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聂小宝 书名:变态养成记
    凤皓小再骂也没用,地上的女人脸色发黑呼吸微弱。他虽已没大碍,但被蛇咬了一口的腿麻木没一点知觉。他拖着半残废的小腿爬到夏语边,吃力的把夏语扯到自己背上。试着起掂量夏语的重量。夏语的子骨最多也就是百十斤。这对一个成年男人不算什么,可对受伤外加半残废的凤皓小相当的吃力。他右腿打颤石块上左右晃动。左腿拖成了累赘不管用还拽着他往下拖。

    `碰'脚使不上力被扯回了地上。背上的夏语咕噜骨碌滚出几米以外,幸好被一棵树拦住,不再往下滚。

    凤皓小更加着急,他连爬带拖快速地抓住夏语。扶着树重新把夏语扯到背上。拣起一根粗壮的树枝支撑起自己。带着夏语艰难的往上爬回到小路上去。

    星光满天,月光明媚。凤皓小带着夏语披星带月的赶路,山路曲崎怪石林立。凤皓小腿下的布鞋已被磨穿,右脚磨出了四五个血泡。每走一步就像针扎在心口。他听到了风的声音,虫鸣声好似还有狼“呜呜”的叫喊声。他咬紧牙关步子迈得更快,手上的木棍敲得地上的石块咚咚响,像是女人高根鞋走在水泥地上的声音。他不敢喘一口气顺着弯曲的山路不停地走。

    山风清凉,夜色漫漫。

    下半夜后山中静下来了,听不见狼吼的声音。凤皓小双眼有些模糊看不清月色为他扑下的路。他踉踉跄跄的乱串,手中的木棍左右晃动。一不小心卡在了两块石头中间。他左右摇动木棍,石头像是与他做般对卡得更紧。“啊”他大叫声力气集中在左手上,愤怒地拔出木棍。力道太大以至于重心不稳,他控制不住体往后倒。后像死尸似的夏语直溜溜的往下落,眼看就要着地摔断几根肋骨。凤皓小心中一急,麻木的左腿有了知觉。他快速的转拉住夏语。深吐一口气,左腿好像又不听使唤一只腿支撑不住体,向看似睡着的夏语压下去。

    双唇相碰,火光如同拿着菜刀砍电线啪啪作响。

    夏语冰凉微黑的双唇亲密的与凤皓小的香肠嘴贴在一起。火辣肿胀的嘴唇遇上凉如冰的红唇就如干柴遇到了烈火,一个吃了CY的男人遇到美貌小处女想寻求降温止痛的安慰。

    有些迷糊的凤皓小双唇不顾礼义廉耻不停的摩擦找寻镇痛的效果。先是凉凉舒服的感觉,慢慢有了些苦中带甜的味道,他舌头伸了进去想要吃到更多。

    一点点的侵占,一寸寸的迷失。他忘记了脚上上的疼痛,手下意识的伸进夏语的衣物中。

    JT冰凉。他温柔的揉捏。

    下的女人没有任何的动静,他不知足想要她的回应。双眼迷离不能自已的轻解她的衣物。皮肤暴露在月光下泛着层玉色的光芒。JT的部高耸在月色下,

    ————————————————————————

    水灵灵的头部随着轻微的呼吸颤动。

    凤皓小喉咙发干,如同半年没碰过女人的野兽,扑上了这两颗————。含在口中不停的吸Y。摸着如丝滑般的皮肤,往下慢慢的滑落。黑色的纱裙一大半散落在地上。没有一丝阻挡物凤皓小轻易的摸到了她的下半

    下腹下光洁冰凉的丘壑他感觉到了异样。这让他惊醒,猛的抽回手。呆呆的看着下半L昏迷的夏语。

    他曾听张书轩说过,小嫣下没有一根毛。

    当时他笑问,你怎么知道是不是已经那个了?张书轩骂他这种事没成亲怎么能做。

    他解释,她母亲与他母亲聊家常时不小心偷听到了。

    他懊恼的拍打自己的头,扯抓凌乱的头发。皇帝的女人都能碰唯独这个女人不能碰。凤皓小彻底的清醒了,他理智地整理夏语上的衣物让它们与她昏迷时没有异样。月光下那张美丽的小脸蛋泛上些黑色。立的鼻子,小巧的嘴巴,眉似柳叶画在上面。凤皓小轻柔的抚摩,想到白天时夏语发脾气撅起的小嘴。他微微一笑,温柔的对昏过去的夏语说:“难怪张兄天天为你牵肠挂肚。”

