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聂小宝 书名:变态养成记
    水泽之眼眯得狭长看着夏语,过了会他探问道:“你早有这打算?”

    夏语咬住嘴唇轻笑道:“也就跟你进了风阁后有的打算。”

    水泽之拿起边的皮鞭站起,在手中大声地玩弄:“你拿什么跟我谈条件?你的命都在我手中,还有什么不是我的。”

    夏语吃力地坐起,顺着前疼痛的血印慢慢往下摸,摸到腰尾,摸到了下光洁的丘壑,像是自/慰似的揉弄了下。柔媚地冲水泽之说:“这体是我的,纵使你强迫我跟你交/配可我不会发出一声响。你喜欢吗?你喜欢你就来。”夏语张开双臂迎接水泽之。

    水泽之软下的东西又硬起来,他吞吞口水。猜不到夏语是什么用意,疑惑地问:“你这是投怀送抱吗?”

    “你说呢?”夏语反问道:“投怀送抱这词不错,不过我的命都掌在你手中。还有什么不能拿去,你若想要现在就强上再痛我都不会叫出一声。只是有了这次后,我想也不会再有多少次。一个人活不容易,一个人想死很容易。”

    水泽之看着她前的那道血印,心中一紧嘴上死硬地说:“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你死死看。”

    夏语毫不犹豫使上全力向后撞去。眼见快要撞上墙壁,水泽之这才相信她真的是要寻死。急忙去抓夏语的胳膊,光滑的胳膊在他手中滑过,他没来得急拉住。夏语撞上了墙壁,咚咚作响墙壁叫疼,夏语叫娘后脑勺起了个大包。

    水泽之见夏语没出血吐了口气,摸摸额头这才发现出了一的冷汗,他喊叫道:“你真寻死。”

    夏语趴在上“嘿嘿”地笑了。

    水泽之心里发怵,抓住夏语的肩使劲摇晃,吼道:“你疯了?”

    夏语被摇摆的像没了骨头,笑嘻嘻地问他:

    “你信了吧!”

    “信了,算你狠。” 水泽之算是服了。

    夏语接着坚定地说:“我狠不过你,但我狠得过我自己。你以后别想像上厕所一样的上我。”

    夏语的恨像一把剑直刺水泽之,他心里一阵刺痛烦躁无比,抬手想打夏语但看着她倔强的样又下不了手。只得光着子摔屋里的东西。摔了花瓶,摔了桌凳,把自己穿的衣服摔出了几朵花来还不解气。屋内能摔的都摔光了漆黑一片。水泽之见夏语嘴角含笑镇定自若,原本平静点的心又起波澜。他快速地走到边抓住她的短发摇摇,咬牙问:

    “你眼瞎了能办什么事?我治好你眼睛,你乖乖的服侍我怎么样?”

    夏语对水泽之深恶痛绝,她温和地拿掉水泽之的手,甩甩头发不以为然地说:“你不是说给我解药吗?现在就用那个换我的眼睛吧。”

    水泽之吃了一惊,抑起脸问:“你是不是女人?”

    夏语掩住嘴呵呵地笑起来,邪魅地说:“女人,我当然是女人。自己都无处安,要孩子也是累赘。”

    水泽之眯眼打量在黑暗中的夏语,心想她的翅膀长得可真快,越来越难琢磨。这才几天时间跟自己讲条件是心不慌,手不跳,声音不打颤,笑得还欢。自己都快治不住她了,心中气闷,他冷冷道:

    “我是答应给你解药,可我没说什么时候给你。”

    夏语听他耍赖,脸色一下子白了过了会又恢复正常,破罐子破摔:

    “不给就不给,不治就不治。你想上就来上,等着我咬舌自尽,绝食绝水,气绝亡吧。”

    水泽之听这话心里慌得不行,嘴上死硬地顶着:“把你绑起来天天灌你东西,我看你怎么死。”

    夏语不怕死地脯,发狠地说:“你来啊,你现在试试看。估计我还不想寻死,就跟上次一样被你用皮鞭抽死了。”

    水泽之看着在眼前晃动的两块白花花上面带点粉的脯,又吞了吞口水咽下了体的**。烦躁地说:“明天给你治眼睛,治好了眼睛我看你怎么对付凤皓小。对付不了别怪我抽死你。”

    夏语松了口气,拿出穿越人的自信:“我怎么也是在香港三级片下生长,本AV文化熏陶下发育的,不需要你担心。”

