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聂小宝 书名:变态养成记
    凤皓小更加心虚,眼神闪烁不定。像个做错事的孩子羞愧地说:“我喜欢她,她也喜欢我。”

    张书轩听到这简单的话,后劲不足了。眼中泪花闪闪,像个垂暮的老人哀求凤皓小:“皓小,你是知道我这半年来是怎么过的。”

    凤皓小比谁都清楚他这半年来的煎熬。他凝视着张书轩,想着怎样来安慰他。

    张书轩以为他迟疑不决,双手拉住他的胳膊,苦苦相求:“你与她相处才十天。我与她认识了十年。十天的感怎能与十年比。”

    凤皓小低声争辩道:“这种不是以时间长短来衡量的。家中的丫鬟跟了我十几年她对我是可有可无。”

    “小嫣不是丫鬟。”张书轩摇摇头,接着轻拍脯说,“她是我未过门的妻子。”

    凤皓小大声争辩道:“她不叫小嫣,她叫夏语。”

    “她是不是,不是你说了算。”张书轩这时好像想起了什么,他有成竹地对凤皓小说:“明找人验下便知她是谁。”

    凤皓小想到了野外的那晚,心头一紧脱口而出:“嫂子已经死了,你醒醒吧。”

    张书轩一怔,顿时泪流满面伤心地念叨:“三月天,杨柳岸。遇伊时,两无猜。十年相守约,五年两相望。终盼与伊合,待来两茫茫。再相遇,伊不识。心如割,手握刺。只愿伊相陪,今生了无憾。”

    凤皓小听他咬文嚼字这一段,心软了。他小心地说:“张兄,不管她是谁。她现在不喜欢你,强求不了的。”

    张书轩抓住那点希望不放,说:“你放手,她自会喜欢我。”

    他无理的要求激怒了凤皓小,他厉声喝道:“就算我放手,她也不会喜欢你。”

    张书轩紧追不舍:“你不放手怎知她不会重新喜欢上我。”

    凤皓小呆愣地看着失去理智的张书轩,过了会他神色凝重地对他说:“我答应过她不会放手,大丈夫一诺千金。除非我死了。”

    张书轩听这话落败了。他仔细地看着凤皓小这个出生入死的兄弟,问道:“你真不愿意放手?”

    凤皓小坚定地点点头。

    张书轩再次问道:“没有她我会死,你也不放手?”

    凤皓小不知为何觉得这句话极为好笑,他说:“这世上没有谁少了谁活不下去,只有谁少了谁会活得更好。”

    “那你少了她,不是会过得更好。你放手啊。”张书轩紧紧相

    凤皓小连声说道:“她不喜欢你,她不喜欢你。”

    张书轩绝望到了顶点,他决然地拿起桌上的配剑,一挥而下刺在自己膛上。顿时划出了二公分深一尺来长的伤痕,血外翻,鲜血像泉水似的往外冒。

    “你疯了,你这是干什么。”凤皓小大骂,赶紧奔进屋内扯起单,捂住不停流血的伤口。

    张书轩看着只顾着止血的凤皓小,沾满鲜血的手搭在他肩上哀求:“皓小,你有很多女人。多她一个不多少她一个不少。可我只喜欢她一人。”

    凤皓小生气地说:“不管怎样你不该这样。”

    这时张书轩冲着凤皓小喊叫了:“不该这样,还能怎样?若是你,你又会怎样?”

    “若是我,若是我……”凤皓小也喊叫起来:“若是我……”只是声音越来越低,到后面没了声响。

    张书轩紧接着使出杀手锏,坚定地说:“若没了她,我就去死。”

    凤皓小他看着手上被血染红的单。想到了战场上两人浴血奋战,流出的血混在一起染红了各自的衣裳与这是同样的颜色。而今已不在战场上,可眼前的人却要与他“拼命”左手是兄弟,右手是人。他犹豫了,做出了个艰难的决择再一次抛下夏语,他说:“你别这样,我放手。”

    张书轩顿时眉开眼笑,不觉疼痛地说:“那我明天与她成亲。”

    凤皓小愕然:“张兄,她还未喜欢上你,怎么成亲?”

    张书轩想想说:“我想与她先拜堂,那谁也抢不走。感的事可以慢慢培养。”

    凤皓小不得其解,他问:“她现在不喜欢你,又怎会与你成亲。”

    张书轩笑着摇摇头,有成竹地说:“我想好了,有办法让她嫁给我。”

    凤皓小脸色一沉问:“什么方法?”

    张书轩拉住凤皓小的手,求他:“皓小,你可以跟她说与她成亲。拜堂的是我。”

    “这不可能,不可能。”凤皓小大声叫喊。

    张书轩心中已打算好了面色平静,心平气和地说:“这样她也会对你彻底死心。”

    凤皓小看着陌生的张书轩,双唇紧抿隐忍着问:“非得这样吗?”