    这句话说出他自己都愣了下。他从夏语上下来,沮丧地坐在她边,无力的把头埋在两腿间。凤皓小的心跳在这安静的夜里呯,呯,呯作响。一阵山风吹过他打了个寒颤,这才查觉自己的衣物已被汗浸湿。他转头无助地问夏语:“怎么一户人家也没有?你死了我怎么跟张兄交待。”夏语没有回应。

    凤皓小绝望地抬头向远处看去,茂密的树林中他好似看到了微弱的灯火忽明忽暗。他以为自己看错了揉揉眼睛再看,还在。他兴奋的对地上的夏语说:“有人家,有人家。”只有他一人的声音在山中回,显得孤单而寂寥。一股伤心由然而起,他把夏语扯到背上郁郁地说:“你别死啊,你死了我怎么跟张兄交待。”

    凤皓小来不及忧伤,他用尽最后的力气拖着有点知觉的左腿,向远处的灯光跑去。

    一间简陋的土房头顶茅草,坐落在半山腰。房前屋檐下挂着一盏明亮的夜灯,在山风下微摆。屋内漆黑四下安静没有一点人气,若不是那盏明灯发出微弱的温度,凤皓小会以为这是鬼火。

    他敲响了木门。木门不厚,敲打的声音在静夜里特别的响亮。“咚咚”两声足以让沉睡的人醒来。凤皓小弓着子,手拖着背上的夏语等开门。

    一分钟不到的时间,一位年过五十的老人打开门理解地问:“你们迷路了?”

    凤皓小很有礼貌地说:“爷爷,我被蛇咬了。她帮我把毒吸出来昏了过去。你这有没有去毒的草药,有没有,有没有。”凤皓小越说越急,生怕这位老人说没有。

    “有,放她到屋里去。”老人从容的推开门接下凤皓小上的夏语。带着凤皓小进了房门,放下夏语后点燃了屋内的灯。他对凤皓小说:“有草药我现在去煎一下,你等会。”

    凤皓小感激地说谢谢。

    老人笑笑说:“不用谢,这地方是给晚上迷路的人准备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老人借着月光,点燃了屋外的土灶。药味渐浓,东边的天色微微发白,老人端着几碗药进了房间。看见被踩得鼻青脸肿的年轻人,紧紧地捏着上短发少女的小手,趴在头睡着了。老人轻轻走过去,搭上他的肩叫道:“年轻人起来给你妻子喂药。”

    凤皓小醒来冲老人笑笑,接过他手中的碗,抱起夏语让她的头靠在自己前。他坐下左手扶住夏语,右手喂她药。药碗碰上了夏语的唇,夏语没一点知觉嘴唇紧闭。药汁顺着嘴角滴在了她白皙的脖子上。滴答滴答的响声敲打着凤皓小最后的防线。他手微颤,低声急切地叫夏语:“别睡,醒醒啊。”

    夏语没醒,凤皓小惊慌无措地继续喂药,药碗几次拿不稳倾倒,大半碗的药见了底。

    老人握住凤皓小颤抖的手,镇定从容地拿过碗。他说:“我来吧,你扶着她。”

    老人的从容让凤皓小信任。他放下碗把希望都放在老人上。老人一只手使劲地捏开夏语的下巴,一只手往里灌药。连续灌了两碗,他才放心地放下药碗,对凤皓小说:“没什么事了,你也喝一碗比较好。”

    凤皓小机械似的点点头,喝下最后一碗药。他向老人要来了毛巾与水,擦拭着夏语的脖子。药效很快就发生作用,夏语原有些微黑的皮肤恢复了她原本的白色。小脸蛋迎着窗户近来的朝霞泛着红光。他擦完了脖子擦她的小手。修长的小手光滑温存。黑色的污垢占满了指甲缝。凤皓小从上扯出根稻草,平静地拨弄她指间的污垢。这让他有种莫名的舒心。

