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章(补全)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聂小宝 书名:变态养成记
    院落出奇的安静,几人都屏住呼吸呆愣地盯着夏语,只听见血滴落的微弱声响。

    水泽之不相信地看着夏语,好似这剑是插在别人上,好似一切都与他无关,好似这一切只是一场戏。

    “哈哈哈。”水泽之突然发疯似地一阵狂笑。眼珠颜色由黑变白,头发银黑交替。如晚间的野狼嘶吼:“你杀我,我先杀了你。”他臂力突然大增,把张书轩与凤皓小生生地甩出去。空手握住剑,不知疼痛地拔出,不由分说地刺向夏语。

    夏语感觉到突来的杀气,往后退出几步。

    凤皓小想也没想本能地扑向夏语。夏语躲过一劫,剑偏落在凤皓小背上,鲜血顺着他的背往下滴。熟悉的膛浓厚的血腥味,让夏语大声尖叫,颤抖不已。

    凤皓小抱住她响亮地说:“别怕,有我在。”

    夏语听到他中气十足无大碍地回答,咬住嘴唇强忍住眼泪坚强地说:“我不怕。”

    这一剑没刺中要害,发疯的水泽之要再刺上一剑。

    这时,回过神的张书轩提剑相阻。转移了水泽之的目标,两人在院中打斗。水泽之如发疯的野兽凭着一股蛮力往前冲。

    张书轩进不了,只守不攻拖延时间,等水泽之血流尽时再下手。

    “你个傻瓜。”夏语声音颤抖地骂凤皓小,手摸上了他的背,找到伤口,问:“痛不痛?”

    凤皓小笑着安慰她:“不痛一点也痛,像是被蚊子盯了下。”

    夏语止住的眼泪,哗哗地往下流哭中带笑说:“怎么会不痛?当自己是死猪啊。”

    凤皓小不在乎背上的伤,他扶起夏语,从衣服上撕下一块布条边包扎边调侃:“这点痛算什么,擦干血,抹干泪,至少还有梦。”

    夏语彻底的上了这个能把一切不快,当泥踩的男子。她放声大哭,摸上了凤皓小的手。紧紧地握住,说:“我喜欢你,我不是小嫣。我喜欢你。”

    凤皓小看着满脸泪水真心表白的夏语,心中意泛滥不由得抬起手。温柔地碰触她额前的留海,他幸福地笑着轻声说:“我也喜欢你。”

    夏语高兴地痛哭起来,另一只手捧往凤皓小的手不停地磨蹭,坚定地说:“你别再把我推给张书轩。我不会喜欢他,今生今世直到我死的那天我也不会喜欢他。”

    剑要刺中夏语的那一瞬间。让凤皓小明白了夏语在他心中的位置。他低头沉思了会,另一只手搭上了夏语的小手。

    两双手在经历这次生死后,紧紧地握在一起。他对她做出承诺:“不会,不管你是谁我都不放手。”

    “真的?”夏语不确定地问。

    “你该说煮的。”凤皓小爽朗大笑,好似上没受一丁点伤,与夏语的前路也是一片平坦没有任何阻碍。

    夏语信任地笑笑,她现在信任他,就像信任自己父母一样。

    此时,水泽之与张书轩正打得火。张书轩理智的引让水泽之脚步更加凌乱,出招加没有章法,只凭着一股蛮力砍来砍去。几十个回合下来略见下风。

    张书轩开始反攻。

    水泽之招架不住,动作慢了些,才感觉到下腹的疼痛,理智被拉回几分。

    他停下手捂住伤口,伤口不是很深,他不怎么在意。转头扫了眼正与凤皓小亲的夏语。

    张书轩见他恢复了理智,停手不敢进攻观望他下步举动。

    水泽之拖剑向夏语走去。张书轩见不妙,上前相阻攻他受伤的下腹。水泽之轻易地挡住,他一头银发眼中发着微弱的白光。右手上的血一滴滴的往下流。高大的驱没有一分弯曲,他威严地喝道:“让开。”

    张书轩看着如野兽般坚韧难摧的水泽之,生出几分畏惧。

    水泽之万分的不甘,提剑再次进攻。这次张书轩攻守兼备,两人叮叮当当对打起来。

    恢复理智的水泽之招招狠毒攻其要害,张书轩吃力地应对连中几剑。一时间两人难分高底。

    水泽之是越打越猛而张书轩是越打越没劲。在旁观战的凤皓小暗叫不好。他放下夏语捡起把剑加入打斗。

    三个受伤的人混战,扯起了拉锯战。天空由灰色变换成了黑色上面镶上了闪亮的星钻,还未分出胜负。

    到最后三人血流过多体力超支,再也没力气打下去了。干脆坐在地上歇气,一起欣赏美丽的星空。

    明媚的月色下凤皓小对边的张书轩打眼色,我跟他说话分散他的注意力,他松懈时两人同时出手我攻下盘,你攻下盘。水泽之一双白眼在暗夜中特别受用,两人的眼神与表异常清楚。但不知道他们下步会有什么举动,不敢怠慢。

