉东北方向的出口处。由于地形险要,确实是易守难攻。

    定难军在银州城内部署了六千守军,意图以坚城来先消耗晋阳军的实力,其后再进行反攻。这座坚城成为了唐军征讨定难军所遇到的最大障碍。

    银州城南五里,晋阳军在鱼河谷口处修筑了大营,这片河谷口宽达五里左右,地势平坦,晋阳军在无定河两岸依山扎营,先保障后方稳固,然后准备从容攻城。唐军抵达城外,并没有急于攻城,而是先按兵不动,先修葺营寨,制作攻城器械,倒是显得很有耐心。

    反而是定难军进行了两次夜袭,但在晋阳军严密的防守面前,都是无功而返,铩羽而归。

    党项羌自中唐时期从洮河流域迁居横山以北牧居已经超过了一百五十余年,这地方蕃汉杂居,早就跟着汉民学会了耕种和各种筑城和守城之法,此时城头上架着投石机、(床chuáng)子弩等各种的守城机械,看着都让人头皮发麻。

    双方一直对峙了十多天,唐军发动了第一次攻城,由榆林东大营副将姜恒率部进行试探(性xìng)进攻。银州城依山而建,正面只有一里多宽,根本摆不开多少兵力,即便如此,唐军还是投入了五十多台刚刚制造出来的攻城器械。

    李岌并不准备在这座土城下消磨太多的时间,如果长期对峙,难免李嗣源在得到消息后会打起河北三处军镇的主意。

    咚!咚咚!

    咚……

    随着战鼓擂响,攻城的三千步军列成五个方队,每个方阵之间相隔约三十余步,开始缓缓向城墙移动。

    姜恒一(身shēn)厚重的鳞甲,头戴铁盔,站在阵前,手举战刀指向城头:“全军进攻!”

    随着号角吹响,步卒们开始推着云梯,向城墙冲锋。

    与此同时,已经架好的投石机和弩炮开始疯狂向着银州南城头上投掷着石块,十多架(床chuáng)弩也在抵近到三百步时,停了下来,也开始朝着城头上发(射shè)着一根根如同标枪般的巨型弩箭。一时间银州城头尘土飞扬,土石崩碎。

    不时有防箭的实木(胸xiōng)墙被砸得破碎坍塌……

    城头上下,箭如雨下。

    进攻的唐军顶着大盾,冒着箭雨冲向城下,不时有人中箭倒地,短短的三百余步距离,就出现了十分之一的伤亡。

    银州城依山而建,东西长三里,南北宽约二里多,是一座周长十多里的小型城池。由于东面紧临无定河,党项人在重新筑城时,利用无定河水在城南和城北各挖掘了一条简易的护城河,宽达三丈。

    唐军的弓弩手集结在攻城的部队之后,列阵不断朝城头放箭,密集的箭矢如骤雨般洒向城头,压制着守城军卒的还击。守城的羌军弓弩手仍然冒着箭雨向城下抛(射shè)着箭雨,双方箭如飞蝗,不断有士兵被飞矢(射shè)中,惨叫着倒下。

    一营士卒在冲近城头后冒着箭雨将(身shēn)负的草捆抛入护城壕,其后挥动铁锹,开始填平沟壕,已经有十余架攻城梯冲过了沟壕,其后搭在城墙之上。(身shēn)穿重甲的敢死队开始冒险沿着攻城梯向上攀爬。

    城头上防守的羌军将滚石块如冰雹般砸下,攀登的唐军被巨大的圆木砸中,惨叫着跌下城去……

    一辆由粗大的圆木制作,上面蒙着数层牛皮,还覆盖着一层湿泥的攻城车从投石机阵列后面被推了出来,缓缓靠近城门。这辆攻城车的下面车厢里装着数百斤的火药,这是李岌为党项人准备的礼物。

    只要这辆装满火药的攻城车能够推到城门楼下,李岌估计直接炸开二十多公分厚的城门应该没有多大问题。

    城头上防守的羌军在见到这辆攻城车在缓缓靠近,发疯似的将箭矢覆盖过来,这些箭矢根本无法阻止攻城车的前进。最终这辆装满火车的攻城车过了刚被填平的壕沟,被推进了城门洞里,轰然一声撞在了城门上。

    “都躲远点,马上要爆炸了!”石敢从牛皮蓬子下钻了出来,朝着城下附近的攻城军卒大声喊叫着。

    数十名推车的军卒从车下钻了出来,掉头就往回跑。

    两名军卒各扯着一根火焾也退了出来。

    “将主,整好了!”

    “好,点着!”石敢大喊道,两名军卒从(身shēn)上掏出冒着烟的艾草卷,吹了几口,然后将火头对准了火焾。

    点然的火焾开始冒起火花,石敢在看到火焾被点着后,也是带头转(身shēn),调头就跑,其后和两名手下直接就跳进了护城沟壕里。

    大约十几秒过后,只见一大团眩目的火光从城门洞中喷薄而出,紧接着是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声,如睛空霹雳一般,大地开始颤抖,城头处青烟弥漫,完全笼罩在一片烟尘当中。等到硝烟慢慢散去,只见城楼被炸塌了一半,连同一侧的城墙也崩塌开一个数丈宽的大口子。

    “冲啊!”

    一脸震惊的姜恒见此随即反应过来,高举着腰刀声嘶力竭地大吼了一声,带头开始发起了冲锋……

重要声明:小说《五代兴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十三、天雷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