    水泽之听不懂她口中的三级片,AV看着她自信满满的样。心想死女人等着你弄不过凤皓小再来整治你。

    他粗暴地扯出夏语下的单披在上,撸撸前的长发轻佻地说:“我等着看好戏,戏不精彩你乖乖地在我下叫吧。”

    夏语从鼻孔里冷哼声,不把他的话放心上,摸摸上的血印向水泽之讨要药:“给些膏药。”

    水泽之讥笑她:“你也知道痛啊。”

    “那是,谁像你一样跟个畜生似的。”

    水泽之怒火中烧,咬牙切齿地抬手扇过去,快要落到夏语脸上时下不手了,收回气力轻轻碰上她的脸,使着劲地揪:

    “畜生,畜生好称呼,你以后就叫我畜生好了。不叫我畜生我就把你当畜生养。”

    前的印加脸上的疼让夏语泪打转,她口齿不清含糊地驱赶水泽之:“畜生,你好滚了。”

    水泽之推倒夏语故意惹她:“今天你就疼一晚吧,明天给你膏药。”

    夏语捂着脸忍住痛,盖上被子不再理会水泽之。

    水泽之原以为夏语会再跟他拧下去。站在边没打算走。结果人家闭上眼不再理他了,心里失落郁郁不欢走来走去。过了好一会她听夏语的呼吸声平稳,好似睡着了。 心中更加愤然无处发泄,只得无趣地提着单出房间,去找别的女人降降火。刚出门口他想起了什么,又转回房间,快步的走到边压在夏语上,夏语一声惊叫。水泽之用嘴堵上她的嘴,舌头往里伸。夏语呜呜地挣扎没一点用,反而引来水泽之下更加硬。夏语不敢乱动又如死鱼般躺在上。水泽之顿觉无趣,推开夏语心满意足地说:

    “刚刚表现真好。”

    “呸!”夏语愤恨地向他脸上吐了口唾沫,“滚。”

    水泽之脸色铁青,抹掉唾沫要发火,张口却像个孩子:“不就亲一下,亲一下。亲一下又不是做,亲一下又不会怀孕,亲一下也不行啊。”

    夏语厌恶地打了个比方:“照你这么说,我TMD脱光了衣服睡在一帮男人边任由他们怎么弄,只要不插/进/去我就一点亏都没吃,是不是,是不是啊?”说到这夏语赶紧用被子包住子,不让水泽之碰。

    水泽之想到夏语光着子被一帮男人围着的景,心里苦哈哈的不是个滋味,竟说不出一句话来。

    夏语藏在被子里,警惕地提醒水泽之:“你别碰我,再碰我,我死给你看。”

    水泽之狠不过夏语,灰溜溜地下,凄惨地往门口走。

    夏语见水泽之这次太好说话了,得寸进尺地叫住他:“站住。”

    水泽之心中窃喜,转过冷冷地问:“什么事?”

    夏语命令道:“把单留下,睡棉被上扎。”

    水泽之原以为她会说点好听的,结果来了这么句。再次火冒三丈愤愤地返回到边,扯下夏语的棉被大手挥挥,只剩下了棉絮扔在夏语头上,“单,单,我让你这辈子都睡单棉被,在梦里睡单吧。”

    夏语躺下盖上棉被不再理他,嘴里嘀咕:“睡就睡,不给就不给,不稀罕。”

    水泽之赌气道:“你就睡吧,我呆会找几个女人过来就在隔壁,我看你还睡得着。”

    夏语捂上被子当没听见。

    水泽之拖着单再次出了房间,说到做到让下人找来几个姑娘,在隔壁房玩起了NP。

    刚开始时夏语听到隔壁房的叫/声,嗯啊起伏心里有点痒痒,听着听着成了催眠曲把夏语送入了梦乡。醒来时叫/声还在继续,夏语虽没了白天与黑夜的区别,但屋外的鸟叫提醒她已天亮了。心想一晚上了还没停下来,这男人比畜生还要畜生应该叫牲畜比较贴切。

    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大小姐似的叫了声:“有没有人……”

    屋外的人听到叫声,拿着梳洗的衣物进屋服侍起夏语,她们按水泽之的吩咐给夏语脸上上涂了些特制的药膏。穿戴好后水泽之出现在房门外。他摆摆手示意下人下去,下人识相地带着东西离开关上房门。

    水泽之打量夏语一黑色纱裙,满意地说:“还是黑色好看。红色太刺目了。”

    夏语坐在边手撑着下巴随意地问他:“今天给我治眼睛?”

    水泽之皱眉询问:“你就不问问我昨天的况?”