    “只有这个方法。”张书轩应道。

    凤皓小妥协了,他垂头丧气地包扎张书轩口的伤,直到包扎好血止住了,他才开口:“别明天成亲,回玉城了再成亲,这样她不会生疑。”

    张书轩与凤皓小达成了协议,一切都照他的计划行事。在小县城里养了几天伤后。两人带着夏语回到了玉城。

    凤皓小不在的几,花船上的皮生意欣欣向荣,势头大好,风不减。而水泽之这边依旧是寥寥无人门可罗雀。正为这每况下的生意头痛。武不行,文无法。现今只能带着一帮手下干坐着出主意。

    一帮男人带着风阁的老鸨,绞尽脑汁费尽脑浆最后敲定复制凤皓小的经营方法——露。

    此法一定水泽之松了口气。无路可走时先走别人走过的路,再慢慢找出路。正当他与众手下商定着怎样在凤皓小原有的经营基础上创新时。有人来报:三后张书轩与夏语举行婚礼,请了玉城所有的达官贵人唯独没请水泽之。

    水泽之心里诧异,在小县城时见凤皓小与夏语眉来眼去。怎么回了玉城又与张书轩旧复燃了。他没多想不管这女人跟谁成亲都一样,反正她有把柄在自己手中成亲那天再给她好看。他暂时把夏语放在一边,高枕无忧地继续他的山寨大业去了。

    另一边凤皓小在张书轩无形的迫下向夏语求婚了。

    夏末,月亮高挂。凤皓小带着还未复明的夏语晚饭后在江边散步。江风吹来让人倍感凉爽。江中灯火通明的花船传来靡靡之音,述说着一对痴男怨女怎被世俗分离,伤心绝最后化成蝶的故事。凤皓小以前对这种曲子很不屑,觉得这种只是世人太过于无聊而编的故事来打发时间。可现在这种心境听来,他竟感到了曲中两人化为蝶时的幸福。

    这几夏语感觉到了凤皓小有些不对,不怎么开玩笑了,对自己也是忽冷忽。她以为是舟车劳顿所至,夏语打破沉默先开口问:“是不是累了?你伤还没好又刚到玉城,我们回去吧。”

    凤皓小面色沉重,语气轻松地说:“不累,不累,再走走。今天的月色很美,不过她长得真像被咬了一口的大饼。”

    夏语扑哧地笑出声没了负担,她挽住凤皓小的胳膊,头靠在他肩上甜蜜地问:“月亮像大饼,那星星像什么?”

    “星星啊……”凤皓小看着边的夏语,乌黑的双眼发出幸福的光芒,他摸摸她光滑的额头,忧伤地说:“星星像夏语的眼睛。”

    “真的?”夏语像个孩子似的高兴地跳起来,欢快地在凤皓小上蹭蹭:“其实我长得没这么好看,我的长相最多只能嫁个开奥拓的。现在找了个开奥迪的,嘿嘿我运气真好。”

    她幸福的样子刺痛了凤皓小,他已无心问她口中的奥拓与奥迪是什么。凤皓小不敢看她抬头看着美丽的月亮,艰难地说:“我们成亲吧。”

    如水的月光,为两人披上了淡淡的银色。星星在空中不断地眨着眼,微风吹过江中月亮的倒影更加朦胧,广阔的江面听不到任何声响。静谧的夜晚下夏语听到了自己快速跳动的心跳声。她捂住嘴高兴地哭起来,泪水沾上了她的手指,鼻涕塞住鼻子让她无法呼吸,她松开手咬住嘴唇笑着问凤皓小:“你再说一遍好吗?”

    凤皓小说不出口了,他轻轻地擦去夏语脸上的泪水。在她额头蜻蜓点水似地吻了下。夏语笑了,月牙般的脸庞幸福无比。凤皓小心如刀绞,一把把夏语揽入怀中,紧紧地抱住。突如其来的拥抱让夏语咳嗽了几声,随后她幸福地抱住凤皓小的腰,闭上眼,把头埋在他结实的膛里 。

    凤皓小低声耳语对自己说:“我们以后生很多孩子,三个女儿三个儿子。”

    夏语推推他,笑骂道:“你当我是猪啊。”

    “其实做猪也不错。”凤皓小若有所失地说。

    夏语隐隐感觉到了凤皓小心中的郁。她觉得这一切有些不真实,像是做梦,幸福好似会转瞬即逝。她要抓住些什么。她咧开嘴给了凤皓小一个灿烂的笑容,纯真地说:“今晚我们要个孩子吧。”

重要声明:小说《变态养成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