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5)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弦外无音 书名:相思不成书
    向来体素质不好的陆莎被小小的感冒折腾了好几天,烧退了之后还是蔫蔫的打不起精神。冯仪替她向文工团请了假,大小姐成天窝在屋子里吃了睡,睡了吃。

    陆鹏如今是大闲人一个,抓着所剩不多的逍遥子尽享受,等翻过新年,他家老爷子就该找个地儿把他安置了,到时候如同孙悟空上紧箍咒,插翅也甭想飞。

    陆鹏的预感果然灵验,自打从医院回来,陆莎真的不理他了。

    冯仪在家的时候陆莎还会时不时说上几句话,一旦冯仪不在,她就跟个哑巴似的一言不发,对同在一个屋檐下的陆鹏视而不见。

    冯仪报了个老年培训班学十字绣,一去就是大半天。陆莎的病还没好利索,陆鹏看着她脸色苍白的样子也闹心,便推了应酬专心在家陪她。

    可惜陆莎并不领陆鹏这份,他好不容易做好的饭菜,她看都不看一眼,拿起电话直接叫外卖。偶尔天气不好或者一觉睡过头,陆莎也宁愿吃点水果喝杯牛充饥,闷声不吭地躲在她的房间不出来。

    陆鹏很了解陆莎的脾气,正因为了解,他除了默默忍受她的冷淡之外想不出其他更为有效的办法。以前陆莎也会因为许多鸡毛蒜皮的事儿跟他闹别扭,通常都要冷个一两天,然后忽然使唤他干这干那,干完之后被她批得一文不值,直到大小姐高兴了满意了就宣布和他恢复邦交。

    只是这一次似乎比较严重,已经三天过去了,陆莎的态度依然没有软化的迹象。陆鹏无数次晃进她房间替她端茶送水,结果温水变凉,最后又被他原封不动地端出来。

    收到薄绍的短信,陆鹏见外头天气不错,好几天不曾出过门的他稍稍有些心痒,便上房间换了出门的行头打算赴约。

    在门口换鞋时,陆鹏回头看了看裹着被子窝在沙发里的陆莎。大约今天精神不错,她难得从房间里出来活动,脸色也比前些天自然了许多。

    犹豫了一会儿,陆鹏还是挪步走到她面前:“我出去一下,你一个人在家没关系吧?”

    陆莎撅着嘴不做声,眼睛盯着电视一眨不眨。

    “薄绍叫我去飙车,要不要一起?”

    ***

    骑着自行车,载着个小“圆球儿”,陆鹏惬意地溜达过斑马线,还伸出一只手朝街对面的薄绍挥了挥。薄绍正靠在他拉风的白色敞篷车外抽烟,瞥眼瞅见骑着自行车慢慢悠悠晃过来的陆鹏,嘴里一下岔了气儿,本应当优雅吐出的烟圈呛进了嗓子眼里,好一阵咳。

    难得遇上个好天儿,薄绍来了兴致,主动打电话约陆鹏出来飙车。可眼前的况让他一瞬间无力感上涌,薄绍反省自己先前到底跟陆鹏说了什么,怎么会让这小子以为是飙自行车呢?

    “薄绍,这是我妹妹小莎。”陆鹏一脚撑地稳住自行车,后车座上的陆莎还赖在那里不肯下来,只探出半个子朝薄绍摆摆手。

    虽然没正经说过什么话,但薄绍和陆莎并不陌生。家里的老一辈儿互相之间常常打交道,连带着他们这些小辈儿也熟络起来。

    “小鹏,让你出来飙车,你这装备是不是也太寒碜了点儿?”薄绍嫌弃地踢了踢陆鹏的自行车,即便再给它装上两个轮儿,它也飙不起来。

    陆鹏睨了一眼薄绍开出来的风新车,口气不屑:“开辆好车就想挤兑我?有本事咱赤手空拳地干,不靠装备。”

    陆鹏没说实话,他当然知道薄绍说的飙车不是自行车,可陆莎偏偏要他出来丢人现眼。大小姐好不容易肯开尊口搭理他了,此时不丢人更待何时?

    薄绍最经不得激,全然忘了陆鹏这小子是个滑头儿,一溜烟儿上了那辆风的敞篷跑车:“给我等着!”

    南香山坐落于E市北郊,山路连绵起伏,蜿蜒盘旋的小径如一条巨蟒缠绕,被本地人戏称为“小泰山”。

    陆鹏载着陆莎不疾不徐地在山道上前行,上坡路比较多,陆鹏时不时变换一下车档,倒也还算轻松。

    被甩开几米远的薄绍已经是满头大汗,洛琦扯着他的衣角坐在后车架上晃晃悠悠,做好了随时跳车的准备。

    “薄绍,不行了就认输吧,是男人就要输得起!”陆鹏在前头大声吆喝,山谷回音,“输得起”三个字久久回不散。

    “陆小鹏你别得意,这才走了三分之一,老子待会儿在山顶上等着你龟爬!”

