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聂小宝 书名:变态养成记
    “什么是S/M。”水泽之停下,疑惑的问。

    夏语战战兢兢的说:“就是上时拿皮鞭抽拿蜡滴。”

    “你只要听话上时叫,我不用这个。”水泽之明白了。这时已把夏语拖到了屋内。门都顾不得关,拉掉她下的里裤。

    没有前奏,没有玩弄。直接进入。

    半年未做过的夏语,下没一点水。

    就这么直冲冲的进来。夏语一声撕裂的大叫,疼痛的哭喊没有引来上的男人一丝的怜惜。

    他只顾自的发泄着**。伴随着高低起伏的□声,达到了高C。

    “畜生。畜生。”夏语扒在地上,呜呜的哭。

    水泽之看着脚边下半被自己桶得脱皮的女人,弯下轻轻触摸了下。他第一次完事后摸女人的下。

    -----------------------------------------------------------

    没一根毛。

    ——————————————————————————-

    像鼓起的包子,白红相间,特别的刺目。他拨动了下两片粉红色的YZ~。

    “啊,畜生,畜生。”疼痛让夏语失去理智,她以为水泽之又要对她来S/M,用力的拍上去。

    “啪。”一声脆响,白玉似的手竟把这宽大的手掌打出。

    水泽之呆愣了,没想到她的爆发力这么强悍。

    半个月前被人无的殴打,现今又被他强上,弄得下半撕裂。初来时那两场S/M的痛一下子如同潮水般一起涌来。

    夏语爆发了,猛的站起。抓住他已软掉的小**,使上了全力。

    “啊。”水泽之痛得抓住夏语细小的胳膊扔到了门外草地上。他汗如雨下,像喝醉酒的人,歪歪扭扭的走到门口,扶着门框站了会走到夏语边。脚抬起要给她踏个粉碎。

    夏语双手抱头,恶狠的看着这材高大,银发白瞳的变态男人。

    恶狠如狼的眼神,让水泽之想到了年少无依的自己。当年受欺负时,也是拿这种眼神瞪着打他的人。

    眼前的人下半赤/,缩倦成一团。体本能的颤抖,如狼的眼神如箭刺穿他的心。他的心像是被人揪了下,犹豫了,脚慢慢的放下。看着地上的夏语,对藏在门柱后的丫鬟说:“让她活着,我明天再来。”

    水泽之回房间披上外衣,大步踏出这院门。刚刚夏语对他小J的残害没一点影响。

    生活告诉我们一个万年不变的真理,男人那方面强都是经过千锤百炼的。

    丫鬟见水泽之走后。胆战心惊的从门柱后走出。扶起草地上的夏语,胆小的说:“夏姑娘,你别顶撞宫主。这次他下手算是轻的。我曾看见过他一下子摔死一头牛。”

    夏语这时后怕了,像是很冷般双手抱在一起。不停的抽搐,口中呜呜的骂:“畜生。”

    丫鬟加的怕,赶紧扶着她进屋。把门紧闭,生怕她口中的两字传到水泽之耳中。

    夏语还沉浸在望不到边的伤痛中,泪不止,口不停。骂人的话由中文,到语再到英语。她自己所知道骂人的语言都用上了。到最后泪再也流不下来,各国的语言都骂尽了。她也没了一丝力气,昏昏沉沉睡了过去。

    服侍她的丫鬟,那里听得懂她骂人的话。默默的打来水擦拭她的子。心想,又疯了位姑娘。看来过几天,又要换主人。

    水泽之这时则在自己的住所,回味着刚刚的那场事。他记起了第一次见夏语原体主人的景。

    那是在一个暖阳的下午,积雪刚化,屋顶上的雪化成了水,滴答滴答的往下流。这种声音让水泽之想起了年少行乞在街头。每遇到下雨天便躲在屋檐下听雨声。那时的他想像着这是自己的房子,而这屋檐不是别人家的。

    现今什么都有了,倒少了当时那份快乐。他突然间伤感了。一个不伤感的人,一旦伤感起来。那势头可如洪水猛兽。他为了摆脱伤感的纠缠,决定走出这无忧宫出去晃,晃

    无忧宫建在四面环山的山谷内,与世隔绝。外人没有宫内人的指引跟本无法进入。而宫内的人没有他的命令不可踏出这一步。

    他独自一人出了宫,无聊的漫步在山林中。山中的雪不似谷中,还有厚厚的一层。他轻踏在雪上,所到之处没留下一个脚印。

    远处传来人声,让他本能的警惕起来。屏住气往那边靠。

    疾步走近,听见了四五个男人粗□、秽的叫骂声。

    “这娘们长得真好看,但怎么像是死尸似的。

    ————————————————————

    底下干的插不进去。——————————————————磨得老子好疼。”

