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2)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弦外无音 书名:相思不成书
    第二天早上,陆鹏的体比他先恢复知觉,掀开棉被盯着自己腰腹下的小帐篷,陆鹏有些恶趣味地拿过手机计时,看它能在那儿多久。

    门“咔哒”一声被推开,陆莎幽灵般轻飘飘地游进来,眯着眼朝陆鹏的方向瞥了瞥,然后旁若无人飘进了他的浴室。

    陆鹏捂紧棉被闭上眼装死,心里一个劲儿地揣测着:她到底看见了没有?

    浴室里传来水声,氤氲的气不大一会儿就弥漫开来,里头的人愉快地吹起了口哨。陆鹏把自己缩成一个虾米球儿,牙根儿都咬疼了。

    “哥——”陆莎关了水,大约在涂沐浴液,隔着浴室门跟陆鹏喊话,“我房间的水器坏了,不过……马桶是好的。”

    陆鹏一个激灵,将头深埋进被窝,底裤下已经湿透了。

    早餐时分,陆鹏一家居服出现在客厅里,见陆莎已经坐在餐桌上吃开了。

    “哥,早上好。”陆莎敷衍地喊了陆鹏一声,只要爸妈不在,礼貌在他们之间就是形同虚设的玩意儿。

    “长辈还没上桌,你都快啃盘子了。”完全不受早间尴尬的影响,陆鹏在和陆莎多年对峙中练就了一迅速恢复的自我安慰法。抢到盘子里最后半块三角饼,他“敖唔”一口狼吞入腹。

    “你说爸妈么?”陆莎慢条斯理地吹了吹碗里的瘦粥,“我过来的时候就只剩这些东西了,刚刚那半块三角饼是我从地上捡起来顺手放在盘子里的。”

    “……”

    “唔,这粥太咸,我喝不完了,也给你吧。”

    “……”

    干涩的三角饼哽在喉头,陆鹏目送陆莎站起朝厨房走去,直到确定她不会回头偷看。桌上半碗被她染指过的瘦粥,陆鹏把心一横还是喝了。

    “哥——”

    “噗——”

    “额……”实力演技派的陆莎尽力维持无辜,甩着手上的水渍过来抽了一张餐巾纸,“我只是忘了提醒你,最后吃完的人收拾桌子洗碗。”

    ***

    年关将至,天气异常寒冷。陆莎要去文工团练舞,吵着让陆鹏送。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陆鹏没道理不抓住机会摆摆谱,少爷翘着二郎腿惬意地看电视广告。

    “反正你闲着也是闲着。”陆莎使劲拽沙发里的陆鹏,可惜她板儿小,那点力道无疑只是蚍蜉撼树。

    “我没回来的时候你天天怎么去的?”

    “打车呗。”

    “那不就结了。”陆鹏耸耸肩,拿起遥控器换台,“走开走开,别挡着我看电视。”

    陆莎插着腰横陆鹏,陆鹏心里乐开了花,面上仍旧不动声色。门口传来声响,势在此时瞬间发生逆转,陆鹏清楚地看见陆莎眼里得意的喜色。

    “妈——”

    陆莎滴滴地唤了一声刚进门的冯仪,陆鹏见势不妙赶紧躺在沙发上用抱枕蒙住头。弄清原委,冯仪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小鹏,帮妈出去办点年货,顺道送送小莎。外头风大,她那皮肤见风就出疹子。”

    顺道?

    陆鹏听到这话就内伤了,他很不想拆穿他老妈,文工团那边都是些行政大楼,办什么年货?买大红绸子扭秧歌还差不多。偏心也不好这么明显的吧!

    无奈归无奈,从来对陆莎有求必应的陆鹏又怎么舍得让她一个人出去打车,他享受的不过是她对他软语低喃的几分钟而已,只要她放下姿态求求他,什么事都不在话下。

    出门之前,陆鹏换了一灰色风衣,内里搭配V领方格子毛线衣,鼻梁上是陆莎千交代万嘱咐的黑框眼镜。陆鹏近视度不高,在家基本不用架着那碍事儿的玻璃片儿,非要看清楚什么东西眯一下眼睛也就行了。陆莎说他眯着眼的样子特像流氓,就在某年的生送了他这个道具,佯装成一副温文尔雅的文艺范儿。

    外头的气温接近零度,地上的雪水结了薄薄的冰痂子,稍不留神就容易打滑。陆莎工作的文工团偏偏逢年过节多活动,赶上这样的天气真是叫人不省心。陆鹏双手紧握方向盘,半年没开车,他都有些手生了。

    “还在做你的明星梦呢?”陆鹏趁红灯的空档转过头,见陆莎用手指在窗玻璃上写写画画。

    “依然醉生梦死呢。”一提到这个陆莎就来劲儿,不着边际瞎吹牛,“等我哪天出了名,你就哪儿凉快哪儿待着去,再不稀罕你送。”

    小肚鸡肠的丫头!还在为先前的事记恨呢。

    陆鹏无所谓地笑:“你就不怕我向狗仔队曝你毫无形象的生活照?”

