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7)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弦外无音 书名:相思不成书
    第二天,陆宅一切正常,陆鹏请了半天假找来修电器的师傅看看陆莎浴室的水器。陆莎轮休,在厨房里缠着冯仪做好吃的。陆鹏进进出出的找工具,陆莎还是不搭理他,并且不失时机故意找他的茬。

    接近中午的时候陆鹏说要去城建局,冯仪让他吃了中午饭再走。想到和何小叶的排练,陆鹏便让冯仪准备了两人份的午餐,他带着去上班了。

    “小鹏的对象是他单位里的?”把陆鹏送出门,冯仪转问沙发上的陆莎。

    陆莎一愣,下意识地摇摇头:“不是。”

    “那他是带了饭送去女朋友的单位?”冯仪想到这种可能,脸上笑意渐浓,“对女朋友这么体贴,看来是真上心了。”

    听冯仪这样说,陆莎莫名涌上一股烦躁:“妈,没影儿的事,你就剃头挑子一头,瞎猜什么啊?”

    冯仪不高兴了,在围裙上擦了擦手:“我怎么瞎猜了,你哥自己也承认有喜欢的人,小侣亲亲的,一起吃饭很正常。再说了,如果不是真的,小鹏他干嘛带两人份的饭?”

    “……”陆莎的心咯噔一下,却只是努努嘴,什么话都没说。

    ***

    陪女人逛街是一件苦差事,尤其是一个强势的女人。

    比赛将近,何小叶和陆鹏一起挑选跳舞穿的衣服,两个人东拉西扯逛了一大圈,全然偏离了原来的主题。

    “这个怎么样?”何小叶拿起一顶遮阳帽问陆鹏,陆鹏看了看那花色,默默地背过脸去摇了摇头。且不说她选的东西,单看那颜色就能了解她的品味了。

    “我觉得蛮漂亮的啊。”何小叶呐呐自语,一只手摆弄着小花帽,“老板,这个怎么卖?”

    “五十。”

    “这么贵!少点嘛,二十卖不卖?”

    “……”陆鹏茫然地看着何小叶和老板讨价还价,一时间居然有在跳蚤市场的错觉。

    何小叶享受着砍价的乐趣,东西买不买倒是其次。人家老板按她的意思把价格降了下来,她左瞧右瞧的,忽然就兴致缺缺地说再到别处看看。

    素质好一点的老板虽然脸色不太好,但也不至于太激动,有些素质不好的直接就张嘴骂三字经了。陆鹏僵在那里不知道如何是好,他是想置事外的,可何小叶总是会在店里朝他喊:“陆鹏,我们走吧。”

    于是,披着老板们鄙视的眼神,他们依然坚强勇敢地走过琳琅满目的商场。

    不是挑不到合意的参赛服,而是挑不到他们俩都合意的。何小叶的眼光独特,陆鹏实在不敢恭维,如果按照她的意思挑选的话,他俩无疑可以一夜成名惊艳全场。可陆鹏为人信奉低调,花里胡哨的穿着不是他的风格。

    其实陆鹏有些不厚道,虽然陪着何小叶排练,但他心里对这个舞蹈比赛是十分不屑的,别说夺冠,他连得个纪念奖的念头都不曾有过。何小叶不同,她雄赳赳气昂昂地宣誓:王吃王,霸吃霸,没有第二,只有第一!

    就他俩那踩地雷的舞步也能得第一,只怕比赛完了之后得有一半的参赛者会想不开。为了E市的治安着想,陆鹏还是秉持着谦谦君子道貌岸然的态度,他对何小叶说,做人名利心不能太重,友谊第一,比赛第二。

    何小叶煞有其事地点点头:“陆鹏啊,我就知道你这人不看重钱,那好,咱这演出服的费用就从你这个月的工资里扣了吧。”

    “……”陆鹏这下真是搬起石头往自己脑袋上砸,“何组长,咱人民公仆也是要吃饭要喝水的啊,要是饿死了我,那可是国家和人民的损失。”

    终于懂得鸡蛋不能碰石头的道理,陆鹏唯唯诺诺地跟着何小叶,一切行动都以她马首是瞻,再不敢多说半句话。

    刚好在下午上班之前赶回来,陆鹏手里大包小包的,何小叶手里也没闲着。从头到脚的一行头,拾掇起来还真是费事。

    在四楼楼梯口碰到文昌,陆鹏笑着同他打招呼。文昌只以点头回应,面无表地朝厕所走。

    陆鹏赶紧把手里的东西全塞给何小叶:“何组长,我那个什么急的,这没几步就到办公室了,有劳有劳!”