    三人僵持不下,气氛紧张。

    凤皓小先开口:“哈,哈,哈今天,天上的星星可真美。”

    张书轩嘴角抽搐,心想这叫什么分散注意力。

    水泽之不动声色,顺着他的话说:“是很美。”

    “这么美的夜晚,咱们就不要打了。各回各家,各找各娘去吧。”凤皓小说。

    “你没断吗?还要找娘。”水泽之无尽地讽刺。

    张书轩掩嘴轻笑。

    凤皓小怡然自得的自嘲:“哎,没办法我五岁时就断缺少母。那时见着大脯的女人都叫娘,总想着上前吸上几口。”

    紧张的气氛一下子缓解下来。

    “呵呵……”后的夏语听得咯咯笑,一双眼眯成了两条缝。

    凤皓小旁诺无人甜蜜地问夏语:“你喜欢听?我以后天天讲给你听。”

    张书轩在军营里对他这些黄段子早就是耳熟能详,倒没觉得特别好笑。他警惕地盯着水泽之不敢转移视线。

    水泽之的注意力转移到夏语上。他看着凤皓小,咬牙切齿地问夏语:“你若没瞎我现在就在黄泉路上了。你就这么恨我?”

    夏语好似听到了个很好笑的笑话。哈哈大笑,笑出了眼泪笑出了鼻涕还止不住她的笑肌。她反问水泽之:“听这话,你难道觉得我你?”

    她抬头感受这月光带来的温暖,瞳孔中倒映着半月。眼泪不断线地往下流,声音清楚有力:“从未有人打过我,你拿皮鞭抽我。就凭这一点就足够让我恨你,更别说你我做的事。跟你上又如何,达到高/潮又如何?你这种只会交/配的男人,让人恨都嫌恶心!”

    ………………………………

    水泽之不觉得羞愧,理所当然地说:“至少我没杀你。”

    “那我也没杀了你,你拿什么来质问我?”夏语同样不觉理亏,针尖对麦芒的拧上了。

    水泽之勃然大怒,大声吼道:“我何时要过你的命?你说!”

    “何时?何时?”夏语夹着嗓子拿腔拿调地反问。接着指着自己回答:“半年前,要不是她死了。说不好我现在已喝了孟婆汤解脱了。”

    三人面面相觑不知她是何意?

    水泽之压住心里的火,疑惑不解地问:“什么她,什么你?”

    夏语没察觉到他的疑惑,她说:“她死了,你打死了她你知不知道?”

    谁也不知道,也不会相信。

    水泽之不耐烦地站起,命令夏语:“你现在跟我走,我当一切都未发生过。”

    凤皓小与张书轩打眼色,准备好,等待时机。

    夏语冷冷地打击他:“做梦去吧!”

    水泽之脸色铁青,恨得牙齿上下打架,威胁道:“你别后悔。”

    夏语占了上风嘴不饶人:“后悔两个字怎么写啊?”

    水泽之两眼冒火,四肢蠢蠢要把不听话的夏语生吞活剥。

    凤皓小与张书轩见机会到来,很默契的一同扑向水泽之。

    凤皓小剑指他下半。张书轩剑攻上半,配合完美无瑕。

    愤怒中的水泽之还未失去理智。当两人对眼时他已提高了警惕。两人同时扑来他往后跳出一步。但还是慢了半拍,部中了张书轩一剑。剑刺中他左,深入中两三寸。他挥剑斩了张书轩的剑,退出几步。拔下断剑不再恋战。扫了眼大口喘气的张书轩与凤皓小,自大的对夏语抛下一句话:我等着你来求我。

    随后扔下手中的剑,以胜利者的姿态扬长而去。

    这次抢人事件后,凤皓小与夏语两人的甜蜜起来了。

    在县城休养的几,凤皓小带着夏语看了大夫,大夫与那位江湖郎中说的一样。毒气伤肝,得慢慢调理可复明。开了几付清肝明目的药先吃着。凤皓小心想等回了凤鸣山庄再请神医。

    几里凤皓小与夏语除了睡觉时间,时时腻在一起。

    凤皓小给夏语讲着他与父亲赌气,一个人闯江湖时被人骗去了钱财。不得已去做大盗劫富济贫,混迹在市井间的各种趣事。他像一位说书人,讲得是生龙活现,妙趣横生。夏语听得津津有味沉浸其中。

    当夏语问他为何要与父亲赌气时,凤皓小甩甩头潇洒地说出了很现代的一句话:当年少年叛逆时。

    夏语接着说:现今回头笑年少?

