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聂小宝 书名:变态养成记
    夏语觉得这变态色狼的院子里,肯定是、秽无比。肮脏恶心。满院子里搞的估计都是男人与女人纠缠在一起的雕塑。房间书房里都挂着宫图,AV女/优的/照。

    进了院门惊叹,这里是鸟语花香,香气扑鼻。花花草草长得郁郁葱葱。她安静的走到左边第三间房,轻轻敲了下门。

    “进来。”书房里批阅东西的水泽之在她进院门时就已察觉到。他放下手中的毛笔看着紧张走进来的夏语。齐耳短发,黑衣黑裤低头慢慢的挪动步子。像一个探头探脑的小蟋蟀。

    水泽之忍住笑,咳了两声。

    这两声打破了这温的平静,夏语心中一惊,猛的抬头问:“主人,有什么事?”

    “过来帮我磨墨。”水泽之并未生气,摆手示意她走进。

    夏语听话的快步走到案几边。拿起砚台上方的墨块,左右搅动。

    “你不会磨墨?”水泽之很吃惊,提高声问。

    夏语心里想,靠,老子又不喜欢国画毛笔,不会磨是肯定的。但她面子上笑眯眯的说:“主人,不会。”

    水泽之更纳闷暗想,当初扛她回来时,那一的嫁衣看上去可是大户人家的女儿。怎么连磨墨都不会。

    他抬头敲敲桌上刚送来的信,试探的问夏语:“你识字吗?”

    夏语看着长得跟蝌蚪似的小字,眉头紧拧。扰头自说自话:“这是什么啊,原来是架空穿。优势少了一大半,以后不好混。”

    水泽之起了疑心,他站起看着比自己矮上一个头的夏语。抓住她的肩膀问:“你出大户人家,怎么连字都不认识。”

    水泽之现今的这点杀气跟他前几次的比起来,淡了许多。夏语已有些习惯他这睛不定的脸色。她随意的说:“哎,我家穷,是四代贫农,我是贫二代。我家里就想着让我嫁个有钱人,翻农奴当家作主。”

    水泽之听这话,理解成了。我家穷,嫁的是有钱人才会穿那么好的嫁衣。他回想也是,这女人可是无意间抢回来的。如果说接近自己是有计划与计谋的。那代价也太大了。

    他手放开,拿住夏语的小手。光滑柔软的小手像玉一样温润。他握上有些舍不得拿开:“我教你磨墨。”

    他站在夏语后,手拿着她的小手,轻轻的顺时针磨墨。两人相靠在一起,夏语上散发出的那股香味,让水泽之忍不住凑进她的颈窝深深的吸。手上的动作慢了些。嘴越靠越近,挨上了夏语的皮肤。

    冰凉的嘴唇落在温润的皮肤上,夏语心中一惊。这,这男人/是不是太好了,难怪养了几十个女人。

    水泽之并不想要,只是喜欢她上的这股味道。清淡中带点甜的感觉,是做/给不了的感觉。他很喜欢,忍不住亲了上去。水泽之一点点的添,像是添雪糕一样品尝着甜甜的味道。

    夏语不知道水泽之下一步会做什么,因为这是从未有过的上一步。她体缰硬,不敢动弹。神经被拉得像琴弦。轻碰下就会发出悲鸣。

    “咚咚。”畅开的房门有人敲门。打破表面的平静。夏语轻吐口气,紧崩的神经松下来。

    水泽之极不高兴,他脸沉下来,坐下压住心上的火说:“进来。”

    屋外同样着黑衣的下人,比夏语见的下人胆子大上许多。他走进屋内,单膝跪下。看了眼水泽之边的夏语。

    水泽之发话:“说。”

    他报:“南方最近出了股势力,把我们的生意抢去了一大半。”

    水泽之有些不耐烦:“杀了他们的头。”

    黑衣人说:“他是个高手,我们的人死了四五个都没把他拿下。”

    水泽之不再漫步经心,警惕起来。他问:“很紧急?”

