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1)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弦外无音 书名:相思不成书
    终点站临近,一觉醒来,这节软卧车厢里只余陆鹏一个人。夜里不比白天,大家都尽量轻手轻脚地来去,以免扰人清梦。

    清梦?陆鹏自嘲地笑笑,他的梦可一点儿也不清。

    又见到她了,柔软的子乖顺地匍匐在他的前,眼里波光流转。梦里的她脸上晕开两抹淡淡的殷红,迷糊又羞,喜欢在激方歇时用细软的手指描摹他的唇形,最后引火**,被他压在下再一次折腾得哀哀求饶气喘不已。

    明明知道这不过是梦一场,陆鹏依然清晰地感受到此时底裤下昂头的`望已经蓄势待发。左手探进被子里轻轻摩挲,脑海中回忆着她婉转压抑的呻吟,高`潮来得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酣畅淋漓。

    陆鹏至今犹记得,第一次在梦里意`陆莎是十四岁,那懵懵懂懂的一场巫山**结束在陆莎清脆而放`的呼唤中。他在极致到来之际惊醒,黑夜寂静无边,月光无声无息流淌进窗棂,银白而圣洁。

    自那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青萌动的陆鹏无法对自己释怀。虽然年纪尚小,但他清楚地知道和自己的妹妹做那种事是不正常的,早熟的他甚至偷偷翻过字典,将“乱`伦”这个词的定义默默记在心间。

    只是陆莎那丫头平里总是一副嚣张跋扈的模样,仗着爸妈的宠横行霸道,一点儿也不把他这个哥哥放在眼里。家里有什么好东西都得先让着她,等她腻味了嫌弃了才轮到陆鹏捡剩下的。陆鹏有时候就是存心想逗逗她,也没真想和她计较。可小女生告状,动不动就哭鼻子,爸妈一看陆鹏在旁边,二话不说就动手揍他,直到哄得小公主破涕为笑才肯罢手。

    大概是为了寻求心理上的平衡,陆鹏白里受了陆莎的气,晚上便在梦里一遍又一遍地欺负她,不留一丝缝隙狠狠占有。因为有了借口,他内心痛苦的挣扎全都被抛却在脑后,此后十几年,陆莎成为他梦里唯一的意`对象。

    有一个变`态的哥哥是何其的不幸,更可怕的是,变`态又不为人知。

    不是没想过要沉沦,不顾一切又怎样。这个世界有黑有白,幸福本就是不分国度的。只是陆鹏没那个本事,他有自知之明,一坨烂泥糊不上墙,陆莎大概连眼角都不屑瞥他一下。有的人生来就是要大放异彩的,一如陆莎从小就怀揣着远大梦想,要在万众瞩目中展现绝无仅有的一世美好。

    掏出手机看时间,再有半个小时火车就该到E市了,不知道会不会在出站口见到她。陆鹏这样想着便再也坐不住,把本就不多的行李整理好放在脚边,火车“哐当哐当”晃着向前,陆鹏的心也随之欢腾雀跃起来。

    ***

    凌晨两点半,火车准点到站。

    陆鹏老远就看到冯仪穿着一紫色长款呢子大衣被一群人挤得巴在了柱子上,半年不见,单凭这一眼就能认出他老妈,不得不归功于冯仪脖子上那条土到掉渣的丝巾。陆鹏曾不止一次地纳闷儿,陆浙淮在官场上看人看事没走过眼,怎么选个女人用的东西就差这么多呢?

    一个扛着行李箱的傻大个儿只顾往前冲,火急火燎地也不说看着点儿周围。陆鹏还没走到冯仪边,就见她被那个傻大个儿撞得踉跄几步,“砰”的一声动静不小。

    “喂,眼珠子瞅哪儿呢?没看见撞人了么?”一股怒气上涌,陆鹏仗着高优势挤过人群,揪着不闻不问就想离开的傻大个儿拖到冯仪面前。

    “你谁啊?”傻大个儿搞不清状况。

    “小鹏,放开放开!”冯仪瞧陆鹏和旁人起了冲突,心急地拧他的耳朵,“别惹事儿。”

    “道歉!”

    “你算哪根葱!”傻大个儿脾气也暴。

    “老子是你大爷!”

    懒得再多说,陆鹏甩开行李包直接动手。没想到他的爆发力如此惊人,耳边有风呼啸而过,傻大个儿还没来得及躲就连人带箱子栽倒在五米之外,半天爬不起来。若不是地面积雪未融,堪堪形成一层天然软垫缓冲了些许力道,这人恐怕伤得不轻。

    这一幕被远处吉普车里的陆浙淮看得一清二楚,幸好有冯仪在旁拉扯着,否则他那顽劣的儿子非得扑上去揍个尽兴不可。

    蛮牛拉到哪儿都还是蛮牛。

    陆老爷子揉了揉眉心,下头的人报上来的消息果然得打个折扣,不可全信。

    ***

    回到陆宅,屋内的空调维持着宜人的室温,陆鹏却因为没见到想见的人彻底寒了心。回来的一路上他犹在安慰自己,外头天寒地冻,陆莎那丫头肯定是窝在家里等他呢。

    “妈,小莎呢?”陆鹏在门口换鞋,状似不经意地问了一句。也许,她是有什么重要的事……

    “已经睡下了。”冯仪搀着陆浙淮进屋,“饿了吧,妈给你做了好吃的。”

