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且邀月唱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孤帆远歌 书名:嬉笑江湖
    作者有话要说:
这是本章里小苗筒靴唱的那首歌,唐宁的《邀月唱》。个人还蛮喜欢的,有兴趣的亲可以点开听一听

    


    “这么多银票,到底要怎么花呢?”小苗趴在桌子上,愁眉苦脸地看着桌上厚厚的一沓银票。

    习沐雪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

    这时,门吱呀一声,被打了开来。

    小苗懒洋洋地抬起头,看到来人,又趴了下去。

    “你们去哪里了?”流冰走进门来,看到桌子上的银票,不由一愣,道,“这么多银票!小苗——”

    “哎,不是偷的!是人给的,给的!”小苗连忙跳了起来,解释道,“不信你问小雪!”

    习沐雪点了点头,道:“确实是那赌场的老板送给小苗的。”

    “哦?这是怎么回事?”

    习沐雪将事的原委讲了一遍。

    孰料流冰并没有多大的惊奇,只是淡淡地道:“你准备把这些银票怎么用?”

    “你不惊奇吗?”小苗惊讶地道。

    流冰看向窗外,许久才道:“不。”

    小苗耸了耸肩膀,又趴了下去:“好愁人啊……我现在知道了,数钱数到手抽筋其实不是什么好事!”

    “我们可以去分给穷人。”习沐雪在一旁道。

    小苗道:“这我也想过。可是具体要怎么做呢?如果方法不得当的话,可能会起到反面效果。而且,不劳而获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事。”

    “这倒也是。”习沐雪点了点头。

    “把银票给我吧,以后开惟愿会用得到。”流冰道,惟愿会是药王谷传人十年一度的慈善活动,其实就是一场散财会,会免费给人看病抓药,耗费资金多少可想而知。

    “惟愿会不是刚刚过去吗?下次还早呢!”小苗道。念流冰正是在上次惟愿会中一举成名,成为新一代的神医。

    “你可以把钱存到钱庄去。”习沐雪提议道。

    小苗摇了摇头,“有钱不花就太没劲了。算了,从明天开始,咱们先把临淄城的好吃的全吃遍!然后,去逛花楼!我还没逛过花楼呢!再然后……以后再说!”说罢,站起来,得意地拍了一下手,道:“就这么定了!”

    “……”流冰和习沐雪对视了一眼,没有说话……

    “我先出去一趟,晚上见!”小苗站起来,朝另外二人招了招手,便离开了。

    现在去当一回财神。小苗兴高采烈地往贫民区走去。有几户人家还是要接济一下的。

    小苗施展轻功,在贫民聚居的地方转了一圈,却惊异的发现这里人少得很不正常。

    “咦,怎么都没人了?”人这么少,不被人发现一点成就感都没有。

    小苗走到一位老人旁边,问道:“老大爷,这地方的人呢?”

    “都去老城隍庙了。有个大夫在那里免费给乡亲们看病,都连续好多天了。”老人道。

    看病?这几下午的时候流冰一直不在,莫非是……“老城隍庙是吧?”小苗确定了一下,便往那个方向奔去。

    远远就看到一袭蓝衫被人们围在中间,此时正满脸笑意地对一个小女孩说着什么。

    果然是流冰。

    流冰突然抬起头来,目光越过了人群落在了自己上。

    小苗无所谓地耸耸肩膀,正离开,却听到背后一个声音响了起来:“小苗!既然来了,就帮忙吧!”

    小苗翻了个白眼,这家伙眼睛真精。无奈,只得转去到了人群中间。

    突然,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妇人指着小苗道:“我认得你,你是上次给我家送银子的那个姑娘。”

    “啊?”小苗一愣,脸一下子红了,“老大娘,你认错人了吧?”

    流冰脸上带了丝玩味的笑意,看着小苗。小苗抬头触到流冰的目光,脸更红了。

    老妇人端详着她,道:“不会错的。你以前只当我看不见东西,所以也不避我。只是前一阵子这个小伙子为我治好了眼睛,我看得清清楚楚,就是你。”

    “原来一直往我们家送钱的人就是你啊。”旁边一个中年妇人也开了口,“真的太谢谢你了,自从我家大壮走了后,我一个人拉扯三个孩子,都不知道要怎么活下去了。要不是有你的接济,我……我早就抱着孩子跳井了……”

    “呃……”小苗脸红得几乎要滴下血来,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她恶人做惯了,突然之间让她转换角色当好人她还真做不来。

    这时,更多的人围了过来。小苗连忙朝众人挥了挥手,示意他们让开,“不好意思,我今天还有事,先走了哈!你们忙、你们忙!”

