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聂小宝 书名:变态养成记
    水泽之想起了夏语第一次的倔强,刚刚一次敲地大骂时的景。还有被他到绝境时爆发出的魄力。心底笑了笑,不觉得纳闷,这女人上的变化是不是太大了点,像是变了个人。对她刚刚弄得自己小**快要断掉的事忘记了七八分。想着明天再去时她会有什么变化,心里多了点趣味。像是找到了一只可以逗乐的小猫,能为这无聊的世界添上几分意思。

    第二天,太阳刚冒出头,草上的露珠还没蒸发掉。小猫没回去睡觉,老鼠刚躲过猫的追捕,藏到洞中打着呼噜。水泽之披着朝霞来到了迎阁。

    丫鬟和夏语都与周公甜蜜的约会着。

    水泽之轻而易举的进入房门。昨差点被甩出脑震的夏语。头上包着白色的头巾,像是做月子的孕妇横躺在上。夏,她肚子上只盖了薄薄的单,着肚兜双臂大腿外露。

    他轻手轻脚的来到边,看着睡着了如小猫般温存的夏语。柳叶眉,长长的睫毛,清秀高的鼻子,樱桃似的小嘴巴嘴角滴着口水。她的嘴微微动了下,一张一合。水润的红唇像是刚摘下沾着露珠的小草莓。他想吃上一口,添了上去。他尝到了甜甜的味道,带着股的**。他与女人上从不吻她们,突然心血来潮的吻让他尝到了甜头。

    沉睡中的夏语,被这深吻给弄醒了。眼瞪得圆圆的惊恐的不敢把他推开。口中不敢发出一点声响。生怕会引来上人的毒打。

    水泽之见她醒来,不再轻手轻脚,舌头顶开了她的牙齿,往深处探。夏语舌头僵硬如石头,不知道怎么与它纠缠。它继续在她嘴里搅弄。

    夏语忍着下被撕裂的疼痛,手握成了拳。不敢哼出痛来。

    在洞外的摩擦,让不是处女的夏语生理反映来的极快。不一会就水灾泛滥,一发不可收拾。

    痛伴随着那根东西充填着空洞的下,她随着下拍打的节奏哼出声。

    女人的□声,吱吱呀呀,像是哭又像是兴奋的叫声。总让人有些分不清。

    夏语在他的带动下,声音越叫越大。□的声音叫醒了隔壁的丫鬟。吓得她赶紧用椅子抵住房门来增加自己的安全感。

    水泽之起先是趴在她上,接着换了个姿势。拖起夏语的部让小的她骑在他上。

    体内的摩擦让两人的汗,汗湿了上的衣服。水泽之黑色的外衣紧紧的贴在他上。上结实的肌,露出了一块块的。

    初尝人事的夏语,这时并未尝到这其中的滋味。但与前几次有了太多的不同。她还是忍不住哭起来。妈的,又被人了一次。

    水泽之穿好裤子,摸了把夏语脸色潮红的脸蛋,说:“我现在发现你长得可真美。比这无忧宫中的女人都要美。”

    夏语抹掉眼泪,吸了吸塞住的鼻子自顾自的说:“没听说过红颜祸水吗?没听说过红颜薄命吗?TMD要不是她死了,老子还不会穿过来。呜呜,我的第一次是给我丈夫的。我的丈夫也一定要是个处男。住我家对门的张哥哥他是处男。我的目标是他那种清秀正常的男人,这该死的地震,这该死的2012。哥哥……”

    水泽之听她这话,挂着笑的脸黑成了锅底灰,他说:“你要嫁的就是那位张哥哥吧。你已是我的女人,你现在回去人家也不会要你。你死了这条心。若不是我,你现在已沦为万人骑的下场。”

    夏语听得莫名其妙,看他的脸色暗下来。赶紧闭嘴不敢再哼出半句话,低头拉了拉被单遮住/露的子。

    水泽之看她不悦,心更加的烦躁。抓起她黑色的长发,大手一挥,这长发从夏语的耳后根被截成了两半。黑亮如缎的长发,散落一地。夏语顺直的长发,瞬间成了齐耳短发娃娃头。

    她用来这后最常用的表,瞪大眼看着眼前的男人。手中的单顺着部往下滑。她哆哆嗦嗦的拉起,又滑下。再拉起再滑下。紧张得不知是该让它滑下,还是用它来遮住子。

    他刚刚差那么点就要杀了我啊……

    水泽之讨厌她这软弱的样,讨厌她这怕死的德。扯住她颤抖的手,说:“你不该是这样。”

    夏语更怕,跪在上像一条狗似的只差没去他的脚:“宫主饶命啊,我知道错了。我知道错了。”

    夏语越求饶,水泽之火越大。他抬手想要劈过去,一掌解决了这软骨头的女人。夏语吓得双手抱头,本能的觉得这样能保护自己。

    昨草地上的景在水泽之脑海中一闪而过。那如狼似的眼神好似又出现。他又犹豫了,手慢慢的放下说:“求饶只会给要杀你的人增加快/感。你越挣扎他们越兴奋。他们当时不杀你,只是想跟你玩猫抓老鼠的游戏。最后你终还是要死在他们手上。只有不屈的反抗,让自己强大。才能主宰自己的命,主宰别人的生死。”

    夏语看着眼前材高大魁梧,相貌俊美,银发白瞳的男人。散发出傲视天下王者的气息,有些呆愣。

    水泽之如绅士般,弯下伸出一只手,邀请夏语:“你愿意跟我玩这个生死游戏吗?”

    夏语想说,不。可她没有说不的权力。她苦笑着说:“玩吧,人生本就是一出戏。”

    人生本就是一出戏,什么是赢什么是输?只有玩的人才知道。

重要声明:小说《变态养成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