    “让我来,让我来。”

    “去,上次你破的处这次轮到我。”

    水泽之走进看,只见四五个强盗拿着小**正围着着红色嫁衣,露出下半横躺在地上的女人。其中一个在她下半摩擦,还有四个正兴奋的打着、手Q。

    白色的肌肤,鹅蛋脸。双眼紧闭,长长的睫毛垂下如小扇子般。光看她这张脸就能想像她张开眼,会是何等的绝色。

    他再看下去,她的下白哗哗的皮肤竟没有一根毛。水泽之起了色心。不过正常的男人都是这种想法。

    他跳出如英雄般,大叫声:“放开她。”

    当时的夏语(许我这样叫,因为她的份与姓名是个迷。)觉得自己好运遇到了贵人,猛的睁开眼欣喜的看向水泽之。

    这四五个强盗同时看向水泽之。吓得往后跳出一步,同声问道:“你是人还是鬼。”

    银发白眸的水泽之在正常人眼里,却实像鬼。所以他最讨厌别人问他是人还是鬼。

    他怒火上来,出了手。刷,刷,刷,几片树叶落在了这五人脖子上,当场毙命。

    这五个强盗死时还拿着自己的小,不停的抽搐。手像马达似的,好像非要把自己的种子留在这世上。色字头上一把刀,男人得

    当时的夏语,赶紧爬起跪下磕头,紧张不停的道谢:“谢谢,恩公。谢谢。”

    水泽之这人渣只盯着人家下半看。下硬起来,但想到刚刚有男人的小**在她洞口不停的磨擦,觉得脏。二话不说,把当时的夏语扛上肩,使上轻功往无忧宫奔。打算先洗干净再上

    当时的夏语比现在的聪明,她立刻知道了这男人跟那五个强盗是一路货色。心如死灰,面如白纸不再挣扎只得听天由命。

    水泽之抗着她如抗着一张纸似的,一会功夫就回到了无忧宫。

    下人们在暗地里躲着窃窃私语,私下议论宫主越来越像野兽了。以前弄女人都是用钱买,现今觉得无味,无法满足他空虚的心灵。来抢的。可怜这要出嫁的女人,没入洞房就被抢来,一生要毁在这畜生下。

    水泽之可是听不到下人的坏话。直接把她扛到宫后围着温泉建造的澡堂。里面是气腾腾,云山雾罩。水咕噜咕噜的往外冒,十几种矿物质参和在里面。温泉里的水如似的。

    水泽之直接把她扔到水中,不深的水溅起了强烈的水花。水灌进了当时的夏语的鼻子,嘴巴。她不停的咳嗽,越咳嗽越往里面灌,求生的本能让她不停的摆动。大红的嫁衣在白色的水中上下起浮。只有裙子遮挡的下半在水中与雾中若隐若现。水泽之软下的小**一下子硬得如钢般。他跳下澡池,从湿漉漉的裤子里拿出那根被**塞满的东西。拖住她结实的部,扒开双腿就着水的润滑进入她的体。

    这是男人□的时候,水泽之也只有泄的时候才能感觉到那从体内发出的快乐。他做/,为的就是那点快乐。

    当时的夏语还未被男人上过。突然的变故她骨子的倔强,显现出来。

    那个B猛的进入体里撕破皮的刺痛,没能让她哼出声。她咬住嘴唇,无声的反抗对上人的不满。屈辱强压在她上,直到水泽之完事了,都没有一丝□声。

    男人上,女人下面,上面不发出一点声响。任□再强的男人也觉得无聊。这不服输的劲儿让水泽之与她杠上了。越是不叫,越想让她叫。二三次后水泽之对她用上了皮鞭,用上了蜡。一次又一次的殴打,一次又一次的失败。让水泽之下手一次比一次狠。直到下的女人不再动弹。夏语踩了狗屎运穿过来,代替了原主人的灵魂,这才结束了这场无声的战争。

重要声明:小说《变态养成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