    “那我就让三宝上街发你的`照,三维立体全方位无遮拦……”

    “你哪儿来的?”陆鹏口一颤信以为真。

    陆莎只笑不语,褐色瞳孔里跳跃着顽皮的恶作剧因子。陆鹏不由己被蛊惑,手上一滑,黑色凌志不受控制侧向路边,险险擦过安全岛。

    ***

    到了文工团楼下,陆鹏倒没再和陆莎较劲儿,锁了车陪她一块儿上去。陆莎笑嘻嘻地挽着陆鹏的胳膊,这让陆鹏不小心又漾了一下。看到迎面而来的洛琦,陆鹏感受到手臂一阵刺痛,陆莎偷偷掐了他一把,眼光里带着促狭的暧昧。

    洛琦,洛辉的独生女,她父亲洛辉在陆浙淮边多年,两家来往甚密。老一辈人讲究个门当户对,陆老爷子也曾暗地里试探过洛辉,有意和洛家结成儿女亲家,只是洛辉一直装傻充愣打太极,没有明确表态。

    陆鹏心里清楚,洛辉是瞧不上他的。一无所长的混混,若不是摊上陆浙淮这么个市长老子,他哪会活得这么逍遥自在?

    “小鹏哥,欢迎回来。”

    洛琦含笑站在陆鹏面前,大冷天穿着丝袜超短裙,上是镂空的白色渔网毛衣,里头大红色小可半遮半掩,若隐若现的深邃沟壑引人入胜。

    可真抗冻啊!这是陆鹏脑子里蹦出的第一个念头。

    “哥,琦琦听说你回来,特意要替你接风洗尘呢。”陆莎晃了晃陆鹏的胳膊。

    “你怎么没说要给我接风呢?”

    “你这眼睛长在头顶上的主儿,我哪儿请得动啊?还是要我们琦琦大美女才有这个面子。”

    因为陆浙淮和洛辉工作的关系,陆莎和洛琦很小的时候就认识了,陆鹏那时候被两个小丫头变着法儿欺负,子过得惨不忍睹。渐渐大了之后,调皮捣蛋的只剩陆莎一个,洛琦越来越知,读书也数她一个人最聪明,最后拿到了经济学博士学位。漂亮女人没大脑,这句话被洛琦一举打破,也难怪洛辉把她护得跟珍稀灭绝动物一样。

    “小鹏哥,我在‘脆骨头’定好了位子,就不知道你肯不肯赏脸了?”

    洛琦就像陆鹏的另一个妹妹,比陆莎懂事听话,不需要多心,看着她一步一步成功,陆鹏曾经比谁都要骄傲。

    “琦琦,半年不见,你越发把小鹏哥当你的客户在应酬了。”

    这样的回答带着玩笑话的口吻,洛琦意会了陆鹏这是在拉近彼此的疏离,笑容渐渐在唇边洋溢。

    文工团这栋楼算是E市最老的一批建筑了,虽然中间翻修过几回,但内部设施早已跟不上时代。陆鹏见几个小女生的男朋友拿了暖水瓶往外走,也有样学样,提溜着陆莎的两个粉色小水壶跟出去。

    洛琦陪在一旁,说是看陆莎压腿太无聊,不如出来透透气。陆鹏见她冷得浑打哆嗦也不好说什么,只装没看见。如今的女孩子都把冬天当夏天过,对于秋衣秋裤这类影响美观的保暖品敬而远之。

    “小鹏哥,乡下好玩吗?”洛琦主动挑起话题。

    陆鹏一路注意着脚下的积雪,随意和她聊起来:“哪里会好玩啊?我家老爷子不就是要把我流放到那穷乡僻壤里吃苦受罪么?”

    “陆伯伯那是给你铺路呢。”洛琦脚下打滑,陆鹏伸出一只胳膊,她顺势攀住继续边走边说,“一般的村官都要在基层工作三年以上才有机会往省城调动,你这只象征去了半年,回来了想上哪儿都成。”

    洛琦说的这些陆鹏懂,只要稍微通透点的人都不难明白其中的猫腻。他家陆老爷子想要安排个人并不是什么难事,但又不愿落人口实,所以绕了个弯让他去基层走了一遭,不过是用这么个幌子堵住悠悠众口罢了。

    “那边雪多,琦琦,你就在这儿等我吧。”陆鹏适时结束这个话题,轻轻挣脱洛琦的手独自朝开水房走去。

    ***

    三个人在“脆骨头”吃完晚饭,陆鹏才想起冯仪交代办年货的事儿。陆莎偏要去逛街,还不准他单独行动,真是越大越霸道。

    走在步行街上,陆莎问洛琦冷不冷。洛琦牙根儿都要咬碎了,终于忍不住点了点头。

    陆鹏只觉得好笑。

    一路上陆莎没少给他使眼色,然后朝洛琦上努嘴。这么明显的暗示他当然清楚,绅士风度么,他也是可以适时表现一下的。可偏不凑巧,他今天穿了件长风衣,洛琦那子骨穿不上啊。

    走进一家品牌店,洛琦选了几件中意的衣服走进试衣间,陆莎自己转悠到内衣区挑选,陆鹏找了个可以坐的木墩子,随手捡一本时尚杂志翻看。

    “小姐喜欢什么样式的内衣?”服务员礼貌地询问陆莎。

    “可以替我测一下围吗?”

    服务员愣了几秒,继而专业地拿出皮尺:“36D。”

    “两边罩杯一样大?”

    “……”服务员一时无语,“应该是的。”

    “我觉得右边比左边沉一些,帮我测一下好吗?”

    陆莎和服务员的对话一字不漏传进陆鹏的耳朵里,漫不经心地翻着手里的杂志,他眼里猝然腾起两点火光。

    右边,恰好是他昨晚抚过的那个……

重要声明:小说《相思不成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