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6

    厚实的木门还有一公分就砸到她的鼻子,好像一堵冰墙徒然倒下来,将她砸得没有翻之力。

    



    “烦!”喜欢的女人得不到,股后头还跟着个小烦人!

    



    尤其那双雾气蒙蒙黑葡萄般的眼睛,总是用透过他看另一个人的眼神敬仰,依赖。

    



    这种感觉,对洛北这样骄傲不羁惯了的人,根本就是折磨。

    



    三杯冰水,五根烟,一张CD,踱步N圈,洛北从上翻起来,拉开门。

    



    果然,那个女孩靠着墙蹲着,缩成细细小小的一团,仿佛这样才能保护自己,不安的浑发抖,可紧紧贴着圣经的整张脸,偏偏又带着一股奇异般的安详。

    



    仿佛找到了什么安慰,不,是生命的依赖。

    



    洛北叹了口气,弯起手指敲了敲墙:“进来吧。”

    



    转的瞬间,眼睛里出现她的欣喜感激的笑容,和摇摇坠的体。

    



    “蹲了那么久,这么快站起来会晕的。真是笨!”他长臂一伸接住她,掌心里是她暖暖的体温。

    



    怀里的女孩小脸惨白,双唇毫无血色,偏偏牙齿还咬着下唇,对他微笑。

    



    那样纯净的笑容猛的撞进眼帘时,他如同久居黑暗中的人,忽然见到耀眼的阳光一般,下意识的用手挡了挡眼睛。

    



    半晌才发觉她的异常:“哪里不舒服?”

    



    没事,就是肚子好痛。想想下意识地用手扯了扯睡衣。

    



    洛北顺着她的眼神缓缓转动眼珠,白色的睡衣裙上有一小团不规则的血迹。

    



    ⊙﹏⊙b汗,跑来找他就因为她来例假了?

    



    “洛想想!你当我是你保姆!你来月经找妈去,找我干嘛!”洛北凶巴巴地吼,其实他很脸红。

    

重要声明:小说《投降吧,哥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