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你若无心我便休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孤帆远歌 书名:嬉笑江湖
    习沐雪低下头,迟疑了一番,才慢慢地点了点头。

    小苗开心地拉拉流冰的衣角,一脸孩童要到糖果般的兴奋。

    流冰无奈地看了她一眼,这丫头,挖人**还这么兴奋。不过,他也想知道这习家大小姐离家出走的原委。

    三个人来到了一个附近的茶馆中,坐了下来。

    习沐雪坐在座位上,低着头,双手无意识地揉着衣角,一副小儿女的态。

    小苗歪头看了看她,起从伙计那里把茶具接了过来,为沐雪倒了一杯茶,双手递到她的面前,道:“小雪,请喝茶。”

    “谢谢。”习沐雪端起杯子,怕冷似的把茶杯捧在手心,睫毛垂下来,氤氲的水汽中,她的表看起来有些忧伤。

    小苗反常地没有嬉闹,为流冰和自己依次倒了茶,在习沐雪的对面坐了下来。

    “你是怎么从家里跑出来的啊?”小苗挑起了话题。

    “我是趁着和母亲上香的时候偷偷溜了的。”

    “你一个人?”小苗接着问道。

    习沐雪抬头看了她一眼,咬了咬嘴唇,才道:“嗯。”

    “好厉害。”她一直以为在这个时代的女子都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就等着父母命媒妁言找个好一点的不好也就那么凑合着的人家嫁了,然后相夫教子平平淡淡的过一辈子完事儿了,原来还真有有别样想法的。于是,她又接着问道:“那你为什么要跑出来呢?你跑出来想做什么?”

    习沐雪道:“我去找他。”

    小苗心中一乐,正题来了!她就听这样的故事!面上却是不动,任由习沐雪说下去。

    “十二岁那年,当今的武林盟主见到我,夸赞了一句‘真乃江湖第一美人也’,我就一举成名了。后来知道这件事的人越来越多,人人想尽办法到我家,为的就是见我一见。等到我十五岁及笄的之后,上门提亲的人络绎不绝。可是我知道,他们想娶的不过是江湖第一美人这个称号,而不是我这个人。我是什么样的脾□好他们一概不知,又如何能知道我就是他们的佳偶。我只想嫁给一个真心我这个人的人,两个人幸福地过一辈子。”

    “然后你遇见了?”小苗问道。

    习沐雪轻轻地摇了摇头,神色忧伤,道:“我曾经以为我遇见了。他叫薛子初,我遇到他的时候他只是一个一心想考取功名的无名小辈。见到他的时候我不在家中,而是住在青州的别院里,偶然与他遇见,他似乎并不知道我的份,只是惊异于我的容貌,于是问了我的住址,每为我吟诗作赋,渐渐地,我喜欢上了这个痴人。我只道他的是我这个人,而不是我的名声我的财产。”

    “后来,我们决定告诉我的父母。不出所料地受到了父母的竭力反对。在父母的眼中,他没钱没势,自然是配不上我的。可是那时候我的坚决,一直与父母抗衡着。”

    “那,母亲找到了我,说他看上的未必是我的人,而是习家的财产和势力。我自然不信,还和母亲大吵了一架。可是事后静下心来,仔细一想,母亲说的也未必没有道理。于是我决定试他一试。这份感既然是我自己找来的,拆穿它结束它自然都要我自己来。”

    说到这里,习沐雪眼中露出决绝的光芒,小苗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在心里为她叫了一声好。

    习沐雪看了流冰和小苗一眼,接着说道:“我跑出来后,就去到了他那里。我骗他说为了他我和家里闹翻了,被父亲赶了出来,以后我再也不是习家的女儿,只是他的妻子。”

    这女子果然有胆有识!小苗与流冰对视了一眼,不由同时感叹。

    似乎是看透了他们的心思一般,习沐雪淡淡一笑,只是这一笑包含了些许苦涩:“我不愿做那痴缠的女子,他若无心我便休。与其被甜美的谎言欺骗,我宁愿看清楚真相。”说罢,她又接着道,“其实我只是说的潇洒罢了。当时看到他脸上一闪而过的失望,我的心一下子就跌到了谷底。初时我还是不愿相信,但后来我看到了他与另一个女子私会,我终于信了。第二天,趁他不在的时候,我就收拾了东西,离开了他那里。”

