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二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聂小宝 书名:变态养成记
    风阁在如火如荼中创新,抢回了一大半生意。而凤皓小这边已是无心经营生意惨淡。凤皓小几次探进风阁结果都被水泽之的人以天罗地网似的覆盖下拦了回来。万般无奈只得天天仰望天上的星星,水里的月光,江里的鱼儿借酒消愁痛不生。

    张书轩受了这次打击后倒是平静很多。他不像凤皓小一蹶不振,没有节假的上下班早出晚归,不死心地在风阁周围晃悠。晚间回去总会见到凤皓小烂醉如泥的样,心里倒是生了几分愧疚。想要劝他可是又张不了口,只得一个在屋里一个在门口叹气声不断。

    半夜凤皓小醒来看见张书轩还未睡,爬着来到他边互相劝解。

    凤皓小躺在走廊上说:“你要是放手,咱俩杀进去她说不好会跟我出来。”

    张书轩问:“我若不放手,我俩就不能杀进去?”

    凤皓小回答:“杀进去了她也不会相信你我。铁定以为你我要把她软。不会跟我们出来,谁让我骗过她。除非你主动放手。”

    张书轩不愿放手,他说:“我等,等到她想起以前的事。不管多少年我都要等。”

    凤皓小为张书轩的死心眼悲哀,他笑问:“要是她一辈子想不起来,怎么办啊?水泽之不是个好东西,最喜欢干辣手催花的事。也不知夏语被他折磨成什么样了。都好几天了一个人影都看不见。眼又瞎了,拿什么跟水泽之斗。”说到后面凤皓小火了,大声骂张书轩:“你是不是要把她死了,你才开心。”

    张书轩一怔,低下头纠正道:“她不叫夏语,她叫小嫣。”

    凤皓小大发雷霆,指着张书轩嚷:“她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找你拼命。”

    张书轩不再忍让,反问凤皓小:“若有一天她忘记你了。可她与你的曾经又是那么真实,你会放手吗?你会放手吗?”

    凤皓小回答不出,他仰望漫天璀璨的星辰,想起了与夏语相遇到相知的过程,戏剧漫长而又短暂。他说:

    “若问相思为何物,相遇相知相守时。”

    张书轩呵呵傻笑:“你也不会放手是吗?那你拿什么来质问我,拿什么。”

    凤皓小伤心地说:“我不会放手,可我会祝她幸福。她快快乐乐的活在这世上比什么都重要。我了解她,我尊重她,我为当初骗她后悔。我该毫不隐瞒地告诉她,我想她会理解我。”

    发自内心感人肺腑的话让张书轩动容,他想了会再问:“你会放手吗?”

    凤皓小从容笑道:“放手?说这个重要吗?人都不在了不想放也得放。”

    张书轩抿嘴沉思,他想想这几风阁外转都有人在暗中挡着跟本进不去,水泽之封闭了关于夏语的任何消息。人是死是活无从知道。凤皓小的话让他动摇了,过了会他下了决心:

    “我们去救她,我跟她说不再你。不过,你也别想对她怎样。我要等她想起我来。”

    凤皓小欣喜万分,拉住张书轩的手激动地说:“哥哥,你终于想通了。咱们现在就去救她。”

    凤皓小说救就去救,没等张书轩答应下来。拍拍手,早就准备好的手下从黑暗中串出。

    “少主。”

    凤皓小笑呵呵地冲他们点点头,豪言壮志:

    “这次有了张兄的加入一定会马到成功。”

    张书轩大吃一惊:“原来你都准备好了?”

    “没错,就等你一句话。谁让水泽之太牛X我一个人拿他没办法。”凤皓小欣然承认。

    张书轩暗想,这小子看着清醒的很,这几的宿醉莫不是装出来的。给自己下,为了就是让自己今天服软。心叫不好,可夏语的死活未知还是得救,他像打了霜的茄子跟着兴奋的凤皓小去风阁救人。

    一行七八个人,着夜行衣如猫似地在黑暗中行走,落地无声轻盈快捷。离风阁还有100米处停下。凤皓小打手势指挥跟着的几人。

    你去那边引开拦着的人,你去那边引来。我与张书轩对付水泽之到后院去救人。

    张书轩见凤皓小熟门熟路的指挥,连夏语住的地方都摸得一清二楚,疑惑地问:“你怎么知道的?”

    凤皓小如实说:“一年前我就在风阁里安了眼线。没想还用上了。”

    张书轩更加肯定,这小子给自己摆了一道,不免有些心酸。黯然神伤,无心听他说的话。

    等五六人隐入黑暗中,凤皓小拉着张书轩转到后方去后院救人。凤皓小轻功了得,张书轩弱了些心不在焉地跟在他后。

    两人一前一后静悄悄地来到后院。后院的护卫被另五六个人引开来,他们很轻易地翻过墙,来到院中。院中青草芳芳,蛐蛐声一片。凤皓小与张书轩刚立住脚,水泽之如鬼魅似地飘到了院中。

    “喝,今天是两个人来了啊。”

    凤皓小看向第三间房,夏语就住在里面。他大喊:“夏语,夏语……”

    水泽之哈哈大笑,“别喊了,你每次来都喊不累啊。她睡得很香,不睡够时辰是不会醒来的。”

    张书轩听清了他的话,知道凤皓小背着自己干了不少事。对他的承诺产生了怀疑,站在院中犹豫不决。

    凤皓小快刀斩乱麻,不跟他废话拖住水泽之冲张书轩叫:“她在第三间房,去把她弄醒拉出来。”

    张书轩还在犹豫,举棋不定。凤皓小极力的拖住水泽之,功夫还是差些落了下锋。这次他不打算逃,拼死要拉出夏语。倒是比前几次赖打许多,眼看要拖不住了,张书轩还在犹豫。

    最后张书轩决定先救下夏语。正当要推开门时,水泽之甩开凤皓小拦住了张书轩。

    这时外围被引开的几个门主,赶了回来。胜负已分,凤皓小输了时机,拉着张书轩要离开。

    水泽之大声下令,斩草除根。

    东边的天空翻出鱼肚白,天灰蒙蒙亮太阳要破云而出。

    水泽之与几个门主一起围攻张书轩与凤皓小两人。三个门主围攻张书轩,水泽之单挑凤皓小。

    两人又过了十几招,凤皓小招架不住了。步步吃紧,要逃走可放不下张书轩,使命的硬撑着。水泽之从容不迫,抓住机会一剑刺中了凤皓小的口。顿时鲜血外冒,受重伤。

    “皓小!”张书轩大叫声,手中的剑挥动的更快,还是很难抽

    凤皓小捂住伤口,血滴答滴答地浸黑了地面。面色惨白剑撑地没了反抗之力。

    水泽之抬手要补上一剑,至凤皓小于死地。

    千钧一发,命悬一刻时。一道洪亮的男声划破长空,

    “住手。”

    水泽之收发自如地收回剑,转笑着与凤龙海打招呼,推卸责任,无耻地说:

    “凤庄主你可来了,你儿子在我这撒野可不能怪我。”

    凤皓小看见了凤龙海高大熟悉的影,再也支撑不住了,叫了声父亲,扑通倒地不省人世了。

重要声明:小说《变态养成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