    “是。”

    “那我亲自走一趟。”

    这黑衣下人听到他亲自出马,起。嗖的一声,离了这书房,不见踪影。

    夏语不知他们说的是什么。张大嘴惊叹这下人的武功。

    水泽之并未把黑衣下人的话放在心上。轻松的握住夏语的手继续的磨墨:“你想不想跟我一起出去?”夏语回过神来,心想这男人问的好奇怪。是该回“想”还是“不想”好。最后她说:“主人,你去那我去那。我是你的贴侍女。贴,贴就是紧贴着不分开的意思。”

    水泽之对这回答非常满意,抱住夏语在她额头上亲了下:“我越来越喜欢你了。”

    夏语心中冷笑,这男人刚刚分明是在试探自己。幸好自己够机灵。只要出了这无忧宫,找到机会就逃。

    水泽之的那句只是随便问问的。不管夏语是何种回答,他都会带她去,这路上要走个五六天带个女人可以解决下生理需求。

    两人各怀鬼胎,相视而笑。

    水泽之随即吩咐下去,准备马车下午启程。炎的夏季,出行是个气力活。人多还不好办事,水泽之只准备了一辆马车,一个赶车的车夫。一些食物和水。就这样简陋的出发。

    外表看着普通的马车,内里自有乾坤。足有双人大小的车,车底如橡皮一样软上面垫着竹席。两米的车分成了两层,上层放着食物,水,下层供人睡眠。

    车走的很慢,不像是要急着赶路的样,倒是悠搭着慢慢的体会路边的风景。

    出来的的新奇让夏语伸出头看着路边的风景。看着,看着被路边同样的风景给迷惑了昏昏沉沉睡了过去。

    同坐在车内的水泽之看着睡着的夏语,沉思起来。

    车缓缓的前行,太阳落山时到了一家住宿的客栈。水泽之轻手轻脚的抱起沉睡的夏语,下了马车。径直走进客栈。

    他一头的银发引来众人的围观,对着他指手画脚。

    “咦~那来的怪物。”

    “是啊,你看,你看他的眼还是白色的。”

    “妖孽,妖孽降世,妖孽降世。”

    有些胆大的拿着茶杯扔过去。水泽之对众人的议论与不敬充耳不闻。躲过扔来的茶杯。摸摸夏语睡着的小脸蛋,深的吻了上去。众人注意到了他怀中的夏语。头发被削去看着很怪,但不影响她绝色的容颜。

    夏语正睡得迷糊,被这稀稀拉拉的声音吵醒。她睁开眼,见水泽之当着众人的面对她进行深吻。

    “呜呜。”她手脚乱动挣脱,水泽之把她制得死死的。给他使眼色让她好好配合。

    这年头看到亲吻,那等于是看到现场版的毛片。

    众人又是一阵嘘唏。惊叹这女人长得真美。水泽之就这样吻着夏语,上了楼进入房间才停下。

    客栈的人是议论纷纷。说这男人怎会是一头银发,还是白瞳,定是妖孽转世。他怀里的女人可真美,像是仙女下凡。八卦如龙卷风的速度在空气中蔓延开来。口口相传到最后竟传成了,白发妖孽挟持美貌仙女惊现人间。还说这白发妖孽当着众人的面怎么把这美貌仙女脱光了衣服,怎么进去。最后在民间群众的开发下,这一绯闻被画成了画册,里面是图文并冒,活色声香所有看过这本书的男人,无不称赞这本书的神奇。可以让他们感受到那种临其境的意Y。当男人/火焚时这本书可以解决燃眉之急。以至于明国的强/犯少了许多。明国的国主把这本书定为安邦奇书,公开发行。这本书在当当书店常年稳居榜首。

    这是后话,现在先说说这白发妖孽与美貌仙女的现场版。

重要声明:小说《变态养成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