    凤皓小接道:年少几许今何在。

    夏语说:岁岁年年各不同。

    两人随后哈哈大笑,如同认识多年的老友开心地谈着各自的经历。

    夏语如实地说着她怎么穿过来的。侃侃而谈说到了生活的年代,手机,电脑,电话还有满街跑的汽车。这些都是凤皓小闻所未闻,见所未见。他惊讶地张大嘴不敢相信,笑着说夏语在胡扯。

    夏语不服气,列出了地心引力,马克思主义,**思想,邓小平理论。顺口背了首《前月光》,哼了首ABC,唱了曲明月几时有。

    凤皓小觉得这诗写得不错,通俗易懂又有意境。这歌听不懂,这曲听得不是个味。还是一肚子的疑惑。心想:夏语莫不是毒气攻心失了心智,当下大急抱起夏语要去找大夫。

    夏语是弄巧成拙,有苦说不出。急得大叫道:我在扯淡,扯淡。

    凤皓小放下夏语,笑嘻嘻地说:逗你的,从你处理蛇毒时就知道你不一样了。

    夏语甜蜜地笑笑,拍拍他的手:你要是能穿过去,很多女人会倒贴你。

    凤皓小觉得这话是在侮辱他,佯装生气:我凤皓小可不是小白脸。

    夏语皱皱眉奚落他:你凤少不是小白脸是小黑脸。

    凤皓小哈哈大笑,连声说:小黑脸好,小黑脸好。以后我天天晒太阳,晒成黑碳色。晚间偷东西不用带面罩。

    夏语拍手叫好:改名叫小包别再叫皓小。

    小包是谁?凤皓小问。

    夏语歪头想了想说:一个长得比碳黑,铁面无私的大青天。我妈很喜欢他,我爸说这种男人不能当女婿。

    说到了父母,夏语心里涌上了许多委屈。她想到来这后的各种遭遇,低下头伤心地哭起来,嘴里一声声地说:“我想我爸,我想我妈,我想他们。”

    凤皓小见她独自落泪,伤心绝。一时竟找不出话来安慰。他坐在她边,手搭在她嫩的小手上,想了会说:“我父母不能成为你的父母,但你能成为我们孩子的母亲。那时你就会有真正的亲人,而我也可以功成退。”

    夏语噗哧声破涕而笑,问:“什么叫功成退?”

    凤皓小手摸着嘴上虚无的胡须,装成八十岁老头的声音说:“咳咳,所谓功成退指的是我上什么都硬了,但某个地方再也硬不起来了。”

    夏语愣了下,没听明白他的意思。想了会明白了,一下子脸色通红,害羞地说:“你说话别这么下流。”

    凤皓小哈哈大笑,道:“下流吗?下流吗?我是说硬不起来的是心不是下面。”

    夏语觉得他强词夺理,噘着嘴故意不理他。

    凤皓小微笑着摇摇头,叹惜地说:“人不风流枉少年,我不下流枉做人。”

    夏语哭笑不得,摆手赶凤皓小:“出去,出去,我说不过你。”

    凤皓小见天色不早,夏语也有些倦意。油嘴滑舌地说:“那我出去了,晚上别想我。”

    他嘴上说走,手上不闲着细心地脱掉夏语的鞋子外衣,等夏语睡了后才离开。

    出了房间凤皓小双眉紧拧,面色沉重地敲响了隔壁张书轩的房门。

    声音刚落下,张书轩便打开房门,好似就在站在门口等着凤皓小,他轻声问:“你来了?”

    凤皓小勉强地笑道:“张兄。”

    张书轩苦笑道:“你我何时这么生疏了?”

    凤皓小安静地站在门外,躲开张书轩的目光,低头犹豫了会,抬起头平静地说:“她很好,眼睛没什么大碍。”

    张书轩轻叹口气,问他:“我知道,她是不是不愿意见我?”

    凤皓小不想让夏语有压力,在她面前只字未提张书轩。他劝张书轩:“张兄,她不是嫂子。”

    张书轩像是吃了炸药,突然大声质问凤皓小:“你说不是就不是?”

    凤皓小理亏地低下头,他说:“她叫夏语,心眼小有仇必报的夏语。不是温柔的嫂子。”

    “这世上不可能有长得如此像的人。”张书轩肯定地说,以大哥的姿态交待凤皓小,“你先照顾她几天,等她平静下来我再去接近她。让她慢慢想起以前的事。”

    凤皓小心里一怔,看着张书轩认定的模样,心往下沉。面对这个出生入死的兄弟,他觉得自己无比卑劣。同时夏语泪流满面向他表白时的景不停的浮上心头。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仿佛陷入了无尽的地狱中,凤皓小隐瞒了夏语穿过来的时间,地点。像模像样的讲述二十一世纪的东西,夏语的世。只为让张书轩相信,她是夏语不是小嫣。

    凤皓小讲述时,张书轩刚开始眼瞪得老圆,到后面变得狭长了,双手在门上捏出了十个指印。凤皓小讲完后,张书轩没有他想像中的平静,但也没大发雷霆。

    他字字有力地训斥凤皓小:“做兄弟有今生没来世,我知道你喜欢她,可你不该编这些东西来骗我。”

重要声明:小说《变态养成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