    胃里翻江倒海地闹腾,陆鹏坐在餐桌边仿佛撑到了极限,疲惫得一言不发。幸好冯仪及时从厨房里端出来一大碗气腾腾的饺子,他低着头只管往嘴里送,尽量忽略口传来的一阵阵闷疼。

    “怎么瘦得跟猴子似的,还弄这么多伤?”陆鹏进屋后脱了羽绒服,衬衫袖管下露出一小截手臂。冯仪心疼地抓着他的手,那上头深深浅浅的疤痕怪难看的。

    “陆鹏换另外一只手拿筷子,在他妈面前卖傻装乖:“妈,猴子天生就那材,你这样说会伤它们自尊的。”

    冯仪被儿子逗乐,把娘家腌的酸菜往他面前推了推:“听得懂人话的猴子,我只认识一只。

    “……”某只猴子听懂了。

    陆浙淮熬不得夜,却也窝在沙发里听母子俩说闲话。陆鹏眼观鼻鼻观心地吃饺子,心却还吊在嗓子眼儿没敢放下。在火车站打架的事儿就发生在他家老爷子眼皮底下,一堂深刻的思想教育课在所难免。陆鹏对冯仪通常是讨好卖乖,至于对他老子该用什么招儿,二十多年过去了,他一直还没摸出门道。

    “妈,您看我爸累的,赶紧扶他回房歇着吧,不用在这守着我。”受不了陆浙淮板着一张脸坐在对面,陆鹏不停地向冯仪打眼色。

    “老头子……”

    “你吃你的,管我做什么?”不领的老爷子嗤之以鼻,那浑然天成的气势隐约透着压迫的力量,震得陆鹏赶紧闭嘴。

    冯仪站起急忙走过去捂住他的嘴,语气颇有些嗔怪:“你吼什么?小莎还睡着呢!”

    看着两老打骂俏,陆鹏兀自吃他的饺子,假装什么也听不见看不见。依他的经验,陆浙淮唯一的死恐怕就是他老妈冯仪了。一起生活了三十年的老夫老妻,时不时还红个脸亲个嘴儿,那恩的程度可见一斑呐。

    “小鹏,你收拾好了就早点休息,我和你爸先去睡了。”

    “遵命!”得到母亲的鼎力相助,陆鹏喜不自胜,今晚的劫数算是有惊无险过去了。

    陆浙淮被冯仪半胁迫地押回房间,只能无奈感叹着“慈母多败儿”。

    ***

    洗完澡,躺在上的陆鹏翻来覆去仍旧等不到半丝睡意,心里隐隐透着一股烦躁,莫名其妙地堵在口发泄不了。纠结了半个钟头,他终于掀开被子下,顺着内心深处的渴望旋开门锁走向对面的房间。

    窗外街灯昏黄,几缕黯淡的光晕透过帘子的缝隙趁虚而入,给半夜入室偷窥的人一个良好的契机。

    陆鹏不是第一次有这种小人行径了。

    曾经很多回,他想趁半夜无人装鬼吓陆莎,结果都被她用枕头胖揍一顿,然后她骑在他背上他做俯卧撑。如今他拥有一副不错的材,想来算得上是陆莎的功劳。

    粉蓝色的太空被包裹得严严实实,陆莎凌乱的发丝遮挡了大半边侧脸,唯一暴露在陆鹏眼前的只剩一双光溜溜的脚丫子,倒也聊胜于无。

    陆鹏走近边慢慢蹲下,伸手拂开那妖娆的发丝。看着这张渐美丽的面庞,他一肚子的怨气直冲脑门,黑暗下鸷的目光锁定上好梦正酣的人儿。手自有意识地抚摸起那白皙的脚丫,光滑细腻的触感一碰就上了瘾。

    每一条神经末梢都在叫嚣着继续,陆鹏的手沿着陆莎的脚踝探进被窝。大多数女人睡觉都是不穿`罩的,陆莎也不例外。那两团柔软磨蹭在陆鹏的掌心,直得他发疯发狂。此时此刻,陆鹏不仅不感到害怕,还恶劣地想把陆莎弄疼,弄醒,然后好好疼一番。

    思念一旦泄闸而出便无可阻挡。

    陆鹏的吻流连在陆莎的额头、眼睛、鼻尖……最人的红唇呐,陆鹏不敢,怕这样下去再也收不了手。他腰腹下那个不安分的家伙已然苏醒,熬人的灼痛几乎要不顾一切喷薄而出,只为漾在陆莎温暖的桃源之中。

    上的人因为不适发出一声嘤咛,陆鹏手上的动作稍微收敛些,又磨磨蹭蹭了一刻钟,最后的吻落在陆莎圆润的脚尖。极力摒除杂念,他小心翼翼起,将陆莎撩人的双腿藏进棉被。

    回到自己房里,陆鹏这才发觉掌心早已出了一层薄汗,口的郁结却不复存在了。这一夜入梦之前,陆鹏大度地决定原谅陆莎,反正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重要声明:小说《相思不成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