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的约明日赴

    战战兢兢的结束第一天的工作,刚回到家,便被早已等在门口的妞妞拉着问东问西,开口闭口都是Sun,陈子安哪有心思回答她的问题,一想到明天以后都要为这个妖精一样美丽的男人工作,便觉得头大了十倍。红颜祸水不是没有道理,天天跟着这么个魅惑人心的男人,想专心工作那真是好难啊。何况边还有个像粘人苍蝇似的妞妞,天天缠着自己问他的况,看来自己的子不会安宁了。

    越发的觉得好累,陈子安对妞妞炮轰似的问题充耳不闻,双眼没有目标的飘起来,突然飘到桌上的精美相框上,繁复花边的相框里是一对相貌都很俊美的青年男女。陈子安伸手拿过相框,望望那时还很年轻、笑容青涩的爸爸,又望向他旁巧笑倩兮的美貌女子,微笑一下子从她脸上消失。

    她其实是恨这个女子的吧,当爸爸牵着她的手走出孤儿院后,便时常指着相片上的女子温柔的对她说,“她是你的妈妈。”她便是从那个“妈妈”开始恨她的吧。她总会缠着爸爸问:“她为什么生下我却又把抛弃在孤儿院,为什么从不在我的生命里出现?”爸爸却总是沉思着,用冰冷的沉默回应着。

    她其实很讨厌这张照片,可爸爸总会深深的凝视着相片上这个绝美的女子,当宝贝似的放在随处可见的客厅里。

    她一边看相片,一边想起现在不知处何方的爸爸,想着自己亲手把自己送进了这个被爸爸称为“牢笼”的盛华影视,心中万般的苦涩便了开来,白天工作的劳累和内心的难过一下子涌上心头,放下手中的相框,不管也不顾眼前仍旧叽叽喳喳的妞妞,跑进了卧室。

    妞妞看着突然向卧室跑去的陈子安,见她一脸无法掩藏的无奈和悲伤,便安静了下来,向着卧室的方向无奈的笑笑,这个肯定会躲进被窝的鸵鸟,真是服了她啦,从小到大都是这个傻样,一遇到会让她不知所措的事,便把自己埋在被窝里。

    一物降一物吧,妞妞总是有办法对付这个外表看似坚强,内心却无比脆弱的傻女孩。

    “喂,你最吃的慕斯蛋糕哦,再不来,我可全部吃了,别后悔哦……”边说还边用勺子敲打着盘子。不出所料,陈子安已经乖巧的站在了妞妞面前,一副祈求却又不屑的模样,出口便狠狠地说,“给我留点啊。”

    坐在桌边的女孩笑容邪恶,目的达到,这一招总是百试百灵。妞妞嘿嘿笑,一脸常胜将军的得意,大声说道“还记得严天皓吗?”边说边探究什么似的直盯着陈子安。

    陈子安怒瞪回去,回道,“不记得。”

    “哇,真命天子都能不记得啊。”

    陈子安不以为然的摇了摇食指,一副不可瞎说的老夫子样。“这个你就落后了。”

    “切”妞妞不以为然,“不就是他刚从国外回来,便与咱们学校的校花闹了绯闻了吗。”

    “所以啊,清者自清,不用我做多解释咯。”陈子安实在是越来越佩服自己的逻辑啦,将最后一勺蛋糕放进嘴里,细细咀嚼起来。

    “可是我却还清楚的记得,你可是被某个醋意满满的泼妇给虐待了哦,而那个泼妇就是为严天皓吃的醋哦。”妞妞还是一副得意面孔。

    陈子安无话可说,一提到严天皓,她便莫名其妙地没话说。

    “想什么呢,人家今天可是故意请我做信使,请你明晚赴他的约,人家可说了,他会一直等。”

    陈子安一张喷血面孔,恨不得把妞妞口中的严天皓给撕的粉碎,现在自己被工作烦都烦死了,他还不合时宜的来插一脚,真是可恶啊。

    妞妞见陈子安可怕的的要吃人的样子,语气缓和的说道,“小易,其实人家严天皓多有魅力啊,单是那双长腿都不知迷死了多少人。”

    “妞妞同学,他那么好,那你去赴约吧。”

    妞妞伤心回道,“我倒是乐意极了,可是严天皓会愿意吗?”但瞅一眼表郁的陈子安,便也不再言语。

    陈子安看着沉默的妞妞,缓和的问道,“他真的叫你来约我啊。可他不是都有了校花女朋友了吗,他怎么可以这样啊。”

    说到八卦,妞妞马上来了劲,“人家只是约你,可又还没说什么暧昧的话,你怎么能这样胡乱下定义呢,说不定严天皓听说你在盛华工作,有什么事想请你帮忙啊。”

    “妞妞……你怎么可以跟别人说我在盛华工作的事啊……”

    “嘿嘿,别激动,别激动,这又不是什么坏事,这天大的好消息,不用我说,别人也会知道的啦。”陈子安望着面前谄媚笑意的妞妞,真有冲动将她劈成几段,不过转念想想,被别人知道自己在盛华工作,也确实不是什么坏事,也不值得生她的气。

    陈子安只能唉了几声叹了几口气后,假装生气的望向窗外。妞妞笑容更加灿烂,一副得逞的模样,笑道,“那你算是答应咯,记得,明晚八点,昨咖啡屋,那我这个功臣就先退咯。”话一说完便跑出了门口,象又想起了什么似的,伸回脑袋,叮嘱道,“还有千万记得跟Sun要签名照,亲的,晚安哦。”

重要声明:小说《如果星星会说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