    悲催的薄绍全然没意识到自己就是进了一个大圈,其他三个人分明是一伙儿的,单单欺负他一个。

    洛琦是被陆莎一个电话给揪出来的,为了公平起见,陆鹏和薄绍各载一个女生上山。因为感冒的缘故,陆莎把自己裹成了北极熊,千年老狐狸薄绍也有走眼的时候,挑了比陆莎重二十多斤的洛琦做搭档。

    结果是,陆鹏和陆莎坐在山顶上看黄昏落,谈笑中有意无意往脚下的山路扔点儿小石子。薄绍弃了车,拽着洛琦使劲儿往山上爬,途中被不明物体砸中数次,他立刻炸毛朝着山顶上的两个黑点儿咆哮。

    从陆鹏和陆莎的角度看过去,薄绍和洛琦的速度真是堪比乌龟。

    等薄绍和洛琦休息够了,四个人才摸黑下山,一路上有说有笑。陆鹏见陆莎心不错,便壮着胆子拉了她的手,居然没被甩开。天上繁星点点,明天应该会是一个艳阳天。

    ***

    回到市区找了一间咖啡厅,薄绍举手招来服务员,一口气连要了三大杯冰水,“咕咚咕咚”好一阵牛饮。陆莎和陆鹏捶桌子狂笑,洛琦在一边抿着嘴强忍,不好让自己的搭档太过丢颜面。

    薄绍扫了一眼脱下羽绒服的陆莎,再瞅瞅边只穿着薄毛衣的洛琦,悲从中来:“老子玩儿了一辈子女人,却让女人迷了眼……”

    陆鹏被他窝囊的表给逗乐了,转头间不经意瞥到洛琦,她拿着杯子低头喝水,脸上也挂着淡淡的笑容,只是那眼神里流露出来的嫌弃还是恰好被陆鹏收入眼底。

    “愿赌服输,薄绍,可不兴耍赖的哈。”陆莎是个开朗的子,和薄绍相处了一整天,说话也渐渐随意起来。

    “笑话!我像耍赖的人吗?”薄绍把脖子一梗,伸头挨斩。

    “琦琦啊,你可是今天的大功臣,来,敬你!”陆莎举起杯子,朝对面的洛琦眨眨眼。

    “嘿,一伙的嘿!我是输了,可输的不只我一个啊,要罚一起罚!”薄绍终于意识到自己窝里出了叛徒,打算拉一个来垫背。

    “好啊,那你把琦琦的那一份也扛了吧!男人,就该对自己狠一点!”

    “……”

    这边正闹着,门口又走进来一男一女,模样十分登对。那女人眉宇之间透着英气,也许是短发的缘故,感觉举手投足都干净利落,毫不拖泥带水。男人绅士地拉开椅子请女士先入座,两人面对面和一般侣差不多,却似乎并不那么亲昵。

    陆莎的声音戛然而止,薄绍还在一个劲儿地唱着单簧,陆鹏已经顺着陆莎的视线发现了不远处的那对男女,女的他不认识,男的是林家老大。

    看见林海和女人在一起确实是件稀罕事儿。

    和林海相熟的人都知道,林家老爷子是个绝的人,于他而言,女人存在的意义就是传宗接代。林海的格和他家老爷子如出一辙,在他的生命里,没有什么能和他肩上的勋章相提并论。

    当初陆莎喜欢上林海,陆鹏如同被人从后闷了一棍,还没搞清怎么回事就已经全然懵了。他这个妹妹时而恶劣时而天真,对浪漫憧憬得一塌糊涂,怎么会偏偏相中林海?

    陆莎明显已经心不在焉,陆鹏坐在她边把她眼底的沮丧和失落看得一清二楚。冥冥之中也许真的有因果循环,他投注了陆莎一份得不到回应的,而陆莎也注定得不到林海的回应。

    从咖啡厅里出来,薄绍主动提出要送洛琦回家,洛琦将求救的眼神投向陆莎,只可惜陆莎心不在焉的,根本没看见。陆鹏和薄绍会意一眼,便搂着陆莎的肩膀先行离去。

    一整天的欢乐都抵不过那个人出现的十几分钟,后车座上的陆莎又恢复了沉默寡言的状态,双臂圈在陆鹏的腰间,子有些无力地靠着他的背。这样依赖而信任的姿势,却偏偏不是陆鹏想要的。

    锁好自行车,陆鹏拉着陆莎进门,陆浙淮和冯仪都已经在家了。

    “爸,妈。”陆鹏和陆莎异口同声。

    冯仪尴尬地从丈夫手里抽回手,笑着问他们吃过饭了没有。陆莎点点头,说她有点不舒服,便率先离开客厅回房。

    “小莎怎么了?”冯仪看出女儿的不对劲,转问陆鹏。

    陆鹏心里也是老大不爽,偏偏又没法说,只能敷衍道:“大概是感冒还没好,又头疼了,早知道今天就不该带她出门。”

    最后一句是真话,很多时候人都会为一些本不该发生的事后悔,然后无限懊恼千金难买早知道。

    入梦之前,陆鹏躺在上回忆这一整天是如何费尽心思哄陆莎开心的,终究只换来无奈的一声叹息:不宜出行。

重要声明:小说《相思不成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