    “可是我已经不想再回家了。父母自小疼我,只要我回去,他们肯定会原谅我的。可是我已经没有了那个心思。于是便化作男装,在这个江湖上游。说来好笑,开始的好几天里,我都不敢开口说话,因为只要一发出声音,我的声音就会哽咽,眼泪就会掉下来……”说到这里,习沐雪微微一笑,眼泪却慢慢盈满了眼眶,缓缓地顺着脸颊流了下来,“呵呵,我是不是很傻?”

    “你很勇敢。这世间恐怕没有几个女子,能做到如你这般。”小苗轻轻地叹了一声,表是从未有过的凝重和忧伤,“即便是我,我一直以为我是没心没肺的,可是到了那天……若不是……唉,不说也罢。”

    她轻轻摇了摇头,忽而又展颜一笑,宛如透过云层的阳光:“过去的便让它过去吧。活在当下才是最要紧的。走,我带你找乐子去!”

    “嗯?”习沐雪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小苗拉了起来,小苗对着流冰摆了摆手,道:“流冰付账!”说罢,便拉着脸上还挂着泪痕的习沐雪跑了出去。

    流冰愣在原地,这家伙变脸是不是也变得太快了点?刚才还那么悲伤的气氛,被她三句两句就结束了?

    不好,这丫头要带习姑娘去哪里?得快点跟去看看!想到这里,流冰匆匆付了账,便走出门去。询问了一下路人才知道他们往北边去了。北边……找乐子……天!赌场!

    “小苗,咱们这是要去哪里啊?”习沐雪拉着小苗的手,好奇地问道。

    小苗开心地眨了眨眼睛,道:“你听没听说过这么一句话,场失意,赌场得意?我带你赚钱去!”

    “去赌?”习沐雪美目一下子瞪圆了。

    小苗打了一个响指,道:“bingo!答对了!”

    “呃……这样不好吧?”习沐雪脚步不由迟疑了下来。

    “没关系啦,又不是第一次!跟你说哦,我上次来这里,赚了个盆满钵满,好不快活!”小苗手舞足蹈地道。

    “真的可以吗?”习沐雪仍旧迟疑着。

    “当然!男人女人都一样,男人能去,女人为什么不能去?相信我,没错的!”

    两个人走走停停,还是来到了赌场门口。好不容易说服了习沐雪,却在进场的时候被拦了下来。

    “这位姑娘,你上次是不是来过?”门口的一位老板模样的人问道。

    “是来过没错,你还记得我?”小苗笑得天真无邪。

    “记得记得,当然记得。”老板连连点头,上次这个人来将他们半个月的利润都赚了去,半路上派出去的杀手还没找到人就被揍了个半死,还被警告说以后再也不许找她的麻烦,怎么可能不记得!“不过今儿客满,姑娘您还是请回吧。”

    “什么?客满?赌场还有客满这一说?老板,这就是你不厚道了吧?”小苗不甘心地道。

    老板连忙躬下来,连连赔不是:“是是,这都是小的的错。姑娘您洪福齐天,逢赌必赢,我们小店实在是出不起那么多钱啊……你看这样好不好,我送您一千两银票,今天这事就这么算了,你说可好?”

    “咦?”小苗不知道上次杀手的事,心中不免充满疑惑,“这是怎么回事?”

    “求求您了,姑娘,您就饶了小的吧。”老板连连鞠躬。

    “小雪,你说呢?”小苗看向了习沐雪。

    “算了小苗,咱们不去了吧。”习沐雪道。

    小苗点了点头,伸出手来,道:“既然小雪都这样说了,那就不玩了。你刚才说不进去会给钱是吧?那拿来吧!”虽然不知道这老板吃错了什么药,但有钱就拿总是没错的。

    “哎,谢谢姑娘。”老板鞠了个躬,竟真的从怀里掏出一沓银票交到了小苗手上。

    小苗毫不客气地接过来收了起来,“小雪,你的银子赚回来了!明天去万香楼吃好吃的去!”

重要声明:小说《嬉笑江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