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7)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弦外无音 书名:相思不成书
    周三上午,陆鹏打算带杨木易去百货商场挑一款手机。来城里这么久,杨木易的吃穿用都是他和冯仪在打点,偏偏把手机这等通讯必备品给忘了。

    陆莎推开他房间的门走进来,塞给他一支手机。陆鹏见屏幕上是正在通话的状态,狐疑地凑向耳边,电话那头是洛琦。

    很平常的一通问候电话,陆鹏聊了一会儿之后都还没弄明白陆莎这厢是在搞什么鬼。陆莎收回电话并没有挂断,而是当着陆鹏的面和洛琦说他坏话。

    “琦琦,我说了你还不信吧,我哥现在哪有时间应付你啊,成天陪着个乡巴佬忙得跟陀螺似的。甭说你了,就连我天天都看不到他几眼……”

    陆莎絮絮叨叨说了一大通,陆鹏在旁边一字不漏地听,也不辩解半句。恨不得把陆鹏二十多年来所犯下的罪行逐一念叨一遍,陆莎咬牙切齿声并茂地向洛琦吐苦水,差不多半个小时,她才收起手机,用一副怨怼的眼神直直向陆鹏,看得他心里发虚。

    “干嘛?”陆鹏停下解衣扣的手,选择转先叠被子再换衣服。

    “哥,你说,你在乡下是不是有相好的了?”

    陆鹏一头雾水:“什么相好的?”

    “肯定有,你看你现在既不搭理我也不搭理琦琦,肯定是有别人了。”

    “额……”

    “别不承认了,那个人就是杨木易吧。哥,你怎么能喜欢男人呢?”

    “……”

    陆莎一番惊世骇俗的定论彻底把陆鹏逗笑,小丫头敢是在这争风吃醋呢。陆鹏想想这段子确实冷落了她,便大方地邀陆莎一起去给杨木易挑手机。陆莎的品味他绝对信得过,从小到大,家里什么好东西都被她抢了去,只有她看不上眼的才会留给陆鹏。

    ***

    商场里琳琅满目的电子产品让人应接不暇,杨木易没有接触过这些,对什么都充满了好奇。陆莎偶尔会露出鄙夷的表,这让陆鹏很伤脑筋。他希望陆莎能够像他一样喜欢杨木易,把杨木易真真正正当做一家人。

    选手机的时候,陆鹏仔细地询问杨木易的意思,以他的喜好作为参考。陆莎在旁边盯着两人的一举一动,眼神犀利得如同雷达探测仪。陆鹏不好笑,她那个样子真像是在侦查丈夫`的老婆。偶尔碰到人多的地方,陆鹏很自然地把陆莎拉进怀里护着,陆莎也一副占有极强的样子依偎着他,全然不管那样的姿势走路方不方便。

    和所有女生一样,陆莎逛商场也喜欢东看西看,然后冒出许多稀奇古怪的点子。已经到了四楼,她忽然说要吃刚才在二楼看到的本料理。陆鹏说待会儿下去的时候再买,她就不依不饶赖在那里不肯走,非要陆鹏现在就去。

    虽然有些无奈,但陆鹏还是尽量满足她。把手里的塑料袋递给旁边的杨木易,陆鹏让他陪着陆莎在这里坐一会儿,他自己一个人下楼去给陆莎买吃的。

    料理店的生意特别好,陆鹏悠悠地排着队,好不容易才轮上。等他回四楼的时候,只看到杨木易一个人抱着几个塑料袋坐在那里,陆莎不知上哪儿去了。陆鹏走过去问,杨木易指了指洗手间的方向,两人便一起坐在休息区里等。

    十分钟过去了,陆莎还不见回来。陆鹏有些担心,起朝洗手间走,在经过一个卖小饰品的柜台前看到一抹穿绿军装的影,那是和林海一起出入过咖啡厅的蒋冉。猜测到陆莎可能是遇见了谁,陆鹏脚下的步子不加快。

    果不其然,陆鹏才走到转角,墙的另一边已经传来熟悉的女声。

    “那个女生很漂亮,新女朋友?”

    “算是吧。”这是林海的声音。

    “很般配。”

    林海忽然转了话题:“三宝说,这阵子都找不到你,他很担心。”

    “你如果忙着谈恋,就应该找个保姆照顾三宝。要知道,他是照顾不好自己的。”陆莎的语气变得刻薄,陆鹏背贴着墙而立,耳边继续传来她和林海之间的对话。

    “我以为你并不嫌弃他。”

    陆莎难以置信:“你以为我和三宝?”

    林海没有说话。

    “如果是真的,你介意吗?”

