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聂小宝 书名:变态养成记
    太阳这时已升上了高空,普照大地。阳光穿过树叶落下的斑斑点点,打在夏语脸上有些微烫。她拼命的跑,已顾不得股上的刺痛。后树林里的鸟儿一阵惊飞。她又加快了些,生怕水泽之解决了别人追上来。

    “碰”响亮的信号弹在烈中散开。夏语不知道后发生了什么事,跑是现今唯一的想法,只有跑得远远的才能脱离这个男人。她汗流浃背,气都快喘不上来,双腿像是上了马达不停的跑。风吹得袖口忽忽作响。灌进了耳朵她张大嘴呼气,气从嘴里跑到肺里堵得口痛。她自己对自己说不能停下来,不能停下痛死了也不能停下来。小的夏语在小树林中飞似的奔跑。

    忽然从树上飘下一个人影。

    “哎呀。”只顾着逃的夏语撞上了这个男人,反弹在地。满地打滚,抱着股不住的叫疼。

    来人十七八岁的模样,着金丝绣纹鲜艳的华衣。手持檀木金边折扇,笑容满面。“小兄弟……”他笑着问候,看见爬起的夏语高部,改了口:“姑娘,你跑得这么急是为何?”

    夏语抬头看向这个话中带笑的男人,面如白玉明眸皓齿,头戴金冠翩翩贵公子的模样。对自己这猪头似的长相还这般客气,生出好感。她说:“逃命。”

    “哦?”他拖长音儿反问。“姑娘,这命可没那么好逃。”

    话中有话让夏语听的不大明白。她推开前挡住去路的男人,说:“请让一下,我得走了。”

    这翩翩贵公子突然变脸。手上的折扇啪的狠狠的打在夏语手上。力道大,把夏语整个人打扒在地。她右手抱着左手哇哇大叫:“我跟你无冤无仇的,你们大男人怎么这么欺负女人。”

    翩翩贵公子打开折扇,装模作样的扇扇风。恢复满面光,脚踩在夏语腰肢上话中带笑的说:“听说是个美女,怎么这么丑。难怪无忧宫的生意越来越差,水泽之这种货色也上。”

    夏语双手双腿胡乱挣扎,翩翩贵公子脚上的力使得更大,夏语的子陷入泥中。翩翩贵公子不屑的说:“你这门主也太弱了,跟前几个比起来简直是天壤之别。”

    “什么门主,什么门主。你认错人了。”夏语哇哇的问。

    “人有可能认错,可你这行头不会错。齐耳短发的女人这附近也就你这一个。再加上无忧宫各门主统一黑色暗纹行头,怎会错。” 翩翩贵公子一口咬定夏语是门主。

    夏语心想,完了这男人定是他们口中说的抢了一大半生意的对头。

    冤家路窄,祸不单行。刚出了狼口又落贼手。她捶地嚎嚎大哭,口中呜呜叫:“我不是门主,我不是门主。我是老弱病残的受害者。”

    翩翩贵公子在她腰间猛踢下,夏语被踢得转了个圈,股落地。眼泪流成了宽面条,嘴里叫不出声音。

    翩翩贵公子手持檀木扇,围着夏语走上一圈,笑嘻嘻的说:“水泽之手下的人不能小看。我看来看去你倒是丑得特别的。”

    夏语咬牙止住打颤的体,从牙缝里挤出句话来:“我不是门主,你刚刚试过不会武功。我与你口中的水泽之没半毛关系。”

    翩翩贵公子像是听到了个很好听的笑话,咯咯的笑起来。他说:“有没有关系见了面就知道。”他上前扯住夏语的胳膊使上些内力,带着夏语向水泽之走的方向飞奔。

    翩翩贵公子带着个人跑得比夏语要快上许多,夏语跑上大半天的路程,他只用了四五分钟便赶到了水泽之与他手下打斗的地方。

    小树林里留着多人打斗的痕迹,碗口粗的树被砍得七零八落,地上躺着几具尸体,破碎的脑壳,脑浆喷出一片血红。还有一半留在脑壳中微微跳动。肚里的肠子活活被扯出,可以看出打斗的人是赤手空拳的搏斗。鲜血染红了地上的泥土还没凝固,慢慢的行走。半空中飞来几只苍蝇盯在微动的脑浆上搓着双手,双脚传播下一代。

    夏语从未见过如此多的死人,还是这么恶心的死法。弯下开始吐,早上没吃饭昨晚只在车上吃了些馒头。吐啊,吐得胃里什么也吐不出来,还在干呕。

    翩翩贵公子看着夏语见了死人的样。心想这女人可能真是个路人甲的角色。他用扇子打打夏语的头:“喂,看看你们的宫主。”

    夏语转头看去,只见水泽之一头银发被鲜血染得红一块白一块。前被砍上了三四刀,血往下滴。沾满鲜血的手撑地半蹲在地上大口喘气。七八个人手提剑与他相距一米以外,警惕的围着他。

    水泽之听见翩翩贵公子的声音,抬头看到了夏语腰部的脚印。他拳头紧握微微动了下,七八个人手中的剑握得更紧,脚步挪动。生怕他有什么举动。水泽之问夏语:“他踢了你?”声不大但很有力。

    夏语看到仇人水泽之狼狈不堪挫败的模样,忽的站起,小人得志兴奋的说:“你也有今天!”