    何小叶一骨碌接下陆鹏手里的东西,倒也没拒绝。

    冲进厕所,陆鹏没看到文昌,厕所隔间里有一扇门是关着的。他拿出一支烟点着,手一撑坐在了洗手台上。

    “文哥,我和何小叶这阵子在排练舞蹈,不是存心想瞒你,是她不想让别人知道,所以我才没说。”

    隔间里依然没有半点声响。

    “文哥,其实跟何小叶相处这几天,我觉得她这人还行,虽然要强了点儿,可骨子里的认真劲儿让人佩服。”陆鹏从鼻子里呼出烟雾,“她其实的。”

    厕所里“哗啦啦”一阵水声,上回蹲在厕所里拉肚子顺便听墙角的家伙又以同样的姿态走了出来。

    陆鹏指间夹着烟,坐在洗手池上的样子特别傻。随手将烟股扔进垃圾桶,他“靠”了一声摔门而逃。

    ***

    三`八妇女节这天,陆浙淮送给冯仪一枚松树形状的针,无论做工和款式都精美得无可挑剔。冯仪对这类小东西最为喜,当即换了合适的衣裳,把陆老爷子的礼物戴在前。

    陆莎看了看陆鹏,后者同样看了看她,两人一副王不见王的别扭态度。陆家有个约定俗成的惯例,冯仪的礼物由陆浙淮负责,而陆莎的礼物则是陆鹏的任务。眼下两人正处于冷战期,礼物什么的谁也没有提。

    晚上七点,陆鹏站在舞蹈竞技大赛的场地门外,等着全家人来给他打气。这当然不是他的主意,是冯仪在早餐桌上说想看看他跳舞的样子。

    熟悉的吉普车映入眼帘,陆鹏穿着考究的西装迎上去开门,后车座上坐着同样盛装的陆浙淮和冯仪。

    “儿子,你今天真帅!”冯仪看陆鹏一精神的打扮,毫不吝啬地给予夸赞。

    “妈,您今天和我爸是来抢我风头的吧?”陆鹏想上前抱一下他妈,陆浙淮从车上下来就将冯仪揽在了怀里,万年不朽的占有

    “妈,小莎呢?”司机将车开走了,陆鹏有些失望。

    “她和琦琦去看电影了,琦琦单位里发了电影票,说是什么新片上映,我也不太懂。”

    陆鹏勾了勾唇角没再说什么,领着二老进场。

    他跳舞的样子她早就见过了,所以才这么不怀期待吧。

    虽然是城建局内部搞的舞蹈比赛,但陆浙淮的出席仍然引来了不小的动静。有眼力的工作人员安排了第一排正中间的位置给市长及市长夫人,主持人更是邀请他们上台跳第一支舞。

    何小叶今天化了淡妆,脚上踩着细跟鞋,最令人喷血的是那无肩带抹小礼服。陆鹏记得那天买的时候明明是有肩带的,怎么今天没了?

    看出陆鹏的疑惑,何小叶抬手摸了摸光着的手臂:“我膀子有点粗,吊带的太显型,我就把带子给剪掉了。”

    说的不无道理,陆鹏不又瞄了一眼她锁骨以下白花花的`脯。没了吊带,粗膀子是不明显了,但另外一个丰满的地方倒是更加让人移不开眼。

    冯仪跟着陆浙淮跳完舞下台,就看见她的宝贝儿子正盯着不该看的地方猛看,跑过去一巴掌拍在他的后脑勺上,然后又是揪又是捏的。何小叶被惊得吓了一跳,待到陆鹏介绍这位悍妇是他老妈的时候,她才笑盈盈地叫了一声“阿姨”。

    冯仪有些不好意思,拉着何小叶的手道歉:“小叶你别怕,我只对他凶。”

    两个女人聊起来就没个完,陆浙淮在旁边等得一脸不耐,皱着眉头给陆鹏使眼色。陆鹏挤进冯仪和何小叶之间,说比赛就要开始了,拉着何小叶匆匆跑去后台准备间。

    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城建局这个“老人院”里隐藏了一大批“舞林高手”,将比赛的氛围一次次推向高峰。陆鹏他们这一组的表现就逊色了很多,何小叶更是因为不常穿高跟鞋而频频出错,惹来观众们此起彼伏的笑声。最终尘埃落定之时,他们连个优秀奖都没捞到。

    应了陆鹏的那句话,重在参与。

    何小叶很失落,下台之后沉默地拿着她的包就要离开。陆鹏提出送送她,她却只是一味摇头。陆鹏不放心,跟父母打过招呼之后还是追了出去。

    “何小叶,何小叶!”陆鹏连叫了两声,前头的人走得并不快,却执拗地一直不停。

    陆鹏无奈,只好解开西服扣子,跑步追了上去。

    “何小叶同志,党教育我们胜不骄败不馁,立刻收起你这副要死不活的样子。”

    被陆鹏这么一呵斥,何小叶愣了一下,反倒笑了:“我才不是为了比赛的事呢!”

    “还嘴硬!”陆鹏明显不相信她。

    何小叶搓了搓手臂,声音里透着和夜一样的寒凉:“真不是,只是忽然想起有个人曾经说,我不适合穿高跟鞋。”

    陆鹏见何小叶没带其他衣服,脱下外搭在她上,陪她一起去公交站牌那儿等车。

    看着远处的一男一女,站在路灯下的洛琦愣在原地,声音里尤带着不确定:“小莎,那是……你哥?”

    陆莎手里捧着一大束鲜花,顺着洛琦的视线望过去,脸上飞扬的神采渐渐黯淡了下来。

重要声明:小说《相思不成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