    说罢,便一溜烟逃走了。

    流冰满脸笑意地看着小苗的背影,轻轻地摇了摇头,忍不住笑出声来。

    流冰回到客栈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刚进客栈,小苗就迎了上来,趴在他耳边道:“今天的事不许告诉别人!当好人那么累,偷偷做一次过过瘾就罢了。要是大家都知道了我是好人,那我以后怎么混!”

    流冰嘴角浮起一丝戏谑的笑意,一次?她做的事,他早就已经问得清清楚楚,那个地方几乎所有的住户都或多或少在家中发现过银子,而且是很多次,只是一直不知道这放银子的人是谁。

    流冰还不待回答,就听到习沐雪道:“小苗,你在流冰耳朵边上说什么不让我听见?”

    小苗回过头来干笑了两声,“没事、没事。”

    看习沐雪脸上表还充满了疑惑,小苗接着道:“我有一个提议,今天晚上我们喝酒吧!”

    “喝酒?”习沐雪一愣,“为什么?”

    “我唱歌给你们听。”小苗煞有介事地清清嗓子,道,“好久没唱歌了,嗓子都痒了。”

    “好。”流冰道。想来是为了让习沐雪高兴吧?这丫头他好像已经渐渐能摸出规律来了。

    “你们等一下。”

    小苗脸上绽开一个大大的笑容,噔噔噔地跑上楼,不一会又抱着一个大酒坛子噔噔噔地跑了下来,将酒坛子往桌子上一放,得意地道:“今天晚上咱们喝这个!”

    “这是什么酒?”流冰问道。

    “花雕!”小苗得意地道,“是白水老人亲自酿的三十年花雕!用上好糯米、优质麦曲辅以白水泉最明净澄澈的水酿制,在那白水边的桃花树下埋了三十年,千金难求!”

    一句话说完,流冰和沐雪都不由得瞪大了眼睛。过了一会儿,流冰反应了过来,“不会又是你偷的吧?”

    习沐雪点了点头,也同样用询问的眼光看着她。

    “此言差矣。”小苗摇了摇食指,道,“是姑娘我凭真本事赢来的!”

    “怎么赢来的?”流冰问道。

    “这个以后再说,你先把这酒抱到房顶。”小苗开心地道。

    “房顶?”

    “对!对着清风朗月,喝着这人间极品的花雕,才是最快活的!”小苗眉飞色舞地道,不出所料地在另外两个人脸上看到了向往的神

    不一会儿,三个人便坐到了屋顶上。小苗大大咧咧地坐在中间,为三人依次斟好了酒,橙黄色的花雕在月光下波光盈盈,散发出馥郁的芳香。

    三人月下对酌,好不快活。喝至微酣,小苗站了起来,月光下她衣衫火红,脸也红扑扑的,显得媚动人。她晃了晃手臂,道:“下面有苗空空筒靴为大家带来一首精彩的歌曲《邀月唱》,大家掌声欢迎!”

    习沐雪已经喝得有点高,脸彻底红了,尖叫了一声,毫无淑女风范地拍了拍手,叫了一声:“好!”

    流冰眼睛亮晶晶的,看着月下的红衣女子。女子眼睛晶莹透彻,仰脸望着月亮,大声地唱了起来:

    若然只是黑暗

    若然只是漫长

    若然只是风寒

    若然只是雨狂

    偶尔会有心慌

    偶尔会有月光

    偶尔会有迷茫

    偶尔我会看穿

    一个人不孤单

    须知夜空浩瀚

    千载仅星月做伴

    人生无常当得意尽欢

    终失意莫哀叹

    叹者多

    何不临风邀月唱

    明朝依旧蝶舞花香

    不孤单邀月唱

    明朝依旧蝶舞花香

    一曲唱罢,小苗坐了下来。却发现另外两个人都没有反应。小苗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后脑,道:“我知道我唱的不好,只是每当唱起这首歌的时候,就什么烦恼也没了!”说到这里,她的脸复又红了起来,大声道:“什么林跃、什么薛子初,都去死吧!”

    习沐雪愣愣看着她,许久才扑倒在小苗怀里,放声大哭了起来。

    小苗轻轻地拍着她,“乖,不哭,咱才不会为那种人哭……”

    习沐雪在她的怀里使劲点着头,眼泪鼻涕全部抹在了她的上。

    就这样,两个女人又哭又笑,一坛酒喝到半夜,才迷迷糊糊在房顶上睡了过去。

重要声明:小说《嬉笑江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