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聂小宝 书名:变态养成记
    背部一阵阵的刺痛,把夏语从睡梦中扯拉出来。她微微动了下。

    “啊。”有人使劲扯她的头发。让她痛得大叫。

    “叫啊,叫啊。你终于叫了。”清冷的男声,传入她的耳中。

    下大物的抽D让她恢复了几许清明。她吃力的睁开眼看四周的景。

    暗的小屋,跳动的烛火。下进进出出男人的东西让她惊恐。

    “啊,啊,啊。”她使上全力大叫,叫声让背上的伤口更痛,痛后叫得更惨。

    上的人加兴奋,拿起边的烛台往她背上滴蜡。滚烫的蜡滴到夏语被皮鞭抽打得,看不见一处完好肌肤的上。如同烙铁烙在皮肤上滋滋响。

    夏语大叫,她上的男人把那千千万万的种子洒入她的体内。

    夏语没一丝快G,全止不住的痉挛。指甲不停的抠打被。口中发出呜呜的求救声:妈呀,妈妈啊,我要回家。妈,妈……。

    上的男人弯摸了把蓝夏语光滑的小脸蛋,说:“这次不错,不像是在/尸。”

    无的声音让夏语打了个寒颤。还没等她抬头看清这男人的长相。他已披上衣服出了房门。对门外的人说:“好好照顾,下次我来时。她的背要光洁如瓷。”

    门外走进一个十七八岁,看着很伶俐的少女。熟练的打来水为夏语洗擦背上的伤口,边洗边劝她:“哎,你顺着宫主,宫主就不会打你。你讨得他欢心。他自不会让你住在这,等他不再欢喜你。就会放你离开这。”

    夏语只顾着为这该死的穿越,哭得天昏地暗。那里还听得见她说的话。整个人昏昏沉沉,眼前出现了幻觉。看见了她妈在厨房烧红烧,看见她爸在客厅看新闻。看着自己在电脑边打着小怪兽。突然一阵天崩地裂,她眼一黑就到这了。

    爸,妈,你们是不是也穿了?要不活在另一个世界。夏语在心里对自己说,地震能活过来就是万幸。自己拼死了也要好好活着。

    养伤的子,她很听话的吃饭,睡觉,擦药。照顾她的丫鬟连连说她变了。没以前那么刚强,这样好,以后定会过上好子。

    夏语只是笑笑不语,心想:原体的人已死,咱要替她好好的活在这世上。体是自己的,对不起谁,也不能对不起自己。

    这样一想她倒是开心许多,整天呆在这暗狭小的房间中来回走动,锻炼这幅柔弱无骨的体。

    这天昏地暗不知月的房间,夏语也不知过了多少天。直到背上的血痂脱落露出粉红色的时,水泽之来了。

    他来时夏语正双手抱膝坐在上,睁着大眼看着房门,梦想着那天能出去。

    夏语眼中的生气让水泽之感觉到了些许不同。他如平常一样走向边。

    夏语惊异的看着眼前的男人,银发白眸一黑衣。虽说五观俊美但黑白分明的装束,在这暗的房间如同黑白无常的混合体让人生惧。

    夏语短怯的问:“你是人还是鬼?”

    水泽之第一次听到边的女人说话,倒有几分新奇,他说:“是人。”

    夏语穿越人上那股大胆与好了伤疤忘了疼的傻劲,指着水泽之上提意见:“你该穿白衣,黑衣穿你上太像黑白无常了。”

    水泽之听这话火了,暗含杀气的说:“我穿什么,是你一个工具能说的吗?”

    夏语为这突然变脸,杀得措手不及。人哆嗦了下,往墙角靠靠不敢再说话。

    水泽之发现眼前的这个女子容貌依旧,可格却柔弱许多。以往对他很不屑,眼中充满倔强,也就是那份倔强才让他对她有强烈的占有**。现在她如小猫一样依在墙角。让他的兴致减了三四分。

    男人都是卑劣的物种,太容易得到的东西没意思。他向门口走去,心想这只小猫再玩下去也没什么劲。

    夏语正偷偷高兴,躲过一劫,不用玩那个S/M。

    水泽之来到门口,突然想到了再看一眼,跟自己上过,曾经打得遍体鳞伤的女人。这一回头便看见夏语正偷偷的笑。顿时火烧到了头顶,怒气冲冲的折回。一把扯住夏语,压在下。“滋。”夏语上的衣服如锯刨一样飞舞,露出色的肌肤。

    夏语不停的挣扎,可是越挣扎他吸得更猛。粗糙的大手滑过她结实的部,滑到没有一根毛白净的下

    水泽之变态的行为,让夏语怕了。她不敢挣扎怕引来一阵毒打。双腿张开平躺在上。脸侧过去不敢看他。她对自己说,就当是被人桶几下。反正上次还桶过一次。

    水泽之拿着暴涨的/望,一而入。他快速的动着,发出极重的呼吸声。

    然而下的夏语如同充气娃娃,没发出一点声响。只是随着他上下的动作而动。

    水泽之很快发现了下的女人如同尸体。提起她的头,往上甩。“你为什么不叫,为什么不叫。”

    夏语的头被甩得嗡嗡作响,那里还能回他的话。

    水泽之心想,她又如以往一样。不让她吃点苦头,她是不知道怎么取悦男人。

    大叫声:“把东西拿进来。”

    门外的丫鬟拿进一条皮鞭,战战兢兢的递给水泽之,瞅了一眼上被打得迷糊的夏语,慌张的逃出门。

    水泽之翻过夏语,皮鞭无的抽打在她背上。嘴上不停的念叨:“你为什么不叫,为什么不叫。”

    “啊。”疼痛让夏语苏醒。水泽之停下抽打,骑在她上发泄兽Y。

    ————————————————————————————————————

    夏语哇哇的哭起来,口中大骂:“你个畜生,畜生。”

    得到满足的水泽之异常高兴:“畜生好名字,太适合我了。”

    夏语再次哭爹喊娘,锤被子咬单。

    水泽之甩甩他一头银发,披上外衣,说:“今天表现不错,给你换个房子住吧。”

重要声明:小说《变态养成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