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作人质

    我拉着蒙面人在乱石林立的假山丛中一阵东躲西藏。外面搜寻的叫嚷声音越来越大声,我紧张的额头都冒出了一层细细的汗。

    “你们那里怎么样,找到了吗?”突然外面一阵急切惊慌的声音传来。

    “没,没有……”回答的人也是胆颤心惊,子如筛糠一样不住的抖着。

    “再去找!一定要在天亮之前把那贼人找出来!如果那个东西丢了,你们就算有十个脑袋也不够砍!”这个声音是那么的惊慌恐惧,仿佛是到了世界末

    “是……是!”

    “是……”

    一大片此起彼伏的应答声传来,声音是止不住的颤抖,然后是那一群人火速散开的声音,细碎轻微的脚步声整齐的传来,这一帮人肯定是受过专业的训练的武林高手。

    回头看着边黑衣蒙面的男人,我心里一阵疑惑,他到底偷了人家什么东西呢,害的人家这么惊慌失措的?

    男子并不理我,只是双手紧紧地抓着手中的利剑,目光犀利而警惕的盯着外围,一副随时准备暴起杀人的模样。

    呃,看来这人也是个厉害角色!我是怎么了,怎么都招惹上这些血腥暴力的主啊?呜呜,为什么不让我穿越成某个暴君的皇后妃子什么的……

    正在我暗自叹息自命途多舛时,那一帮训练有素的黑衣侍卫中的一批已经慢慢向我们藏的假山丛亦步亦趋的靠了过来,看样子似乎是发现了这边的端倪。

    我紧张的手心直冒汗,在这个时候我不想被冷晗冽的人发现!

    “主人!属下该死!没看好东西!请主人赐死属下吧! ”一阵悲痛的声音忽然传来,我借着假山的缝隙向外一看,却发现那个害的我心痛不已的人已经出现了,一干黑衣人全都跪在他的脚下,请求赐死。

    看着那张绝世的容颜,我心里好不容易平息的伤痛竟然又开始蠢蠢动,冷晗冽,你就是我今生化不了的劫呵……

    手腕忽然一痛,我差点痛呼出声,抬头看去,一黑衣的蒙面人直直的盯着外围,目光中充满刻骨的恨意和暴露无余的杀气。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发现他紧紧盯着不放的竟然就是冷晗冽。呃,这么深刻的恨意,难道他们有仇吗?我努力的抽回自己几乎被捏碎的手腕,发现手腕上已经是青紫一片,不由埋怨的看向这个一黑衣的始作俑者。

    “你们是该死!但也要把东西找回来再死!离默,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找!”冷晗冽绝色的容颜上笼罩着万古不化的寒冰,清冷的声音此时显得霸气十足,不带任何一丝犹豫的下着命令,充分的显示了一个领导者的果断与威严。

    “是!”离默感激的看了他的主子一眼,然后站起,迅速指挥着一干下属散开,开始了新一轮的地毯式寻找。

    冷晗冽站在原地,森冷的目光缓缓地扫过周边一系列可以蔽人的景物,面色冷静而沉着,那副明显不放过任何一点蛛丝马迹的精明样子让我暗自惊心。心里止不住的祈祷着他能理我这边远一点,千万不要发现我,因为我不知道现在我该以怎样的心来面对他……

    忽而,他的目光直直的在这片假山丛停住了,目光一寸一寸的变的绵长而幽深,然后一步一步慢慢的向这边走了过来,步子缓慢却笃定。我的心蓦地提到了嗓子眼,背心湿漉漉的全是汗水。清冷凉薄的气息即使隔着丛丛假山,也让我不由得阵阵颤栗。

    后的蒙面人似乎奇怪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再看看外面渐渐近的冷晗冽,露在外面的眼睛竟浮上了一抹了然与兴味的神色。

    那个人俊美的脸已经渐渐清晰起来,清晰的我可以看清楚他脸上郁的神和警惕的眼神。我的心不规则的跳动着,几乎就要冲出喉咙……

    这时,我忽然感觉腰间一紧,眼前一花,反应过来时,人已经被蒙面人揽着腰带出了丛丛假山。同时,一把明亮冰冷的匕首已经压在了我的脖子上,接着,一个鬼魅般低沉喑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别动!否则,这滴滴的小美人就要香消玉殒了!”

    呃,他怎么这么跟我说话,简直就是明目张胆的威胁!好歹我也是他的救命恩人好不好,这人还真是忘恩负义……我抬起头去,正待大骂,却发现不远处站着的冷晗冽一脸郁的看着我……我们!呃,原来他是在威胁冷晗冽……

    冷晗冽轻轻一笑,笑得那叫一个倾国倾城呐~我止不住的yy着。

    “你想怎样。”不是反问句,是祈使句。从他口中说出来是那么的让人不敢小觑,淡淡的语气仿佛笃定这个人伤害不了我。

    “哼,怎样?”蒙面人冷笑一声,“以宫阁阁主的聪明不会不知道我想要怎样吧!”语气浓烈的感叹句,蒙面人仿佛也认定他抓住了一张可以威胁冷晗冽的王牌。

    不过他这次恐怕要失望了,对于冷晗冽来说,我只是一个暂时还有利用价值的探子,他范不着为了救我而放弃一些重要的东西。我淡淡的看向冷晗冽,目光不悲不喜,只剩下了空洞的平静。

    这时,冷晗冽的大队人马也已经靠了过来,训练有素的分成几对散开,迅速的抢占了我们边所有的有利的位置,把我们周围所有可能逃走的位置全部封死。

    “好!放了她,我便放你走!”出乎我意料的,冷晗冽竟然毫不犹豫的开口便要求放了我,那张绝世的容颜看不出悲喜,只是淡淡的承诺着,仿佛在承诺一件毫不相干的事。

    “好!宫阁阁主果然是中人,我就知道这个小美人没抓错!你果然比羽阁那个臭娘们爽快多了!既然如此,那咱们后会有期!”蒙面人扣住我的肩,就而起。

    “等等!”冷晗冽忽然出声阻止,“你把羽怎么了?”

    “哼,你可以自己去看啊!这小美人,我就先带走了,等到了安全地带,自然有人给你送回来!”蒙面人说完扣住我的肩,就将我带到了空中。

    “人可以走,东西留下!”随着一声暴喝,我只觉眼前一花,下一刻只听耳边一声痛苦的闷哼,然后两条人影流星般的双双坠落而下……

重要声明:小说《染红妆:不做乱世佳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