    十个手指很快便弄好,他把夏语的胳膊放进单中。走出了房门顺便把门带上。

    太阳初升,又是明媚的一天。

    老人蹲在不远处的石头上对着朝霞抽搭着旱烟。烟丝的香味顺着风飘到了屋前。

    凤皓小第一次闻到这种旱烟叶的味道,有些刺鼻呛人。他咳嗽了声。老人回头向他摆手:年轻人过来坐会。

    凤皓小没有拒绝,他一瘸一拐地走向老人,在他边坐下。

    老人问:你妻子不会有事。

    凤皓小感激地笑笑,抬头看着朝阳面无表地说:他不是我妻子,是我嫂子。

    老人说:真可惜。

    凤皓小没有回应,他低下头想说些什么,可什么也说不出来。

    老人好似很明白他的感受,他说:人生总这样,当你干得动时觉得一根水管就能征服世界,可真当找到自己想要的世界时才发现。那世界已有根水管正浇灌着。

    凤皓小很赞同这几句话,他轻笑反问老人:特别是那根水管还不能给截了,人生真是这样?

    老人吸了口旱烟,吐出了像山一样的烟圈。烟圈渐渐在空中散去,他说:总这样,得活着面对。

    凤皓小立起,高举双手向着山下茂密的山林大叫。声如洪钟惊得还没起窝的小鸟,四下飞散。

    老人抬起满是沧桑的手。“年轻人抽口烟吧。”

    凤皓小犹豫地接过被摸得发亮的烟斗,含上白瓷烟嘴小心地吸上一口。

    “咳,咳。”第一次吸烟,呛得他眼泪直流。他抹掉泪问:“怎么是苦的。”

    老人说:“第一次总这样。”

    凤皓小再吸上一口,烟草的香味随着喉咙落入肺中,他学着老人的样子吐出一口烟。烟消云散一切还未开始便已结束。他把烟杆还给老人:真是个好东西。

    老人不再说话,独自吸烟。凤皓小想着以后的路要怎样走下去。

    民间的土方子很管用,夏语到下午就醒来了。四肢活动自如没有任何异样,只是留下点后遗症,她瞎了。

    她张大眼看着屋顶,双手不停地乱动。她问凤皓小:“怎么这么黑,伸手不见五指咱们是在地下室还是在煤窑。”

    明亮乌黑的双眼清澈如水正常无异。凤皓小抬起右手在她眼前晃,夏语的双眼没有任何反映,直直地看着前方。

    凤皓小无措的看着夏语,不知怎样对她述说事实。他抓住夏语的手,声音颤抖地笑着说:“哎呀,捡了一条命丢了一双眼,怎么算算也划算。”

    “你是说我瞎了?”夏语不相信地问。

    “嗯。”凤皓小悲切地低下头。

    “什么叫捡了一条命丢了一双眼,怎么算算也划算。只会说风凉话。瞎了还不如死了来的痛快。你就该让我去死。”夏语伤心地哭起来,眼泪哗哗的往下流,双腿双脚不停地乱动。

    凤皓小着急地抱住她。

    半年来的无助与水泽之对她的折磨,这次失明让她萌生了死的想法。夏语在他怀中奋力地挣扎,口中不停地叫嚷:“让我去死,让我去死。”

    凤皓小抱得更紧,轻抚着夏语:“有我在,别怕。”温暖的膛让夏语感觉到了一丝安全。她不再乱动轻声低泣。过了好一会,凤皓小见她完全平静,把她平放在上,抹掉她眼角的泪。“我去拿点吃的。”

    “你别走。”夏语挥动双手想要抓住这仅有的一点安全感。

    凤皓小弯下握住她的双手,习武之人手掌粗糙厚茧坚硬,温暖实在。他捧着夏语捏成了两个小拳头的手,不由得吻了上去。他笑着说:“有我在,我保你瞎了比不瞎还要看得清。”

    “真的?”夏语小女孩儿地问。

    “什么蒸的,蒸的。你该说煮的,煮的。”凤皓小哈哈大笑。欢乐的气氛漾在草屋中,感染到了夏语,因为这个男人她开心地笑了。

重要声明:小说《变态养成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