    夏语不把他当回事,漫不经心地回道:“听见了,做了一晚上。你可真行比畜生还要畜生。”

    水泽之本来心不错的,被她这么一搅和好脾气没了。双眼啪啪地闪电,嘴上呼哧呼哧地吐气,阳怪气地问:“你就一点不在意?”

    夏语呵呵笑,“别自做多,你真以为你是我生命的主角啊,最多也就是个不痛不痒的配角。”

    水泽之气得咬牙拿无比淡定的夏语没办法。他没好气地说:“现在治,拖一天机会就少一点。”

    夏语惊喜地问:“听你口气好像很有把握?”

    水泽之摇摇头,自信不疑地说:“这点毒,根本不算什么。”

    夏语高兴地下,约摸地找到了水泽之,迫不及待拉着他在屋内转:“走,现在就去冶。”

    水泽之被她瞎转的样逗笑了,欢喜地任由她拉着打圈圈,夏语走了几圈感觉不对,回头质问:“你欺负我是瞎子。”

    水泽之脸上笑眯眯,故作不高兴:“是你欺负我要跟着你。”

    夏语甩开他,恶毒地问:“你是不是想反悔?人无信而不立,做人别太离谱,小心天天踩狗屎。”

    水泽之脾气又上来了,大声叫道:“喝,踩狗屎你可真恶毒。”

    夏语森森地看着水泽之,见不到一点好脸色的迹象。水泽之跺跺脚拉着她出门去了准备好的药房。

    药房云雾缭绕涌桶内散发出阵阵刺鼻的药草味,水泽之关上门扒光夏语的衣服,夏语眼瞪得滚圆,抱住胆颤地问他要做什么。水泽之拿她的话嘲笑她:

    “别自作多,我对你没/趣。”

    夏语松了口气,爬进了药桶。温刺鼻的药水包围着夏语。她不适应地大口喘气。水泽之用清水洗洗手,不紧不慢地擦干,摊开案几上的银针。粗宽的手指拿起细长的银针后像是换了个人。上的暴戾冷酷之气被温和取代。他温柔地抚摸夏语的脑壳,指尖在她脑皮上按捏,夏语全放松不再大口喘气,他找到位迅速地扎下,紧接着又是一针,二针,三针,四针像四根天线似的扎在夏语头上。夏语没感觉到痛,有点痒,她摇头晃脑地问:“好了?”

    “好了。”水泽之温和的回答,神像个大夫。

    “那我可以起来了?”夏语问。

    水泽之清洗下手和开始一样慢慢地擦干,轻声说:“要泡上两时辰。”

    夏语不耐烦地尖叫:“两个时辰,不就是四个小时一个上午。”

    水泽之好声教训她:“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忍得静中寂方能成大事。”

    水泽之一时的温和让夏语倍感舒心,她双手趴在桶檐边,头搭在手上敏锐地问水泽之:“你以前是大夫?”

    水泽之悠然坐下,喝了口刚送进来的茶,看着窗外郁郁葱葱的绿荫,伤感地说:“很久很久以前是,师傅死后再也不救人了。”

    夏语好奇心来了,紧接着问:“为什么?”

    水泽之放下茶杯,双手负手而立看着窗外停留的两只小鸟。往事在眼前回放,一幕幕的杀戮与背叛让他悲愤交加。他抽出两根银针向窗外的小鸟。活蹦乱跳的小鸟顿时没了生气,去地下陪他师傅去了。他上的戾气回来了,凶狠地回夏语:

    “问这么多干嘛?不想活了?”

    他变化无常的脾气让夏语心惊跳,不敢再说话。无聊地靠在桶上睡回笼觉去了。

    水泽之在悲愤中不能自拔,把夏语一个人留在药房。自己找了个酒馆借酒消愁,浑浑噩噩不知时间地喝到了下午。

    太阳落山,鸟儿归巢。星星探头探脑,月亮等着散发余。一个着黑衣的寡妇路过,他突然想起了还在浴桶里的夏语。丢下酒杯半醉半醒地回到了风阁。径直来到后院,走时他下了命令任何人不得踏入。药房门紧闭没有出入的痕迹,他推开门见夏语光着子躺在药桶旁,头上的四根银针掉了两根,还有两根深浅不一。周围的东西横七竖八地躺着,夏语的衣服被埋在其中。想来是找衣服时翻腾的。

    水泽之赶紧去抱夏语。夏语神志不清,感觉到有人抱她。猛地张开眼拉住他的衣袖无力地哭诉:“皓小,我头痛,我饿。”

重要声明:小说《变态养成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