    墙头草的本质显露无疑。赶紧与水泽之划清界限。抬高脸对翩翩贵公子说:“我是他抢来解决理需求的,关系很一般。他死了我高兴的很。”

    水泽之眼神如刀刺向夏语。咬牙说:“是很一般。刚刚还上过。”

    夏语从鼻孔里哼了声,拣起个土块准确的扔向水泽之。“是你我的。”她委屈的说。

    水泽之像是没受伤般,反映极快头轻轻歪下躲过了飞来的土块。“你刚刚在我下叫得多欢。”

    夏语脸上的红斑更明显,她害羞的低下头转对翩翩贵公子说:“你听见了,我跟他没关系。放我走。”

    翩翩贵公子摇晃着折扇,上下打量着夏语。“我看你俩像是吵架的侣。放你走,不可能。”他抓住夏语的胳膊,一个回手把她扔到了水泽之脚下。“你们俩在黄泉路上好有个伴。”

    他挥手下令,杀。

    围着的七八人同时出剑。半蹲着的水泽之抓起地上的夏语。把她当棍子使,大手一挥夏语的双脚踢上在了七八人的脸上。七八人同时倒地。他扔下夏语,提起一把剑直翩翩贵公子。

    翩翩贵公子手持折扇笑容满面好不镇定。“小看你了。你设计引我出来。”

    水泽之轻笑说:“彼此,彼此。原以为你会吓得尿裤子,没想这么镇定。”

    剑与扇相撞打了十来个回合,不分上下。夏语被摔的七荤八素找不到方向,躺在地上哼哼唧唧。

    两个大男人边打边聊起了“家常”。

    “水宫主这么丑的女人你也上!你无忧宫没了女人?我把我的花魁介绍给你吧。给你打个八折怎么样。”

    “凤皓小你凤鸣山庄与我无忧宫是以南北为界。我与你父亲自有盟约,现今你打破盟约可别怪我不给你父亲面子。”

    “我父亲老了,现今由我说了算。”凤皓小一脸的张狂自大。不把水泽之放在眼中。

    “哼,一个毛都没长全的小毛孩跟我斗。这次是你要杀我在先,我杀了你也不为过。”水泽之速度加快,手中的剑招招毙命。凤皓小略占下峰,但不甘示弱出手更快想要扳回局势。

    不远处传来悉悉的脚步声。踏草的声音如风吹过。凤皓小查觉到这细微的响动。不再恋战,长袖中飞出两把小刀直水泽之双眼。水泽之往边上跳开躲避暗器。凤皓小抓住机会,脚底抹油,逃。

    “水宫主咱们玉城见了,哈哈……”凤皓小张狂不可一世的轻笑在空中飘。人已不见了踪影。

    赶过来的车夫要再追,水泽之拦住他。“他轻功很好,你我追不上。”

    “是。”他简短的应下退到一边。

    水泽之如提小猫似的提起地上的夏语。狠厉的问:“你刚刚可是想让我死。”

    夏语耷拉着脑袋与胳膊使不上一点力。她哭丧着说:“没啊,没啊。”

    “没,你刚刚可是说我死了你高兴的很。”水泽之怒火上来,冲她大吼。

    夏语咬牙嘴角抽出点笑,讨好献媚的说:“主人,主人我是为了去给你通风报信。”

    “是吗?我看你是急着想逃走。你这种水杨花,不忠贞的女人留有何用。”水泽之忘记了夏语与他在水中美好的交合。只想着一掌劈死这个想着自己死的女人。沾满鲜血干涸的手要落下。

    夏语大叫:“我就想着你死,你死了我就能离开无忧宫。你死了我就赢了。你死了就没人我。”

    直白狠毒的话震住了水泽之。玩笑的游戏誓言让他原谅了她几分。他看着眼前小面目全非的女人心软了。与她交合时的快/感涌上心头。心里暖暖的想要抱住这个女人,但转念想到这女人见他受伤兴奋的模样,恨意又上来。他扔下夏语。丢下一句话,你自己走回马车。

重要声明:小说《变态养成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