    “三宝只是比较单纯,他很喜欢你,如果……你愿意,林家可以保你们一生无忧。他最近为了你在学车,弄得很狼狈。”

    脚步声急促地飘远,墙那边再没有了声音。过了一会儿,林海走了出来,他没有注意到靠在这堵墙边的陆鹏,径自走向刚才蒋冉所在的位置。

    陆莎没有回休息区,陆鹏回来的时候还是只有杨木易一个人坐在那里,他们一起又等了一会儿,陆鹏才掏出手机打电话。陆莎说她先回去了,下午要去文工团练舞。陆鹏什么也没说,只是想听听她的声音而已。

    ***

    晚上十点,陆莎房间的音乐一停,陆鹏便躺在上闲闲抱着电脑玩游戏。不一会儿,卧室门被推开,面色通红的陆莎拿着睡衣走进来,直奔他的浴室。

    这是陆鹏每晚都很享受的时光。“哗啦啦”的水声一直持续着,动的心随之漾。陆莎浴室的水器已经坏了很长一段时间,冯仪让陆鹏找人来修,他却一而再再而三“很不小心”忘了。陆莎每晚练舞后都要冲澡,这个习惯陆鹏可不会轻易忘记。

    但今天的他却没有那个兴致,白天商场里的事对陆莎的影响有多大他不是没看见,但她装得就跟没事人一样,在他面前也不愿意放下心防。

    还在兀自出神的陆鹏听到脚步声,这才发现从浴室里出来的陆莎在朝自己的边走,心跳不自觉加快。她的头发**垂在前,粉蓝色的睡衣上沁出两大团水印,眼尖的陆鹏轻而易举就看见衣服下凸起的两颗小豆。

    “哥,帮我擦一下头发。”

    陆莎扔给陆鹏一条干毛巾,倒头就躺在陆鹏的上。

    “喂,被子都湿了。”陆鹏刚把电脑放在一旁,就看到尸状的陆莎把那一头贞子般的乌发蹭在他的被子上。

    无奈地捞起她,陆鹏用毛巾蒙着陆莎的头恶作剧乱揉。换做从前,陆莎肯定张牙舞爪地收拾他了,可她今天明显不想和他闹。

    “跳舞很累?”

    “嗯……”陆莎的声音已经迷糊。

    细细地将陆莎耳朵里的水渍擦干净,陆鹏捏着她细若嫩笋的手腕心疼不已。为了跳舞,她总是吃很少,运动很多。一些女孩子喜欢的小零食她从来都只敢浅尝则止,怕材走样。因为高的缺陷,她已经失去了很多机会,所以她比其他的人更加小心翼翼,更加艰辛。

    也不是没有其他办法的。凭借陆浙淮和冯仪的人脉,想让陆莎在舞台上露个脸根本不成问题。最开始陆莎也会欢天喜地,可后来嚼舌根的人多了,她也觉得走后门靠关系这种事十分不齿于人前。

    陆鹏轻轻地把陆莎揽进怀里,他的傻妹妹啊,别人嚼舌根那是羡慕嫉妒,如果换个位置,谁又不想少点挫折多点平坦大道呢?可陆莎偏偏就是着了道,凡事都恨不得跟家里撇清关系,生怕被别人在背地里说三道四。

    “小莎,擦好了。”陆鹏摇了摇快要睡着的陆莎,唇贴着唇轻言细语。

    “哥……我今晚跟你睡。”累得没有一丝力气的陆莎动了动子,将脸埋进陆鹏的膛。

    这样的软语呢喃哪里是陆鹏能够抗拒得了的,他的手摩挲在陆莎口的湿润处,整个人火烧火燎起来。

    如果够理智,他应该将陆莎抱回她自己的房间,然后压下心头的邪火回来睡觉。但陆鹏有个和陆莎同样的特质,那就是自讨苦吃。

    小时候的陆莎经常会跑到陆鹏的房间,她霸道地宣布这间屋子里所有的东西都是她的,她睡在哪儿就睡在哪儿。陆鹏不让她,她就掀起被子自己爬上,然后使出吃的劲儿猛踢,一定要把陆鹏赶下去。半大不小的孩子闹一会儿就累了,所以往往是他们搂在一起酣然进入梦乡,隔天早上又是一场大战。

    “啪”一声按灭台灯,陆鹏抱着半睡的陆莎滚进棉被里,让她的背贴着他的膛。怀里的小公主已经长大,再不是小时候那种不分别的材。这么多年没有改变的大概只有陆莎的个,她喜欢的,想做的,从来不会轻易放弃。而陆鹏也一直宠着她,惯着她,给她想要的一切。

    陆莎柔软的香躯以契合的姿态镶嵌在陆鹏怀里,他的体难受地弓起,下`那嘴馋的家伙垂涎滴晃着脑袋,轻微的摩擦就已经让它兴奋得跳跃不已。

    不能留下痕迹,陆鹏不敢深吻,只能用手轻轻撩起陆莎的睡裙,然后大腿凑上去上下摩挲,柔软的触感让他的动作逐渐放肆起来。陆莎的腿光滑细腻,不像他那样遍布着汗毛,粗糙又没有美感。

    陆莎忽然翻了个,一条腿搭在陆鹏的腰上,整个人贴上来,几乎令他疯狂。捧起翘的部让她的细缝恰好抵在自己的昂扬处,陆鹏略带喘息,隔着底裤轻轻而动。

    午夜梦回的时候,她就是这样趴在自己喘连连,两人此起彼伏的呻吟交织成陆鹏最的催眠曲。如今这般真实的拥有,陆鹏觉得自己的心再也不受控制了,这种只存在于黑夜中的慕已经满足不了他。

    冬季昼短夜长,然而陆鹏却舍不得浪费一点点时间用来酣睡。即使什么也不做,他也要睁着眼睛揽着陆莎,不让任何人再有机会把她偷走。

重要声明:小说《相思不成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